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章 内奸

这是她不希望回想起来的,然而记忆却不断在眼前浮现。
黄天麟。
“后来她跟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黑手双城在地底之下,曾经对这具身体的主人有过欺辱,以至于后来他夺魂成功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下了身孕。”
老鬼问道:“你知道荆门黄家在青城山的内应是谁么?”
瞧见她这模样,我知道她此刻应该回忆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来。
我一愣,说什么意思?
我的眉头一跳,说那女人?黄养神么?
这是悔恨的泪水,回想起曾经的一切,她难过不已,因为在那被仇恨淹没了的意识之中,她不知道伤害了多少自己在意的人,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者的鲜血。
我们刚才的话语都有些激动,声音未免有些大,我怕会传出去,若是那帮人赶了过来,只怕会横生枝节。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老鬼这个时候说道:“那女人,姑且称之为黄养神——她利用同样的手段控制住了康妮,并且重伤了蛇婆婆,蛇婆婆回来交代了后事之后就死了,我们这次过来是帮蛇婆婆报仇的,你能够帮助我们么?”
黄养鬼说道:“她并非独自一人,在她的背后,有一个恐怖的教门,里面有许多千奇百怪的人物和法器,也有无数的高手,这一次她纠集了大批的高手前来,而这些人其实都不过是炮灰而已,唯一的目的就是拖住青城山的高手——对于这一次的计划,她十http://m.hetushu.com分坚定,而且我知道得也不多,所以……”
黄养鬼抱着头,不断摇晃,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那个女人自称是我失踪许久的兄长黄养神,并且求见了我父亲,这样荒诞的事情一开始并没有引人注意,然而后来我父亲竟然认可了她的身份,认为这具女人身体里装着的,的确是我兄长。”
“为什么我要忍受世间的不公?”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她哪里来得自信?即便是有内应,但青城山这么多的顶尖高手,如何能够让她来去自如?
“我曾经与她交流过,她熟知我与兄长之间从小到大的一切秘密事情,而她的解释,是当初在地底之下,他的灵魂融入了一具无意识的身体里,最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她到底对父亲说了些什么,总之父亲接受了与她的合作,不但如此,而且还调动起荆门黄家的大部分力量,给这女人提供了便利。”
黄养鬼说她只不过是将我心底里的恶念给无限放大,真正杀人作恶的时候,我其实是知道的,而且清醒无比……
她开始流泪了,泪水顺着眼角往脸颊流了下来。
“你可能不知道,我兄长黄养神才是荆门黄家的继承人,他天资聪颖,为人豁达,交游广阔,在宗教总局里曾任行动组的领导,然而在一起事件中,于藏边的地下洞窟之中失踪了去,为此荆m.hetushu.com门黄家还与黑手双城交恶,因为当时黑手双城也出了那一趟任务,结果他回来了,我兄长却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这些事情,或许有些超出她自我的接受范围之外,使得黄养鬼最终有一些崩溃了。
竟然是他?
“后来她把那个孩子生了下来,也就是你认识的程程……”
我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了,小心地问道:“放置在哪里?”
我问:“具体的计划是怎么样的?”
青城山内应?
我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黄养鬼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对,过来与那女人交接的是荆门黄家的猎鹰,我正好在旁边,听到了一些……
黄养鬼摇头,说你不懂的,其实很多事情,我还是有着自己的意识。
我不由得大惊,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吧,怎么会是他呢?”
瞧见她神色如常,老鬼将黄养鬼给放了开来。
瞧见紧紧抱着双腿,痛苦不已的黄养鬼,我叹了一口气,试图安慰她,说那些事情,并非出于你的本心,都是那女人的指使而已,所以请别一直折磨自己。
作为当前青城山的三大守门人,这位姓黄的中年书生有着最大的嫌疑。
圆明宫的长老,空灵道长?
黄养鬼突然间推开了我,大声喝道:“不要碰我,滚开……”
作为圆明宫的长老,这位空灵道长可是那宗门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据说有着青城丈人的传承,一身和-图-书业技惊人,剑术通神,虽然不能够与青城三老相比较,但是也能够位列第二梯队的前列。
“我兄长出事之后,父亲就像老了十几岁,并且将我从宗教总局里面叫了回来,准备让我守着这一份家业,一直到那女人的出现。”
我没有再上前相逼,而是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左右打量。
啊?
这样的人物,居然是荆门黄家的卧底?
“至于我,则成为了那女人手中的一把刀,为她走南闯北,沾了无数的血,杀了不知道多少的人……”
如此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不断调整呼吸的黄养鬼终于回过了神来,抬头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有一些激动了,所以……”
黄养鬼努力地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说道:“事情要从最开始的时候说起,我回到家里之后,被关了禁闭,待在家中的山庄地堡之中,整日就是读书练功,并不觉得什么。”
“那是一种虫子,也是潘多拉魔盒,我的脑子里开始有一种声音在不断地提醒和催眠我,将我心中的仇恨不断地挑拨出来,它质问我,为什么我那么爱陈志程,他却对我不屑一顾?”
这个时候,我也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安慰黄养鬼。
黄养鬼点头,说没问题,如果可以,我甚至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这女人从这个世间抹去。
老鬼的适时介入,让我焦躁的情绪安稳了一些,瞧见黄养鬼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双手抱膝,就hetushu.com好像一个小女孩儿一般,浑身瑟瑟发抖,充满了痛苦。
黄养鬼说道:“我们……哦,不,荆门黄家在青城山里布置得有内应,只要时机合适,就会打开山门,将人给放进去,用声东击西的手段吸引青城三老以及其余人的注意力,而她会亲自出手,将黑舍利给盗取了去;然后在同一时间,奔袭峨眉金顶。”
啊?
“我开始变了,变得愤怒,变得仇恨一切,愤世嫉俗……也变得开始信任于她,我被怒火给吞没了理智和灵魂,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她交代了去,而这个时候,父亲发现了我的变化,然后质问她,这个时候那女人却变得十分冷静,开始诱之以利,试图说服起父亲来。”
黄养鬼难过地说道:“那女人知道鲲鹏石里面有师父的神魂,便用手段将其剥离了出去,然后放置在一个地方,对他进行拷问,想要将师父知道的所有南海一脉法门都交出来,不过似乎师父扛住了,没有什么收获;至于后来怎么了,我也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女人找到了荆门黄家。”
她将我给大力推开,我当时也来了火气,正想上前,这个时候老鬼却拦住了我,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坚定地说道:“老王,给她一点时间,她需要冷静一下——你也是!”
我心中一慌,说不好,这个消息得赶紧通知青城山,要不然,情况可能会很糟糕。
听到谈及这个话题,我的脑子里顿时就是一http://www.hetushu.com转,划过了许多人的脸孔来,最终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师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够告诉我么?”
我伸出双手,抓住了黄养鬼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道:“师姐、师姐,你看着我的眼睛,深呼吸,不要焦急,告诉我,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是不是他呢?
说到这里,黄养神的语气开始变得痛苦起来,抓着头,然后说道:“这所有的一切,我都只是表达了同情,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因为她口中描述的黑手双城,与我所知道的陈老大有着太多的差别,我知道陈老大有着自己所爱的女人,甚至拒绝了许多的诱惑,不可能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有任何妄想。”
黄养鬼喃喃地复述了一会儿,突然间抬起头来,对我说道:“师父在那女人手里。”
她郑重其事地说着,随后说道:“这一次我们过来,意图其实就是青城山泰安古寺的黑舍利,与此同时,峨眉金顶的黑舍利也会拿走。”
“为什么……”
黄养鬼双手抱头,痛苦地说道:“不,她不是我大哥——不,她应该是我大哥,父亲不会弄错的……”
“为什么我把蛇婆婆、南海剑妖当做师父,结果却没有一人愿意教我真的本事?”
“然而,直到有一天,她趁着我睡着,在我的脑子里种下了一种虫子。”
当我将这话语问出口的时候,黄养鬼却摇了摇头,说不是,是一个道士,叫做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