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九十三章 幸福的时光

我们都诧异为什么取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小观音给我们解释,说我们之所以要在这里结庐而居,是因为在等一个叫做蛇仙儿的孕妇,等她生完孩子出来,所以叫这个很合理啊?
取材这事儿,我们头三天就弄好了,而这个时候青丘鸿约定的东西也相继送了过来,并且保证会按时送达,使得小米儿能够专心致志地跟着小观音学习,而接下来的日子,小观音则开始规划房屋,然后还在旁边开辟耕地,种下了一些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种子,还浇上了一种粘稠的液体。
不知不觉间,通过一场结庐而就的行动,小观音征服了全部人的心思,我瞧见青丘雁瞧向小观音那种炙热的眼神,莫名其妙就有了一种危机感。
那浪费的劲儿,弄得人直心疼。
她特地带着我们过来选材,选用的几乎都是那种最为名贵的树木。
她不但浑身香喷喷的,而且又软有滑,某些地方,简直妙不可言。
而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她种下的种子居然就成型了,遍地的花团锦簇,说不出名字的鲜花姹紫嫣红,一大片的竹林子碧绿宜人,郁郁葱葱的草地,还有十数棵树上直接长出宛如面包般果实的植株,再加上这一座又一座充满了艺术性的屋子,简直就是一世外桃源。
小观音哈哈一笑,说干活的不嫌人多,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过来帮忙吧。
(本卷完)
最后,做家具这种粗活就交给我和老鬼来弄和_图_书了,而小观音则带着姑娘们整理起了那花园和药圃来。
呃……
这事儿对于很多人来说千难万难,然而对于我们这一棒子人来说,简直就是过家家,我正好刚刚在联系斩魔诀,用不着逸仙刀,拿那三尖两刃刀替代,照着斩魔诀的法门而行,腰身大的树木,一刀下去,然后三下五除二地修去树杈,一根木材就搞定了。
小观音收藏了许多的灵药,全部都移植到了新开的药圃里面来。
然后给予了否决。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了,小观音占据的这身体,青衣魃,可是僵尸之中的王者,然而却没有一点儿僵尸的特性。
结果不是。
呜、呜、呜……
除了居住的房间,她还专门弄了一个炼丹房。
好在老鬼并没有将云陌阡给放出来,否则更是热闹。
瞧见青丘雁的第一眼,我以为她是过来找茬儿的。
我被亲得一阵昏天黑地,出于之前的经验,我的双手规规矩矩的,身子几乎都有些僵硬,结果小观音不满意了,说你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刚刚触及到一点儿软绵之处,熟悉无比的声音立刻出现了。
我一听,心中欢喜,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爪,摸向了小观音的胸口去。
这事儿让处女座的青丘雁十分抓狂,她实在是太喜欢这里了,于是顾不得丫鬟的身份,大力反对。
小观音将我们给召集到了一起来,给我们讲解了一下建筑的构造,然后说起需要用http://www.hetushu.com到多少木材,规格和尺寸,又说起了工期工时,谈及这些,女人们都颇有些兴奋,连一直被排斥在外的青丘雁都忍不住出谋划策,而作为魔偶并不用占空间的云陌阡也是兴致盎然。
这事儿让青丘雁大受打击,红着眼睛,回房间里闷了一下午,搞得我们都没有饭吃,只有去摘那满是淀粉的木薯树果实烤来吃,结果吃过之后,大家都控制不了菊花的开合,不断地排气。
用双手创造自己家园这事儿,无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特别是有小观音这种大师指点,瞧见这些宛如艺术品的田园牧歌,简直就是一种自我的修行。
而这个时候小观音方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揉着手,扭着小蛮腰离开:“这样才对嘛,不然总感觉少了一点儿什么……”
小观音皱起了眉头来,说你这给人的感觉,怎么像是在监视?
啊?
可怜我隔壁老王的匪号叫得震天响,到了最后,我竟然沦落为一个小姑娘随意揉捏的工具,想想都悲哀。
啪……
不过她的情况很不好,几乎快要死掉。
青丘雁低着头,跟我们道歉,然后说她是被她师父派过来给我们当丫鬟的。
青丘雁低眉顺眼,说随你们怎么想,反正有什么活要干,跟我说就是了,我保证做好。
这下子可就热闹了,那动静可真就让人有些神经衰弱。
只可惜还有一些地方,我没有能够尝得到……
她弄得我一阵凌乱。
hetushu.com草庐落成之后,小观音取来了纸笔,给这儿命名。
老鬼大受打击,痛苦地说为什么?
即便是最不乐意的青丘雁,也不得不承认,就艺术造诣来说,小观音已经达到了虫原的巅峰。
随着建筑一点一点儿的成型,我们能够瞧见这草庐当真不简陋,处处都透着风骨,在小观音的调教下,每一座都宛如艺术品一样。
我比较关注的一点,在于能不能弄一个大房间,然后找借口跟小观音滚到一张床去。
老鬼嬉皮笑脸,说当丫头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职责,你可没说。
根本就是仙女啊?
野象谷这边森林茂密,不知道有多少天然的木材,几乎都没有受过砍伐的,想要找到合适的木材简直是太过于容易的事情,所以对于选材方面,小观音要求得很高。
我一开始还挺得意,然而抬起头来的时候,瞧见小观音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赶紧将脸上得意的笑容给收敛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倒是不用的,用不着……”
一直到某天夜里,忙碌了一天的大家都睡觉去了,我在水潭边上用逸仙刀雕刻一些小玩意,一边是练手感,一边是给这里添置一些小巧的家具,小观音这个时候找过来了。
听说这狐狸精最能够魅惑人了,男女通吃,她若是跟我争小观音,我可怎么办?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伐木,然后将木材运到碧月潭边来,并且搭建房屋。
不愧是降服了青衣魃的女子。
干燥也方便,有http://m•hetushu•com小观音在,根本不是问题。
至于扛过去的运输问题,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问题。
青丘雁说我对王明有愧疚之心,对你——跟你不太熟……
住在这样的地方,整个人都感觉心旷神怡。
只可惜这终究不过是我的一点儿龌蹉心思,上不得台面。
人家用来做家具的红木,几十万、上百万一套,她用来搭梁子,盖架子。
所谓丫鬟,就是一切粗活累活都由她来干,无论是煮饭洗衣,还是扫地收拾,她都得干,就这样一直伺候着我们——主要是小观音,直到我们离开为止。
青丘雁说是什么?
这念头还在我的心里面转悠,结果赶到了碧月潭的时候,老鬼这家伙居然真的就将云陌阡给放了出来。
她用我从洞穴遗迹里面弄出来的那些宝石、矿石敲碎了之后,围着整个碧月潭弄了一个聚灵法阵,将周遭的灵气汇聚到这边来。
俗话说得好,叫做三个女人一台戏,即便这三个女人里面一个还小,两个还曾经是仇人,不过也不影响这句话的道理,随着青丘雁的加入,我们这一行人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小观音是越来越让我惊讶,随着她的手段使出来,搞得我一点儿自信都没有了。
老鬼说当然是暖房丫头了,怎么样,你若肯,我豁了老脸,出面把你给留下来。
当然,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叫做人多力量大。
苍天啊,大地啊,可怜我隔壁老王的匪号啊,居然给一个小姑娘如此玩弄,简直hetushu.com是——咦,这一次小观音的吻技似乎进步了许多,还知道跟我舌尖对碰了,不错哟……
青丘雁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了头去,说王明可以,你不行。
对于建筑的要求,小观音十分严格,这种严格让人又恨又爱,恨的是时不时需要返工,劳心劳力,而爱的则是最终出来的成品那叫一个雕梁画栋,清新素雅。
好嘛……
小观音告诉我,说这些植物之所以长得这么快,是因为她用了一种充满了浓郁生命气息的木精汁液,不过这东西不多,差不多形成规模之后,具体的还得慢慢打理。
一巴掌扇得我都快找不到北了,幸好我的玄武金刚劫已经修到了一定的境界,方才没有受到多少内伤。
幸福的时光总是匆匆的,小米儿每个星期都得回苗疆万毒窟一趟,我都会陪同她一起回返,差不多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一直都没有蛇婆婆的消息回来,这让小米儿开始有了一些担心。
还没有等我问她什么事儿呢,小丫头直接就将我给按倒在地,一阵狂吻。
等到了第四个月,就在我与小观音有了突破性进展,即便是摸胸都不会被揍的时候,蛇婆婆终于回来了。
她还提供了好几个附庸风雅的名字,比如结月居、竹林小筑、潭边望月庐……诸如此类的种种,小观音看过之后,批了一句话:“娘们儿……”
这大概是跟每个女人都渴望有一个漂亮宽敞的家有关系,而作为四海为家的男人,对这个东西就显得比较平静一些。
陪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