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七章 大鱼

王童说没事就好,帮我跟他们道个歉,说这事儿是我的错,没想到这边的负责人竟然是这般的样子……
我走出了监牢,一路往外面走,而王童则匆匆跟了上来,对我说道:“王明,他们没事吧?”
那个季处长所谓的证据,估计都是后面捏造或者搜罗出来的,尽管做不得真,但如果真的弄下来,或许也是黄泥巴落到了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
老鬼指着农家乐斜对面百米外的一栋院子,说小米儿在康妮的身体里植入了一种蛊虫,那玩意不但能够控制食脑虫的活动,而且还可以定位,所以我们出来之后,就一路赶过来了。
我们眯眼望去,当那女人的侧影出现时,我的浑身就是一震。
我说这事儿啊,改天吧。
谁也不知道那帮人会有什么力量,或许还会有一些内鬼,如果有一支独立于大部队之外的人手在,说不定能够起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倒也不是一位只知道吃喝逞威风的官僚,也是有些底子的,使劲儿扭身,想挣扎,却给我一把推到了墙上去。
他骂得慷慨激昂,而这个时候我的腰间却是一震。
对于西南局的情况,我其实是清楚的。
王童他父亲刚来西南局不久,之前的西南局局长半退休,负责人是龙虎山的赵承风,时间紧迫,又要保持内部的战斗力,故而没有整顿内务,难免会有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人物。
老鬼说再观察一下,如果还是什么动m•hetushu.com静都没有的话,天黑之前我去探一回,凭我的身手,倒也不怕被伏击……
“王明……”
我抬头一看,透过竹篱笆窗户,瞧见有一辆破烂的面包车从远处开来,停在了那小院子的跟前,然后下来了一个人。
我不再追究其他,赶忙问发现了什么线索?
这情况也让旁人为之诧异,特别是那位白白胖胖的季处长,更是大呼小叫,左右张罗,听得我的心思一阵烦躁,顾不得其它,冲上去就揪住了此人的衣领子。
我看了他一眼,说王童我是你的属下么,有什么事情都需要给你汇报?
信息是老鬼发过来的,我点击进入,瞧见他告诉我:“我们平安,在青城山镇,发现踪迹,请速速过来汇合。”
我赶到了青城山镇,在镇子外的一处农家乐里见到了老鬼和小米儿,两人正吃过了饭,在那儿等着我呢。
他首先是给我道了歉,然后告诉我,会帮我将老鬼和小米儿的事情给处理妥当,不会留下什么不良记录的。
之所以要单打独斗,是因为我意识到,如果留在他身边,会有很多牵绊。
他们尊重的不是王童,而是他父亲。
然而王童却并没有附和季处长的意见,而是平静地说道:“不过是打打闹闹而已,季处长何必大动干戈呢?再说了,你也没有权利随便抓人啊,已经坏了一次规矩,还想坏第二次?”
事实上,我相信他父亲肯定和_图_书是想把西南局往好的方向去引导,但人事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需要循序渐进,得“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才行。
我剑眼一睁开,那逸仙刀陡然飞出,悬于半空之上,散发出一股凛冽至极的肃杀之气,场间许多人都感受到了,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他说得平静,然而话语里面却满是苛责之意,那季处长的表情为之一凝固。
我摇头,说算了,这件事情,我们各自处理吧。
我冷冷一笑,说怎么的,你想过来跟我练一练?
我看了他一眼,想说些什么,突然间老鬼眉头一跳,说等等,有人过来了。
我说不用,老鬼他们也没有受什么苦。
我一惊,说难道你们已经预料到了她会逃离?
王童停下了脚步来,而这个时候小道士刘霖东却跟了上来,冲着我喊道:“姓王的,你不是说要跟我比斗么,怎么跑了?”
小米儿摇头,说我怎么会知道那王童安排的地方,居然还有那帮人的内鬼,本来种那蛊虫,只不过是想要控制住师姐脑子里面的食脑虫的……
他就这般嚷嚷,却没有人理会他。
黄养鬼,终于出现了。
瞧完了信息,我收了逸仙刀,将季处长给放了下来,不看他,而是盯着王童说道:“原本对西南局还挺有好感的,但是瞧见有这么一个垃圾货色,我就知道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子——我走了,咱们各干各的,希望不要有冲突……”
说罢,和图书我回过头来,看向了季处长,说人呢,把人交出来。如果你不说个清楚明白,那就说出你的遗言,这么多人在呢,我相信他们会帮你转达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而被我放下的季处长一下子就躲到了他的属下之中,然后气愤地大叫道:“抓了这个小子,把他给我投进监狱里去,重刑犯那里!”
所以我回复他,说这事儿我不是怪他。
我说那怎么办?
我走过去,将小米儿给抱了起来,然后仔细看了一会儿,问没事吧?
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跟王童,以及他父亲无关。
季处长的力量远不如我,挣扎不得,只有无助地看向了王童。
我哈哈一笑,说比斗多没意思,要不然这样吧,咱们就比一比,看看谁能够最先找到那一帮人,并且将为首的黄养神给斩杀了,谁就赢了,你看如何?
季处长大声喊道:“你们都死人啊,还不赶紧将这家伙给我拿下?”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王童,等待着他的意见。
在转车的过程中,王童发了一条信息给我。
我嘴角朝上,一字一句地说道:“好,我给你机会,不过不是现在……”
我的心里一股火腾然冒起,冲进了房间里来,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又跑到卫生间里去,同样也没有人。
我回过头来,瞧了王童一眼,然后回手拍了拍那季处长一肚子的板油,说这个草包蠢货若只是想要推脱责任,将我朋友给抓了,我忍忍http://m.hetushu.com也就过了,毕竟傻比哪儿都有;但是如果将老鬼和我女儿给秘密关押,又或者干嘛去了,所有的相关责任人,都得给我死!
听完了我的解释,王童那边回复了四个字:“谢谢理解。”
这些人或有高手,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胡乱出头来。
“够了!”
我笑着离开了监狱,甚至都懒得听那小道士后面的话语。
我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摸出了手机来,发现上面有一条信息。
这边的监狱有点儿偏僻,我走开了半个多小时,方才来到了附近的小村子,然后花钱找了一辆车,带我到附近的镇子里,然后又乘坐黑车赶往青城山镇。
人不见了。
老鬼说没有,小米儿感应蛊虫一直在那里,但不确定康妮是否有觉察——她同样也是大师级的养蛊人,按理说应该会有察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儿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刘霖东说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练练就练练。
王童大声喊着,而我单手便将此人给掐住,离地而起,背部死死抵住了墙壁,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把他们怎么了?”
季处长一脸古怪,激动地说道:“我怎么知道啊,之前的确是将人关在这里的,到底去了哪儿,我怎么知道啊——废物,都是一帮废物,先前那人就是不翼而飞了的,又来两个不翼而飞的,你们这帮家伙难道都是吃屎的么?”
西南局的扛把子,王朋。
小道士刘霖东站了出来,义正辞严地说道:“王明和_图_书你住手,知道这是哪里么?击败了一个青城山长老就天下无敌了,真以为没有人能够镇得住你了对吧?”
我回过头来,看了王童一眼,说没事。
我说要不要通知王童带人过来?我们这一次上青城,带了十个高手来,应该能够处理这样的场面。
我说你们来了多久,有什么发现没?
“谁敢?”
随后王童跟着我走出了房间门口,回过头来,又说道:“我会将我今天的见闻跟我父亲专门汇报的,季处长你先前的资料准备一下,希望不要有漏洞,否则……”
我说话的时候脚步不停,王童感觉到了我的生疏,又疾走了几步,说你要干嘛去?
而王童这个时候却拦住了小道士刘霖东,然后问道:“对啊,季处,人在哪里去了?”
王童摇头,说不是,不过我们不是合作伙伴么,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相互通融一下啊……
老鬼摇头,说王童身边,一定有内鬼,跟他说了,我们反而就暴露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童一步站出,对我说道:“王明,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子……”
老鬼笑了,说那家伙想转移注意力,将我们给拿来顶缸,又怕出现什么问题,就没有给我们上限制修为的刑具,那玩意如何能够困得住我们?
小米儿说没事,就是碰到一个蠢蛋,怎么说都不信,所以我们只有跑路了。
我看向了老鬼,说那里的防卫那么森严,你们怎么离开的?
刘霖东骂道:“好个没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