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一章 传承

她跪倒在了鹿婆婆的跟前,而小米儿则嚎啕大哭,也跪倒了下来。
到了最后,她闭上了眼睛,仿佛睡着了过去。
她转头看向了小米儿,伸出苍老的手,轻轻抚摸着小米儿的头发,眼眶中涌出了泪水来,缓声说道:“宝贝儿,我多想看着你渐渐长大,嫁人生子,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师父没办法,等不到那一天了。我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一定要幸福啊……”
我跪倒在了地上,不再说话。
这事儿是黄门郎亲自提供的,说出这话儿的时候,黄门郎已经是身受重伤,见不得风,也见不得太阳,窝在密室里,哆哆嗦嗦,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他告诉蛇婆婆,说他错信了人,结果给黄养神给暗算了去,结果弄成这副模样,那家伙已然不再是他黄家子孙,而是邪神后裔。
幸福。
蛇婆婆回来了,然而却几乎处于半死状态。
苗疆万毒窟的这一脉,不能断。
她曾经亲自找到了荆门黄家的家主黄门郎,那家伙曾经与蛇婆婆有过一些交情,他坦诚相待,并且赌咒发誓,说此事与他并无关系。
时光匆匆如流水,在不经意之间,匆匆流走,不知不觉。
小米儿瞧见一脸颓色,脸如死灰的蛇婆婆,一下子就崩溃了,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可以死,但西熊蛊苗这一脉不能断。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和*图*书去。
当我和小米儿回返到了苗疆万毒窟的时候,听到鹿婆婆的紧急传讯,我们赶到跟前的时候,蛇婆婆只剩下了一口气。
她的话语越来越缓慢,声音越来越低。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小观音还扮演着另外的一个角色,那就是我修行道路之上的导师。
她叫来了鹿婆婆,伸出了手来。
若是以前,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了,毕竟小观音在我的心中,宛如女神。
然而小观音却不喜欢,即便她经常心虚地表示不过是青衣魃的意愿,但是一旦触及到脖子以下,她就变得特别的敏感,十分坚决。
男儿膝下有黄金,然而我却忍不住跪了下来。
“拜托!”
她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鹿婆婆,你与其说是我的仆人,不如说是我的朋友和导师,现如今龙若兰大限将至,再难延续,只有一死。我龙若兰一生贫苦,然而最为骄傲的,却是教了四个徒弟,大徒弟叛出师门,不予置评,二徒弟远在他乡,难以回返,三徒弟奸人所趁,谋害于我,唯有关门弟子王米儿能够继承衣钵。”
她最后的愿望,却是希望小米儿能够得到幸福。
青衣魃虽然是僵尸之王,但她却完全没有低等僵尸的半点儿坏处,不但如此,妙不可言的地方数不胜数,不足外人道。
她用一种格外苍老和沉重的声音和缓说道:“我,鹿西,承认王米儿为和图书苗疆万毒窟的当代掌事人,愿意帮助她、指导她,让她如你一般,成为一个高贵而纯粹的人。”
葬礼之后,我找到了小米儿和老鬼,说起了蛇婆婆之死,说我可能不能陪在碧月潭边守候了。
听到这话儿,小米儿方才平静一些。
面前的这位老人,对我的帮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她几乎在我最为绝望的时候,站了出来,收留了小米儿。
小米儿在祭坛之前跪了三日,水米未进,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哀伤,一夜之间,仿佛就长大了一般。
第三,她是在归程的时候被偷袭的,而偷袭她的人,不是旁人,正好是她的乖徒弟康妮。
蛇婆婆对于小米儿的爱,全部都表达在了这么一句话里面。
而且他还有血族血脉的传承记忆。
我、小米儿跪倒在了地上。
蛇婆婆手段高强,心思缜密,然而却料不到自己最心爱的关门弟子会暗算自己,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一点,所以方才受到最大的伤害,而她拼命逃回这里来,就只是因为一件事情。
“在一个,便是这小弟子,天生蛊胎,应劫而来,本来凶名昭著,然而却被大爱感动,一出生便羔羊跪乳,燕子反哺,让我刮目相看,方才动了收入门墙之心;而收了这么一个徒儿,这是我一辈子最为正确的决定,我收获了太多太多的感动和欣喜,这些是我之前的百年都没有经历过的。”
我与小观音之间的关系,m•hetushu•com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它属于一种友谊之上,恋人未满的情感,小丫头似乎对于男女之事总有那么一些好奇,然而却有只是小心翼翼地尝试,并不敢放纵得太过于厉害,恰好我又算是一个比较可以交心的异性朋友,所以有事没事儿,经常会和我玩亲亲的游戏。
噗通……
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拉扯,我总是忍不住有再进一步的想法,毕竟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众所周知,我的师父南海剑妖,在我刚刚有所起色的时候,就已经没了。
鹿婆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触手放在了小米儿的额头之上。
第二,此事或许与荆门黄家的大小姐黄养神有关系。
鹿婆婆看向了我,说道:“我的确是封过神,然而几百年的香火断绝,我早已不再是苗疆万毒窟全盛时期的我了,现如今的我,除了这里,连外界都出不去,太多的事情都无能为力……”
即便此刻她藏在青衣魃的身体里。
鹿婆婆主持了葬礼。
这种提高是让人迷醉的,小观音给予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角。
听到这句话,蛇婆婆长叹了一口气,微微一笑,说道:“这我就放心了。”
三天之后,问询而来的小观音和老鬼参加了蛇婆婆的葬礼,作为苗疆万毒窟的一代执掌人,蛇婆婆享尽尊荣。
“师父……”
她倾囊相授,没有半点儿保留,她甚至比我这个父亲的还爱她,她竭尽所有hetushu•com,就是为了让这个小姑娘变得更加强大,更加自信。
小米儿抱着蛇婆婆的身子,哭昏了过去,而我也是心神沮丧,整个人都缓不过来,看向了在一旁的鹿婆婆,跪倒在了她的面前,大声说道:“鹿婆婆,你不是神灵呢,有什么事情是神灵都做不到的?你能不能救活蛇婆婆?”
小观音帮着我梳理了南海一脉的所学,又融合了黄金王家、二郎真君的传承,让我能够在稳固的基础上,获得了极大的提高。
“如今我命不久矣,希望鹿婆婆你能够接纳她,让她成为苗疆万毒窟之主,在你的监督和指导之下,将苗疆万毒窟的旗帜重新竖起来。”
她这个样子看得我有些心疼。
跟讨厌的人在一起,度日便如度年。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段幸福的时光,却被一场突如其来儿的变故给掐断了去。
她如何受不得我这么一跪?
如果可以,我宁愿这种时光一直持续,到天荒地老。
蛇婆婆却显得格外冷静,厉声喝止了她。
“我这辈子,最骄傲的弟子,便是二徒弟努尔,一生业技,天下闻名,巫门棍郎,无敌于心,唯可惜跟错了人,流浪异界,难得一见。”
碧月潭边的生活让我有些乐不思蜀,在远离了电视、网络、手机和文明世界的所有一切之后,我突然发现,有的时候很多的执念其实并不重要,而关键在于你跟谁在一起。
跟心仪的人在一起,哪儿都是天堂。
男女朋和*图*书友之间所能够发生的所有吻技,我们都尝试过了,对于亲吻来说,小观音保持着十二分的新鲜感,百亲不腻。
她不但帮小米儿治病,而且还收了小米儿为徒。
她被放在苗疆万毒窟最高的祭台之上,被烈日焚烧,灵魂得以净化。
我莫名就有了一种守活寡的感觉,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幸福的。
她严肃地说道:“若不是鹿婆婆,我早就已经死了,能够活到现如今,已经是人生之大幸,你这般哭哭啼啼,我又如何安心离去?你且收敛情绪,等我仔细说来,好为我报仇。”
小米儿感受到了师父已经再无生息,发出了一声惨烈之极的哭声来,抱着蛇婆婆的腰身,嚎啕大哭,而这个时候,我也瞧见蛇婆婆身下的那些长蛇开始失去了活力,渐渐的,渐渐的,竟然化作了僵硬的石头。
这事儿对小米儿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若是不弄一个水落石出,估计小米儿心里都有留下阴影,所以我的打算,是重新出山,前去将查明真相,将真凶给揪出来。
鹿婆婆的袍子底下,伸出了一直宛如章鱼一般滑腻的触手来,蛇婆婆毫不犹豫地抓着,然后又抓住了小米儿的小手儿。
她的伤势十分严重,腑脏几乎全部破碎,要不是凭着意念,强撑一口气,说不定还回不了。
蛇婆婆告诉了我们三件事情,第一件,此事与荆门黄家,没有什么关系。
老鬼也是如此,不过他比我幸福一些,就是时间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