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九章 古寺

我们甚至都没有怎么跟邪灵教打过交道,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概念。
我不确定青城山那么多的高手,是否能够扛得住邪灵教的进攻。
冤家路窄啊……
传说中好几位泰安古寺的前辈就是用此法参透禅意,最终成就了罗汉果位。
我长刀递出,挥舞了三两下,发现果然不强。
我挥刀挡住,却瞧见一个满脸是血的老和尚状若疯狂一般地怒吼道:“叛徒,你们这些叛徒……”
但我却知道一点,这个时候,是浑水摸鱼的最佳机会。
我的长刀一卷,放过了面前的和尚,又朝着那人劈了过去。
而那脑袋,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头毒蛇的洛铁头一样,无端丑恶。
那大雄宝殿之上的诸多佛像,大多都已经倾倒在地,碎成了数截。
而这样的神射手,久丹松嘉玛的手下还有十几个之多。
我将刀尖上的那头颅丢在了地上,给黄养鬼看,她认出来了,说这东西叫做阿鲁巴,是久丹松嘉玛手下一种十分擅射的箭手。
那人倒地,被我刀刃卡在了脖子上。
作为青城山禅宗实力第一位的泰安古寺,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幽深恐怖,一个人都没有呢?
我搞不清楚,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大雄宝殿里面闯。
一道破空之上,逸仙刀绕过六七米高的塔林,斩站了对方的弯弓之上。
他越跑越慢,终于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几乎都爬不起来了。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来不及了,我冲到五十米近前和_图_书的时候,祭出了杀手锏。
想到这里,我对着那带路的小沙弥大声喊道:“快点,快点……”
小沙弥松了一口气,将前往泰安古寺的道路告知于我们,然后假情假意地说道:“你们先走,我随后便来。”
久丹松嘉玛绝对等不住了。
我几乎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一点,吩咐两人小心,然后快步冲进了大雄宝殿之内去,结果瞧见里面到处都是尸体,有的是光头,也有的则是各种各样不同的怪物。
两人在眨眼之间,交手了十几个回合,最后小米儿出头偷袭,一脚踹在了那人的屁股之上,让他跌了一个狗吃屎,我轻松斩落了对方的人头。
对方是个弓手,从传统理论来讲,近战的手段并不强。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威胁,他开始不断移动位置,然后朝着暗处隐匿了去。
黄养鬼和小米儿在这里等着我,而在她们的前面,则有三四十具尸体,几乎全部都是光头,只有一两个古怪的身影,此刻给一种散发着幽幽火焰的黑光冥火灼烧着。
这是很大的一片建筑,然而除了宽阔广场后面的大雄宝殿,和一座九层宝塔之外,几乎都没有特别雄伟的建筑。
那家伙有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各种怪物,个个都十分强悍。
我三两下将对方的禅杖挑飞,而这个时候有一个青衣道士狞笑着挥剑而来。
不是泰安古寺的人,必然就是久丹松嘉玛的手下。
我有些惊hetushu.com讶,说这些人她是怎么带进来的?
我放眼望去,瞧见在大雄宝殿的跟前,躺倒着一排尸体。
嗖!
泰安古寺并不在山上,而是出于一大片桃花林的深谷之中,而且那古寺并非如外界那般的宏伟高墙,而是开放的,远远望去,能够瞧见一大片的古碑和塔林,还有幽幽的灯火。
谁知道那利箭贴着我们,射到了附近的地上,结果箭头陡然炸开,碎石洒落一地。
虽然对方在最后一刻避开了我的飞刀,但是弓弦却断了。
我之前与久丹松嘉玛间接地交过手,也从黄养鬼的口中知道了此人的邪神使者身份,所以对于这样的怪物,并不算意外。
我们因为在赶往泰安古寺的路途中,所以并不清楚青城山的山门是如何被破掉的,到底是空灵道长这内鬼作的怪,还是邪灵教强攻的结果。
结果我们刚刚冲了几十米,突然间暗处就有利箭朝着这边射了过来。
还有青衣的道士。
要知道,即便是有空灵道长做内应,但这么多人,她也未必能够当着众人的面给弄进来的啊?
不好。
我也不清楚为何在明知道青城山拥有三位鬼仙的情况下,邪灵教还有胆子展开这样的进攻。
逸仙刀。
大的嵌入山壁,足有十数丈,而小的也有两三米。
我知道久丹松嘉玛已经赶到了这里来,并且下了毒手,没有再犹豫,领着黄养鬼和小米儿便冲向了那边去。
小沙弥哭了,说可我是真http://www.hetushu.com的跑不动了啊?我又不能跟你们比,我只是一个入门没多久的小和尚——再说了,我青城山山门坚固,高手众多,哪里会有什么问题?
这利箭飞快,而且诡异莫名,十分刁钻,好在我们三人对于炁场的感触在此刻已经是开启到了巅峰状态,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避开了去。
这个时候那老和尚方才醒悟过来,盯着我说道:“你是谁?”
这玩意发出一阵焦臭的味道,小米儿打了一个响指,从怀里摸出了两个香囊来,给我和黄养鬼拿上。
我气得一股邪火直冒,说你的同宗师门现在在流血,不知道有多少人得死去,你特么的跟我说歇一会儿吧?
那人位于广场西边的佛塔林中。
我伸手过去拉他,结果小沙弥不停摇头,说跑不动了,歇会儿吧……
这家伙能够在两百米开外,射中铜钱的中心。
我心道不好,知道有人再次埋伏,而且一点儿警告都没有,抬手便是杀招,绝对不是泰安古寺的人。
我曾经听王童跟我讲过一件事儿,那就是泰安古寺的修行手段十分的奇特,那便是通过亲手铸佛,来感受禅意,而每一个受戒的弟子都会独自一人,借助着锤子和凿子,铸就出一尊自己心中的佛。
法器!
话音未落,他的胸口就出现了一柄长剑,而在他身后,我瞧见了那个被夸赞为剑法如神的空灵道长。
我没有心思帮别人教育这个小沙弥,带着黄养鬼和www•hetushu.com小米儿,朝着他指的方向匆匆赶去。
而当真正赶到跟前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在泰安古寺的东边,有一大片的山崖,这儿被开辟成了一个石场,而露天的石场处,耸立在万千尊的佛像。
而等他从逸仙刀眼花缭乱的攻势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提着三尖两刃刀冲到了近前。
我停下了脚步,左右打量,心中颇多疑惑,而这个时候,黄养鬼指着远处,说你看那是什么?
我来不及多做解释,说是酒陵禅师找来的帮手,他人呢?
仅仅一步之遥,却有天大之别。
我打量一圈,听到侧殿处还有打杀声,连忙提刀,朝着那边赶了过去,结果刚刚冲到里面,就有一根禅杖照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我这边刚问,那老和尚突然间大声喊了一句话:“小心……”
而大雄宝殿的台阶之上,一踏入其中,立刻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变了,前面燃烧着熊熊大火,到处都是喊杀声。
这青城山的洞天福地说大不大,说小还真不小,从上清宫下来,望着丛山之中赶了十里地的山路,方才来到了泰安古寺的附近。
借着不远处的微光,我瞧见这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人。
那小沙弥虽然是跟在酒陵禅师身边的亲随,但修为到底还是差了一些,之前的一路疾跑,就已经耗尽了相当多的体力,此刻被我们一阵催促,更是累得脸色发白,直冒虚汗。
我甚至能够瞧见那幽光之下,许多石刻的佛像树立在了室外和_图_书,风吹雨打。
不应该啊?
它更多的地方,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四合院。
他的剑尖,却是刺向了那和尚的后心之处。
那弓手的箭技十分恐怖,每每都几乎是贴着我的身边而过,而且利箭皆是法器,落地即炸,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手雷、导弹一般。
这家伙虽然长着人形,但居然有四只手。
此为觉者。
我用刀尖插住了这玩意的脑袋,回到了大雄宝殿之前来。
不过对方再厉害,也没有我对于炁场的敏感度强。
在高强度的对抗之中,炁场的每一分变化都能够引起我最快的反应,从而判断出对方箭支的方向和落点,并且在零点零几秒的时候,做出相应的躲避动作。
千佛林。
我本以为对方会停止挣扎,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悍不畏死的角色,剧烈的挣扎中,三尖两刃刀将对方的脑袋给切了下来。
呃……
她告诉我这气味有毒,能够让人头晕眼花。
有人在这里布下了法阵,将里面的情形给遮掩住了,免得消息走漏出去。
我身子在瞬间陡然扭转,然后踏着小无相步,人如鬼魅,朝着射箭的方向快速疾奔而走,那人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而几秒钟之后,立刻弯弓搭箭,朝着我这边再射了几箭。
好吧,我翻着白眼说道:“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去。”
我们来到了泰安古寺正前方的广场之上,两旁是每隔五米的灯柱,此刻天色已晚,里面燃着幽幽光芒,而整个寺庙都陷入了一阵死一样的沉寂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