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五十一章 戮仙

宁浩导演的成名作,《疯狂的石头》里面,可就有这么一词,不过从对方的嘴里面说出来,平添了几分喜剧色彩。
唰!
我不想在此纠缠,转身准备离开,然而那女人却足尖一点,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冷然说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儿是什么?”
此间万物,在我心中,没有一人比小米儿重要。
好吧。
果然。
站在小米儿面前的我双手平伸,逸仙刀悬浮在了我的面前来,尾部急剧震动,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来。
双方都是当世之间顶尖的强人,这一动起手来,简直就是山崩地裂,两边的人马都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了去。
近身缠斗,并不是我的短板。
我说我很快回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这一刻猛然挥出了左手,火眼狻猊在这一刻陡然激发,火焰在瞬间吞没了我的左手,也与她正面对抗了一击。
尽管我这般说,小米儿还是有些难过,咬着嘴唇,眼泪一下子就快要流出来了。
那女人瞧见了我三尖两刃刀的厉害,不过却并不退却,而是贴身而来,试图与我近身缠斗,让我发挥不得三尖两刃刀的威力。
我这边刚刚一进入阵中来,感觉前方有一大群的人围了过来,抬头一看,却见梦回真人和酒陵禅师带着人赶了过来。
我担忧小米儿,对她喊道:“退、退入阵中。”
我摇头,微笑着说道:“没事儿的,这事不怪你,你没事就好。”
和图书衣人以一敌二,居然不落下风,稳住了阵脚。
轰!
不可饶恕。
更何况这刀天生就强大无比。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酒陵禅师发出了一声惨叫来。
见战斗被人给打断,那娇媚女子有些恼怒,不过瞧见了我的逸仙刀,还是笑了起来,说江湖上用飞剑的有几位,但飞刀的,有且只有一人,莫非你就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南海一脉,隔壁老王?
这一点不管是从久丹松嘉玛,还是其他女人那里,都能够看得出来。
我心中释然许多,知晓面前这位也是个有名有位的高手,而不是什么三脚猫的小人物。
我打量对方,发现她的手臂,有一只比较僵硬,仔细一瞧,却是一假肢。
因为它本是神的武器。
大阵一合拢,这边暂时安全了,我收起了浑身都是利箭的火焰狻猊,双手按在泥土上,浑身都是汗。
我忍住了笑,然后说道:“你想怎么样?”
不过青城二老恨透了这始作俑者,手段纷呈而出,渐渐的,那黑衣人却是处在了下风去。
这件事情,的确怪不到小米儿头上来,一来久丹松嘉玛演得太逼真了,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那短发女人,到底是她,还是他;而在之前地魔那惊天手段的突然降临之下,天崩地裂,大地都裂开了缝隙来,小米儿找不到人,也并不奇怪。
梦回真人宽慰我两声,我看向了酒陵禅师,刚想跟他解释一下久丹松嘉玛的事情,http://www•hetushu•com没想到两位长者一同望向了阵前去。
尽管我之前的时候,曾经觉得跟女人打架是一种很Low的行为,但事实证明,女人并非不如男人,有的时候甚至远远强过,当心思狠毒起来,更有细腻之处。
女人说这是你女儿?好本事啊,非要闯入我厄德勒本阵之中,而且还打死打伤我这么多的兄弟,竟然还逼得我过来抵挡,了不起啊。怎么,不留下点东西来,就想走么?
从物理设计上面来说,三尖两刃刀的力学设计非常不科学,两个外刃缺少弧线,三锋的穿刺能力远不如单锋,直线使用中又无法加入轴旋转。
我叹息了一声,没有任何征兆,那逸仙刀便陡然消失,下一秒便出现在了那女人的胸前,把她吓了一大跳,赶忙朝着旁边退开,然后操控那彩绸过来,想要黏住这飞刀,结果劲风骤起,倏然而至,抬头望去,却见一杆奇型兵器,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劈砍了下来。
特别是在对方并不清楚这一点的情况下。
因为精力被先前的逸仙刀牵扯,所以此刻的那女人避无可避,不得不将全部的彩绸都用来应对这一刀。
所以我早已放弃了这样的偏见,更何况面前这位,还是邪灵教的人。
邪灵教一方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所过之处,一片人仰马翻,好几个法阵一触及碎。
不仅仅是箭手的瞄准。
而我的冷漠也让对面那女人有些愤怒,双手一展,漫http://www.hetushu.com天彩绫飞舞,将周遭都给遥遥罩住,然后盯着我,冷然说到:“现在新冒出来的年轻人,都是这么没礼貌么?”
我皱起了眉头来,平静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女儿误入此处,打扰了大家的雅兴,我这就带她离开,对不起。”
一道清脆的撕裂声,那漫天的彩绸倏然间就一分为二,而女人则足尖轻点,向后狂退而去,恼怒地大声叫道:“我的天山冰蚕丝……”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就想笑。
我一脸汗颜,说前辈多誉了,我差一点儿就回不来了。
我先是一愣,突然间闻到身后传来一阵浮动的幽香,知道她却是移动到了我的身后去。
如今的我,也有了能够与邪灵教顶尖人物交手的资格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米儿的战斗水准其实并不逊色于我,不但如此,掌握着巫蛊之术的她还拥有着极大的威慑力。
邪灵教中,并不缺乏神箭手,在那女人的示意之下,飕飕的利箭破空而来。
这样的刀,下劈是一种很难的动作,反而是刺和撩会比较简单一些。
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再加上能够硬扛攻击的玄武金刚劫,三大法门让我在近身作战的时候,承担了一个高攻坦克的角色。
“飞刀?”
两人不约而同地冲了过去,其余人哗啦一下随同而去,却见青城二老两人冲到了阵前去,一左一右,没有任何犹豫地便与那黑衣人叫起了手来。
父亲的臂膀,是孩子永hetushu•com远的依靠。
你要战,那便战。
两人近身快打,短时间内展开了极为激烈的战斗,而在我们之外,战斗也并不停歇,有人试图过来支援那女人,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高声喊着什么,仿佛这个女人也是十二魔星之中的一位。
我没有立刻理会此人,而是回头看了小米儿一眼。
然而越是难,一旦用好了,威力便十分恐怖。
那些支援过来的人,都给小米儿拦住了。
这样的状态,是逸仙刀最为强势的时候,因为高速的震动会让它保持着一种极为锋利的状态,在下一刀出现的时候,就会产生出让人为之震惊的犀利效果来。
这一招对于三尖两刃刀这种长兵器来说,的确是有一定的克制效果,然而对我却没有。
它宛如蜜蜂一般鸣叫。
瞧见了我的目光,小米儿弱弱地说道:“对不起,爸爸,我将人给弄丢了……”
对方的角度刁钻,五指微张,有一种要掏心的架势。
所以过来支援的人,在相继倒下了又一片之后,与我交手的这女人不得不大声提醒,说小心那个女孩儿,她是养蛊人,养、蛊、人!
邪灵教的人,身法都不错,前面有那地魔,这儿又有一娘们儿,我没有给对方得逞的机会,身子一转,小无相步触发,立刻疯狂走位。
小米儿不愿,说爸爸你怎么办?
刚才的一战艰辛,我其实有斩杀那女人的机会,只可惜我几次都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恰恰相反,它是我的强项。
无数m.hetushu•com彩绸堆叠在一块,试图想要以柔克刚,承托住这长刀的力量。
啊?
女人给火眼狻猊冒出来的巨大火焰给逼得狂退,而这个时候,我唤出了火焰狻猊来,让它用身体帮我阻挡住对方箭手的阻击,然后冲进了青城山的阵中去。
然而她到底还是低估了三尖两刃刀的锋利,同时也高估了自己那彩绸的材质。
小米儿对我的话语到底还是最为信服的,我瞪了她一眼,立刻乖乖地往后退去,而那边的弓箭则越发频繁起来。
长刀前劈,连贯而至,这对那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恶梦,一步错,步步错,她给我提着长刀追逐了十几米,终于知道在这样下去,一定会有落败的时候,所以身子一扭,居然凭空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她还在恼怒自己的法器被毁,而我已经惦记上这个女人了。
啊……
所以它虽然与长枪相似,但是在使用难度上来说,却远比长枪难许多。
而且她还欺负我的女儿。
目光对视之下,梦回真人拍手,说王明,刚才真不错,那人是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一的顶尖高手,差一点儿却给你斩杀了去。
我指挥着逸仙刀掩护小米儿,与那女人之间的战斗就有了几分松懈,她趁此机会,朝着我胸口猛然拍了一掌来。
“小佛爷?”
听到这三个字,那些人的脚步顿时就是一缓,然后开始尝试起用远程手段来攻击。
还有另外的高手在盯着我,这种感觉让我十分不舒服,于是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