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五章 迷途

空灵道长冷声说道:“很遗憾,我们对你,以及你身边的这些人,也是非常的不信任——谁知道你是不是邪灵教派来的卧底呢?”
因为圆明宫的长老在王童的评价之中,叫做“一身道法惊人,还擅长剑法,厉害非凡”,而且还是青城丈人的传承。
这边一商定,空灵道长便吩咐道:“石晋,你赔这几位客人去山门之前,我带其余人赶去灭火,记住了,人不能进去,但话一定传到里面,让梦回真人自己决断;另外你也将此刻的状况,通知一下青城山的各个宗门,让大家知道邪灵教极有可能来袭,早作准备。”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空灵道长果断拒绝,然后说道:“若是平日里,这事儿倒也好办,但是现在不行——你也应该知道,此刻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邪灵教大举入侵青城山,那么手段绝对不止是放火烧林那般简单,必然还有其他的手段,比如内应;你并非青城山之人,我们对你也并不了解,也不知道梦回真人到底有没有交待过你事情,甚至你连王童都没有带在身边,这几人我们更是不认识,怎么可能在这关键时刻放你进山?”
这……
我一开始倒也并未觉得,然而走了十几分钟,我开始察觉到了不对,赶忙喝止对方,说等等,这里好多地方,似乎走错路了……
我说对,没错。
我跳下了火焰狻猊,走到了空灵道长跟前来,一低头,拔出了额头剑hetushu.com眼之中的剑丸,轻轻一捏,却有一把散发着黝黑杀气的三尖两刃刀铮然而出,然后被我立在了泥土之中去。
空灵道长点头,说我们知道了,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们若是没别的事情,请赶紧离开吧,免得被殃及池鱼。
如果是真的,那么这所谓的第一江湖世家,它的实力还真的需要好好评估。
我反唇相讥,说不会的,四条腿总会比两条腿跑得快。
他冲到了跟前来,作势欲扑,反而是那个被我骂了一头狗血的空灵道长显得十分淡定。
说到青城丈人,我一开始也有些陌生,后来王童跟我念了一首诗,曰“峨嵋仙府静沈沈,玉液金华莫厌斟。凡客欲知真一洞,剑门西北五云深”,这首收入《全唐诗》之中的《送太乙真君酒》,便是他所作的。
但或许是我刚才骂了空灵道长的缘故,石晋显得很冷淡,冷冷地说道:“我不缺两条腿,你们跟着我走就是了,别掉队,我可不想等你们。”
按理说此人在青城山的地位应该能够进得了前十,比同为守门人的惠通禅师和黄天麟都要强上一大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荆门黄家的卧底呢?
若是半天之前,见到这位空灵道长,我肯定是高兴得说不出话儿来的。
他拦住了自己徒弟,沉思了一番,然后说道:“刚才的话语是我有些考虑欠妥,这里给诸位道歉;不过在此刻的情和图书形之中,我是绝对不能够放一些不相干的人进青城山,增加不确定的因素,但是如果你身上的确有重要信息,我也耽误不起——所以……”
我点头,说对,我们在青城山镇郊外的农家乐里,已经跟他们打过了照面,对方领头的那人,叫做天魔。
我说得更加坚决,而就在这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有一个长眉毛的老和尚站了出来作和事佬,说能不能这样,你将这件事情告诉我们,由我们来作转达呢?
我并没有放弃进山的想法,特别是在见到了空灵道长的情况下,于是坚决地说道:“我身上背负着梦回真人交代的重要使命,而这事儿极有可能关系到此战的生死,我必须要见到他。”
我自然不会当面告诉他,说因为我知道你是久丹松嘉玛的内应,所以特地过来警告青城山的,所以换了另外一个说法,说我与王童分离了,联系不上人,外面的手机信号给完全屏蔽了,没有办法,只有赶过来,将这个信息通知给青城山。
此人著有《青城秘录》、《大道玄指》,均为青城派顶级功法,又有诸多事迹传出,是一位顶厉害的地仙高人,他提出的“无修而有修,斯为大修;无成而成,斯为大成;无德而德,斯为大德;无有而有,斯为大有”之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统治着西南道教的主流修行。
守无致虚,此为青城山多个宗门的终极宗旨。
那石晋竟和_图_书然头也不回,直接消失在了林子里去。
我来不及多想,邀请那石晋上我们的火焰狻猊,虽然人有些多,但应该不会影响速度。
我瞧见了对方眼神之中的蔑视,知道一味的恭敬,或许会带来相反的效果。
石晋没有再多话,转身就走。
我心中惊骇,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与青城众人对上,还是将刚才与那神秘弓手的对话重复了一遍,听到了我的解释,空灵道长不由得皱着眉头,说你的意思,是放火烧山的,是邪灵教的人?
天魔?
我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说出这一句话来,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的脑子进水了?”
当然,他本人并非诗人,而是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那青城山内丹修炼的名气,便是在他手中发扬光大的。
我的坚持让气氛变得有些僵硬,空灵道长寸步不让,盯着我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若不让,你便会硬闯?”
说罢,他便带着人离开了,而这时有一位个子不高的矮道人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道:“走吧。”
听到我如此争锋相对、肆无忌惮的怒骂,立刻就有人忍不住了,怒声吼道:“好狂妄的小子,你胆敢说我师父,信不信我弄死你?”
空灵道长看了我一眼,又不经意地打量了一下周遭的人,然后问道:“那你们来干嘛?”
那位低调得可怕的荆门黄家家主,不知不觉间,已经拥有www•hetushu•com了旁人所不敢想象的恐怖控制力。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玄衣道士,一脸苦瓜相,骨骼却格外巨大,手中握着一把罕见的重剑,显然是一个顶厉害的剑手。
我尽管心中有些保留,不过还是如实禀报,说应该没错,我们抓住了几个舌头,问过了,基本上没错,他们是从北方五省和南方七省调集过来的精锐邪灵教——至于天魔,我只跟他打过一次照面,而且并不认识此人,只能够选择相信那舌头的交待。
似乎是为了跟我们斗气,他一开始还算是控制速度,然而到了后来,却是越走越快,越走越疾。
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如果不是黄养鬼跟我交过底的话,我还真的很难想象这一位就是荆门黄家的卧底。
这人与刚才出言呛声的那石勇相貌相似,不过一高一矮,着实有些古怪。
太不可能了。
不过这话儿我也就只是在心里嘀咕几句,而不能够表现出来。
而圆明宫的阖辟天机法、钩提秘术和出神还虚指,更是享誉盛名。
想到这里,我决定让自己变得强硬起来。
一如当初在上清宫之前,我站出来的时候那样。
总之一句话,此人很牛,牛到让我从黄养鬼的口中听到此人的名字,都有些诧异。
对方这般的安排十分公道,让我颇觉得意外,来不及多想,点头应承下来。
听到他这一连串的话语,我忍不住嗤之以鼻,心想着你特么自己就是一卧底,还好意思说别人?和-图-书
我摇头,说青城山中,除了青城三老,以及我朋友王童,其余人我都不信任。
“不行!”
他伸出手,阻拦道:“石勇,别冲动。”
是两兄弟么?
他这话儿说得倒是挺大气,挺为我们着想的,不过我哪里能够离开,心思一转,又说道:“另外梦回真人托我帮他办了一件事情,我是过来回复他的,所以希望能够见他一面。”
深吸一口气,我盯着对方,恶狠狠地说道:“我,王明,出身于曾经与邪灵教争锋相对过的南海一脉,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和离火宋家的传承者,王红旗的侄孙,黑手双城的忘年之交,刚刚在剿灭邪灵总坛立下大功的左道的生死兄弟,现如今被你说成是邪灵教的卧底?”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让人陪着你们前往青城山的山门,让人将话语递过去,看看梦回真人是否愿意见你们,你们觉得如何?”
空灵道长沉吟了一声,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啊?邪灵教十二魔星之首,的确是叫做天魔,他是来自欧洲德国的一名犹太传教士,后来被邪灵教的创始人沈老总感化,成为了邪灵总坛守护,而到了后来邪灵动乱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江湖上露过面了,你确定么?”
然而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越容易让人麻痹。
这时旁边有人出声提醒道:“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宗教总局突袭邪灵总坛,已经将邪灵教的老巢给端了去,天魔的确有可能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