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八章 两线

黄养鬼一愣,说禅师可有见过我?
酒陵禅师摇头,说没有,你我素未谋面,不过我有一个徒弟,名叫白合,曾经与你有过同事之谊,其间与我提过,所以我能够知晓。
白合?
他来不及仔细打量,便赶紧返回来通报了,所以并没有找到人。
“不可能!”
那沧海道人说道:“食脑虫之事,我曾经听过,据说在西康一带,有一个很小的秘密苯教,就有这般的手段,只不过后来引发众怒,最终被布达拉宫给围剿了去,没想到居然再一次重现人间了。”
梦回子与重瞳子、酒陵大师的眼神对了一下,然后说道:“王明刚刚带来了一个消息,说之前四处抢夺黑舍利的那伙人,首领叫做久丹松嘉玛,是一个邪神使者,而她另外的一个身份,是荆门黄家的大小姐……”
一想到这事儿,酒陵大师顿时就坐不住了。
王童一张苦瓜脸,说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刚来的。
什么?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过去,她方才缓缓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久丹松嘉玛的手中,还有食脑虫。”
好些个与圆明宫或者空灵长老交好的宗门领袖都忍不住站了出来,否定刚才的话语。
那中年道士躬身回答,说没有,圆明宫的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露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泰安古寺的防务必然是疏漏的,甚至可以说是兵力浅薄,处处漏洞。
听到这话儿,梦回子不再犹豫,立刻就带着和图书我们折返回了大殿之中去。
梦回子这一下终于变了脸色,吩咐那中年人说道:“派人马上赶往圆明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话语一说出,立刻就有人不满了,说你真的说风就是雨,如果空灵道长是被人污蔑的,那岂不是自断手足?
梦回子环顾四周,说那叛徒,正是圆明宫的空灵长老!
这算盘倒是打得极响,然而他却不知晓,在他眼中固若金汤的青城山,其实早就已经漏如破筛。
不断有人举起了手来,而即便是有人不情不愿,在这样的形势下,也不得不举起了手。
食脑虫?
他身为青城山的三大鬼仙,定海神针一样的人物,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走不开的,不可能撒腿就跑,于是赶紧叫来了随身的小沙弥,让人赶回寺里通知此事,务必不能够被趁虚而入。
我指着旁边的黄养鬼,说她便是荆门黄家往日的第一继承人黄养鬼,消息是从她口中来的。
黄养鬼顿时就是一惊,说白合竟然是你的徒弟,我竟然不知晓。
中年道人应声而去,匆匆离开之后,王童反过来安慰他,说师祖,虽然空灵道长有问题,但圆明宫扎根青城山多年,按理说应该是不会同流合污的,你不用太过于担心。
梦回子不多做解释,而是沉声说道:“是与不是,我已经派人前往圆明宫去查探究竟,他脚程快,十几分钟就能够跑一个来回,是非曲直,hetushu.com倒是便知了。”
梦回子不理会这些杂音,继续说道:“另外王明还告诉了我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本届的守门人中,有一个叛徒。”
梦回子需要总领青城山主要战力,迎战邪灵教的大军雅静,而重瞳子和王童也伴随其中,故而让事涉其中的酒陵禅师与我们一起同行。
而圆明宫与泰安古寺素来安好,彼此都无防范,一旦他们骤然发难,寺内的僧侣就会陷入一种彷徨无措的茫然状态,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管怎么说,有这么一个鬼仙在身旁,迎战那久丹松嘉玛,我就多了许多的信心。
梦回子不再为难他,而是朝着远处招来了一个中年道士,问道:“圆明宫的人,今天有没有人在这里?”
会议里的争吵还在继续,而这个时候梦回真人却终于出手,阻断了众人的喧闹。
啊?
众人的情绪几经起伏,会场喧闹不休,宛如菜市场一般模样。
这个时候众人还在为邪灵教入侵之事闹得沸沸扬扬,喧闹不已,我进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大声宣扬,说青城山的山门坚固无比,邪灵教就算是倾尽全力,也绝对不可能闯入其中,而官方朝廷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这边根本无需焦躁,只需要等待朝廷大军抵达,到时候邪灵教必将灰飞烟灭,而青城山也将一战扬名。
梦回子匆匆走入会场,然后扬起了手,沉声说道:“各位,我个消息要告诉大家。和_图_书
这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有人甚至忍不住嘀咕道:“真人,现在还管什么黑舍利啊,先将邪灵教这帮饿狼应付了去再说吧?”
梦回子待众人冷静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若不是,一切皆休,贫道自会与空灵道长道歉;而倘若是真的,众位可得思索一下预案,要晓得这青城山门,可是有他空灵道长在把守着……”
毕竟青城山的高手颇多,还没有到那捉襟露肘的时候。
到底是青城三老,三大鬼仙之一,众人还是挺给梦回子面子的,没一会儿,全场肃静,都看向了他来。
又有人说自断手足,也比将脖子伸给敌人去砍好一些,谨慎为上。
我们匆匆而走,身边不断有人大呼小叫,平静的小镇也是一片杂乱,兵荒马乱之间,那一派仙家气息荡然无存。
队伍在一瞬间就变得紧张起来,梦回子、重瞳子和沧海道人赶紧去集结人马,赶往青城山的山门,而酒陵禅师则叫身边的小沙弥给我们带路,自己则宛如一道幻影,扑向了东边的泰安古寺去。
看得出来,久丹松嘉玛已经得手了,而既然如此,那么她的下一个目标,一定就是泰安古寺。
我们刚刚走到了泰安古寺的脚下,突然间听到一声惊天的巨震。
毕竟我们这儿人手不多,而且是专门追踪久丹松嘉玛此事,所以也不指望我们能够腾出功夫去迎战邪灵教。
至于酒陵禅师,我也是高兴得很。http://m•hetushu.com
梦回子皱着眉头问道:“空寂道长没来,还是怎么的?”
众人议论纷纷,而这个时候重瞳子和酒陵大师,还有老君阁的沧海道人都围了上来,那重瞳子盯着我,说这话儿可是真的?
有人听闻,顿时就站不住脚了,霍然起身,说不行,不管如何,我们得带人去山门之前,将其守住,并且将空灵道长的人给隔离起来。
重瞳子盯了黄养鬼一眼,而这个时候酒陵禅师却开了口,说对,她的确是黄养鬼。
这边决议一致通过,便开始了行动。
此刻邪灵教大举入侵,人心惶惶,大部分宗门的可战之士都纷纷集中在了山下小镇,准备随时集结,奔赴第一线。
我回望了过去,瞧见那青城山门之前,有一股巨大的烟云生起。
他轻喝一声,让众人都为之平静下来,然后缓声说道:“此时此刻,无论是邪灵教大举入侵,还是久丹松嘉玛的秘密潜入,对于我青城山来说,都是百年以来,最大的考验;说得不客气一点,此时已经到了我青城山生死存亡之际。我提议,现在众位便立刻返回宗门,提点大部分人手,除了保证宗门安危之外,其余人全部集中,听候调遣……”
听到黄养鬼的讲述,旁边的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来。
对于这安排我也感到十分满意,毕竟对于我来说,找到久丹松嘉玛,将其斩杀,又或者逼问出我师父的下落,方才是我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
他话音刚落和图书,站在我们旁边的重瞳子、酒陵禅师和沧海道人等几个大宗门的领袖都举起了手来,说我附议。
有人说这怎么可能,空灵道长德高望重,素来得人敬服,这青城山上不知道多少人受过他的恩惠,真人你这般说,着实是好没道理啊!
我们这边刚刚走到了山下不远处,那个被派去圆明宫的中年道士就赶过来了,找到了我们,说他已经去了圆明宫,结果瞧见的,是一地的尸体和血迹,而圆明宫十来位长老却不见了踪影。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面面相觑。
这一下众人都炸了,议论纷纷,不断有人高呼道:“真人,到底什么意思啊,这一届的守门人里,无论是泰安古寺的惠通禅师,还是圆明宫的空灵道长,还是赵公山的黄天麟教习,都是咱青城山德高望重的真修,这小子红口白牙,血口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酒陵大师这回有些坐不住了,说若是那久丹松嘉玛给圆明宫的高手种上了食脑虫,然后再前往我泰安古寺,说不定会得手啊……
青城山的山门,被攻破了。
轰……
酒陵禅师苦笑着说道:“这事儿颇多曲折,一言难尽——你既然是荆门黄家的人,而那人又是你的姐姐,为何会透露这消息呢?”
黄养鬼也不讳言,将自己脑中被种入食脑虫的事情和盘托出,并且讲出了自己受控期间所做过的恶事。
梦回子沉吟不说话,而这个时候黄养鬼却开口说道:“你们别忘记了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