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十二章 行踪

小米儿在旁边瞧见,也显得十分激动,伸过手来,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
说是这么说,领导过来了,这些人哪里还能够睡得下,纷纷围到了长桌这边来。
这个人就是荆门黄家的大小姐,黄门郎传说中的私生女,来历不明的黄养神。
从这些照片上面来看,我能够瞧见不同的人物出现,有男有女,不知身份,而当画面定格在最后一张的时候,我发现这里面的三人我都认识。
那两人揉着惺忪地睡眼爬了起来,络腮胡则回过头来,赔着笑,说王科,他们三天都没有睡过觉了,有点儿打不住……
王童说确定跟这几个人有关么?
不过因为不确定是否为对方放的烟雾弹,所以这边多少还是得做一些防备,至少那联合巡查的事儿不能够松懈,另外西南局这边的联络人员也需要留一些在这里,防止对方声东击西。
除了黄养鬼,还有小女孩程程,以及一个身穿黑色旗袍的女子。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我不是很清楚青城山的力量,能介绍一下么?”
不过青城山我的确是第一次来,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赶到了山脚下的小镇子里,车子一路开进了镇子东边的一个小院子里来。
倒灌被淹的二郎殿宇也在附近,倒也不算是陌生。
黄养神的脑子到底有没有进水,这个我无从得知,但既然王童这边消息确认了,我们就得赶紧赶过去。
他说完,回头看向了我,http://www.hetushu.com说老高,你什么看法?
投影仪幕布上面的画面转动,播放了一段监控器拍下的视频来。
王童摇头,说不会,青城山的山门管理十分严格,有各宗门指派人手,相互监督……
那个女子我见过一面,而且还是在荆门黄家的大院里。
络腮胡给我们介绍这两个人,一个叫韩叙,一个吴爱翔,都是西南局从国内顶级理工大学特招进来的毕业生,他们负责具体的技术工作,而我能够看到那监控器已经开始了工作,十七个屏幕之上,不断有画面呈现出来。
我们星夜兼程,赶往青城山所在的都江堰市,那儿距离锦官城算不得远,与上一次我与曼妮约见讲数的地方更是接近。
王童说好,去看看。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小米儿的眼睛都红了。
我说那安置在青城山之中的黑舍利,又在何处?
我的呼吸在那一瞬间就变得急促起来,双目通红,因为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人十有八九,便是杀害蛇婆婆的凶手。
会议室正中间有一个长木桌子,旁边凌乱地摆放着一些椅子,角落里有一个破烂的皮沙发,以及一个凉床,都有人在上面占着,呼呼大睡,而有两个男人正在长桌前讨论些什么,一对眼睛红彤彤的,跟兔子一样。
络腮胡继续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发觉了被人监视,这些人原本住的那个院子,一夜之间便人影无和_图_书踪了,弄得正在汇报和调集人手的过程中,最终扑了一个空;不过在昨天的时候,有线人告诉我们,说在青城山镇这边又发现了一些踪迹,不但如此,而且我们这边还有一个重大发现……”
然而到了后来,特别是在舟山群岛与我恩断义绝的时候,我就再也无法从她身上感受到这种东西了。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都江堰城东的一处大杂院里找到了此人的踪影,经过布控,得到了珍贵的图像信息,你们看……”
这照片应该还是她在宗教总局任职时留下的,比起后来我认识的黄养鬼,此时的她还显得有几分生涩和青春,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黑黝黝的,透着一股子的劲儿。
我一开始还愣了一下,结果后来才反应过来,王童给我安排的身份叫做高树磊,而老鬼的身份则叫做丁颜明。
我们来到了隔壁,有两个人正在调试着机器和画面,瞧见我们进来,都敬了礼,然后朝着旁边退开去。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悬空寺也是千古名寺,看似坚不可摧,然而最终陨落,不为别的,主要还是因为出了内应叛徒——据我所知,荆门黄家曾经派了许多人手,潜伏于各门各派之中去,说不定青城山中,也有一两人,若是这里应外合,说不定真的就给她溜进去了。”
老高?
王童说名义上是在前院,不过据我所知,应该是存放于青城山的泰安古寺之和图书中,而泰安古寺的太上主持名叫做酒陵大师,乃青城山三老之一,他老人家早于茅山宗陶晋鸿之前而兵解,成就鬼仙,有些年头了,现如今境界稳固,我觉得那黄养神别说进不了山门,便算是进入了,也未必是酒陵大师的对手。
络腮胡苦笑,说没办法,我们的人手只有这么多,而对方则都是顶厉害的高手,如果我们靠得太近的话,别说控制,说不定反受其害。
王童清了清嗓子,说青城山上,有五阁八寺十二观,佛、道、释、儒,派系林立,其占青城山后院的洞天福地之中,那青城山的山门为远古大阵,寻常人根本无法攻破,就算是大军压境,只要关闭山门,谁也奈何不得;至于青城山前院,也有名胜无数,不过这些基本上都只有部分人手驻扎,用来传道,而大部分修行者都安居于后院群山之中修行。
络腮胡走进屋子里,将沙发和凉床上的两人给踹醒过来,大声喊道:“都起来,王科长来了。”
我刚认识黄养鬼的时候,她身上还存着这种劲儿,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王童若有所思地说道:“也就是说,目前其实已经失去了嫌疑人的踪影,对吧?”
就是她,不过与之前相比,此刻的她显然有几分阴冷,脸不笑,总是习惯眯着眼睛看人。
他按了一下遥控器,幕布之上出现了黄养鬼的照片。
王童在工作上还是十分有威严的,随意点了点头,说雷生,你http://www•hetushu•com把具体情况介绍一下。
他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我们在外围的监控人员通知这边,说西川附近的江湖有些不稳定,许多混江湖饭的人物都有朝着这边集结的迹象。”
接着络腮胡又播放了几组照片,上面有黄养鬼单人的,也有多人的。
络腮胡点头,说好。
王童嘻嘻一笑,说你有机会见识的话,就知道青城三老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王童点头,说对,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现在既然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一有确凿的消息,我们就可以立刻调动人手过来增援了。
那一次,她和张波结婚,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体现出一股清纯中带着几分娇媚的迷人气质。
投影仪一亮,画面投在了长桌正对面的幕布上,在演示之前,他介绍起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工作:“我们这边接到了消息之后,拿到了几个嫌疑人的图像,然后开始传给治下的线人,一个星期前,我们收到消息,说画面上的这个女子,曾经出现在都江堰市。”
络腮胡雷生早就有所准备,从桌子上摸出了一个遥控器来,按了两下,打开了屋子里的投影仪来。
巧的是,这一位也叫做黄养神。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不再是她自己了。
我皱着眉头,说很强么?
院子里早就有人等待,我们过来的时候,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粗大汉子迎了上来,朝着王童招呼,说王科。
而这些则通过几台主机,可以进行缩放作业www.hetushu•com
他的话语还未说完,突然间院子里传来了呼声,络腮胡听到,赶忙出去,而我们也跟着走出了房间来,瞧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人趴在院子里。
荆门黄家之前就有一个黄养神,不过失踪了。
王童摆了摆手,说无妨,你说你的,让他们睡一下。
他领着我们进了房间里去,那里面看着是一个民宅,其实早就已经有过了布置,弄成了一个大会议室的样子。
络腮胡雷生继续讲述:“我们接到消息之后,迅速赶到了都江堰,搜查了好几个嫌疑的地方,都没有发现,不过线人经过走访,很肯定这人的确是有在这附近露过面,所以我们就留下了来,准备将工作的重点集中在这一片地区。”
而后来我方才知道,黄养鬼已经被种下了食脑虫。
所以接到消息,最终赶过去的,只有我、老鬼、小米儿和王童,以及一位司机兼联络员。
络腮胡摇头,说不确定,我们也是刚刚赶过来,在青城山镇附近的几个要道口布置监控,并且将青城山的必经之路上面也做了布置,总共十七处监控器,正在日夜不停地监控着青城山的动静,要去看一眼么?
我经历过许多事情,自然知道洞天福地的事情,晓得那儿与此间并不相同,只要是谨守出口,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视频上有一个短发女子,在马路叉子口匆匆走过,并且十分老道地左右打量,显得十分谨慎,而当镜头放大的时候,我能够分明地瞧见,这人便是黄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