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四章 盟友

王员外的眉头舒展,手一翻,那匕首便凭空不见,他哈哈一笑,说我操,隔壁老王啊,你咋变成了这个样子,害我差点儿都认不出你来了。
老鬼一愣,说谁?
不会说人话?
除了这两人,在他们旁边的,还有一人,是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远看打扮似乎男子,然而我们又不是傻子,也不是电视剧里面的白痴,能够瞧得出这人应该是个女扮男装的娘们儿。
这家伙是个大头怪人,白天出来的时候有点儿吓人,所以才会晚上出来透口气,我瞧见他拢着袖子,从人工湖的树荫之下缓步走来,进了离张波的住处隔着两栋的房子去,就知道对于自身的安全,张波还是十分注意的。
说罢,我翻身出了屋子,然后猫着身子,一路摸到了湖边,最后缓步接近了他。
没想到他居然也在这里。
我想了好一会儿,对老鬼说你且等我一下,我去会会那人。
我摆手,说我们此次前来,最重要的就是将张波给抓住了,拷问西熊苗寨一案的真相,以及你师父的死因,所以且不说你放毒会不会被人发现,就算是不会,我们的目的也不是一堆死人——得活捉了张波才行……
不但如此,她还特别的敏感,当我们望过去的时候,她居然下意识地就朝着我们这边扫量了过来。
王员外皱着眉头,说你是?
王员外说对,之前我老爹在意大利那边有一个收购案,而这些事情肯定http://m.hetushu.com绕不过那些地头蛇,我就拿着你的名头,硬着头皮去找了威尔,结果人挺给面子的,帮我打了招呼,事情办得还算顺利,后来我感谢他,请吃饭,席间谈到了你们两个,他满口夸赞,说没有你们两个,他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我转身带路,而这个时候,从黑暗中浮现出了两个身材异常魁梧的壮汉来,跟在了王员外的身边。
我顾不得老鬼刚刚弄来的这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跟他讲起了目前的境况来,他皱了一下眉头,说要不然我过去探一探对方的底细?
王员外“呸”了一口,说原来我来的时候,还踌躇满志,想着有一百种办法治一治这帮人,结果我过来一看,好嘛,难怪敢这么凶、肆无忌惮,原来自己个儿都弄成乌龟壳一样了,这情况也只有我老爹亲自来,方才能够得定,不愧是江湖第一世家。只可惜我老爹对这种江湖事,一向都不感冒……
王员外说那点儿花红算个屁,多大点儿事。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当初我从地底逃得匆忙,又带着蛇仙儿,哪里有时间找寻神风大长老。
王员外恨声而言,说明眼人哪里不晓得?哼,什么南张波、北千通,我听到这个说法就火冒三丈,咱们千通集团是实打实的做实业、盖房子,以点带面,努力发展集群效应,最终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口碑积累,方才有今天的地位,这m.hetushu.com是张波以及他身后荆门黄家那帮急功近利的家伙能够比得了的?
王员外对于周遭的一切都还是挺警觉的,当瞧见有一个陌生人正在小心翼翼地接近自己,手一扬,一把黑色匕首从袖子里滑落了出来,朝着我指了过来,说兄弟,悠着点,我的飞刀很准的,准得你几乎靠不近我,就已经死掉了。
老鬼摆手,说威尔谦虚而已,没有我们,他照样是欧洲的王者。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有点儿不对劲啊,张波的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高手呢?
我瞧见了张波,而另外一个男人,却正是当日我想要杀掉的毒贾诩马大海。
我嘿嘿一笑,说员外兄现如今有什么想法?
老鬼傻了眼,说小姑娘你真彪悍啊,不是我们常人所能够抵挡的。
老鬼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我摇了摇头,说一个朋友。
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十分奇怪,有一种与整个环境都有些不同的疏离感。
我说若谈麻烦,给我感觉最麻烦的应该就是张波身边那个男扮女装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只怕想要接近他,我们得花一些手段才行。
我和老鬼都是老油子,知道有的人即便是目光落在背上,都能够感觉到敌意,于是在她扭过头来的一瞬间,都躲在了窗帘之后,不敢再露头。
吃一堑长一智,这家伙肯定变得更加难杀了。
我站在窗边,仔细打量着,突hetushu•com然间,我皱起了眉头,低声嘀咕道:“咦,他怎么来了?”
我说员外兄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不晓得没钱的苦处——对了,今夜的风景不佳,老兄你跑到这小湖边来转悠,怎么看都不像是过来闲逛啊?
我左右看了一眼,说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换个地方谈,行么?
我笑了笑,说弄清楚怎么回事了没?
我说跟我走便是了。
一个名字像外号的有趣人物。
老鬼皱着眉头,说那怎么办?
我不动声色地说道:“员外兄,咱们合作一把,你觉得如何?”
旁边的小米儿奶声奶气地说道:“爸爸,要不然我过去放放毒?”
我朝着王员外拱手说道:“员外兄,长白山一别,许久未见,不知道还记得我否?”
啊?
我摇头,说不用,目前还不清楚对方身边到底都有些什么人在,如果轻易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只怕到时候就不是我们搞对方,而是被张波那家伙追着搞了。
后来老鬼和疯道人去找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人。
若不是疯道人和老鬼及时赶到,只怕我当时就已经阵亡了。
一番寒暄过后,我们谈及了正事来。
老鬼凑过来,瞧见在刚才神风大长老散步回来的人工湖旁边,站立着一个削瘦的身影,双手插着裤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正遥遥地打量着张波这边来。
三人一阵发愁,而过了一会儿,那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回来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下了三和*图*书个人来。
我想起了方志龙之前给我提供的情报,说张波的这个大项目是硬生生从千通集团那里夺过来的,想着这人出现在这里,说不定就与此相关。
所以这家伙活下来,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而神风大长老之前就跟荆门黄家勾勾搭搭,被派过来保护张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家伙之前还打算就在西川立棍,结果经历了二郎神殿的劫难,估计是没有了这心思。
小米儿跃跃欲试,说搞不搞,搞不搞?
仿佛她是一遗世独立的外物。
我耸了耸肩膀,说头顶上的悬赏花红太多了,不得不谨慎一点。
当日金陵一案,马大海施计绑架我同学之后,我要拿这伙不懂规矩的人来立威,所以一路追杀,最后在找马大海的途中,遇到一神秘高手,以剑丸之法,将我差点儿就给击杀了去。
我笑了笑,说你不认识也很正常,他应该不算是江湖人。
啊?
小米儿举起拳头,说还能怎么搞,冲上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最后揪住张波,逼问出杀害我师父的凶手,无外乎如此……
老鬼问怎么搞?
没错,这人就是我当初从长白山逃回大连之时认识的王员外。
我余光打量了一眼,瞧见这两人都超过两米,典型的俄罗斯战斗民族相貌,毛发昌盛,鼻子又高又挺,眯着眼睛,凶光毕露。
王员外十分豪爽,说行,去哪儿?
王员外跟着父亲做生意,最是精通人情世故,上http://www.hetushu.com前来与老鬼握手,说久仰,听说你跟隔壁老王是绝配,我上一次去法国巴黎,还跟威尔谈及过你呢。
神风大长老的出现是真的在我意料之外的,在我的想法中,他其实已经死在了锦官城外的某个深水湖中。
现在的江湖太乱了,特别是他这种得罪了太多人的家伙。
我愣了一下,王员外跟我解释,说这是我老爹给我配备的保镖,不会说人话,你当做不存在就是了。
王员外在我们的面前也不见外,告诉我们,说汉口的这个项目,千通集团十分重视,结果谈项目的负责人,接二连三地出问题,最后一个人居然被便衣在洗头房里抓嫖,最后莫名死亡,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说法出来,结果导致项目旁落,这事儿他父亲大为不满,所以他就过来打量一下,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讲规矩。
我有些诧异,说你见过威尔了?
呼……
一直等到对方进了屋子里,我们方才探出头来,凝望了那亮着灯光的屋子,许久不成说话。
他必须背靠大树好乘凉,方才得以存活下来。
我将王员外一行人带到了我们藏身的别墅里,进了里面之后,我给双方介绍:“王员外,千通集团的公子,电竞界的巨鳄;这是我的朋友老鬼,旁边这小女孩儿,是我女儿小米儿。”
王员外不是蠢人,知道在这个地方瞧见我肯定不是意外,嘿嘿一笑,说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是过来找茬的。
我微微一笑,说在下王明。
新仇旧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