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一章 挑衅

这种手法曾经很有名,后来却很少有人知晓。
我这笑容是有典故的,然而在那胡堂主的眼里,却凭空生出了几分嘲笑的意思来。
你真的觉得与世无争,事情就简单结束了么?
我这话儿说得轻声细语,然而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了不得的高手,不少人都听到了。
但并不代表它不厉害。
我瞧见这一大帮子的人在那里叨咕、叨咕说个不停,有人眉飞色舞,有人嘀嘀咕咕,多少都有了几分鄙视,不过想想也是,这事儿毕竟跟大部分人没关系,甚至有着青城山山门的关系,使得即便是收藏着黑舍利的泰安古寺,也显得十分泰然,安之若素。
他的心中估计也是不好受的。
中年书生说难道不是?
我摸了一下鼻子,说好大的口气,竟然敢叫这么一个名字,着实有些胆色。
果然,当最终的投票结果出来的时候,有九家赞同,十八家反对,另外还有三家是弃权的。
说罢,他却是宛如一头猎豹,朝着我猛然扑了过来。
那胡堂主听到我的话语,肺都气炸了,哪里忍得住,怒声吼道:“好、好、好,我今天倒是要领教一下,阁下那杀猪宰羊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
我能够感觉的出来,面前的这一位胡堂主虽然也是青城山中的高手,但绝对不是顶尖的,甚至可以说是很一般的那种。
一阵眼花缭乱的掌影之后,手中的青铜折扇不翼而飞,而就在胡堂主为之骇和*图*书然的时候,却有一掌陡然朝着自己的面门拍了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一股磅礴的气息出现在了右掌之上,然后左手鬼魅一般的递出。
整日躲在深山老林中求仙问道,不问世事,你修行的这手段,用来是干嘛的?
我看了一眼王童,瞧见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梦回子他老人家更是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心中一动,开口说道:“我啊,我叫高树磊,江湖上一无名小卒,这点儿本事是跟俺们村杀猪宰羊的张屠夫学的,大叔你若是想跟我打架,我倒也无所谓,不过我到底年轻,身子壮,若是打赢了,也难免胜之不武,被别人说,所以我看还是算了吧。”
瞧见对方的折扇,我忍不住就笑了,因为我之前的时候,手里面也有一把折扇,不过却从来没有用过。
我之所以不断出言挑衅,不是别的,而是想要打醒青城山这种独自陶醉的心理。
我在角落里冷眼旁观着,瞧着这一个个名门正派的姿态和表现,莫名就生出了几分厌烦来。
我想着既然求不到人家,也没有必要装怂,于是胆子突然一下子就肥了起来。
我说我都说了,我这手段呢,是跟村口张屠夫学的,它别的没有,就是杀气太重了,我又是年轻人,下手没轻没重的,要万一把你给砍死了,你那徒子徒孙的一窝蜂上来,我哪里扛得住?不了,不了,你来就是了,m.hetushu.com我保证留手,不揍哭你的……
胡娅林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冷声说道:“你居然敢瞧不起我,真的是好笑——无知小儿,可敢与我一战,也好让你知晓我伏羲堂的手段。”
这里面的人们,大部分秉承着孤立主义的想法,觉得事不关己,就应该高高挂起,不必出去做人枪手。
那胡堂主听在耳中,却是脑仁儿一热,哇啦啦大叫起来,说好你个无知小儿,不给你一点儿教训,真的让你看轻了。
两人宛如一道幻影,交手激烈。
他瞧见我一直缩在角落里,不言不语,只以为是哪家的小角色,所以方才第一个站出来,想要挣挣面子,哪里料到我竟然一言不合,直接针锋相对,让他如何能够释怀?
梦回子有些意兴阑珊,说我只是最近心中感怀,总觉得会有些什么事情会发生,所以方才出关而已,并非有所感悟。
他双袖一挥,却是摸出了一把折扇来。
枯瘦老头儿有些脸色不愉,说梦回真人可别敝帚自珍啊?
愤怒在一瞬间侵袭到了他的心头,胡堂主展开那扇子,却是一把青铜折扇,尖端之上无比锋利,泛着寒光。
我感觉这事儿可能得黄了。
什么东西呢?
我这话儿懵懂,然而词锋激烈,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纷纷出言讥讽。
老子在江湖上也是扬名立万的人物,如今在你这儿,哪里能够怂?
我忍不住出言安慰道:“死http://www.hetushu.com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世间哪里这般的道理,偌大青城山,一个血性汉子都没有,咱自己上便是了。”
当我瞧见这一大帮子的人,或者欢笑,或者冷漠,或者置身事外,或者愤慨而谈的时候,心头莫名浮现出了几分阴影来。
我苦着脸,说我不。
再说了,老子现在也不是正脸儿,带着人皮面具呢。
只有小人物方才沉不住气,大人物的城府和涵养,那可是深不可测的。
这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修为浅薄有些的人只觉得双方打得那叫一个激烈,精彩非凡,然而稍微有一些眼光的人都能够感觉得出来,那胡堂主凶则凶矣,到底还是欠了一些东西。
闭关锁国,自以为天朝上国的心理,一百年前的慈禧老佛爷也曾经犯过。
他慌忙双掌交叠,横在了胸口。
胡堂主一愣,说为何?
我瞧见众人的兴趣一下子就转移了,根本没有人在关心黄养神一伙人,心中生出几分悲凉,这个时候王童朝着我看了过来,三两步走到跟前,没开口,只是苦笑着摇头。
噼里啪啦……
众人纷纷发言,不过多是开玩笑的意思。
伏羲堂?
我冷冷一笑,说好,满足你的心愿。
若是用扇子,小观音才是此间真正的高手,在虫原那儿,为了与小观音亲嘴儿,我不知道受了多少的扇子砸脑袋,久病成良医,对于这扇子的手段,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了然于心。
众人的和-图-书兴趣一下子就转变了去,纷纷说道:“对了,三位真人现如今已经是修成正果了,可得提前一下我们这些末学后辈。”
恰恰相反,作为我入得此行里最先接触的一门手段,十三层大散手被我练到了骨子里去,举手抬足之间,却有一种浑然天成、宛如神迹一般的效果。
这话儿说出来着实是有些带刺,那中年书生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人如何能够这般冷漠?
我身子一挺,坦然说道:“讲两点,第一,问别人名号的时候,一般来说,都得先介绍一下自己,这个叫做礼貌,你不懂,可以回去问你师父;第二点,我刚才说的是事实,我只是如实阐述而已,有何不对?”
不多我既然敢说那话儿,自然也不是畏畏缩缩之人。
像这样的效率,着实是太低了,太多的人过惯了那种关起门来、不问世事的生活,觉得这外面的世界,与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
青城山上宗门众多,不过我多数也只听说过泰安古寺、上清宫、老君阁这样的大门大派,这伏羲堂还真的是第一次听闻。
对,就是厌烦。
十三层大散手。
有人置之一笑,然而有的人却较起了真来,一个中年书生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说瞧这位小哥儿面生,不如报上名来,好让我知晓到底是哪家的少年郎,敢说这般嚣张的话语。
我口中轻轻念了一声:“大摔碑手……”
投票结果出来之后,一个枯瘦老头儿摆着手,说听闻梦回真和*图*书人出关,特来迎接,没曾想出了这么一件事情,实在无趣,还不如听梦回真人谈一谈这次闭关,可有什么参悟呢?
我不断的游走,让胡堂主无数攻击都落了空,这事儿气得他哇啦啦大叫,说好小子,你若是有本事,就别跑,光明正大地与我过上几招。
他自然不是肯吃苦的人物,眼睛一瞪,大声喊道:“好你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小王八蛋,好叫你知道,某家是伏羲堂的胡娅林,你是哪路货色?”
王童也赶忙过来劝,说胡堂主,小高初来乍到,不懂规矩,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计较了。
他倒也是一派大家风范,也不上前,而是与我说道:“亮出你的兵器来,免得旁人说我欺负小孩儿。”
砰!
我一愣,说我刚才的话语嚣张?
他恼怒了。
十三层大散手之空手夺白刃。
胡堂主动的那一刹那,我也动了,不过却没有使用出任何武器,而是空着双手。
杀气。
而与之交手的途中,我将剑眼预知未来的功效利用到了极致。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管这么多的麻烦呢,要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呢?
胡堂主折扇向前,锋利如刀,然而我迎接过去的,却是南海一脉之中的近身擒拿手法。
我与对方交手,双方在大殿的方寸之间不断变换身位,用上了南海龟蛇技和无相步的我宛如游鱼一般,滑不溜手,让那胡堂主不可捉摸,然而当我攻击的时候,却无处不在,有一种暴风骤雨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