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二章 残篇偶得之

斩魔?
然而即便是反复提醒自己,但我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
对,就是特么的斩魔决!
别看她英姿飒爽,但其实很体贴的,让我复述了两遍,方才放心,让我实践。
我瞧见她呼吸急促,一脸不淡定的样子,心中终于找到了一点儿优势,嘿嘿一笑,说你猜。
砰!
这也太神奇了吧?
我小声说道:“其实挺不错了……”
瞧她这凶悍模样,害得我还以为青衣魃又回来了呢。
我都不知道这是啥玩意儿,拿在手中,准备浏览一下就扔掉。
等我收拾完了这些,小观音拍了拍手,说我们走吧,去野象谷。
我犹豫了一下,说应该没问题吧?
男人对于收拾东西这项技能着实有些勉力,我弄了好一会儿,方才规整妥当,瞧见地上有几页纸,先是一愣,随即想起应该是在二郎殿的密道之中,从一盗墓贼身上搜到的。
她这话儿可不是威胁。
这是什么意思啊?
啪!
小观音瞪着杏眼,一副我伤天害理的样子,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这些东西,怎么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我感觉自己的心在不断沉沦,就好像一关在牢里的饥荒贼,八百年没有见过女人的花痴男一样。
我想要躲闪,然而下一秒却发现这杀招并不是朝着我过来的,而是攻向了我身边的小观音。
简直是……
说罢,她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口中轻轻念了一段咒决。
天啊!
她打量了一下我和_图_书,伸出手来,我下意识地往后回避了一下,她瞪了我一眼,说别动。
结果那纸上印入我眼帘的第一行字,就把我给吸引了:“朱鸟吐缩白石源,结精育胞化生身,留胎止精可长生,三气右徊九道明,正一含华乃充盈,斩魔一心如罗星……”
小观音说我不是叫人帮你弄了天眼么,搁那儿啊。
懊恼、苦涩、欣喜、激动……各种情绪一齐涌上了我的心头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将这件事情给消化了去,赶忙将这上面的一千多字内容生记硬背了下来。
我的脑子有些晕晕乎乎,揣摩着难道她对我有意思,所以拿这些当做是彩礼了?
不过在明白了小观音可不是轻言细语的软妹子之后,我没有敢在跳脱,老老实实地将在野象谷里的发现跟她谈及,听到这些,小观音的双眼满是星星,紧紧地抓着我,说你还知道地方么?
小观音指着这偌大的金手指、几块拳头大的钻石和各种各样材质的碎块,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一大堆东西,哪儿来的?
我低下头,说哦,那给你吧——不过……
小观音说什么叫做不错,就这样的垃圾手段,我何必费尽心力跟他打赌?哎,算了,木已成舟,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回头刀子不还他了,哼——我传你一段口诀,你用剑眼可以纳物,地方不多,但装你这一堆破烂是足够了……
小观音嘿嘿一笑,说小m.hetushu.com同志,我能够理解这具身体对男人的诱惑力,但是现如今姑奶奶住在这里面,你最好放尊重点,不然我有你的好看。
结果还没有等我实施成功,小观音就一把顶住了我的胸口,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着,想耍流氓?”
小观音“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没必要,浪费,给我了。”
他的脸色变得惨白,气势却在不断攀升。
怎么办,怎么办,好可爱啊……
我如同发现了新大陆,如饥似渴地将手中的这几页纸快速浏览了一遍,又反复地读了几遍,最终确认了一件事情。
我听到了“格、格”的咬牙声。
她双眼瞪得滚圆的样子,可爱得我的心都化了。
小观音点头,说对呀,咦,他没有跟你弄好?
啊?
差不多有五十多名顶尖高手将我们给围住,而老鬼瞧见拦住了他攻击的我,眼睛一下子就变红了。
我不敢动了,任由小观音打量我的额头,白嫩的手指头拂动,一股电流一般的感觉从接触的地方传递而来,然后她的呼吸喷在了我的脸上,香香的——这具身体不是僵尸么,为什么会这么诱人?
吼声如雷。
青丘雁更是泪水狂奔,哽咽地喊道:“杀!”
小观音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胳膊上,弄得我呲牙咧嘴,疼得厉害,然后恶狠狠地说道:“少废话,说!”
小观音想了想,说我还不确定,需要到了地方确认了,才能够弄清楚和-图-书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心情无比激荡,一把就抱住了她。
额?
正在我左顾右盼的时候,突然间左边刮起了一阵罡风。
而仿佛约好了的一般,不但有老鬼出现,而且还有青丘雁,骑着火焰狻猊的小米儿,带着一大票三目巫族巨人的绿叶,穷奇宗……
小观音收起了那些遗迹之物,而我则收拾起这一堆东西来。
我这时方才回过神来,慌忙退后,然后摇手,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小观音瞧见这巨大的金手指,一直显得十分恬淡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惊讶来。
杀气在这一瞬间攀升至了巅峰,无数人眼中的怒火朝着这边喷洒而来,而老鬼则从牙缝里蹦出了一句话语来:“妖女,你害了我的兄弟,不管你到底有多强,我老鬼都要发誓,穷尽毕生时间,都要将你给斩尽杀绝,不先人世!”
斩魔……
我有一种想要亲一亲她的强烈冲动。
她又瞪了我一眼,说不过什么?
这语气是祈使句,我瞧见她激动得难以自抑的样子,小心问道:“那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能够让你这般激动?”
这几页纸,就是《斩魔决》缺失的那一部分。
我浑身一震,说那清源妙道真君是你叫来的?
啊?
我干笑了一声,说俗话说得好,“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我留一颗,以后要是碰到了心仪的女孩子,送给她也是挺好的……
我有些抓狂了,不过还是强作镇定,结果http://m•hetushu•com发现小观音比我更加激动,伸过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脸上尽是红晕,紧张地问我道:“你这些东西,哪里弄来的?”
又或者,她只是觉得太过于浪费了?
我楞了一下,说用处倒不多,我本打算都是贵金属,准备拿去还钱花的。
啊、啊……
这过程无比奇妙,而说是剑眼,其实是将东西装进三尖两刃刀之中。
自从有了桃花扇之后,我习惯将大部分非电子产品都往这里面塞,从衣服到生活用品,再到粮食储备和补给,各式各样,应有尽有,还有其他这段时间来陆陆续续得到的物件,加起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而且我也没有仔细收拾过,莫名其妙多了一些东西,自己也不知道。
随着这话语,周遭的空间一阵转动,如同刚才的情况一般,恍惚之间,我感觉身子往下一坠,当双脚踏实的时候,却是又回到了之前的战场之上来。
一声巨响,我向后退了几步,定睛一看,却瞧见来人居然是老鬼。
说罢,她开始在我耳边说起了口诀来。
我说哦。
我的记忆力现在变得十分强大,几页纸终于背完了,而这时小观音也忙完了这些,走上前来,拍了拍我,说你这又哭又笑的,到底什么情况?
她虽然在笑,但我却还是下意识打了一个冷战。
怎么回事?
世间竟然会有这般离奇的事情,我千辛万苦、求而不得的残篇,居然就给我扔在了桃花扇的角落里,带了那么多天都hetushu•com一直没有发现。
小观音检查了好一会儿,然后拍了拍手,气呼呼地说道:“偷工减料!”
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面前这女人是我以前梦中那个日思夜想的小观音时,我顿时就感觉自己的智商有些清零,变得疑神疑鬼了。
我这才想起问她这是哪里,小观音笑了笑,说讲了你也理解不了,还是不解释了,我负责带你出去就行了。
啊……
我弱弱地指着跟前那一大坨的钻石,说这个能不能留一块给我?
这风倏然而至,带着凛冽杀气。
我往后退了两步,赶忙转移话题,说这么多东西,我可怎么带走?
我慌忙在心中批判自己,说这样子是不对的,我面前的这人虽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观音,但这具身体确实青衣魃的,我不应该这般春心荡漾。
小观音瞧着这散落一地的物件儿,指了指这些洞穴遗迹里弄出来的东西,说这些东西你有用么,如果不用,给我吧。
当时的情况匆忙,我根本来不及查看,后来事情繁多,我都已经给忘记了。
她赶忙说:“那你带我去!”
我心中满是疑惑,不知我们离开之后,这儿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
我横身去挡,与对方硬碰了一记。
她说你留这个干嘛?
小观音还在熟练自己的身体,我则忙碌地收拾起来。
重返战场,我左右打量,却发现四周一片寂静,烈日之下,到处飘散着袅袅黑烟,伏尸无数,却没有瞧见站着的人影。
我搞不清楚状况,说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