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九十章 这是做梦吧

我苦笑着说道:“鹿婆婆,小米儿是我的女儿,我没有那么禽兽。”
小丫头原来是想从我这里找到亲吻的感觉啊,一想到对方居然这么纯,我心中那个咆哮的野兽之心就开始狂躁了起来。
再来。
小观音也愣了一下,仔细回想道:“是么?”
哎哟我的小心脏啊,天大的危机和困难面前,我都没有现在这般跳动得厉害过,然而面对着小观音那一点宛如鲜嫩花瓣的红唇,我却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盯着小观音的红唇看了两秒钟,心底里一下子就屈服了。
鹿婆婆说她跟小米儿在一个房间,你不能去找她。
我们也才是见过几面,怎么就亲上了呢,这发展得也太快了吧?
鹿婆婆……
我不甘情愿地点了点头,说哦。
这是梦么?
值此时刻,找老友倾述,或许能够从他那里,能够得到一些不错的建议,毕竟旁观者清嘛。
吸舌吻、滑动吻、舔舌吻……
啊?
鹿婆婆用平淡无奇的话语回答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小观音一脸惊奇地问道:“刚才那一招叫做什么?”
我愣在了当场,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小观音的身子开始变得渐渐发软,鼻息变得急促而律动,美目紧闭,就好像一块甜美可口的蛋糕。
啊?
我呼吸急促,心跳如鼓,脑海里狂喊着:“来了,来了,考验真的来了……”
说完话,她飘走了,留下一脸凌乱和-图-书的我。
我吻着吻着,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我说是法式湿吻。
刚才跟我亲嘴的,的确是青衣魃的身体没错啊。
我的女神居然告诉我,以后没事儿可以再一块儿玩。
啊……
我亢奋到极点的心突然一下子就拔凉了,热情一下子就给浇灭,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啊?鹿、鹿婆婆,你怎么在这里?”
小观音用手背使劲儿擦了擦嘴唇,说我就叫你亲我一下,你干嘛弄那么久,亲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怎么办?
我“哦”了一声,想要往外走,结果鹿婆婆一下子拦在了我的跟前,说大半夜的,你要去哪儿?
我低喊了一声,原本醉醉熏熏的脑袋一下子就变得清醒了几分,忍着剧痛爬了起来,瞧见也有一些慌乱的小观音,说道:“怎么了?”
呃?
我有些紧张地喘了两口气,然后才说道:“你刚才说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所以我就动了大招。”
是小观音疯了,还是我疯了,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小观音走到了门口,将我一把推开,在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又用一种几乎难以听闻的声音说道:“其实你刚才亲的挺不错的,不愧是隔壁老王,日后有机会,我们还可以一块玩儿呢……”
鹿婆婆说谁知道啊,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到底怎么想的,谁知道啊,反正我觉得你包藏祸心……
我冷静下来m.hetushu.com,说那我去找老鬼,总可以了么?
老鬼睁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扑哧一笑,然后把我往门外推,说行了,大家都累一天了,你应该也是,好好睡吧,别做梦了。
我有些脸红,说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天啊,小观音刚才说了些什么啊?
小观音比了比,说你可以搭在我的腰间,也可以放在我的肩膀上啊?再不行你可以放在我的后背上……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刚才好像是你把我的手给放在胸口上的。
鹿婆婆抬头望了我一眼,说真不要脸,刚刚亲完了女孩子,又跑去找男人过夜,果然不愧是隔壁老王,呸……
我想到了老鬼。
鹿婆婆说果然不愧是隔壁老王,跟人小女孩儿刚刚认识没几天,就亲得别人浑身发软了,我得为小主人负责,夜里的时候,你们不能单独在一起相处。
于是就在小观音嘟着嘴巴的时候,我神使鬼差一般地凑上前去,在她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地啄了一下。
我逐渐冷静下来,知道这个时候去找小观音,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毕竟刚才的事情都不过是我们之间的冲动行为,等激情消退了,冷静下来的时候,应该给彼此一点儿时间和空间,要不然或许会适得其反。
我说去找小观音商量一点儿事情。
这一次我几乎没有半点儿犹豫,再一次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搭在了小观音的肩膀上,右手捧住了她的后脑勺。和-图-书
美女当前,我哪里敢说实话,慌忙解释道:“不、不是的,我是理论多于实践,一直没有找到可以将理论付诸于实践的女子……”
砰!
然而我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十分强硬,死死抱住了她的娇躯,用宽厚的胸膛死死抵住了她高耸的胸口,然后唇齿之间不断用那唾液交流。
到底什么情况啊,“亲你一下”算正事?
小观音盯了我好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就脸红了。
我好想跟她解释一下,结果人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转身就走,弄得我心中憋屈得厉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将手掌放在了对方高耸的胸口处去,肆意的揉捏起来,而突然间,小观音睁开了眼睛来,先是盯了一眼我,然后猛然一脚踹了过来。
啊?
天可怜见,头顶着“隔壁老王”这个名头多年的我,可是素了不知道多久,然而在这一刻,莫名之间就多出了无数的心得,将小观音给紧紧抱住,然后开始反复舔吸……
她抓着我的衣领,凶巴巴地说道:“你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刚才跟你亲嘴儿的,是青衣魃,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啊……”
我瞧见他头发凌乱,赶忙挤了进去,说跟你说一件事情。
是真的不服。
我挤进了老鬼的房间,带着极度亢奋的心情,跟老鬼把刚才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原本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老鬼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揉了揉脑袋,然后说道:“什么,和*图*书你刚才告诉我小观音大半夜的跑到你的房间去,跟你说让你亲她一下,结果你就亲了,随后有把人家给湿吻了,还揉了胸?”
在最开始的一刹那间,小观音的身子突然间绷得僵直,似乎想要将我给推开。
我一脸懵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不过仔细回想起来,她说得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妈蛋,不亲白不亲。
不过当我移开的时候,小观音却皱起了眉头来,呢喃着说道:“这就是亲吻么,感觉也就这样啊,一点儿心跳加速的感觉都没有,难道是假的?”
老鬼迷迷糊糊地打开门来,说干嘛?
鹿婆婆,我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我去找老鬼是商量事情,不是搞基啊……
啊?
我先是以唇轻触,如鸟啄一般轻吻,然后用舌轻轻舔她的上下唇,让对方感受到舌部味蕾舔掠的感觉,在轻轻咬噬着,用舌头撬开对方的齿关,开始吸住对方的舌头,相互推动……
我的胸口结结实实中了一脚,人直接飞到了门边去,与那墙壁重重撞了一下,整个人都快散架了去。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手没地方放啊,不放在胸上,放哪儿去?”
哎呀妈呀,我这是不是做梦了。
我依旧苦大仇深地点头。
不过我到底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狂喜,跑到了隔壁去,敲了敲门,说老鬼你睡了么?
仅仅是碰了那一下,我的心里顿时就欢乐得炸开了,感觉在那一刻,世界仿佛一下子恢复了神采一般,充hetushu.com满了真挚的色彩,一股前所未有的活力涌入我的心头,让我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玩什么,玩亲嘴?
你这么欲盖弥彰的说法,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事儿呢?
我到底是应该表现出男子的豪迈,决不扭扭捏捏;还是表现出柳下惠的沉稳,谦谦公子?
呃……
我诧异,问为什么?
小观音说千万不能说出去,知道么?否则我就杀了你。
老鬼奇怪地问道:“那你怎么还活在我面前,没病没灾的?”
小观音三两步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用手指顶住了我的胸口,然后说道:“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对女孩子这样做,啊?”
是梦吧,是上天可怜我,方才让我陷入这样温柔的迷梦之中,难以自拔的吧?
不过难道就不是你小观音么?
说罢,她就像一阵风,关门离开,脚步声轻得几乎没有。
小观音又羞又恼,指着我说道:“你这个色狼,不是就叫你亲我一下么,你摸我胸干嘛?”
我瞧见她皱着眉头的样子,莫名就是一阵不服。
我的心跳砰砰,思前想后,有一种中了五百万彩票大奖的喜悦,沉默了许久,我想要出去找小观音再问清楚一下,结果刚刚推开门,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人。
不过此刻的我心潮澎湃,却怎么都睡不着,那该怎么办?
我苦笑道:“姐姐,我胆子这么小,哪里敢乱来啊,还不是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说她踢了我胸口一脚,不过用力不大,所以没事。
没有心跳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