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十三章 蛊杀

他往后一倒,老鬼也皱起了眉头来。
如此按了二十多个回合,老鬼最终叹了一口气,对着旁边满怀希望的众人说道:“内脏给人绞碎了,能够活着回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
好在对方漏算了一点,那就是不知道这屋子里面还有一个人,却是名声赫赫的苗疆万毒窟新一代主人。
他将人给楼在了怀里,一只手按在对方的心脏处,而另外一只手则放在了脖子的脉搏处,检查了一遍生理反应之后,开始在他的心脏处开始按压。
外面忙乱成了一团,络腮胡雷生挺沉稳的一人,此刻也紧张得不行了,跪倒在地上,抱着那人使劲儿摇,瞧见人快不行了,赶紧喊道:“送去医院,去医院……”
王童看向了雷生,说艾家林那边,有没有装监控?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了艾家林,遥遥望去,果然是一大片野林子,时不时还能够瞧见几堆野坟。
这人应该是有关部门的线人,所以才会将地方弄在他这儿,不过他这话儿一出口,雷生等人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王童说去看看。
这对于小米儿来说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她摆了摆手,十分谦虚。
老鬼在旁边说道:“易阳一路回来,不确定是否有人在跟踪,这个地方很有可能也暴露了,所以这里也不安全,需要立刻转移。”
那人一把抓住了雷生的肩膀,附在他耳朵旁说了几句话,应该没有能够说完,头一歪,人便已经没有了www.hetushu•com气息。
其实不用他说,这个时候易阳的尸体已经开始糜烂起来,脸上、胳膊上突然间变成了坑坑洼洼,无数半透明蚕蛹一般的虫子从身体里爬了出来,宛如肥蛆一般乱爬,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臭味来。
弄完了最后一人,她指着地下那易阳的尸体,说这个得烧了,可以么?
我们转到了监控室里,调出了资料来看,瞧见这个刚才死去的易阳的确有驾车从镜头前经过,只不过经过画面放大,他已经有些不行了,方向盘都把不稳,一直在摇晃。
是雷生。
王童皱着眉头,说如果对方能够重伤易阳,按理说也应该能够将他给解决啊,怎么可能还能够放他回来,通风报信?
挂了电话,他找到我们,眼睛红红的,先是对小米儿表达了感谢,说要是没有你,说不定我们这里真的是一屋子都死绝了。
她一边帮那个痛苦不已的家伙解蛊,一边吩咐王童如何给院子里作消毒工作,免得一会儿还有毒性残留,又给感染到了。
我跟着王童走出了屋子来,瞧见这场面,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知道对易阳动手的那人,绝对是一名蛊毒高手,对于下蛊的时机把握,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理解的。
我沉吟了一番,说王童,你先冷静,对方既然有所布置,只怕未必会在艾家林那里等我们。
她一边淋,一边吟诵,简简单单几句之后,她对老鬼说道:“彩蝶蛊,毒和_图_书法最快、传染最广的一种蛊毒之一,靠花粉接触传播,从中蛊到成蛹,最后破剑化蝶,人便死了……”
王童的未婚妻是康妮,对这事儿多少也懂一些,一下子就明白过来,那个易阳之所以放回来,并不是因为他的命大,又或者不懈的坚持,而是因为别人在他身上下了蛊毒。
雷生思索了一下,说至少一个小时。
王童说好,现在就撤离,召回所有人,外勤人员分散出去,注意监视周围,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出发,去艾家林——你们去不?
小米儿看向了我,说爸爸,你来吧。
而那些蛆虫、蚕蛹之类的蛊虫则在那近乎于青白色的火焰中,化作了飞灰而去。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这时有一个矮个儿村民站了出来,对外面喊道:“庄叔,对不起,我家狗死了,得了瘟,吃不了,我寻思着烧了算逑——马上好,马上好……”
乘着这当口,王童给上面打电话汇报了情况。
那帮人的心思狠辣得很,知道有人在查自己,又不想费事儿,所以就准备用一人,将这后患给全部除了去。
老鬼摆了摆手,指着躺倒在地的雷生,说我暂时无妨,你且帮他瞧一下。
小米儿。
正说着,突然间络腮胡雷生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啊”的一声叫,竟然倒了下去。
决议既成,大家也立刻忙碌起来,虽然监控室的几个技术人员对于这事儿有些抵触,不过瞧见院子里烧成焦炭的易阳,不和图书满也就压在了肚子里去。
不管怎么说,易阳都是因公牺牲的烈士,怎么能够说是狗呢?
天色阴沉,我在林中寻了半个小时,突然间听到东北方向,传来一声惨叫。
他的话语都有些哽咽了,这时王童却显得特别冷静,问道:“他最后说了些什么?”
我们全部都紧张了起来,而对方在敲了几下之后,用当地话高声喊道:“刘二卵你个龟儿子,在院子里烧个啥球子嘛,啷个臭?”
刚刚从惊魂之中回返的雷生连忙说道:“我们有备用的场所,不过转移设备需要一定的时间。”
乱坟岗子的意思,就是几乎无人祭拜的地方。
不过我却显得十分坦然,这么大的气味,实在是也没有别的解释能够信服人。
她也听话,老鬼一吩咐,立刻跪倒在地,双手按在了雷生的胸口处来。
此刻的易阳身体里已经分泌出了尸油来,几乎是一点即燃,瞬间就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团。
就在尾声的时候,院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小米儿人小,考虑事情只是从自己的亲疏远近来判断,不过老鬼身为血族,抗击蛊毒的能力要多一些,所以才让小米儿先给另外一个中蛊的人瞧。
他冲到门口,对着众人说道:“易阳的尸体,你们都别动。”
雷生摇了摇头,说没有,那个地方人迹罕至,我们资金有限,道具也不足,根本没办法四处扯开,不过在前往艾家林的路上倒是安了一架……
跟随着蛇婆婆修行http://www.hetushu.com许久,再加上身为蛊胎的天生优势,小米儿对于蛊毒之道,简直是烂熟于心,但我回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将雷生这边处理完了,然后掏出了一小瓷瓶的液体来,给老鬼洗手。
络腮胡雷生说道:“女人,在艾家林那边有几个女人,他觉得特别可疑,于是就上前盘道,结果给对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阵揍,最后拼了命,方才得以回返而来……”
那人显然也中招了。
此刻的易阳都快变成了一团烂肉,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蛆虫,在身体的皮肤里外不断搅动,看得人都想要吐了,所以即便是络腮胡雷生等人再不舍,也不得不同意这个办法。
砰!
“易阳,易阳……”
听到这话儿,雷生的拳头重重地砸落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双目几乎都要喷出了火来。
弄好了老鬼,她又应了王童的呼喊,来到了院子里。
我们都愣了一下,络腮胡跟我们解释,说艾家林在青城山东麓,以前的时候是这儿的乱坟岗子,林子杂乱,一般人都不敢去。
好在这刘二卵平日里的邻里关系还算不错,所以那邻居也就是抱怨两句,然后离开。
烧人这事儿,无论从观感,还是气味,都让人有些难以接受,我催使火焰狻猊,将火力攀升至巅峰,以求尽快将这尸体给烧完殆尽,不要再耽搁什么。
尽管不相信敌人还留在这儿,不过我还是认真地搜索着,小米儿跟在我的旁边,而老鬼则走了另外一个方向。
王童捏hetushu.com着拳头,说可是瞧见自己手下的人这般凄惨的死去,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啊?
他激动地说道:“易阳才二十四岁啊,他刚刚耍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准备明年结婚呢,没想到……”
我们走上前来,老鬼从近乎崩溃的雷生手中,将人给接了过来,说别动,我来看看。
王童伸手想去扶,这个时候小米儿却站了出来,拦住了众人,说别动,他们中了蛊毒。
王童问多久?
西川之地,蛊毒之名也是闹得十分凶,众人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而小米儿则走到了老鬼跟前来,说老鬼叔叔,伸出你的手,给我看看。
我也不推辞,走上跟前来,将火眼狻猊的热力逼发出来,将地下这具尸体整个人的炁场都给包裹,然后火焰化作一丝青色,将其灼烧。
艾家林?
王童得到提醒,看向了雷生。
我叹了一口气,点头说去。
而这个时候的雷生都已经脸色惨白,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感觉就快要不行了。
原来是邻居。
那帮人在这儿干嘛呢?
他死了。
一个小时之后,完成了转移的我们重新分组,王童、雷生带着找回来的六个外勤人员,再加上我们三个,分成三辆车出发了。
表达完了感谢,王童盯着我,说哥子,现如今的情况就是这样,人估计在艾家林,不晓得走了没得,我要过去帮易阳报仇,你们的意见呢?
而在他的不远处,也躺到了一人,身子宛如煮熟的虾子一般弓起来,不断抽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