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四章 要人

我们需要镇得住场子的高手,即便不是青城三老这样的顶尖高手,至少也不能比胡堂主这样的差多少。
我苦笑,说得了吧,这三位可是实打实的鬼仙,我算个啥玩意儿?
我心中欢喜,说那便好,有多少人?
有人附和,说对呀,龙脉守护家族,那就合理了。
我点头,说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有些犹豫,说实话跟各位讲,黄养神这一伙人可能名声不显,但个个都是了不得的狠角色,所以关于人手方面,我希望能够有比较厉害一些的……
我丝毫没有惊慌,而是坦然地说道:“什么都瞒不过您几位的法眼,的确,我试图用自己来刺激这些人的麻木,让他们能够睁开眼睛来看世界,没想到最终还是失败了……”
这人的话语给别人提了一个醒,众人纷纷瞧向了在旁边的青城三老。
不但是他,我感觉青城三老同气连枝,那两个老家伙估计也是晓得的,要不然也不会任由我刚才在这里胡闹。
不过想想也是,梦回子的徒弟是西南局的扛把子王朋,而王朋不但在总局多年,又是黑手双城曾经的引路人,有着这样的身份,而王童这边又会将一切都跟他说起,所以我的底细他应该是知晓的。
我不知道这位梦回子居然将我的身份给调查得这般清楚。
梦回子也招呼我,说让你做,你就做——这也是给你大爷王红旗的面子。
梦回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和*图*书后开口说道:“你别太担心,这事儿他们不管,还有我们。”
我听到他说话,顿时就恍然大悟,这才晓得为什么梦回子瞧见我动手,不但不相帮,反而乐见其成,原来是这样的道理。
我听到这话儿,方才坦然坐下,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实不相瞒,王红旗这事儿,有些不实之处;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而且也是从别人的口中听闻到的——我爷爷当初很早的时候就离开了长白山天池寨,一生都没有回去过,所以算不得什么黄金王家。”
然而面对着这些请求,三人却显得并不热心。
梦回子微微一笑,说你放心,虽然不如你,但绝对能够有自保的能力。
我点头,说对,王童大概跟我描述过,两位前辈好。
梦回子明知故问,说你对不起我们什么?
“隔壁老王南征北战,扬名欧美的时候,你们却并不晓得他的名头,那么我讲几个相关之人给尔等听……”
有的求梦回子,有的求重瞳子,有的则拜向了酒陵大师,总之都根据彼此的关系亲疏而恳求,希望他们能够为青城山出头,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
我话语没有讲完,不过却将主要的意思给表达出来了。
王童大声叫了起来,说胡堂主就不说了,那天师洞的李亮李长老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在青城山也是有名有好的,排得上前十,结果给你料理了去,光这一点,就足以和_图_书让你站稳脚跟了。切莫自谦,你若是如此,叫我们这些人可怎么活?
我说青城山能够让我进入其中,参观这顶级道门,已然算是天大的优待了,却没想到我在刚才的聚会上口出狂言,还打伤了两位长老,实在是年少气盛,不应该……
说罢,他指向了旁边两人,说重瞳子,酒陵和尚,想必你应该是认识的。
王童嘿嘿一笑,说还能有谁?不就是重瞳子和酒陵大师么。
梦回子微微一笑,说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可能是离开不了青城了,因为我们需要在这里镇守仙脉,不过这几天会抽调一些门下的高手,跟着你和王童一起,去将此事给调查清楚。
我心中一动,说你们?
我们上青城山求助,的确需要人,但并不是普通的修行者,这样的人即便是拿出来,也不过是送死的炮灰。
我不再纠结于此了,而是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与王童聊起了青城风云来。
这帮人的性子也真的是奇怪得很,刚开始的时候对我喊打喊杀,就是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戾气,然而听到了我的那一大堆身份,却又消停了许多。
没多一会儿,这帮人却是走散了大半,而有的则留了下来,与青城三老沟通交流。
我说他们找我作甚?
王童将我给领到了附近的一处小院子里来,冲着我激动地说道:“王明,干得漂亮。”
重瞳子冷哼一声,说我们刚才都知道了你的胆子有www.hetushu.com多大,何必在这里掩藏?
我一愣,说另外两位?谁啊?
他连我跟黄金王家、以及王红旗的关系都知晓。
梦回子思索了一会儿,还打量了身边两位,方才对我说道:“我们三人门下,抽出十人来吧,你看如何?”
王童嘿然而笑,说青城山的面子在我师祖这儿,在重瞳子和酒陵大师这儿,在沧海真人那儿,却不在那伏羲堂的胡娅林和天师洞的李亮身上,说句实话,这帮人一直都是我师祖他们的心头刺,做事儿出份子的时候,他们推推拖拖,总是百般拖延,然而领好处的时候,却是第一个冲在了最前面,而且还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吃点儿教训,其实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有人嘀咕,说难怪这般厉害,原来是王红旗的亲戚。
“隔壁老王,以斩杀江湖第一世家的荆门黄家纨绔出道,随后在川滇交界,将荆门黄家派出的私刑队给尽数斩杀;事后荆门黄家用尽了全部手段,甚至出动了威名赫赫的猎鹰,结果最终却成批成批地倒下——隔壁老王此人,是江湖上唯一得罪了荆门黄家,却逍遥自在的人!”
重瞳子显得比较冷,说对,真诚点。
他指向了我,介绍道:“这位王明,还有另外一个头衔,叫做隔壁老王。”
梦回子大概是不太清楚这里面的曲折,闻言不由得点头,说我说为什么你此前的二十五年里是个普通人,还给人种了蛊胎,原来http://www.hetushu.com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一直都在注意这外面,这门口一有动静,立刻就站了起来,青城三老走到了我和王童的跟前来,梦回子朝着我和颜悦色地招呼道:“你坐啊,别站起来,麻烦。”
我在那帮人面前可以嬉笑怒骂,慷慨激昂,然而在这三位真正的顶尖高手面前,却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看向了王童,而他则坚定地点头,说够了。
梦回子说今天的青城山长老会,你也见过了,青城三十家,只有九家同意,大部分都是反对的。
酒陵大师摆了摆手,说都是自己人,你就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那帮人,的确是应该吃吃教训了,不然还得上天去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门被推开,那青城三老联袂而至,而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梦回子的关门弟子,就是那个小道士。
“你们皆知西北悬空寺几乎被灭门,却不知道隔壁老王力挽狂澜,保存了西北悬空寺的一息血脉;而在此之后,因为被偷盗法器,隔壁老王一怒上天山,剑斩无数,将天山派的掌教,玉清真人蒋千里给驱逐出山。”
三人来到石桌前坐下,梦回子示意我坐在唯一的空凳子上,我不敢,躬身站立,连说三位都是天底下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也是前辈,在你们面前,我如何敢坐?
如此一来二往,说了许久,那梦回子方才伸出手来,示意众人平息一些,然后说道:“在座的各位,或许有许久没有走出山http://www.hetushu.com门了,就算是走出山门,也未必出了川中,所以或许并未知晓。”
我冲着三人躬身拱手,说对不起。
而听到梦回子将我的底细给掀了个底朝天,周围的人顿时就是一阵惊叹。
瞧见这一大帮人都为之错愕的表情,我的心里面并没有半点儿欢喜,反而是生出了几分不自在的感觉来。
我摇头,说没有,我以为此事关系到青城山,以及整个西南地区的安稳,青城山作为此地修行界的泰山北斗,应该会负起这样的责任来,也有能力做好,但是我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刚才方才会有些激动。
王童说你且在这里等着,过一会儿,我师父和另外两位要见你。
我说你不怪我折了青城山的面子?
梦回子说你可曾对这事情有所预料么?
王童说刚才瞧见你这般勇猛,说不定是希望能够跟你交手,看看你的手段到底如何呢?
梦回子微微一笑,说你不是激动,只不过是刻意为之,对吧?
这些人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便不再纠结,纷纷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左右一看,意兴阑珊地离开了这里。
“他是南海一脉中,南海剑妖的徒弟,是天下第一高手红色土匪王红旗的侄孙,是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和离火宋家的共同传承者,还是苗疆最为恐怖的蛊胎生母……”
有人质疑,说学了两年?估计是从小练的吧,毕竟名门之后……
“听到这些,你们心里面还会有轻视之心么?”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