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六章 摧枯

剩余几人面面相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被发现了。
那人重重地砸落在了墙面上,脑袋与墙面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在一瞬之间。
枪声发出一声龙吟般的轻响,一众银针悉数被这气势给震开了去。
三尖两刃刀的刀身,本就是当年二郎真君斩杀恶龙的时候,用其筋骨所化,对方的那暗器再厉害,却也抵不过这真龙威严。
我这一刀,不偏向左一分,不偏向右一分,完全附和人体的比例,体现出了我堪称优异的刀感。
由他来防止张波逃遁。
第一个动手的不是旁人,却正是报仇心切的小米儿。
众人都为之惊讶,而下一秒,那人“哈、哈、哈”仰天长三声。
我心中气愤,手上自然不会有半点儿留情,长手而伸,搭在了那人持枪的手背上,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个十三层大散手中的空手夺白刃,将其枪给夺了下来。
我扣动扳机,一梭子,将手枪里面的子弹全部都射进了对方的脑袋中。
好歹毒的手段,眼看着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我避无可避,当下也是来了蛮狠的心思,将那三尖两刃刀给舞成一团,然后朝着前面猛然一抖。
这样子做,既不会有损于千通集团的声誉,也能够将这件事情给和平地解决,给双方一个彼此的空间。
这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只是对于我来说,对那人来说却仿佛一件绝对不可理解的事情。
三尖两刃刀的刀hetushu.com丸被我从额头摸出,刹那间化作长刀,被我朝下猛然劈了过去。
一击必杀。
我心里满是鄙视,而小米儿是真的报仇心切,听到脚步声,人便冲到了上面去。
唰!
那别墅的正门自然也不可能抵挡得住这些。
所以越是如此,我们越是得办漂亮了。
脸上做了处理的我自然不会告诉他任何事情,继续向前,而张波则一抬手,掌心多出一物来,微微一震,化作万千银针,朝着我笼罩而来。
逸仙刀。
然而我却没有瞧见张波,只听到楼梯那儿传来脚步声。
其实就如同我之前告诉老鬼的,这事儿如果是落到了王千林手上的话,他绝对会走上层路线,通过有分量的大人物站出来,警告张波以及他身后的荆门黄家吃相别太难看,从而解决问题。
暴雨梨花针?
这一刀之后,漫天的鲜血飙射而出,除了我用那劲气激荡,避开之外,客厅里面的所有人,都给溅射得一头一脸。
毕竟只有这样,才是最除火气的办法,就算是王员外事后受到责罚,但是他只要是爽了,就算是被骂,也会心甘情愿。
这家伙脸色阴晴不定,正在拿着手机打电话。
这狗日的怎么变得那般胆小了?
咚!
一股既香甜又恶臭的气息,从那人的身上蔓延而来,脓水冒出,十分恐怖。
没有人能够想得到我的刀究竟有多快,至少在坐的众人都没有想到,因为第一个感http://www.hetushu.com受到的人,已经被逸仙刀从眼眶之中穿出,钉在了墙面上。
这才是大人物办事儿的手法。
另外一人附和,说对,吃人供奉,忠人之事。
啪、啪……
在翻墙冲入别墅院子的时候,我的心中就是微微一动,瞧见房间的窗帘之后,有人在打量着我们这边。
鲜血四溅之下,我一刻也不停留,有人从侧面冲了过来,我抓着手枪,手一用劲儿,火焰狻猊的热量一下子就涌上了手掌之间来,将上面的指纹给一下子融化掉,然后朝着那人的脑袋猛然掼了过去。
房间里面的众人都是脸色大变,有这人的好友提着刀子,怒声吼道:“好一个害人的小丫头,宰了她!”
我一招破解对方手段,抵近跟前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声“嗡”的炸响。
我在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控制住了场面,见众人都给吓破了胆子,不敢向前,于是提着血淋淋的三尖两刃刀,冲上了楼上去。
好厉害的剑法。
别人都还以为他有什么话语要讲,结果笑过之后,此人便七窍流血而亡,一下子趴倒在了地上去。
法律不管,我管。
他显然是在通知被王员外引过去与其对峙的大部队回返而来。
噗、噗、噗、噗……
我的话语震慑住了众人,然而还是有两个不服,一人大声喊道:“波爷养着我们,岂能让他如愿?”
客厅里至少有七八个人,每一个人都如临大敌,利器在手。
事儿办和-图-书好了,啥都没得说。
那人应声栽倒,而我则冲进了客厅里去。
想到这里,我放下并无危险的小米儿不管,而是直接冲向了走廊尽头的张波。
一言不合就开枪,这种家伙的身上绝对是血债累累,我从来不会把廉价的同情心放在这种走狗身上。
妈了个巴子,太不讲究江湖规矩了吧?
它一栋能够顶别人的三四栋,所以我们这边的分工,是我和小米儿冲入房间里去,而老鬼则在外面巡游。
她一脚踢在了别墅的正门口。
砰!
江边别墅之所以说住的人非富即贵,是因为这儿的别墅占地颇大,不但有前院,还有后院,有园林,而且还有游泳池。
小米儿的撩阴腿几乎是从她出生起就已经极有天赋了的一招,腿部的力量十分恐怖,而经过蛇婆婆培育多年,那手段简直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那个家伙当真是一位好手,劲力方面或许不及天生神力的小米儿,但经验老到十足,而且身上还有防范邪物的符箓,使得小米儿并没有能够一蹴而就。
开枪?
热血可以上头,血腥可以立威。
我是谁?
这个时候小米儿哪里听得了我的话语,人一下子就冲到了楼梯口里去。
嗡!
跑了?
不行。
我和老鬼、小米儿几乎是一瞬间就出动了,而行进的路线,我们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讨论过了无数次。
我王明绝对不忌惮杀人,因为这世上有太多的可杀之人。
闷瓶子一般和图书的声音,对方显然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开了枪。
砰!
当下之计,唯有速战速决。
这事儿对于我们来说,是十分有利的,但估计王员外回去之后,可能会受到老爹的责备。
唰!
他提刀想上去,而这个时候我出手了。
整个人从额头到胯下,不偏不倚,正正规规地一分为二。
楼上的打斗在持续,小米儿在跟一个手握双刀的家伙在缠斗。
我知道张波身边定然还是跟着几名高手,特别是王员外口中所说的“顶尖杀手”,格外让我有所忌惮,所以忍不住大声喝止道:“等等,让我来。”
临行前我对小米儿曾经有过教导,然而经受过蛇婆婆严格训练的她,一旦动起来,并不比我差多少。
我们鬼魅一般地接近张波所居住的别墅前,而另一边的对峙其实也进入了最高潮的部分,王员外为人精明,演技夸张,最懂得如果将场面闹大,却又决不动手的原则,尽量地帮我们把人拖住,能留多久就多久。
若是让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回来,事情的变故就大了许多,这事儿绝对不可能让它发生。
小米儿破门而入,大门朝着前方陡然飞去,而与此同时,我能够听到几声经过消声器的枪火。
对于这手段,我们是早有预料,小米儿一个滚地龙,而我则无相步快速掠过,冲到了屏风口这儿,瞧见有一个家伙端着一把手枪,正朝着门口这儿点射。
我很快,快得对方都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http://www.hetushu.com逸仙刀再一次出击,将第一个开口的人给直接击毙在众目睽睽之下,而另外一人显然是有所防范了,不过我也不急。
我这一抬头,立刻瞧见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光,从左边的房间里涌现出来,一开始的时候还是只有点点,到了后来,璀璨得宛如满天繁星。
这家伙瞧见他冲了过来,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有人伸手来拦她,结果小米儿随手一挥,一股黑色雾气笼罩住了那人,那家伙的脸色诡异一变,不再拦她,而是转身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而在走廊的角落尽头,我瞧见了张波。
我下意识地转过脑袋来,朝着声音的源头望去。
我的小无相步,老鬼的血族天赋,还有小米儿的诡异身子,宛如三道幻影。
我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用格外沙哑的声音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找张波一人的麻烦,但谁要是给我添麻烦,我就要送他下黄泉。”
我连杀三人,长刀前指,厉声喝道:“还有谁?”
枉你荆门黄家还号称江湖第一世家,一言不合就开枪,简直是没有一点儿规矩。
他震惊了,睁大了双眼,看着我从他手中将带着消音器的手枪给夺了过来,对准备了自己的额头。
不过王员外年少气盛,就是想要以暴制暴,用同样的办法来证明点儿什么,方才上了我们的套。
这事儿很难避免,毕竟在已然打了草惊了蛇、对方全神戒备的情况下,还幻想着要无声无息地潜入,这事儿着实有些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