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二章 偶遇

我说你觉得青城山里面的头儿,会是一个洋鬼子么?
老鬼说那伙人的头目,是个老外?
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前面冒出了几人来,有一个身子削瘦的男人拦在了我们的面前,对我拱手说道:“这位小哥,我们头儿看你挺有缘的,想请你过去叙话。”
我说我也不吃饭,你们这儿有座机没?我手机没信号,用你们座机打个电话。
方志龙说这件事情我得到之后,通过智囊团的分析,觉得很有可能不会错,至于邪灵教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也不知晓,但已经通报给了陈局长那边了,想到你极有可能在其中,便赶忙跟你说一声。
我瞧见他有些犹豫,连忙说道:“你放心,我给钱。”
老鬼等人在外面等着,我来到了前厅那儿,里面摆了好几桌,外面更多,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旅游团,小哥带我来到了前台,跟小妹说他打个电话。
那人说扯什么几把蛋,你谁啊?
不可能吧?
哪个旅游团的人,会有这么多彪悍的大汉?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狂奔,免得被人家觉察出不对劲儿来,但脚步却越来越快,老鬼等人跟上了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电话通知过了没有?
我说就本地的号码,几句话。
如此走出了农家乐的小院子,朝着旁边的道路走去,老鬼等人在那里等着我,瞧见我面容僵硬,眉头皱得紧紧,不由得奇怪,说你怎么了?
前台小妹两眼放光,不过还http://www.hetushu.com是挺有素质地说道:“打个电话,不要钱的。”
然而刚才我还跟方志龙有过通话,而现在却发现已经拨打不出去了。
不可能啊?
而且……
我心底里直打鼓,感觉身子都有些僵直,害怕对方会出言留我,所以脚步不免有一些快。
然而那人却告诉王童,说自己是邪灵教的?
不过这事儿我觉得十分奇怪,因为邪灵教横插这一杠子,是想要干嘛呢?
是一个外国老头儿。
按理说这个时候的邪灵教最应该做的,就是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暗自舔着伤口,等待着风声过去,再出来活动,试图休养生息。
我愣了一下,说你们这儿的生意有这么好么?
从前台一直走到门口,突然间我感觉到这屋子里面吃饭的人有些古怪,刚才的时候我一门心思打电话,倒也没有觉察,但是此刻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来。
我打了几遍,依旧没有接通,没办法,再看了一下那未接来电,却有一个是慈元阁方志龙的。
我说你觉得,久丹松嘉玛有没有与黄公望联手的可能?
不管久丹松嘉玛有多厉害,但邪灵教无论对任何人都是一个庞然大物,即便是衰落到了极致,在江湖黑道之上也是带头大哥的地位,即便是荆门黄家,也不可能指挥得动的。
无论是院子里,还是院子外,我余光打量而下,发现这样的一个情况,忍不住下意识地朝hetushu.com着很可能是主桌的地方望了过去,结果瞧见一张外国人的脸孔。
最主要的事情,是我感觉到了,这些人很可能都是修行者。
我满脑子的疑惑,不过想不通的话,也不再去想,拿起手机,我想起王童给了一个指挥部的备用号码,是一个座机,于是尝试着拨打过去。
电话一接通,方志龙立刻问我,说王明,你现在在哪里?
手机是现代电子产品,老鬼一化作蝙蝠,自然就掉落,若是平日倒也可以捡回,但战况激烈的时候,哪里还能找到?
我问了一下老鬼,他耸了耸肩膀,说手机?掉了……
没有信号了?
与方志龙结束通话之后,我的脑子里充满了疑惑,将当前的情况通告给其余人,黄养鬼也是十分奇怪,说不对啊,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会与邪灵教合作?
我无奈,环视一圈,最终目光落到了附近不远处的一户农家乐里,于是走了过去,结果门口的小哥儿告诉我们,说今天客满了,要不明天来?
我愣了一下,说你确定这事儿没错吧?
方志龙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就知道你有可能会在那里,王明,有一件事情我需要给你通报一下,我这边收到了一个奇怪的消息,说有一部分被怀疑是邪灵教身份的江湖好手,正在朝着西川集结,而主要的方向,便正是青城山。
我听到黄养鬼如此肯定的回复,不由得一愣,说那邪灵教这是干嘛呢?
如今的邪灵教已经没http://m.hetushu.com有了之前的嚣张,属于一种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处境,而且不断有邪灵教的败绩传出。
我说我找王童。
方志龙毫不客气地说道:“具体位置,快。”
总体上来的说,邪灵教已然是大势已去了。
小哥连忙摆手,说您客气,耽误你吃饭,我们已经够不好意思得了,打个电话能要多少钱?随便你打,改天来吃饭就是了。
说罢,我拨通了电话,这回倒是接通了,一个语气低沉的中年男人接过了话筒来,不耐烦地说谁啊?
我说你能够联络到他么?
我听出了对方的声音,没有了在交谈的兴趣,挂上了电话,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百块钱来,丢在了桌子上。
那男人气呼呼地说道:“他出任务了,什么事情,跟我说。”
老鬼十分敏感,赶忙说道:“黄养神……呃,不,久丹松嘉玛的人?”
靠!
邪灵教的大规模集结,不是想要搞事,难道还是过来参观旅游?
啊?
我摇头,说不对,感觉不太像——若是她的人,只怕已经打起来了呢。
我说在西川省都江堰市的青城山。
看到邪灵教这个名字,还真的是让我有些诧异。
要不然邪灵教出来浪什么?
随后宗教总局更是成立了专项小组,通过各个大区的围追堵截,集中对一系列涉及到邪灵教的人物和事件进行突击性的追查,并且获得了很大的战果。
前台小妹欢天喜地地将钱揣进了兜里面去,而我则转身离开和-图-书
那老头儿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我,目光平和,然而我的心脏却是一阵狂跳,下意识地冲着对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但我将电话拨回去的时候,却发现王童那边已经关机了。
我说不用,这是给你的小费。
老鬼瞧见我这般紧张,忍不住笑了,说不是的话,估计应该是青城山哪个宗门的人呗?你不是说过么,说青城山上五阁八寺十二观,宗门若如繁星和牛毛,随随便便哪里都能够冒出来一堆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难不成那黄养神,又或者久丹松嘉玛还请了邪灵教来做帮手?
众所周知,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宗教局联合左道、一字剑以及一众江湖义士突袭邪灵总坛,并且将这存在超过百年的邪灵教精神圣地给直接攻破了去,小佛爷带着一众手下仓皇逃离,一致被官方以及江湖上认为这是邪灵教由盛转衰的标志性事件。
我甚至都没有瞧见几个女人。
老鬼说你别疑神疑鬼的,说不定是……
是真的,还是幌子?
难道……久丹松嘉玛跟黄公望这边有了联系?
小哥说谁知道啊,下午来了一大帮的客人,将我们这儿给包圆了,吃吃喝喝,好不热闹——不好意思啊,我们后厨能力有限,要不您明天来?
如果说之前的那个家伙不过是例常监视的话,方志龙的这个消息却实在是无法解释。
不对,这个家伙,很恐怖。
我点头,说对,是个外国老头,我跟他对视了一眼,心脏www•hetushu•com直跳——那家伙很强,超出人意料之外的强,我们都不是对手。
慈元阁跟黑手双城之间的关系密切,这我是知道的,而既然这事情他都通知了黑手双城,必然是已经确定无误了的。
我不敢往后瞧,而是低声说道:“刚才那农家乐里面,一院子的修行者,怕不得有一百多号人。”
男人说应该没问题吧,你到底什么事情?
我想了一下,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青城山里有内奸,名字叫做空灵道长,是圆明宫的……”
黄胖子远走西北之后,方志龙给我们提供了许多的消息支持,对于他我还是保留着足够的信任,所以没有半分犹豫,便直接回拨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却一下子就接通了。
前台小妹开玩笑,说先生你可别打国际长途啊?
我一开始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这会儿他一骂脏话,立刻就听出来了,原来这人竟然是在监狱里面遇到过的那个季处长。
我说别问那么多,赶紧走。
我说我现在在西川。
黄养鬼摇头,说黄公望与荆门黄家之间的关系其实很复杂,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于黄公望根本不会与荆门黄家有任何联络,在对抗邪灵教的立场上,荆门黄家从来都是站在政府这一边的,所以两者绝对没有联手的可能。
话说回来,荆门黄家之所以有今日的地位,朝堂之上靠的是民顾委的黄天望,而江湖上的威慑力,大部分还是来自于那一位邪灵左使黄公望。
我手机的信号,已经处于关闭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