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八章 神秘鹿婆婆

弄完这些,她方才抬头,望向了天空。
几秒钟之后,全身蜷缩在黑袍子里面的鹿婆婆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心中的犹豫,小观音走到了青丘雁的跟前来。
老鬼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没错的——对了,有件事情我得跟你商量,你看我也挺喜欢小米儿的,要不然咱订一个娃娃亲吧,你女儿以后长大了,嫁给我儿子,她当我儿媳妇,我铁定亏不了她的。
小米儿一听这声音,顿时就大为惊喜,跳着脚,挥手喊道:“鹿婆婆,鹿婆婆,是我啊,我是小米儿啊……”
小米儿听了心中欢喜,说好哇,好哇,没有那么累了,太好了。
小观音瞪着一双大眼睛,说仆人?这么厉害的人物,堪称神灵的家伙,你跟我说她是仆人?那小米儿的师父得有多厉害啊?
而这样的日子,却几乎是小米儿生活之中的常态,一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长长吸了一口气。
我告诉她,那位叫做鹿婆婆,是小观音师父的仆人。
对于这样一个女子,我的情感复杂,尽管她刚才曾经想要致小观音、甚至我于死地,但我却也对她生不出几分杀心来。
我这才想起我们出来这么多天了,是得先回苗疆万毒窟那里去一下,要不然鹿婆婆指不定得有多着急呢。
我说啥准备?
我们走了大半夜,天蒙蒙亮方才到了地方。
然而小米儿却开口说话了:“啊?怎么办呢hetushu.com,我每个星期的任务都没有能够完成呢。”
老鬼大怒,说就我这基因,能差哪儿去?
我瞧见鹿婆婆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低声说道:“也许人家低调呢?不管怎么说,你可别拆穿别人,说点好话好吧?”
小观音盯着我,说你邀请我啊?
小观音问什么任务?
大家出了野象谷,朝着苗疆万毒窟赶了回去。
一声脆响,桃花扇展开,里面冒出一股清蒙之气,将我们都给笼罩了住。
说罢,她居然就这样将青丘雁给放了。
当初与我们一同离开的有七头,现如今却只有三条得以回返而来。
对于这个女子,我的感情比较复杂,尽管她之前曾经帮三目巫族的人抓住了我,并且胁迫小米儿自投罗网,但后来她却帮着我保全了小米儿,在后面的变故之中,又几次与我联手,生死与共;特别是大战青衣魃的时候,她那一句“你若死了,我回来陪你”的话语,也着实抓到了我心窝子的柔软处。
啪!
我上前来,对小观音说道:“要不然你先跟我们一起回去吧,蛇仙儿既然是闭关几个月,也不急于一时,再说这边的情况也不定,总是还会有一些麻烦的。”
小观音原本是牵着小米儿的手,然而此刻却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然后一伸手,桃花扇出现在了右手上。
回来了。
我自然是愿意一起的,在这个地方,既有小米儿,又hetushu.com有小观音,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加完美?
这小孩儿,还真的不容易啊。
小观音说对,虽然比不上那些古往今来的厉害人物,但也是奉承气运而生,享受信仰之力的神灵,只可惜力量衰败了许多,但也不可能给人当仆人吧?
如此想想,还真的有些难过。
老鬼瞧见我一点儿都不但有,便知道了我的心思,摇头叹了一口气,呵呵地笑。
我们进了内城,准备往主殿走去,结果没两步,突然间头顶之上乌云大作,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笼罩在了我们的头顶上空处。
我说那可不行,要万一你儿子以后长得歪瓜裂枣的,而且人品还不好,那岂不是亏了我女儿了?
然而所有的美好,在她出现针对小观音的那一瞬间,便轰然崩塌了去。
瞧见这些畜生,小米儿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我忍不住笑了,说咱们两个这种情况,要能够平静到没事儿晚上出来喝杯酒的地步,也算是谢天谢地了。
小米儿赶忙解释道:“鹿婆婆,她不是敌人,是我们的朋友,很好的朋友——对不起,我没有跟鹿婆婆商量,就把人带来了,对不起,不过小观音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你不用这么对她的……”
老鬼嘻嘻一笑,说喜当爹虽然不好听,但你不是也做过了么,我正愁着没生育能力呢,现如今多了一儿子,岂不是更好?
如此一阵喧闹,倒也冲淡m.hetushu.com了之前青丘雁等人翻脸不认人的不快。
小观音嘻嘻一笑,说苗疆万毒窟听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既然如此,那就出发吧。
她知晓自由进入苗疆万毒窟的法门,一阵念叨之后,前方的景色一转,周遭的压力变得沉重数分,随后那巨大的门墙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来。
小米儿朝着前面快速跑了过去,而小观音则拉住了我,低声说道:“这位是谁?”
她嘻嘻一笑,说你们觉得青衣魃很厉害,几乎无敌,但是在我看来,青衣魃这样的小家伙还不够格是我的对手,她父亲倒还差不多,所以你放心,她绝对不可能再东山再起的。当然,我也不需要说服你,这次呢,看在隔壁老王的面子上,我放过了你,你若不服,再来找我就是,最近这段时间,我都会在这里——这臭裹脚布我先拿着,你再来,还捆你。
老鬼说你扯什么淡呢?
这时鹿婆婆走到了小观音的跟前,打量了一下,方才说道:“这么说,你并非青衣魃?”
几秒钟之后,小观音白净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的表情来,皱着眉头说道:“神?这里怎么会有神灵?”
老鬼说目前来看,这妹妹不但比你彪悍太多,而且性情极好,人情练达,你根本就罩不住;不在一起的话我便也不说了,若是在一起,只怕你今后就得给那妹妹牵着鼻子走了,真正的气管炎一个,恐怕日后晚上叫你出来喝顿酒,都和_图_书有些困难。
这股恐怖到极致的气息,居然是鹿婆婆?
啊?
我愣了一下,说堪称神灵?
刚刚到了门口那一片,传来了几声犬吠,小米儿顿时就变得激动了,飞奔而走,赶到了前面去,结果从角落里跑出了三条獒犬来,伸出舌头来舔她。
我愣了一下,点头,说啊,对。
我许久方才回答道:“小米儿的师父,也是努尔的师父蛇婆婆,这事儿她没跟你说?”
小观音盈盈一礼,说小女子小观音,见过鹿婆婆。
但是我能够怪她么?
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在这个五尾妖狐的心中,所有的一切情谊,都抵不过虫原的安危,这使得我们陷入了最为严重的分歧之中。
小观音这边同意了,老鬼这边也没有什么意见,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旁边这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青丘雁。
小米儿跟这三条獒犬玩闹一阵,方才收敛了情绪,带着我们来到了那片满是符咒法阵的林间空地来。
我说倒是你,蛇仙儿有孕这事儿,真不能怪我,要怪也得怪女蜗。
重回苗疆万毒窟,我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重重危机,心中感慨不已。
小观音这时方才反应过来,说对呀,如果是这样,蛇婆婆应该没有这位鹿婆婆厉害啊,为什么两人的地位却跟实力正好相反?
我说蛇仙儿是吞食了那颗五彩补天石之后有的身孕,那玩意跟孙悟空一样,没啥关系都能够迸出一猴m.hetushu.com子来,更何况你这些天还搞了人家,残留了些什么玩意儿呢,所以我跟你讲,等蛇仙儿出来了,你也别怪她,那孩子就当做是亲生的,知道不?
我满心震撼,而那鹿婆婆却并没有因为小米儿的话语而放松半分警惕,而是小心地说道:“小主人,你离开那个女人,她身上的力量很强,连我也无法对付……”
众人散尽,碧月潭恢复了清明,这个时候月光洒落下来,水波荡漾,让人着实有些感慨。
啊?
小米儿将蛇婆婆交代的功课跟她和盘托出,小观音听到之后,哈哈一笑,说这还不简单,我明白了你师父的想法,是用那毒性的增长,来对你的修为快速推动——这样,你出来这么久了,得回去报个平安,回头的时候,你耽搁的这些东西,我找人帮你弄好,你直接过来取就好。
这时半空中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你是谁,为什么而来?”
青丘雁在小观音清醒的时候,不敢有任何举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多做解释,与那几个好不容易从水潭里爬上来的家伙,扶着受伤的人就匆匆离开了去。
小米儿依旧黏着小观音,两人在前,而我和老鬼跟在后面,老鬼指着前面小观音的背影,说老王,你若是真的对这妹妹有意思,可得做好一些心理准备才行。
我说都还没有生呢,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得到了小米儿的再三保证之后,天空中那密集的乌云方才顿时收敛,消散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