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四十六章 交火

啊?
青城山这一届的守门人有三人,结果有两人是内应,实在是太可笑了。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懵住了。
有一个青衣道士恨意满满地喊道:“你这邪灵教的贼人倒是挺狡猾的,还想哄骗我们?”
我的心中浮现出几分荒诞来,继续追问,那胡堂主又告诉我,说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邪灵教的人对青城山十分了解,知道那青城山的小镇之中,有许多并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而这些人都是青城山许多修行者的家眷以及遗老遗少,只需要分出一点儿人手,便能够制造出最大的混乱,所以对这里进行了重点攻击。
我这边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妄动,瞧见那队伍保持冲势,却分出四五人,朝着我们这边围了过来,赶忙拦在了他们跟前。
这遭遇让众人同仇敌忾,纷纷冲上前来,怒火中烧地大吼大叫,一副要将我给撕碎了的样子。
翻译过来的名字,叫做全知全能教。
万万没有想到,除了那空灵道长是久丹松嘉玛的内应之外,守门人之中的另外一人,来自于赵公山的教习黄天麟,居然是邪灵教的内应。
我这一手露出来,立刻有人反应过来了,纷纷招呼道:“都来,这人有些扎手。”
我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前,落了他的面子,这事儿他若是忌恨的话,只怕又会再生波折。
而这一支队伍行色匆匆,也不知道是敌是友,冲到了我跟前来的一个大汉高和-图-书声喊道:“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原来这人,却正是之前被我当着众人打败了的伏羲堂堂主胡娅林。
那人一开口,我顿时就止不住地乐了。
我当初来了火气,故意出言讽刺,惹得胡堂主站出来,想要教训我,结果装波伊不成反被操,最终不得不灰溜溜地逃走了去。
弄明白了这一点,我赶忙出声制止道:“各位,误会,我不是邪灵教的,我是青城三老请来的客人,刚刚与酒陵禅师一起待着的,不是敌人。”
我的话语让好几人停下了脚步,而刚才说话的那青衣道士却越发凶狠起来,一边挥剑,一边厉声吼道:“骗人的,青城山已经被邪灵教的人渗透了,先前我师兄就给一家伙骗了去,结果刚刚一回头,背后就给捅了一刀……”
我愣了一下,瞧见对方严肃的表情,方才知道这应该是某种区分敌我的信号,不过我着实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苦笑着说道:“那个什么……”
这人就是隔壁老王?
听到我的话语,小米儿有一些讶异,显然是有些不能够接受我这腹黑的指令,不过我不给她多余思考的空间,告诉她把这女人当做杀师仇人就是了。
正面战场之上,青城三老依托洞天福地的法阵,顶住了敌人的进攻,而在后方这儿,却不得不调遣人手,前去灭火。
我瞧见此人,又是欣喜又是担忧,欣喜和-图-书的是他可以站出来给我作证,而担忧的,则是怕胡堂主怀恨在心。
先前的时候,我来青城山示警,结果众人都不以为意,不想管此事。
这人一说话,旁边立刻有几人应声附和了起来,十分呱噪。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变了好几回,方才伸手拦道:“这人我认识,便是前几日上山的隔壁老王。”
瞧见当前一人挥剑朝着我的脑门斩了过来,我深吸一口气,让小米儿和黄养神退后,而自己则迈着小无相步,倏然向前,然后使用那空手接白刃的手段,将对方手中的长剑给截断,扯了过来。
胡堂主等人瞧见邪灵教的人在举着屠刀,大肆追杀镇子里的无辜民众,顿时就气得怒火滚冒,纷纷拔出了武器,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他严厉地瞪了一眼那几个起哄的人,让他们闭嘴之后,回头问我道:“你这是干嘛呢?”
说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问出了最关心的事情来。
我不由惊讶地问道:“山门大阵,不是说很强,等闲人是无法进入的么,为什么这么快就给人攻破了?”
说到这里,他向我发出了邀请,让我随同他一起前往不远处的小镇子去。
生力军的加入,让几个大肆屠杀寻常人的邪灵教人马狼狈逃窜,好几个被乱刀砍死。
太蠢了。
好狠……
我沉思了一会儿,点头说好。
黄养神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告诉我,说她现如今修为被封,无能为www•hetushu•com力。
我还想解释两句,结果对方瞧见我答不上来,没有任何犹豫,齐声招呼道:“是敌人,杀!”
队伍继续前行,我回过头来,找到了黄养神,说目前山门口子处那儿,青城山和邪灵教两军对垒,正在大战,根本没办法逃出,所以我们就先加入其中,随时等待机会。
我说用不着你来,我一会儿让我女儿保护你们两人,我去厮杀便是了。
乍然瞧见我的时候,胡堂主也大吃了一惊。
话是这么说,奔向小镇的路上,我却悄声对小米儿吩咐,让她在黄养神的身上种下蛊毒,并且随时监视着,一旦这女人出现任何异常,一定要毫不犹豫地将她制住,如果有所意外,绝对不能犹豫,必要的时候将她杀死了也是没事的。
说话间,那四五人立刻朝着我围了上来,刀剑齐出,一副要将我给斩杀于此的凶狠架势,我不得不挥剑抵挡,连退了好几步,方才喊道:“你们是邪灵教的贼子?”
啊?
这样的宗门,怎么能够不被人攻击呢?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立刻明白对方应该是青城山的,因为邪灵教的人从来不会称呼自己为邪灵教,而是一个洋气的名字,叫做厄德勒。
这帮人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任何犹豫,我给弄晕了,不知敌友。
对于这个问题,我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看着她怀里抱着的程程,摇了摇头,说算了吧,将你捆住了,谁来抱你女和图书儿?
完毕之后,胡堂主还告诉我,说为了区分敌我,青城山这边的口令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而回答则是“潜龙,勿用”,任何答不上来的人,都极有可能是潜入青城山伺机捣乱的邪灵教人。
知道了我的意见之后,黄养神主动地提出来,说让小米儿将他的手给捆住,他怕一旦混乱,到时候久丹松嘉玛趁机夺了他的身体掌控权,会做出身不由己的事情来。
我自然不会说自己是想要找机会逃出青城山,所以随口敷衍两句,说我刚刚与酒陵禅师在泰安古寺那边处理了几个入侵者,现在过来,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
偌大青城山,见过我面的只有少数高层人物,寻常弟子倒也没有几人认识我的,不过大概是我前几日在上清宫里,以一己之力,先后挑了胡堂主和铁冠长老李亮,名声大振的缘故,所以我的身份一被点破,队伍里的众人立刻议论纷纷。
黄养神问我,说能否将他的修为解开,他手段还不错,可以帮一些忙。
不过好在胡堂主还是拎得清楚是非的,虽然他本人的心中对我也是恨意浓重,却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搬弄是非。
双方一对暗号,立刻知道是敌人,没有任何缓冲,直接就火拼了起来,而我刚刚弄死两人,突然间听到胡堂主的一声惨叫,却见他被一个黑着脸的老头子给直接撕成了两半去。
邪灵教的贼人?
这动静引来和图书了那边人的注意,刚才那支队伍领头的几人也走了过来,有一个中年书生挤进了人群之中,打量了一眼,突然喊道:“且慢。”
过了几分钟,我们正在四处找寻对手,突然间东边冲来了二十多人。
我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装扮,却跟胡堂主有几分相似,心中便已经明了,知道这些人虽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但是想起我前几日带给他们师父或者堂主的侮辱,有心这个时候挑事儿弄我。
再加上一女人,两小孩,着实不像什么厉害的人物。
此刻的我双手空空,三尖两刃刀收在剑眼之中,看上去倒没有什么攻击性。
胡堂主旁边有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他的眼珠子一转,突然说道:“就算是隔壁老王,值此时刻,在这儿鬼鬼祟祟的,肯定也是有所图谋,说不定也是邪灵教的内应呢?”
胡堂主虽然与我有私仇,但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咬着牙愤然说道:“青城山中有叛徒,那个黄天麟,他就是邪灵教的内应,若不是他将山门法阵破坏了去,哪里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胡堂主知道我的身份,也清楚我跟青城三老,以及上清宫、泰安古寺的关系,所以并不瞒我,开口说道:“山门大阵已经被人破开了,现在邪灵教的庞大兵力堵在山门,又分出十来个个小队突入其中,似乎想要将我青城山给绞杀于此。”
我们一路疾奔,很快赶到了镇子里,冲天的火光之中,到处都有砍杀和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