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二章 车轮

众人面面相觑,议论纷纷,而首当其冲的铁冠长老李亮却是首当其冲。
我冷冷一笑,说从你刚才说出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话语时,我就觉得你已经是枉学了这道法,用不着我跪下来。
一个修行两年不到的小东西,居然敢站在这青城山的顶级道门之前,面对着五阁八寺十二观的话事人,居然敢说出这般狂妄的话语来。
那铁冠道人一声狞笑,说我乃天师洞的传功长老李亮李复生,阁下藏头露尾,却不像是什么好人,在这青城山上口出狂言,打伤我长老会成员,到底是何意图?
好家伙,对方居然还知道我带了人皮面具?
可怜胡堂主原本只是想站出来装一回波伊,结果竟然落得如此狼狈下场,顿时就是脸色通红,胸口翻涌,不甘心地大声喊道:“怎么可能?”
这一位德高望重,他发了话,没有人敢不听从,于是大队人马都出了殿宇,来到了上清宫殿宇外面的广场处。
他往后一跃,心中有些骇然,惊声问道:“你这三尖两刃刀是什么来头?”
我却并不会照顾这些人的脸面,继续说道:“整日捧着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日思夜读,却从来没有想过老祖宗是如何感悟出这些东西来的,修为如何能够精进?各位都是高人,且不服劝,那么我便与大家知晓,在下入这行当,不过两年时间,在此之前的二十五年之中,我从未有过任何修行,但如今成就,不敢跟三位http://m.hetushu.com鬼仙大人相比,也不敢跟沧海掌教并论,但其余诸位,若有指教者,我也是不惧的……”
我瞧见这人是一个接着一个,那叫一个积极,不由得心中来气。
我之前在虫原的时候,跌落熔浆池子,虽然有火焰狻猊及时护体,但头发却给烫了去,后来又生了一些,不过到底遮不住额头伤疤。
说罢,他手中的长剑轻轻一抖,却是化作一道虹光,朝着我扑面而来。
胡堂主又羞又愤,胸口激动,那一口老血终于憋不住了,化作了一口血箭喷出,却是直接晕倒了过去。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重瞳子说话了:“要打就打,莫扯皮。”
如此一掌拍飞而去,他便浑身狂震,整个人直接就跌落到了人群之中去。
铁冠长老大声喊道:“我堂堂天师洞传功长老,如何能够输于你这般的垃圾角色?”
这也太……大言不惭了吧?
所以乍一看,着实有些古怪。
我耸了耸肩膀,说无所谓了,不过外面人多,围观吃瓜子的群众到处都是,你若是当场败了,丢了脸面,可就有些挽回不了……
轰……
茅山宗陶晋鸿怎么成就的地仙之位,还不就是依托了黄山龙蟒的那头飞升真龙么?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一字一句地说道:“好一个南海一脉,彭城王明,到底是哪儿来的胆子,居然敢说出这般狂妄的话语来?今日我李复生若是不能够hetushu.com让你躺倒在地,哭着喊爹,我就枉学了六十年的道……”
三位鬼仙老神在在,显然是在默许我出头挑战这帮麻木不仁的家伙,我心中就有了底气。
既然如此,我就干吧。
铁冠长老气得浑身发抖,怒声吼道:“少在这里逞那口舌之利,来人,拿我的剑来。”
这简直就是当面打脸,如何叫人心里舒爽?
这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还真的让人有些好奇。
至于酒陵大师,嘿哟,他脸上的笑容可比我还灿烂许多,简直是笑得停不下来。
他一倒,自有相熟的好友站了出来,几人前去搀扶,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的铁冠道士走了出来,相貌堂堂,三撇胡须,一脸威严地打量着我,说你到底是何人,少在这里装疯卖傻。
想到这里,我摸出了一小瓶溶液来,这是我的卸妆水,我滴了几滴在手掌上,均匀了一些,然后揉搓了一下脸,三两下,却是将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撕扯了下来。
我这话儿一说出口,众人顿时就是一阵喧哗,闹腾不休。
这广场宽阔,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建造的,透着一股仙家气息来。
这伤疤给清源妙道真君改造成了剑眼,就如同正常眼睛一般,可以睁开来,露出里面的刀丸。
我这手段一出,立刻就有人认出来了,说我知道,这是川中千面人杨家的手艺。
我是真的火了,毕竟想请这帮人下山,帮忙捉拿黄养神一伙人的时候,一个二http://m.hetushu•com个都向后缩着,不肯向前,结果但凡是涉及到了自己的一点儿利益,却都如疯狗一般站出来了。
这话儿说得尖锐,那刚刚醒过来的胡堂主双眼一直,却是又昏死了过去。
我毫不犹豫地说着,句句带刺,在场的众人,除了少数涵养还算不错的人之外,大部分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藏头露尾?
大摔碑手出自于八卦掌一门,是硬派掌功中独一无二的精粹,据说即便是普通人,只要学会了其中的发劲诀窍,就能够凭之将那石碑给摔破。
那殿外有人听闻,却是抱着一个盒子过来,铁冠长老大袖一挥,那里面便有一抹青光浮现,落在了他的手中来。
真龙啊!
普通人尚且如此,我这汹涌而出的龙脉之气,天下间也未必有几人能有,那伏羲堂的胡堂主哪里能够顶得住?
我知道这才是代表了青城山顶尖高手的力量。
我听王童说这位酒陵大师之前的相貌可是无端凶恶,却不料成就鬼仙之后,心宽体胖,竟然和善得跟邻居大爷了一般。
三尖两刃刀与荡魔剑陡然交锋,彼此都发出了一声清越的铮然之声来,宛如龙吟一般。
说罢,我的长刀往下重重一劈。
那位铁冠道人欺负我年轻力弱,修为短浅,故而想要以力压人,想要尽管解决我,免得在此猖狂,于是一上来就下了狠手,却不料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根基浑厚,龙骨铸就,最不怕的就是有人与我搏力,www.hetushu.com轻轻一挑,将人给拨开了去。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就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长刀前指,然后朗声说道:“阁下且记住,在下乃南海一脉,彭城王明。”
那铁冠道人也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相问道:“好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妖孽?”
众人的呼吸一下子就粗重了起来。
我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在下南海一脉传人,彭城王明,见过青城山众位长老——修行之道,在于入世。入世者,保一方平安,上达天心,下扶民意,锄强扶弱,见义勇为,如此方才是侠义大道;若整日如诸位一般缩在角落念经拜佛,不知民间疾苦,对世人不闻不顾,哪里能够知晓什么天道,什么人心?”
我一愣,指着刚刚被人掐醒过来的胡堂主,说阁下这意思,是败在我手下的伏羲堂胡堂主,也是一个垃圾咯?
我微微一笑,说普通的刀子而已,可比不上您那千年传承。
这样的事儿,谁看见了,能够不生气?
我既然敢站出来,自然不是软蛋,瞥眼打量了一眼他,说想教训我?报上名来。
他冷然说道:“殿中狭窄,施展不开,不如出来一战?”
反正老子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后面的事情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摸着鼻子,说莫说是什么荡魔剑,阁下若是有那黄帝的轩辕剑,都只管拿出来,免得到时候输了,怪是这兵器不给力。
是脑子进水了,还是疯了?
这话儿说得和图书铁冠道人勃然大怒,愤然说道:“好猖狂的小子,今日若是不教训教训你,你还不得上天啊?”
刚才的那位胡堂主,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
别的不说,光这眼力劲儿,却是要比先前那位胡堂主要高明许多啊。
我将从对方手中夺过来的青铜折扇丢到了对方的跟前,一副老实模样,跟他道歉,说对不起哈,年轻人,控制不住力道,出手重了一点儿,不过也没事,你回去喝三天汤药,好好调养一下就没事了——唉,我说不用打吧,你非来,搞得大家多不愉快,是不是?下次别这样了,知道不?
故而名曰大摔碑手。
对方的剑术很强,而且这一身手段,比起先前的胡堂主,简直就不是一个层次。
铛!
铁冠道人在我的远处站立,伸出了手中的青色长剑来,出言招呼道:“我手中这剑,乃天师道祖师张道陵曾经用过的荡魔剑,传承千年,了不得的法器,你若是受不住的话,可与我说,我换了木剑与你比斗。”
又有人瞧见了我的相貌,不由得惊诧地说道:“好家伙,这人有三只眼睛啊!”
铁冠道人愤怒摇头,说胡说,我明明感受到了那刀身上面,有滂湃的真龙气息——你这刀,难道与那真龙有关?
这话儿一说出来,众人的眼睛都为之一亮。
我余光打量了一下梦回子,发现他眼观鼻、鼻观心,仿佛睡着了、入定了一般;再瞧另外两位鬼仙,重瞳子从头到尾都没有睁开过眼睛,就好像是在梦游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