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十一章 疑惑

我一愣,说怎么了?
鬼仙者,五仙之下一也,阴中超脱,神象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道教五仙之中,鬼仙、人仙、地仙、天仙、大罗金仙中它排最末,不须轮回,但难返蓬瀛,终究比不上地仙,是修行者冲击至道无果之后的无奈之选。
他一点儿犹豫和推托都没有,这事儿让我挺感动的,连忙说谢谢。
他仿佛在极力稳定情绪,声音都有些颤动。
尽管黑手双城帮我们搞定了这事儿,但该做的掩护还是得做,而这个时候王童的人皮面具可算是帮了大忙,让我们能够自由出入仙峰寺,而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
这沉默的时间有些漫长,以至于我都差点儿以为那边已经都挂了电话,而就在我清了清嗓子,准备说点儿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方才传来声音:“我知道了,你们被通缉的事情,我帮你们处理。”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座机又响了,我提起了话筒,放在耳边,那里面传来了一个沉稳的男中音,说你好,我是陈志程,王明么?
我说在峨眉山,和西南局的王童在一起——蛇婆婆死了,而我们查到凶手极有可能就是荆门黄家的那位大小姐,西熊苗寨的灭门惨案也是她做的,我们过来守株待兔,就是想要将人给捉住,得报此仇。
作为现存的顶级道门之一,这个地方可是拥有着冠绝世间的恐怖力量啊。
有着这一层关系,我倒是不用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http://m•hetushu•com话很快就打通了,当得知电话这头的人是我,布鱼显得十分高兴,而当我讲起即将被通缉的这事儿之时,布鱼一下子就恼怒起来。
江湖事江湖了,这事儿和江湖人不动火器一样,是铁一般的潜规则。
我心中本来满是纠结和愤懑,但与黑手双城打过电话之后,心情就放松了许多。
几乎每一个入行者,都会下意识地遵守。
黄养神那帮人,挑这么一个硬核桃来啃,是脑子进水了么?
江湖浪荡,想想其实也还好。
不过我并没有直接打给黑手双城,人家毕竟是大人物,而这事儿到底还是有一些冒昧了,上一次是因为一字剑黄晨曲君,这一次,人家未必愿意帮我们出头,所以如果有一个缓冲转折,说不定会好一些。
这是黑手双城第二次的招揽。
何为鬼仙?
虽然我们与这位朝堂之上的大佬、一方重臣彼此之间的交流并不算多,但却能够感受到他那种厚重而沉稳的性子,这样的人方才能够称之为“大佬”,因为他无论是行事,还是为人,都有一种常人所没有的厚重,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心悦诚服。
门一开,王童和老鬼都站在门外,山风从门外刮来,而王童则压低着声音说道:“走,我们赶紧走,去青城山。”
说起来,荆门黄家暗地里的江湖手段,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听我说完,电话那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和*图*书手双城没有强求,只是告诉我们,说黑舍利这件事情,重视的人不多,他这边准备让身处总局的林齐鸣来挑头办这事儿,所以有任何消息,直接跟他沟通就好。
虽然因为门派繁多而不如茅山、龙虎那般防备森严,但是青城山之上,可是有梦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师这三位鬼仙坐镇。
黑手双城报了联系方式之后,又勉励几句,方才挂了电话。
青城山!
我老老实实地说听过一些,前些天还跟它们内部一位顶厉害的杀手有过交手。
我说我倒不是怕被全国通缉,主要是咱规规矩矩一平民百姓,谁也不愿意一下子就得跟国家的暴力机关对抗了,实在是划不来。
对于我们这种几乎没有什么关联的人,他都能够如此对待,让人情不自已地想要为其卖命,实在是天生的领导人。
上一次的事情,是黑手双城帮忙摆平的,而这一次呢?
不过那一次因为涉及到另外一个人,也就是黄胖子,而他还是天下十大一字剑的私生子,所以黑手双城那边帮忙出手,将白道上面的事情给摆平了,而江湖上又有一字剑镇着场子,所以最终矛头方才全部指向了我的这边来。
然而身为传说中的江湖世家,却肆意地践踏这样的规矩,难怪荆门黄家一直都不得人心。
或许我还可以拿我大爷爷王红旗的名头来招摇撞骗,但真正说得上话的,也就只有他一人。
当我把与黑手双城的对话告知hetushu.com于王童的时候,他也显得十分高兴,对我说陈叔在朝堂之上的人脉很广,高层那儿也有好多喜欢他的领导,各个部门都有说得上话的人,而且听说老局长那边的势力也隐隐有让他上位的想法,所以这事儿他只要是开了口,问题应该就不大。
王童说我这边接到内线,说青城山附近出现了那帮人的踪影,瞧那模样,估计就是这几日的事情——真没想到,那帮人不选峨眉,居然选了青城山这样的一个硬骨头,实在让人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了。
林齐鸣曾经是黑手双城手下赫赫有名的七剑之一,后来此人留在了总局,是宗教总局少壮派的代表人物。
布鱼听到蛇婆婆死去的消息,也大为震惊,说你电话是这个对吧,先别急,我现在立刻就跟老大汇报,回头打给你。
而当我连忙说谢谢的时候,他又说道:“官面上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们挡,但只要荆门黄家一天没有倒下,江湖上的追杀就层出不穷——你听说过黄泉没有?”
然而像这般厉害的,居然有三人,所以不论青城山的其他顶尖修行者,光着三人,就已经足够让世人所为之震惊了。
这并不是荆门黄家第一次使出这么一招来。
早在我和荆门黄家撕破脸,击杀了黄养天的那一次,他们就曾经尝试过这般做了。
朝中有人好办事,黑手双城既然这般说了,我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所以我拨打的,是布鱼的电话。
显然http://www•hetushu.com,对于蛇婆婆的死,这位让众人都为之崇敬的男人有些无法释怀,毕竟蛇婆婆是他曾经最好兄弟的师父。
王童点头,说对,不过作为战友,你还是挺让我安心的,总算可以安稳地睡一觉了。
布鱼说别扯这些,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他在电话那头大声骂道:“狗日的荆门黄家,自己的屁股上面还都是翔呢,不清不楚的,居然还有脸公器私用,想要通过朝堂来搞臭你们,简直就是不要脸……对了,他们手上有没有什么特别强力的证据?”
毕竟在朝堂之上,我们认识的人也就只有这么一个,除了他,其他的还真的是两眼一蒙。
我与布鱼的关系比较深厚一些,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曾经并肩而战过,还因为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师姐小玉儿。
与老鬼商量过之后,我决定给黑手双城打电话。
如此又等了两天,然后在夜里的时候,没有轮班的我在房间里睡觉,突然间有人过来猛敲门。
我把当时的情形跟他说了一遍,布鱼很有经验地说没事,估计都是他们做的伪证,我把事情跟老大说一声,咱总局也有朋友,回头帮你操作。
努尔去了不可知的地方,将家中的一切都托付给了他,结果西熊苗寨给烧成了白地,随后努尔的师父又惨死于此,而这事儿他居然还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的。
自由。
我摸了摸鼻子,说我有那么恐怖么?
黑手双层说考虑一下,加入宗教局,所有的一切烦hetushu.com恼我这边都帮你们处理,怎么样?
他没有再跟我多说什么,匆匆挂了电话。
其实这事儿也跟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和价值观有关系,总觉得自己不能够站在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之上,方才会如此介意。
我放下话筒,心中满是感激。
这事儿对于黑手双城来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打击。
王童说可不,要万一真的通缉了,我还得调转枪口跟你干一架——这事儿我想想都害怕。
我当初在京都附近的高速公路上,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知道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男人。
只可惜我还带着一女儿,实在是无法跟其他人一样学得文武艺,报以帝王家。
布鱼和小玉儿之间,应该是有一些联系的,算起来他能够称得上是我的姐夫。
这样的人物,一个都已经足以。
但是他却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个人情绪来,只是简单地承诺了我们这件事情。
我连忙说对。
然而当我想起惨死的一字剑,最终还是选择了委婉的拒绝。
但并不是说鬼仙不厉害,恰恰相反,鬼仙在斩破了身体束缚之后,从生死之间体悟到了世间的至道与规则,从而能够调动出远超人体的自然力量。
我心里有事,本就睡不熟,听到敲门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不过说句实话,我们已经习惯了。
彼此寒暄之后,黑手双城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敢隐瞒,将蛇婆婆之死和我们事后的追查给他通报了去。
我思前想后,发现真的只能找黑手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