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九章 毒攻

啊?
老鬼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还记得自己所作的一切么?”
我忍不住恼怒起来,说你丫以前还暗恋过黄养鬼,怎么现在这么不负责任?
老鬼说道:“我手中的这血匙,应该是真的。”
然而过了五分钟之后,黄养鬼再一次闭上了眼睛,身子停住了颤抖的时候,我却莫名地安了心下来。
小米儿见我意识到了这一件事情,低着头说道:“对,这法子是以毒攻毒的手段,不过爸爸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康妮是她的师姐,而这一位,算起来也是。
小米儿有些心虚,说师父给我的书里面有说过具体的方法,不过到底行不行,我也没有试过,不清楚——你告诉我,到底要不要试呢?
我挥了挥手,让小米儿种蛊。
得了我的吩咐,小米儿深吸一口气,然后咬破了自己的右手中指,滴了三滴血,在黄养鬼的额头之上。
这场面瞧得我毛骨悚然,这才晓得小米儿别看乖巧可爱,但是这手段却着实有些吓人。
我从未有瞧见一个人的身子能够抖成这个样子,就好像身体里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而她脸上的肌肉不断扭曲,仿佛处于崩溃的痛苦边缘。
老鬼摇头,伸出了左手来。
而我看向黄养鬼时的心情则复杂许多,因为她不仅曾经在蛇婆婆门下学过艺,而且还曾经拜过我师父南海剑妖,成为了他的记名弟子。
三滴鲜红色的血液均匀地滴落在黄养鬼那光洁的额头之上和-图-书,然后在小米儿的咒诀之中,这鲜血渐渐凝固成型,然后化作了三条蚯蚓一般团起的虫子,而随后,这一条,又化作数百道的肉眼都难以瞧见的细虫子,将黄养鬼的整张脸都给布满了去。
她还是她,做那些恶事的,不过是控制她的那人。
老鬼平静地说道:“我都是快有孩子的人了,不谈往事。”
他简单一句话,解释了他刚才为何能够在短暂之间,就将黄养鬼给撂倒了去。
说罢,她将目光放在了草地前这个昏迷的女人脸上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然而一切的美好,在黄养鬼被自己父亲给软禁之后,都改变了。
我曾经叫这个女人为师姐,也曾经屡次受过她的恩惠,甚至于我之所以认识蛇婆婆,也是因为她。
而小米儿则告诉了我们一个不错的消息:“食脑虫暂时控制住了,她应该能够有三天情形的时间;至于以后,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我或许能够刺激我方的寄生虫,让它强大到能够吞噬掉对方的食脑虫,从而能够最终恢复自我。”
她没有认出我和老鬼,却一眼就将小米儿的身份给认了出来,惊喜地喊道:“你、你是小米儿?”
一切都结束了吧,再瞧见黄养鬼那种无言的痛苦,我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
黄养神。
再一次见到黄养鬼的时候,她对我几乎都不认识了,又或者即便是认识也当做是陌生人、仇人,屡次www.hetushu.com三番下了毒手不说,还将鲲鹏石里关于我师父南海剑妖的灵魂给抹除了去。
她将问题抛向了我,而我瞧向老鬼的时候,他也耸了耸肩膀,说你看咯?
我左右打量,然后回复道:“应该没有了吧?”
老鬼在旁边点头,说对,你是没有见过监狱里面的态度,特别是那个叫做季处长的嘴脸,简直是恶心得很,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将人交给这帮草包,而且最后还给人弄丢了,实在是让人气愤。
小米儿有些胆小,吓得往我身后躲,黄养鬼瞧见,一脸疑惑地打量着我和旁边的老鬼。
随后我们在高速奔跑之中,又斩翻了几个追击者,使得身后最终不再有人追踪而来。
当然,现如今黄养鬼落到了我们的手里,一切答案,即将揭晓。
而我这边话音刚落,黄养鬼再一次的睁开了眼睛来。
我想到了一件事情,说如此说来,你其实也能够操纵她,对不对?
我这才想起来,说这就是你们闯入看守所,想要再见到康妮的原因么?
她不让其发出叫声来。
我没有多问,伸手摸了一下黄养鬼的鼻息,又拍了怕她的脸,说能弄醒她么?
黄养鬼从混沌之中清醒了,开始思索起了自己的处境来,没过一会儿,就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他对于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血匙,已经有了一种独特的参悟。
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让小米儿试一试。
http://www•hetushu•com说罢,我拍了拍小米儿的肩膀,说多亏我女儿,那陷阱当真是恐怖得很,就算是我瞧见了,都有一些心慌意乱。
我这女儿心思单纯善良,完全没有传说中蛊胎的暴戾性子,这是我最为骄傲的,听她老实说起,我忍不住笑了,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以黄养鬼目前的状态,她应该是不会死。
她回来了。
呃……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下意识地觉得两者之间,其实是有必然联系的。
瞧见黄养鬼恢复正常,我没有再作隐瞒,说我是王明,他是老鬼,我们都戴上了人皮面具,养鬼师姐,你可还记得我们?
黄养鬼曾经是蛇婆婆的记名弟子,因为喜爱巫蛊之术,得荆门黄家的面子在蛇婆婆的门下学过几年,只可惜到最终蛇婆婆都没有将她给收入门墙之中来。
我听他说了几句牢骚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说小米儿,你确定不会有事?
是两种寄生虫的战斗,这种级别的战斗是我所不能够理解和想象的,但是一想到它们战斗的场地,却是在人体最为精密的大脑区域,我就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紧张。
而又过了几秒钟,她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来,然后身子如同筛糠一般,剧烈颤动。
我蹲下身子来,问老鬼,说这样子没事吧?
而这个时候,我们一路狂奔,来到了附近的水田边,又朝着山上跑了去。
这些凄厉的惨叫有效地延缓了对方追击的速度。
http://www.hetushu.com试图站起来,结果刚刚一动,便感觉到了全身都被束缚,寻根溯源,却发现这禁锢是来自于老鬼的左手,不由得一愣,说你这是做什么?
我刚要上前,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突然站了出来,对我说道:“爸爸,给我试一试……”
当黄养鬼的脸上恢复了洁白颜色的几秒钟之后,她猛然睁开了双眼来,眼睛里面没有瞳孔,只有一片白色。
或许黄养鬼会再也醒不过来了。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养鬼师姐,师父呢,他在哪里?”
黄养鬼抬起头来,一脸骇然地说道:“师父,师父他……”
蛇婆婆收她学艺,是因为荆门黄家。
小米儿说道:“我找到了一种暂时压制食脑虫的方法,那就是放入另外一种寄生虫进入其中,与其缠斗,从而让被压制的意识获得短暂的解放,不过这种方法会让受蛊者十分痛苦,如果体质不够,一不小心,甚至可能会暴毙而亡,所以我也不是很确定,但却还是想试一试……”
黄养鬼愣了一下,连忙点头,说对,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尽管瞧不见,但我却能够感受得到黄养鬼脑子里面的战斗。
而我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想知道南海剑妖,也就是我师父是否还活着。
听到这充满了情感的久违声音,我都忍不住要流泪了。
小米儿嘻嘻笑,说那是椿芽虫的虫卵,经过祭炼之后,咒诀一念,立刻浮现,还算是有效。
这些雾云并非简单的灰尘,而是有无数细小www.hetushu•com颗粒的蛊虫所构成的,所以每一个被笼罩其间的家伙,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来。
他的左手之上,有一缕血红色的微光,这种微光之中有一根细线流出,将黄养鬼的全身都给捆住,包裹得严严实实。
我三分惊悚,七分骄傲,瞧见那虫子顺着毛孔处,往黄养鬼的头颅里钻了进去。
这样的黄养鬼,让我为之痛恨,却也理智地感觉到,这不过是食脑虫的缘故而已。
老鬼说可以,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青城山林壑沟深,处处皆是荒无人烟的藏身之地,所以想要找到一处歇脚的地方,倒也不难,如此跑了一个多小时,老鬼终于在一处小山丘的制高点停了下来,将黄养鬼丢在了草丛之中,然后回头打量,低声问道:“后面还有人么?”
当那些人冲到陷阱之上的时候,便有一阵雾云翻涌,将人给掩盖住。
那人便是她那传说中的私生女大姐。
小米儿这个时候伸出小手,捂在了黄养鬼的嘴唇之上。
颤抖,颤抖,颤抖……
我一愣,说怎么了?
不收她为徒,也是因为荆门黄家。
这是一个神奇的名字,传说中的黄养神是个男的,不但如此,而且还曾经当过宗教总局特勤组的组长,与现如今的黑手双城是同级别的人物。
尽管充满了曲折,但黄养鬼最终回来了。
屋子里的敌人有些超出意料之外的多,不过老鬼制服黄养鬼也是出人意料的快,而小米儿在沿路上设置的陷阱也的确是大大地帮助了我们的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