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九章 峨眉

我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不过我们与王童的关系还算不错,算得上是朋友,所以倒也不介意在他面前表明身份,于是我迎上了前去,招呼道:“王童兄弟,许久不见了。”
这一点,与之遥遥对应的青城山倒是很像,不过与之相反的,是青城山上,道门的力量似乎更为强大许多。
老鬼嘿嘿冷笑,说不管是幕后指使,还是帮凶,该受到惩罚的,就得接受这样的命运;再说了,弄了你,让黄门郎凭空损失一左膀右臂,怎么想都不亏啊——相反,把你给放了,我们可得冒着巨大的风险……
王童身子有些踉跄,若不是扶着旁边的石头,差点儿都要倒下去,强忍着难过,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倒不是自责,只是想着荆门黄家太过于神秘了,每一次看它,感觉都有些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隔了一层,若是能够深入其中,好好了解一番,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不但如此,我们回头还得换手机,以及手机号码。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人生哪有尽如人意的地方啊?
我伸了一下懒腰,说荆门黄家暂时惹不起,但是蛇婆婆的仇不得不报,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凶手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叫做黄养神的女人,那么我们就赶往西川去。
王童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了,喃喃说道:“怎么可能,康妮对她师父最是尊重了,她甚至可以为了蛇婆婆去死,如何会杀自己师父呢?再说了www•hetushu•com,她失踪都有大半年了,你确定?”
一天之后,我们出现在了锦官城内,然后乘坐城际高铁,抵达了乐山境内的峨眉之地。
将张波处理完毕之后,张波并没有丢尸于此,而是带着,与我们再一次进入了大江之中去。
老鬼说在黄门郎这样的老江湖跟前,千万不要试图骗过他,与其将心思花在这上面,还得承担许多不必要的风险,还不如斩断他的一条臂膀,让荆门黄家陷入暂时的混乱来得合适——你也听王员外说过了,张波这个家伙恶贯满盈,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早日除了早日好,没有什么需要自责的。
听到这话儿,王童大为惊诧,难以置信地说道:“蛇婆婆死了?”
跟荆门黄家这种潜伏在江湖深处的恐怖巨鳄,我们就得谨慎加谨慎,要不然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他之所以一脸疑惑地打量着我们,却是因为我和老鬼都改头换面,换了行装,而作为一个小孩子,小米儿却没有这么做。
如此又是一阵潜游,我们在大江下游一处急流湾险处的崖间爬起,然后将张波的尸体遗弃在了一处山缝之中,外面还做了一些处理,三年两载估计是露不出头儿来的。
老鬼指着我,说他说放过你,我可没答应。
老鬼沉思了一会儿,告诉我算了。
我们试图进入仙峰寺不开放的区域,结果给两个青衣僧人给拦住了,礼貌地告和*图*书诉我们这里不可进入。
老鬼蹲下了身子来,平静地说道:“如果你只是一个啥事儿都不干涉的小人物,我放了你,也就是放了。”
我们装扮成游客入了山,先是去仙峰寺踩点,进入寺中,在几处开放的殿宇处走了一圈,发现与之前随意走过的佛寺不同,这儿明显地能够感受到几许不同的气息。
我叹了一口气,说是康妮。
张波说都是黄门郎的指使啊,你们拿我一个做事的泄愤,有什么用?
老鬼这个时候也跟他打了招呼,小米儿自然也没有落下。
弄完这些,两人站在了崖间,老鬼摸出了两根雪茄来,然后给我点上了火。
我们在西川之地,认识的人其实并不多,或者说仇家比朋友要多得多,故而赶到了峨眉,也没有办法找寻黄养神众人,当得知仙峰寺这边并无动静,知道并没有遭灾,思前想后,唯有采用最原始的办法,在这儿守株待兔。
相比于其他地方,峨眉山是一处有着巨大名头的5A级旅游景点,每天各个景点之处,不知道接待多少如织的有人,所以真正的修道者并不会在如此热闹之地。
至少我是没有在仙峰寺中瞧见能够堪比会能方丈那般厉害的高人。
我点了点头,说对,就在一个星期之前。
现在的科技实在是太发达了,能够通过手机轻易定位到我们的位置不说,而且还能够监听到我们的通话,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面跟王员外和*图*书通话,没有人监听还好,若是真的有人动了这心思,只怕是会害了他。
对方出现、瞧向我们的一瞬间,我就反应了过来,回头望了过去,发现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康妮的未婚夫、西南局掌舵人王朋的儿子,王童。
这还仅仅只是峨眉与青城而已,更何况蜀地还有无数林立山头。
张波猛点头,说对,我就是一小人物啊……
老鬼说的话挺有道理的,我在路上的时候下了一趟车,将这事儿给办了,然后将相关资料转移之后,把原来的手机给格式化,并且拆散之后,扔进了江水之中。
“隔壁老王?”
大部分的修行者,都会在二峨山或者三峨山等人迹渺茫之处结庐而居,至于那黑舍利,据说是留在了仙峰寺的舍利殿中。
蜀地多人才,修行者更深,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据说宗教局的几个大局之中,西南局的实力最为强悍,而即便如此,这儿也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
张波的脸上写满了忐忑,激动地说道:“你们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王童说黑手双城那边转来消息,说有人可能会来袭击峨眉,我父亲让我带人过来这儿作防备的……
我们心中多少有一些疑惑,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走出一人来,疑惑地打量着我们。
我吸了一口,将烟含在唇间,缓缓吐出,然后问刚才为什么不把那个家伙弄成后裔,让他扎根荆门黄家,成为内应呢?
我点头,说和*图*书是蛇婆婆亲口告诉我们的。
一番寒暄之后,我告诉王童,说我们是下山来找寻杀害蛇婆婆凶手的。
当然,峨眉自古以来,便为上古修真学道的圣地,所谓“一树开五花,五花八叶扶”,除了现如今峨眉八大门之首的佛门之外,峨眉还有“岳、杜、赵、洪、会、字、化”另外七门,修行的弟子繁杂多样,只不过越靠近近代,越没有佛门如此繁盛罢了。
她为何不动手呢?
说罢,他伸出双手,放在了张波的脑袋上面,猛然一拧。
黄养神来到这西川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峨眉仙峰寺的防卫虽然还算是严格,但是比起悬空寺,多少还是有一些不足。
骗骗人而已。
正因为如此,仙峰寺别看这名头不显,却是峨眉山八大佛寺之中,实力最为强劲的一支。
他怎么会在这里?
展示出来的所谓佛骨,要么是假货仿制品,要么就是某些僧人死后留下来的骨头渣滓,并无任何用处。
王童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说凶手是谁,知道么?
张波堂堂一大公司的董事长、CEO,此刻一点儿气势都没有,感觉都快要哭了一般,哆哆嗦嗦地说道:“大哥,我跟你们保证,绝对不会以你们为敌,放过我吧!杀了我,有什么用呢,荆门黄家肯定还会推出一个人出来,顶替我这位置的……”
他说没时间听你唧唧歪歪了。
我说难道不可行?
一代巨富,就此生息全无。
修行者,而且http://www.hetushu.com还是高手。
张波还试图出言,辩解些什么,结果刚刚张开口,老鬼就叹了一口气。
路上的时候,我问老鬼,需不需要跟合作人王员外联系一下,讲明情况。
两人毫不耽误,当下也是再一次改头换面,更换行装,然后转车前往机场,接着赶往锦官城。
经过这小半天的打量,我们发现那所谓的舍利殿中,并没有什么值得探寻的秘密,估计仙峰寺这边也是提前得到了消息,将东西给藏了起来。
老鬼摇头,说不,黄养神愿意为你而杀光整个西熊苗寨的村民,还给你身边配备这么多的保卫,你若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当真觉得我是智障了;说句实话,这些年来进门黄家干了不知道有多少缺德事,你敢说这里面一件都没有参与过?别的不说,听说你这回强行拆迁,都有三两人给弄死了,这些人的命,难道不需要有人偿还?
大概晃悠了一圈,我们离开了仙峰寺,来到了一处岩石拐角地来,低声商量。
老鬼摇了摇头,说你以为有那般简单啊?
我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说来话长,你在这里干嘛?
小米儿在旁边低声问道:“爸爸,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王童又惊又喜,上前过来与我握手,说刚才听人说有三人鬼鬼祟祟的,试图闯入寺中后院去,传到了我这儿,我觉得有些古怪,便过来探寻一番,没想到竟然是你们——你们怎么会到峨眉来?
他认出了小米儿,却还在疑惑我们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