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四十四章 擒获

我点头,说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酒陵禅师之前应该是弄了一遍,所以什么也没有搜到。
虽然程程比小米儿要大上一些,不过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
此刻的我对于周遭的变动十分敏感,那人影一出现,我立刻就感知到了,当下也是提着刀,猛然站起了身来,抬头望去,却见刚才不见了踪影的酒陵禅师居然出现了。
我给她的目光刺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想起了小米儿来。
我递到了程程的跟前来,说你解开。
酒陵禅师说她们偷走的黑舍利在哪里?
我说对——不过一会儿她醒了,我能够盘问一下她么?我师父南海剑妖的下落,可都还在她这儿呢。
我听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激动地说道:“太行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而在他怀里,居然还抱着一个人。
我眯着眼睛,还想认真打量一下,不过酒陵禅师却并不给我机会,手掌一翻,那玩意便消失不见了去,而随后他问我道:“你过来的时候,山门已经崩塌了?”
我们父女两人将程程给擒住,那小女孩儿还奋力挣扎不休,显得十分勇猛,居然还张嘴,咬了小米儿的胳膊一下,弄得小米儿尖叫了一声来。
听到这女人的口中,发出一低沉的男声,我也有一些懵逼。
程程却死死地盯着我,胸口不断起伏,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敢打我?”
然后我对准了她的脖颈之m•hetushu•com处,猛然一记手刀斩了下去。
本来黄养神能够按照自己的计划浑水摸鱼,将那黑舍利给偷走,然后再奔袭峨眉金顶,将那一边的也都给拿到。
这边离山门那儿挺远的,而且隔着好几重的山,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能够瞧见有冲天的火光,显示着那边正在燃烧着汹汹战火。
这精致的小骷髅头十分诡异,表面上仿佛一层镀金,散发着微微的光芒,而那光芒开始凝结,化作了无数流淌而动的符文来。
她考虑了许许多多,甚至连如何对付鬼仙都提前想好了,但是却忘记还有一个我在旁边虎视眈眈。
而我也试了一下,发现那袋子很紧,无法解开,而低头打量了一会儿,发现这袋子的材质密布丝线,呈金色,外面有一个活泼的阴阳鱼,十分玄妙,我打量了一番,觉得应该和桃花扇之类的一般,都是能够藏纳东西的法器。
说罢,他手掌一翻,亮出了一个台球一般的小骷髅头来。
酒陵禅师伸手接了过去,掂量了一下,点头说对,我能够感受到黑舍利的气息。
袋子的口子处被某种封印给扎住了,她试了一下,没有能够解开,扔给了我。
酒陵禅师看了我一眼,点头,说好,另外我再麻烦你一件事情。
他摇了摇头,说没有,当时这女人身边就跟着一个人了,我将那人给制服之后,左右找了一圈,听到这边有动静,就赶m•hetushu•com了过来。
尽管不是很理解,但小米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在偌大的千佛林石场中搜寻了起来。
我点头,说您尽管讲。
我拿出了那古怪的袋子来,说这是我从那个小女孩儿手中搜出来的,怀疑是某种纳须弥于芥子的空间法器,而黑舍利应该就在其中。
然而半路却杀出了我这么一个程咬金来。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黄养神一直都没有反应,仿佛一植物人似的,如此持续了三两分钟,她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瞧见面前的我,不由得皱眉说道:“你是谁?”
我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结果程程还在拼命诅咒道:“父神总有一天会降临于这个世界上,到了那一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倘若对方是个膀大腰圆的大老爷们,我绝对不会客气,一刀上去,斩断手脚再说话,不过面对着一个小女孩子,我到底还是有一些于心不忍,下不了那个狠手去。
酒陵禅师盯着我,说你确认?
什么情况?
一番酣战下来,我也有些精疲力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躺倒在地,陷入昏迷之中的那短发女人,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招呼小米儿,说把她给我捆了,然后搜一下她身上有什么东西。
程程视我为仇敌,哪里会让我如愿,只是瞪了我一眼,却并不说话。
久丹松嘉玛,又或者说叫做黄养神。
啪!
呃……
我心中一阵激动,将那hetushu•com个袋子收在了内兜里,又让小米儿看住程程,然后跑到了酒陵禅师的跟前来,说禅师,人给你抓住了?
酒陵禅师摇头,说我找到她的时候,人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
她竟然陷入到了无限委屈之中去,让我也是有些醉了,好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小米儿伸出手来,在程程的身上搜了一下,摸出了一个袋子来。
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将刚才的事情说给酒陵禅师知晓。
我将目光移到了黄养神的身上去,充满了防备,而酒陵禅师则告诉我,说他已经封印住了这女人的一身修为,只要他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那女人就不会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她就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憎恨,几乎能够杀死人。
酒陵禅师交待妥当之后,身子凭空而起,然后宛如一阵狂风,朝着山门方向飞了过去。
当得知这具身体里面很可能藏着两个意识,而刚才黄养鬼用自己的生命,呼唤出了兄长黄养神的意识之后,酒陵禅师点头,说难怪刚才这女人如此难缠,结果这会儿却是昏迷在地,原来如此。
此刻天色一片漆黑,我也是借着远处的微光,方才打量清楚,那酒陵禅师的怀里,抱着的居然正是刚才被人抢走的短发女子。
我将程程和黄养神拖到了一处高大佛像的阴影之中去,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儿那短发女子,然后拍了怕那女人的脸,试图将人给弄醒过来。
十三层大散http://www•hetushu•com手。
近身擒拿的顶尖手段,并不是随便说说的,程程被我料敌预先,最终按倒在了地上去,然后我双手一拧,将她给擒获。
我终于让她付出了代价。
这个时候小米儿也冲了过来,从怀里摸出了一把蚕丝来,三绕两绞,却是将她的双手和双腿给捆住了去。
我此刻还在想着黄养鬼,说有没有见到我的朋友。
我心中不由得一软,不过还是硬着心肠,指着她的鼻子说道:“把黑舍利给交出来。”
酒陵禅师的离去,代表着这边战场的结束。
而不远处的程程瞧见了被同样捆住的黄养神,激动地痛骂道:“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妈妈,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点头,说对。
我表示理解,说放心,我不会下黑手的。
酒陵禅师说道:“她刚才便是凭借着这嘎巴拉碗将我的法力拘束的。”
酒陵禅师说青城山此番遭难,我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我决定前往山门去交战,而这个女人她的修为已经被我锁死了,你能留在这里,帮我看管她,一直等到我回来么?
而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不远处突然走来了一个人影。
酒陵禅师点头,说只要不把人弄死,问题都不大——如果按照你所说的,那黄养神回归本体的话,我觉得还是得保存她的性命,因为黄养神此人是宗教总局认定的烈士,有着很大的功劳,所以将此人交给宗教局官方,方才是最妥当的事情。
我的心情本来就因为m.hetushu.com刚才黄养鬼的逝去而心烦意乱,暴躁得很,几乎没有半点儿犹豫,扬手就是一巴掌。
我伸手抓过了旁边的三尖两刃刀来,架在了程程的脖子上,然后说道:“我不但敢打你,惹急了我,我还敢杀你,怎么的吧?”
我说既然如此,那便有禅师保管吧,留在我这儿也是无用的。
虽然这个孩子的战斗力有些吓人。
程程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小屁孩儿之一,不过她最强的地方,还在于自己诡异莫测的身法,至于力量,即便是很强,但也不及我那拥有着磅礴龙脉之气的龙脉社稷图强大,最终给我死死压倒在地上,挣扎不得。
酒陵禅师抬头看了一眼,说黄养鬼?
此刻的我对于力道的把握已经十分精准了,使得程程在收到了重击之后,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之中去,而这个时候,我左右望了一会儿,对小米儿说道:“你去帮我找一下养鬼阿姨的遗体,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找到她,让她得以下葬,入土为安。”
小米儿十分乖巧,走过去搜了一遍,然后将人给捆了起来。
我瞧见她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便走到了她的跟前来,居高临下地望了她好一会儿。
程程就仿佛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孩儿,委屈地哭了,说你居然敢打我,敢打我……
这一巴掌扇在了程程的脸上,又响又脆,这回她倒是没有再咬小米儿了,而是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我。
程程的腿最终踢到了我的手上面,然后给我擒拿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