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三章 大战创伤多

而这欢呼声立刻蔓延,传到了天空,又落了下来,漫山遍野,无数人都满含泪水地呼喊着。
从青衣魃被解开封印以来,整个虫原都被一种极度的恐慌给笼罩着,随着一个又一个的部族陷落,众人将最后的希望给汇聚到了虫原之中,最有实力的三目巫族这里来。
老鬼一脸怀疑,说你真的干过她了?
她走到了小观音的面前来,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了我,说这个人,就是送桃花扇给你的那个朋友吧?
老鬼说你别动啊,我检查你有没有被咬,如果不是僵尸,大家就信了你。
老鬼的话语说得我一阵尴尬,而周围的人,特别是几个女子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古里古怪的表情了,我解读出来的意思,感觉都不像是什么好印象。
青丘雁看了一眼青衣魃外貌的小观音,虽然她差不多相信了我们的解释,不过瞧见这个刚才还大杀四方、涂炭生灵的女人此刻平静地站在自己面前,多少还是有一些忌讳,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么,请问你能够当着我的面,将那桃花扇给打开来么?”
之前青衣魃利用内奸突然袭击,使得三目巫族聚集地的各个部族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折损超过六七成,有的部族因为并没有能够参加祭祀,甚至整个部族都给灭了去。
我慌忙摆手,说别,我们马上就去那里,到时候你自己跟她问清楚。
这时,小花妖敲门,说绿叶小姐回来http://www.hetushu•com了。
老鬼,虽然我知道你为人正直,但这话儿听着怎么那么污啊?什么叫做我干过她了?
呃?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老鬼也是大吃了一惊。
然而这个时候,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此刻青衣魃被再一次封印,却留下了一大片的烂摊子来,满地的尸体和无边的烈火,三目巫族的聚集地到处都是一片火海。
呃?
而且还是曾经拯救了虫原的苗疆万毒窟,这种神奇的命运,让无数人又重新拾回了信仰。
我们被安排在绿叶的住处那儿,一楼的客厅里,绿叶的那个丫鬟,一个手脚伶俐的小花妖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然后时不时用满是崇拜的眼神打量我们这一行人。
特别是在看到连三目巫族这边都快崩溃,连最负勇名的三目俊都战死沙场,这些事儿让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
我瞧见众人也是一副狐疑的表情,不过杀气并没有减缓多少,知道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只怕冲突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于是清了清嗓子,然后对众人介绍道:“咳咳,郑重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小观音,她方才出手,封印住了青衣魃——你们应该知道,青衣魃的身体坚不可摧,她也没办法,所以占据了她的身体,将其意识给压制住了。”
听到众人都以为我挂掉了,此刻只怕是那僵尸状态,杀声如雷,蜂拥而至的时候,我举http://www.hetushu.com起了手来,咳了咳,说道:“嘿,等等,能听我解释么?”
小观音伸手与他轻轻一握,随即抽离,微笑着说道:“他都说我什么?”
青丘雁说随随便便就送人仙骨法器的朋友,想必是不多的,我们都以为你死了,结果你却大胜而归,还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我怎么会猜不到呢——你的桃花扇还在么?
老鬼瞪着双眼,感觉好像喉咙里刚刚生吞了一只蟑螂般的古怪,好一会儿方才喘着气说道:“你、你就是传说中的小观音?”
我有些惊讶,说你怎么会知道?
这事儿真的是缘分,当然,并不是说两人都叫“小”。
欢呼过后,众人从狂喜之中恢复了一些,开始收拾起残局来。
因为在此之前,老鬼还在跟我商量,从精子库里面想办法,弄个娃娃来玩儿,没想到这一回头就喜当爹了,着实有些不知所措。
老鬼从国外回来之后,心情变得开朗许多,上来就给我下眼药,说说你什么啊,聪明、漂亮、神秘,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他有事没事总是看你的照片发呆,照我看啊,他对你有意思!
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小米儿跟小观音两人居然玩到了一块儿,十分亲密。
老鬼都快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听到我的语气与往日无异,并没有僵尸的迟钝与迷茫,不由得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说你没事?
虽然小观音的心思飞了,想要马上http://m.hetushu.com赶往野象谷,但瞧见我此刻的状态,也不能硬逼着我。
对,这件事情是重点的重点,我必须跟老鬼谈清楚。
好在他们这儿都是用石头垒砌,损伤倒也可以接受。
这儿倒下,整个虫原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估计只有僵尸横行了。
众人在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欢呼声一下子就冲了起来,无数的“万岁”从众人的口中喊出,一开始还比较冷静,到了后面,几乎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来。
小观音愣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呵呵笑道:“老鬼大哥真的好幽默啊。”
老鬼脸色变了几转,终于挤出了几分笑容来,伸手过来,说你好,我是王明的兄弟老鬼,一直听王明说起你,耳朵都给他念出茧子来了,如今见到了真人,果然是非同凡响啊……
他想了好一会儿,对我说道:“老王,你也是知道的,血族无法通过交配发展后代,这事儿……”
因为努尔的关系,蛇婆婆会经常跟小米儿唠叨起自家大徒弟的事情,不可避免地谈及了小观音,在蛇婆婆的心里面,其实总觉得这个小观音跟自家的徒弟能够成一对儿,就忍不住说得有些多。
这情况让我有些没有预料到,不过却也乐见其成。
他也知道我别扭,三两下就查完了,青丘雁等人在得到了他的肯定之后,都有些不知所措。
一直没说话的小观音点了点头,冲着老鬼甜甜一笑,说你好。
小丫头就是这么爱憎分hetushu.com明。
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武断,凭什么觉得我干不过青衣魃?
毕竟青衣魃的强大已经是深入人心,而这么一个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女子,竟然能够将她的身体给控制,这事儿怎么听着都好像是天方夜谭,都有些不敢相信。
此战过后,几乎人人都有亲人又或者朋友死去,如何抚慰伤痛,如何重建家园,这些都是需要头疼的,不过对于我来说,倒也用不了太多的考虑,只需要好好休息一番就是了。
而且小观音似乎也挺喜欢她的。
不容易,太不容易……
说罢,“啪”的一声,那桃花折扇便被打开了来,露出了上面的十里桃花,和万里江山图来,青丘雁瞧见了,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小观音知道自己这扮相对很多人而言都是一个刺激,所以跟躲在了这里,并不出去。
小米儿告诉我,说她早就“认识”小观音了,当然,这个所谓的“认识”,不过是久仰其名。
青丘雁的宣布让无数心中忐忑无比的人们心中那欢喜,给一下子就点燃了。
我虽然大半的心思都落在了小观音的身上,不过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还是跟老鬼谈了许多。
她说得多了,小米儿就渐渐地起了亲近之心,这回见到了真人,在我跟别人交流的时候,一晃眼就黏在了一起来。
我跟他谈及了两人离开之后发生的这些事情,包括见到疯道人击杀了疟鬼河伯,成为了沧浪水一方霸主,然而却不愿意与我相见http://www•hetushu.com之事,以及我与蛇仙儿在遗迹岩洞之中见面,她跟我说起的那件事情。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而这个时候,青丘雁站了出来。
没准儿心里面在想——果然是隔壁老王,当真是个花心大萝卜,哼……
小观音也不想给众人误会,惹来许多麻烦,于是摸出了桃花扇,说有何不可?
她突然间做出了一个十分惊人的举动。
老鬼与小观音讲了两句话之后,回过头来对青丘雁和绿叶等人说道:“老王讲的应该没错,这个人的确不是之前的青衣魃了,不但声音完全变了,而且身体里面的炁场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我检查一下老王,他若是没问题,事儿就清楚了。”
我指着小观音,说已经物归原主了。
看得出来,三目俊死去之后,这边的主事人并不确定,三目巫族似乎落在了绿叶这边来继承,不过她到底还是年轻,经验不足,胆气也不旺,反倒是青丘神女的招牌会比较好一些。
更何况小观音还救了我,若非她,只怕我早就被青衣魃给怼死了。
他的手往我身体里摸了过来,弄得我怪不自在的,有点儿痒,说你别乱摸啊,我对男人有点儿敏感。
说罢,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说你别动,刀子拿稳了,我检查一下你。
她单膝跪在了地下,然后高声呼喊道:“肆虐虫原的青衣魃再一次被封印了,这一次出手的,依旧是来自苗疆万毒窟的王明,以及他的朋友,万岁、万岁、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