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四章 残局收拾中

见到我的时候,绿叶的双目一下子就变得通红了,额头中间的眼睛变得格外红,拉着我的胳膊,说神使大人,我该怎么办?
所以如何协调这些事情,对于绿叶来说,着实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儿。
没有老鬼两次将那密布的乌云给驱散,那僵尸大军即使是在没有了青衣魃的情况下,也未必会溃败。
不问不晓得,一问我方才知道她居然是在调配药物,就是用那七千多钟毒液制作成的药剂,给绿叶以毒攻毒,让她能够克制住血脉的缺陷,从而恢复正常。
可以说如果没有老鬼,战局到底怎么回事,还未必可知。
而就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青丘雁却出现了。
成了。
不但如此,还有大量的高等级僵尸在这段时间里偷偷逃离,现如今虽然尘埃落定了,但是却也有着许多的漏网之鱼,隐藏于这些大地之下。
她一来并太多的名声,二也没有镇压全场的实力,许多事情,都变得十分困难起来,不过好在三目巫族凭借着以往的威势和三目俊留下来的人脉,倒也还算是能够勉强维持。
我与她争执一番,发现她十分执着,有些无奈,问她想要干嘛。
我掏出了蛇仙儿所交待给的信件,说细枝末节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但这儿有她写给你的信件,你自己看吧。
我瞧见她委屈得不行,不由得苦笑,说绿叶小姐,我真正的身份,你已然知晓,又何必再执着?我不但不是什m.hetushu.com么神使,甚至都不是三目巫族之人,此事之前我因为权宜之计骗了你,对于这一点,我真的很抱歉。
她之前的时候,忽略了小观音的主要功劳,而是将我给摆到了前台来,就是算到了小观音的身份比较尴尬,而作为苗疆万毒窟来客的我,反而是一个比较好竖立起来的典型。
这事儿又用不着我上前,撸着袖子干活儿,动动嘴皮子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好推脱的。
吃过药话之后,绿叶小姐的身体开始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对于这一点,我心中虽然有一些抵抗,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有的人甚至已经私自离开,表示不再参与接下来的事情,估计也是吓破了胆子。
三目巫族的族长三目俊并非只有绿叶一个后辈,但此刻众人却都服了她,使得她不得不走到了台前,承担起不该有的责任来。
不过这事儿的争议很大,也有不少人是支持她的兄弟姐妹,所以她现如今的处境也是十分微妙,不过好在有我们的支持,使得她勉强能够站稳脚跟。
十分难得。
因为尽管绿叶的身上有着天然的短处,但她的血脉,其实相较于自己的兄弟姐妹要更加精纯一些。
不过我感觉战斗的损伤,远远不如蛇仙儿这件事情带给他的震撼多。
绿叶说出了她这次过来的目的。
作为西熊苗寨蛇婆婆的徒弟,蛊胎小米儿对于这事儿远比拼斗之www.hetushu.com事更加熟悉。
所以我感觉自己几乎是笑醒的。
这样的战斗强度,不是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所以成品一出来,递在了她的手中之后,几乎没有半点儿犹豫,绿叶小姐就把药丸给送服进了嘴里去。
而这时她的工作也在收尾了,通过熬制,最后搓出了一颗丸子来。
这事儿其实也是青丘雁的意思。
老鬼得了信件,放开了我,而这个时候绿叶也赶了回来。
小米儿在旁边瞧着,不由得笑了,说绿叶姐姐你就不担心这药有毒么?
我之前也了解过了,三目俊并非只有绿叶小姐一个女儿,他还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是正常的三目巫族,然而三目俊死后,三目巫族之所以奉她为尊,主要的原因就是她的母亲在其中占了很重要的主导作用。
这些东西在白天的时候,因为没有了主心骨的关系,所以并无威胁。
绿叶小姐笑了笑,说是药三分毒,若是以前,我未必敢这般冒险,但是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赶紧成长起来,要不然如何能够服众?
我在之前与青衣魃的交战中耗费精神,现在勉强休息了一段时间,恢复了一些,然后在绿叶的引导下,与一大帮来自各地的部族首脑见过了面,并且鼓励了一番众人,说务必要乘胜追击,不要姑息养奸,酿成大错。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之后,这响声方才停歇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我再一次打量绿叶小姐的时hetushu•com候,发现此刻的她,与之前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
尽管她已经知晓了目前这个长得与青衣魃一般模样的女人,不但不是自己的仇人,而且还是救了众人的大恩人。
现如今光环加诸于我的身上,使得我说话,比想象中的更加有用,无数人在得到了我的鼓励和支持,纷纷都踊跃参战,加入了清扫战场的行动中来。
于是在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我告诉她没有问题。
但是从心理上来讲,到底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而正因为如此,小观音也表现得十分低调,甚至还可以说是冷淡,并没有主动跟任何人招呼,只是和小米儿玩得比较痛快。
不一样了。
我作为带路党,自然要随行,而小米儿解决完了绿叶小姐的事情之后,也恢复了自由身,至于老鬼,他无比渴望与蛇仙儿见面,谈一谈那孩子的事情,心思甚至比小观音还要着急。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绿叶希望利用我这救世者的身份,让我站出来,告诉许多信了此事的人们,让他们站出来,配合以三目巫族为主的行动组,表达支持,务必将剩下的危机给一举击灭,将最终的危机给剿除。
今天这一战,老鬼其实也很拼命了。
她过来与我们打招呼,然后找到了我。
那丸子黑乎乎的,带着一股奇异的气味,乍一闻有些刺激性的腥臭味,而仔细品味一下的话,又能够感受到无比的馥郁芳香。
不过这事儿对于一个和图书精力充沛的小孩子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她昨天一直在火焰狻猊的陪伴下,几乎都没有参与过任何战斗,所以比我们轻松许多。
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小米儿还在忙碌,从现场的迹象来看,她已经忙碌了整整一天都不停歇。
她跟着蛇婆婆这么久,倒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学会。
不过我瞧见这浓香四溢的场面,还有那粘稠的液体,怎么看都有些不自在。
而这事儿却也是三目俊之前就与她商量好了的。
我看了好一会儿,疲倦席卷全身,跟小米儿告了一个罪,也休息去了。
绿叶说别啊,你现如今的这样子,与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命运既然如此安排,自然就是缘分,你可别推辞。
绿叶瞧了一眼在跟小米儿聊得欢畅的小观音,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就有一些不正常。
所以瞧见此刻的青衣魃,她到底还是有些不能够释怀。
她曾经在熔浆祭坛的高处,瞧见这女人硬生生地将自己父亲给咬死,使得后来青丘雁不得不冒险而来,将父亲头颅斩下,扔进了熔浆祭坛之中去。
一夜无梦,次日中午我方才醒了过来,感觉一觉过去之后,疲倦全消,精神变得好了许多,睁开眼睛来,回想起昨日发生的种种往事,先是青衣魃被消灭,接着是梦中女神小观音现身,而且还占据了青衣魃那金刚不坏的娇躯,而更让我欣喜的事情,是我居然在桃花扇的角落里,找到了斩魔诀的残篇。
喜事接踵而hetushu.com至,让人都有些手足无措。
众人各自回房歇息,而我找到了小米儿。
她告诉我们,她也要跟着去。
但如果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估计也是一件十分头疼的事情。
他之前还曾经与青衣魃短兵相接,拳拳到肉地击打着。
弄完了这些之后,已经是下午时分,我回到了居住地,发现小观音回房静修,稳固根基,而小米儿则在调配药物,至于老鬼,则也在休息。
众人欢喜雀跃,而这个时候小观音也提出了准备前往野象谷的事情,既然我们这边已经差不多了,诸事已定,便准备出发。
我甚至感觉到了几分三目俊的气息。
所以得组织人手,将这帮不稳定因素给剿灭干净,但是随着三目俊的死去,使得之前还能够同仇敌忾的众人这会儿变得散漫起来——有的人因为感恩,心怀善意,所以对这边的大局还是比较尊重的,倒也肯出人出力;但也有的人因为威胁已去,就没有了那般听话来。
就在我们热聊的时候,三目巫族这边也并不停歇,绿叶找过来,告诉了我一件事情,那就是虽然青衣魃被我们给封印镇压住了,但她的那些帮凶却并没有束手就擒,那浑身滚滚冒火的兀突骨没有被抓到,见状不妙给跑了,而且那头雷夒巨兽,以及它背上那个手持双锤的鸟人,也都逃得了性命。
绿叶小姐这边基本上将事情捋清之后,也方才赶到了这边来。
绿叶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一直都在这儿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