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九十一章 千面小观音

呜、哇……
小米儿撅着嘴,说还以为爸爸是个理论派,只敢心动,不敢行动,没想到居然下手这么快,你知道么,小观音姐姐昨天回来之后,翻来覆去睡不着,喃喃自语大半夜,弄得我都没有睡好呢……
唔、唔……
这难道就是贱?
一问才知道,竟然是鹿婆婆这个大嘴巴。
再回过头去,我却瞧见小米儿缩在被子里抽泣,哭哭啼啼,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我勒个去,为何是青衣魃?
四人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我骗你干嘛?
说到底,我还是占了大便宜。
小观音说你有没有带着,给我看看?
我有些诧异,问他怎么回事,结果老鬼却是在研究我到底哪儿有魅力。
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人生有些悲凉了。
他让我回房做梦,或许还会有一些收获。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在苗疆万毒窟里又待了几天,我以同样的理由,又挨了小观音几次揍,以至于我的玄武金刚劫都得到了不少的锻炼,而这段时间里小观音也教了小米儿一些法门,对于这件事情,一直对她有些小意见的鹿婆婆终于彻底倒向了小观音。
吃过早餐后,小米儿送小观音回了房间,又跑过来找我。
不过话说回来,若不是如此,我又怎么可能和心仪的小观音做那种羞羞的事儿呢?
对于我们来说虽然是刚刚起来,但其实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睡了一天和_图_书,这会儿夜幕降临,我在神宫大殿前晃悠了一下,倍感无聊,于是就回了房间。
所有的美好在我将手放在了小观音饱满的胸口上时,再一次烟消云散。
她在一个满是野兽和魔怪的地方生存了许久,恢复实力,而在此期间,不知道搭了成百上千的草庐,对于这事儿,几乎是手到擒来。
人都给你镇压了,鸠占鹊巢不说,时不时还得提起来背锅,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而在老鬼等人面前的时候,却只有一面,那就是清纯可怜,让人不忍欺负。
所以老鬼也加入了对我的批判之中去,而小观音被哄了许久,方才止住了哭啼声,就像受气的小媳妇儿一般,委屈地吃着早餐,还不敢看我。
老鬼赶我的理由,是人家小观音纯洁善良,绝对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一次我们是有备而来,打算花一两天的时间将小米儿的功课给搞定了去,然后前往碧月潭那附近,开始搭草庐。
小米儿一边点头,一边背地里朝我竖大拇指。
见到我,小姑娘家家的居然嘻嘻笑着说道:“爸爸,亲嘴儿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快点给我说说。”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休养,我们再一次出发。
尽管每一次的结尾,都不可避免地挨一顿打,但我也是乐此不疲。
结果我这么一离开,发现门口这儿鹿婆婆和小米儿正站着,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和图书,小观音的脸便凑上了面前来,红唇亲启,然后将我给壁咚在了墙上,对我一阵强吻。
队伍的人变化许多,少了疯道人和蛇仙儿,而多了小观音。
鹿婆婆把小米儿当做心头肉一样疼,所以小观音对小米儿的好她自然看在眼里,也是接受了这一位占据了青衣魃身体的女子。
这可是小米儿第一次对我这般义愤填膺,让人着实有些诧异。
吃过了早餐,小米儿去鹿婆婆那里做功课,而老鬼则需要赶紧修行,消化前一段时间的收获。
对于搭草庐这事儿,小观音告诉我们,她特别有经验。
我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驻足在了原地。
然而过了没一会儿,小观音和小米儿出来了,小观音居然哭哭啼啼的,眼睛都肿了一圈,小米儿一边安慰她,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我,好像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难道是因为入住了青衣魃的身体里,被那青衣魃的意识给左右,所以才会如此的?
我翻来覆去,就在想一个问题,我的小观音为什么会这般精神分裂呢?
我给问得愣了一下,瞧见她一脸认真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道:“呃,这个啊,在我们那个地方呢,有一种专门教人接吻的小电影,只要不是傻子,看多了的话,总是会有一些收获的。”
他笑得肚子痛,说本来以后还打算住我隔壁,哥俩儿好的时候没事可以喝点酒,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要不然哪天媳和-图-书妇中了彩,说不定生一孩子还得管自己叫叔叔……
唯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每一次我跟小观音做些羞羞事儿的时候,她无一例外地出现在门外,让我羞愤欲死。
我无法跟他在走廊里解释,只有回到房间里面,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大家有说有笑地离开,刚刚一出林子附近,小观音就停下了脚步。
老鬼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上前询问,方才得知这亲吻的事情嘛,有肯定是有的,不过过分的是这隔壁老王居然是趁着小观音被青衣魃给困扰,毫无反抗能力的时候下的嘴——听听,果然是隔壁老王,简直就是灭绝人性啊,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很难过。
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陡然一黯,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将整个天空都给遮蔽,到了最后,垂落下来,有一个宫装美妇从林子的深处缓缓走了出来。
大清早的,她就在小米儿起来之后,将昨天小观音和我亲嘴儿的事情给宣扬出去了,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好过分,一言不合就亲嘴,简直没治了”,老鬼在旁边听到了,也是感觉世界观有些崩溃了去。
我还想争辩,结果给小观音瞪了一眼,想着自己又打不过她,只有垂头丧气地开门离开了去。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我起来吃早餐时,才发现老鬼看向我的表情,怎么看都有一些古怪,就好像我脸上长花了一样。
我被说得都有些m.hetushu.com生无可恋了,明明是小观音昨天跑到我房间里来,让我亲她一下,怎么现在就变成我趁人之危,禽兽不如了呢?
我一听,赶忙打听怎么回事,结果小米儿却又闭上了嘴,就是不肯讲。
我揪住老鬼就是一顿揍,他丝毫没有愧疚心,而且还换了手,并且痛批我禽兽不如的行为。
我这才发现这小丫头居然变坏了,开始耍我。
鹿婆婆,你拿着别人的私事四处宣扬,这样真的好么?
说到小观音,当真是有些精神分裂,与我私下相处的时候,时而楚楚可怜,像个小妹妹,时而活泼可爱,宛如同龄女生,时而条理清晰,宛如御姐,时而霸道蛮横,宛如女王。
小观音一脸激动,说真的?
我顿时就感觉人生无望,捂着眼睛,说小屁孩子,别打听那么多。
我又是幸福,又是忐忑,突然间有一种沉浸入其中、不可自拔的幸福来。
对,一定是这样的,我的小观音天真善良,清纯活泼,宛如女神一样的存在,怎么会如此古灵精怪呢?
我一听,简直有些想要找一块豆腐撞死的感觉。
路过走廊的时候,小米儿的房间突然打开了,小观音一把将我给拽了进去。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神仙。
小观音咬着嘴唇,盯着我的眼睛,说老实告诉我,你的吻技为什么那么好?
如此痛苦又甜蜜的事情,弄得我既是惊慌,又是幸福,心脏里就像有小鹿一样不断跳跃,脸红红的,不知道该如和-图-书何是好。
再一次被踢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我无比后悔,而满脸潮红的小观音则扶着墙,语气异常娇媚、几乎是用上了鼻音说道:“刚才是青衣魃哦,你这个坏家伙……”
我说这里哪有啊,得回去之后才能够找到,我也是以前没事儿的时候看过一些,现在想要找,还真有些不方便……唔……
所以我这些天总是挨了无数的白眼和臭骂。
我给这小妮子吓了一跳,说怎么了?
那一夜我又没有睡着。
我愣了几秒钟,而这个时候鹿婆婆则对小米儿说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混账爸爸,老是趁着别人发病的时候去占人便宜,人品低劣,所以就算是你爸爸,以后也得离他远一点,尽量避免的难度相处,知道么?”
然而最让我觉得羞耻的是,尽管被骂得耳朵都生了老茧,但是我的心头却无时无刻地充满了欢欣与幸福,总是盼望着与小观音私底下见面的时候,瞧见她别人从未有见过的一面。
重回虫原,没有了初临此地的新鲜和恐惧,此刻的我心头满满都是幸福,看什么都是打飘儿的,若不是控制住自己的脚步,说不定就得上天了去,而老鬼则老神在在的,总是仿佛没睡醒的样子。
都怪老鬼。
一天过去,小观音一下子就变得强势霸道起来,宛如女王一般,将我给压在墙上,反抗不得,亲得我差点儿闭过气去,要不是我水性还算不错,而且还有内循环,指不定要给她一下亲得没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