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四十三章 牺牲

当程程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我腾空而起,猛然扑向了她。
黄养神的意志,一直被那久丹松嘉玛的意识给压制着,掌握不住身体的操控权。
不过她的反应倒也快捷,右腿一弯曲,宛如炮弹出膛一般,朝着我的胯下蹬了过来。
小米儿点头,说对,看到了。
而这个时候小米儿突然说道:“其实这是她最好的选择,因为如果再一次被控制了的话,她脑中的食脑虫权限会更加大,或许再也回不来了;而那个时候,我们需要面对再次变成敌人的她,痛苦的就是我们了——看得出来,那个女人心底里面,已经在泛起波澜了,说不定我们能够趁着这会儿,将她给抹去。”
这是她所不愿意做的。
我这个时候终于想起了酒陵禅师临行之前曾经启动的那一句密语。
我将心中的伤悲抛开,问道:“你是说,那个女人心底里面的意识开始在反抗,试图控制身体的行动权了么?”
这是她身边最后的帮手。
双方一见面,几乎没有半句言语,直接就恶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来,我扬起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与对方猛然相撞,为首的那个足有两米多高,长袍子被劲风吹拂,露出了一张脸来,却是一头五彩斑斓的野豹。
预测……
我被阻拦在这里,左冲右突而不得,心中正是愤怒不休之时,突然间角落里跑来一个黑影,在外围对他们进攻。
围着我的这四个大汉都露出了脸http://www•hetushu.com目来,两头猎豹,还有两个面容宛如刚从火场里面冲出来一般,全部都是癞子,丑恶异常。
短发女子死死抱住了黄养鬼的身体,死也不肯放手。
就珍贵程度而言,幼虫比成虫要珍稀一百倍。
我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黄养鬼的心思。
她的身形诡异如鬼魅,一阵闪动,人便出现在了十米开外去,再一闪,又落到了七八米高的佛像之上。
禁锢。
“啊……”
这样的敏捷度让人为之惊叹,而我又给这帮最后的精锐给拼死缠住,眼看着就要让她给逃脱了,这个时候小米儿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妖女休走。”
几乎在同一瞬间,我和短发女子同时之间发出了怒吼之声来,我这儿有无数与黄养鬼交往的画面浮上心头,越想越是恼火,而那短发女子抱着黄养鬼的尸体,却痛哭流涕,朝天痛喊了一声:“不……”
此刻的我,已经提着刀子冲到了跟前来,没有任何犹豫,扬刀就是一劈。
小米儿给我争取了时间,我就必须做出自己该达到的效果。
不是说极为细小么?
她没有再动弹,双眼的眼珠子一会儿黑,一会儿又变成了白色,莫名古怪。
没一会儿,这四人都倒落在了地上去。
她被黄养神控制的这些日子以来,做的每一件恶事,都停留在自己脑海的记忆力,对于这种人生清白的玷污,是让素来都有精和-图-书神洁癖的她说不能够忍受的。
但见她三两下,却是跃到了一个老道士的头顶上去,双脚踩在了人家的肩膀之上,然后手往后脑勺里面一摸,几秒钟之后,居然掏出了手指粗、三十公分长、宛如蜈蚣虫一般的千足长虫来。
我们一直来到了最东面的石场深处,这儿有一尊嵌入山壁之中的巨大佛像,比起乐山大佛来说也不遑多让,而那山壁之上,竟然闪烁着五彩佛光,将一切都给屏蔽了去。
然而蛇婆婆传授我小无相步,却正是为了克制这个小女孩儿,我瞧见她消失的方向,几乎下意识地就望着左前方的十几米处扑了过去。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再多说,继续向前。
砰!
而就在他们挡住了我的这一刀之时,旁边又跑来两人,弯腰将短发女子给扛了起来。
两人一追一逃,在千佛林石场不断起落,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害怕小米儿会吃亏,而随后两人也交了几次手,我发现小米儿有完全应付的能力,方才心安。
她身形一变,却是紧紧跟住了程程。
路途之中,我问到底怎么回事,小米儿告诉我,说这些人头脑里面的,是那豢养成熟的食脑虫,优点是见效快、效果强,而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没有幼虫那般平和,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被吸干了脑髓的缘故,最终死亡,或者变成植物人。
而这些家伙越是丑恶,身手越是凶悍,刀刀见肉,从来都不m.hetushu.com自保。
那玩意摇头晃脑,拼命挣扎,结果给小米儿一捏,动作逐渐缓慢,最后变得僵直,宛如一根直线。
小米儿点头,说对,我跟蛇婆婆学过一段夺舍的法门,看起来很像。
她瞧出来了,那个短发女子的躯体里面,的确是有着自己的哥哥黄养神,只不过那意志并不存留于表层,而是被禁锢在内心深处。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抱着黄养鬼遗体的那短发女子,居然不躲不闪,仿佛傻了一般,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好几个家伙从旁边扑了出来,齐心协力,将我的三尖两刃刀给挡住了去。
她太过于认真了,认真到即便是这些事儿都不过是别人的过错,她也算到了自己的头上来。
几乎在刹那之间,我想通了前后经过,然而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她要让藏在意识底部的黄养神知晓,杀了她的,就是这个欺压他的久丹松嘉玛。
果然,我们赶到这边的时候,正好碰到一队人马,为首的却是程程,而她身边则还有四个黑衣人。
我没有停留,带着小米儿就往那帮人逃遁的方向追了过去。
……
我有些诧异,而小米儿则是趁热打铁,故技重施,让我在正面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自己则从背后突袭,将每一人的脑瓜儿里面,取出了这么一条长虫子来。
而程程不管这些人,让人拦住了我,便闪身离去。
这黑影个子不高,脚步轻盈,却正是先前不见了的小和图书米儿。
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些什么,有点儿自责,又不知道从何处谈起。
他将泰安古寺的空间给禁锢住了,任何人,都不要想着能够离去。
短发女子当下就懵了,直愣愣地浑身僵直,瘫坐在原地。
我不想跟这帮家伙同归于尽,只有发挥着三尖两刃刀的威力,将其死死压制住,然后祭出了逸仙刀,将其一一斩杀了去。
对于我的预判,程程是没有预料得到的,给我猛然一扑,下意识地想要扭身逃开,却到底还是没有我快,给我一把扑在了地上去。
然而她却感觉到了一点,那就是已经被融合一部分的久丹松嘉玛到底还是有些左右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一部分来自黄养神的意识深深地影响着她,使得她虽然行尽了恶事,最终还是没有办法面对生离死别的情形。
留在这里阻拦我的,自然还是那圆明宫的道士,我左冲右突,发现能够留到这儿来的,都是十分厉害之人,旁边两个白胡子老头儿,估计还是圆明宫的长老。
但是我却并没有瞧见久丹松嘉玛。
感知到了危险,程程身子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这事儿费了一点儿功夫,等我将人全部都料理完毕之后,冲到了交击之声发出的地方去,瞧见小米儿和程程战得正酣,没有任何犹豫,便抬手将逸仙刀给射了过去。
而这东西给取出来了之后,那老道士便轰然倒在了地上去。
我们在那遍地都是佛像的石场之中快速奔走和*图*书着,周遭黑乎乎的,我回想起刚才黄养鬼自我牺牲的画面,心中多少有着几分悲凉,说刚才你看到了?
越是这么想,自我了结的心思就越发浓重,而小米儿的手段只能够制住黄养鬼头中的食脑虫三天左右的时间,而这时间还会因为黄养神的出现而无限缩短。
他甚至有被融合的风险。
事实上,刚才若不是我的出现,只怕黄养鬼已经又变成了一个浑浑噩噩的奴隶了。
就在我刚才将精力集中在逸仙刀上面的时候,黄养鬼已经放开了防备,让面前这短发女子将自己的生机给灭绝了去。
对方拥有宝石一般的眼眸,还有野兽一般的凶猛和敏捷,手中拿着一把长枪,宛如幻影一般,无数枪花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而黄养鬼其实在回复清醒的一瞬间,便早已经有了死志。
与其重新受那食脑虫所控制,还不如用自己的死,来洗刷自己身上的鲜血,以及唤醒那沉睡已久的兄长。
这东西,就是食脑虫?
什么?
咱无所谓,但黄养鬼不行。
双手之中有着太多的鲜血,这事儿对于我,又或者老鬼来说,闭上眼睛,不想便是了。
这些都是成熟品种,而康妮和黄养鬼头脑之中的,则都是幼虫。
黄养鬼躺倒在了那短发女子的怀里,口中鲜血流出,却迸发出了所有的力气,一字一句地说出了六个字。
没办法,那帮人只有抱着两人撤离。
她还害了自己的两位恩师,一位下落不明,一位已归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