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三章 天魔

我并没有下杀手,所以逸仙刀很巧妙地避开了那人身体的要害之处,不过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而这个时候老鬼在倏然而至,来到了那人的跟前,对他说道:“胆敢再叫一声,直接将你给弄死,信不信?”
我有些犹豫,而这个时候老鬼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果断,上前过来,直接将对方的脖子给直接拧断了去,然后有三下五除二地将其余人也给灭了口,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走。”
对方有六个人,我的首要目标便是为首的那个削瘦男子。
老鬼这个时候扭头,看向了我。
男人狞笑一声,说你跟我过去一趟,就知道他是谁了,对不对?
我之前满心思都是打电话通知王童,没想到接电话的是那个与我有过节的季处长不说,而且还给旁人听到了去。
老鬼回头,看了小米儿一眼,问她道:“你说。”
不过对方厉害,我也不弱,上前就是一套十三层大散手。
男人说除了传说中的天魔大人之外,还有我们晋西吕梁山鸿庐的庐主,以及北方五省的头目,我都见过了——据说除此之外,南方七省的头目也来了,不过另外有人领队,暂时不过来汇合。
而老鬼这边则在小米儿的配合之下,将其余几人撂倒在地。
呃?
又一刀,划在了对方的右手手筋上面,我死死捂住了对方的嘴巴,过了一会儿,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考虑清楚了,你不说,你http://www.hetushu.com的同伴总有怕死的,到时候你下了黄泉,可别怨我不给你机会。”
过了几秒种,我等他那痛苦劲儿过了,放开了手,再一次问道:“说不说?”
而我这边也并不闲着,三下五除二,便将此人给按倒在地,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动手,将此人的一对胳膊给卸了下来,又在他全身各处肌肉关连处不断拍打。
黄养鬼摇头,说不会,师父的神魂一定在我父亲那里,等此事过后,我去帮你要回来。
双手的手筋被挑破,那人的泪水流淌了一脸,当我再一次拿开手的时候,他终于屈服了,说我们是邪灵教的人。
说罢,几人呈扇形模样,朝着我们围了过来。
听到这话儿,我暗道一声糟糕。
世间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么?
我们这般一阵噼里啪啦的交手,将对方弄得一个落花流水,那人哪里敢不信?
我不动声色地说道:“我跟你们老大又没有什么交情,叫我过去干嘛呢?”
那人死命儿盯着我,恶狠狠地说道:“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又问道:“你们这一大帮子人集结于此,到底是想要干嘛?”
于是他适时闭上了嘴,而老鬼还不放心,将他的衣服撕下一节来,堵在了嘴里,又将他给捆上,拖回了这边来。
我对老鬼的心狠手辣有些震撼,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慌忙离开。
男人嘿然而笑,说你刚才打电hetushu.com话的时候,我们有兄弟听到了几句,听说你跟青城山很熟悉啊,能不能帮个忙,给我们引荐一下?
我说的并不夸张,这儿离那农家乐也就几百米的距离,如果那外国老头儿谨慎一些,再派几人过来,只怕我们就得露陷。
到底什么情况呢?就得此人来说了。
如此一路狂奔,我们离开了镇子近郊,来到了附近的山林里,方才停下脚步来,我喘着粗气,说你下手干嘛那么狠?这样下去可是死仇,不死不休啊……
沉默了一会儿,平日里天真可爱的小米儿显得十分平静,就像一个小大人一般。
噼里啪啦一阵响,那人也算是硬气功的横练高手,在骨头被卸下的此刻,却也没有了反抗能力。
男人说我们晋西长治这儿来了十二人,几乎是全员出动,没有任何耽搁,至于整体的,我看差不多有一百二十多人。
不清楚?
我不怕麻烦,关键的一点在于,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他话语还未说完,我手中的尖刀便已经将对方左手手腕上的手筋给挑断了。
老鬼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说邪灵教,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怎么办?
老鬼与我并肩而战无数次,这点儿默契还是有的,当那几人围将到跟前的时候,我们便几乎同一时间动了手。
老鬼说这帮人过来,肯定有很重要的任务,而邪灵教行事不择手段,任何阻挡它脚步的人,都将会被直接碾压,来不得半点儿http://www•hetushu.com心慈手软——这些人出现在这里,事情有些脱离轨道了……
我说都来了什么大人物?
我没想到老鬼居然会询问小米儿的意见,不过一想也明白了,因为我们此番出山,主要的目的就是帮小米儿,给蛇婆婆报仇。
我眉头一跳,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你老大是谁?
我说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难不成真的是搞企业年会,过来旅游?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师父对我很不错,竭尽全力,就像我的奶奶一样——小米儿不能不报仇,否则这辈子都不会安宁的……”
如此夜幕升起,我们匆匆而走,入了山,然后赶往了之前那一片山林,一路小心翼翼,终于抵达了那一片充满了古阵法的迷踪林,还没有等我们喘口气,突然间有火光冒起,将前方不远处的大半个山头都给点燃了起来。
我说希望如此,要不然她真的将我师父的神魂灭了,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我说谁啊?
男人说他说是隔壁老王,被荆门黄家悬赏一个亿的男人。
男人摇头,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说他找我有什么事?
我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善茬,甚至很可能就是方志龙在电话里面给我提醒的邪灵教,没有多加犹豫,给了老鬼一个“动手”的眼色。
男人摇头,说不知道,上头有命令在此直接,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
至于那个准备前去通风报信的家伙,则和图书给我一刀钉在了树上去。
我脑子有点儿乱,因为此刻的我都戴上了人皮面具,根本就是一个毫无瓜葛的普通人,没想到那老东西的眼睛却是那般的毒,只一眼,就能够猜得出一个大概。
此人全身皮包骨头,站立如松,胳膊上面的肌肉宛如钢铁铸就一般,带着一股刀枪不入的僵硬,陡然伸手抓来,着实给人以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唰!
我犹豫地说道:“我们是浑水摸鱼呢,还是见机不对、明哲保身?”
几人商定之后,决定前往青城山的山门处。
他有些慌乱,因为我已经扑到了他的跟前来,双手在那人的面前推拿一阵,我仰头回去,祭出了逸仙刀。
我抬头一看,瞧见好几个人从农家乐那边走了出来,然后朝着这边过来。
他的胳膊虽然被卸下,但神经却还连着,所谓十指连心,手筋之上的痛觉自然也是格外清楚,我这一下弄出来,他顿时就痛苦得想要大叫,而我却适时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不能够叫出声来。
我揪住了那人的脖子,说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
噗!
我摇头,说不知道,怎么了?
火光冲天。
男人说他觉得你跟江湖上一人气质很像,又听了你的电话,想叫你过去认识一下。
不好,估计是对方看到时间有些久,所以派人过来查看了。
听到她这话语,我一股热血涌上心头,说那就干。
我说那外国老头儿是谁?
老鬼说道:“现在风云莫测,最希望浑水摸鱼的和_图_书,其实应该就是久丹松嘉玛,你不是去过青城山的山门么,我们就去那儿守着,久丹松嘉玛想要拿到泰安古寺的黑舍利,必然就要去那里,而她知道养鬼在我们这里,估计会更加焦急。”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然而若是懵懵懂懂,什么也不知晓,事儿可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而我此刻则磨出了一把匕首来,将那人拖下了路边,来到了旁边的水田里,抵在了那人的胸口,快速问道:“报上身份,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我时间不多,别试图考验我的耐心。”
更何况我和他应该是没有见过面的,仅仅从别人口中的描述,就能够断出一个大概,这事儿着实有些太过于玄幻了。
逸仙刀并没有对面前这人下手,而是扑向了那报信的人。
然而那人却显然有些嘴硬,态度强横地说道:“你识相的话,赶紧放了我,还能留一条性命,若是不然,等我们大人过来了,直接弄死你……”
噗……
男人说是天魔,邪灵教十二魔星之首,邪灵教最强者之一……
尽管我自认为自个儿行事低调,但这话儿给人听去了,着实是我的疏忽。
这个时候老鬼看向了我,说来人了。
这大散手乃擒拿总纲,最擅长的就是小范围的交击博弈,两人在方寸之间交手好几个回合,那人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妙,这对手的实力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赶忙往后一跃,然后大声喊道:“李成,快去通知大人,这帮点子有些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