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五十二章 诛仙

我捂着胸口,感觉快要呼不过气来,因为此时此刻,我能够感觉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刚才已经活生生地目睹到了一位鬼仙的逝去。
麻衣老者开口说道:“他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任何试图闯入战场的人,都将会受到我毫不留情的攻击。”
他终于崩溃了,又或者说是疯狂了。
没有人能够加入其中,但是刚刚饱食了酒陵禅师的那头本命金蚕蛊却不同。
苗疆万毒窟当年最为鼎盛的时候,曾经做过千蛊排行榜,而这本命金蚕蛊则是位列第一。
一番大战,此刻已然是凌晨好几点,薄雾笼罩了整个青城山,月亮早已低下了头去,黎明即将来临了,然而此刻却越发昏暗起来。
他不再喊叫,偃旗息鼓了。
巨大的劲风吹拂而起,将对方给逼得后退几步,而这个时候小佛爷似乎知道老道士准备跟他拼命了,却又是不急不缓,不断与其周旋着,两人交手,那剑光纵横交叉,掌风铺天盖地,周遭一片动荡,根本就是一单纯的爆炸现场。
他是怒极攻了心,看着视为主心骨的师兄酒陵禅师的惨死,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当下禅杖翻飞,就想要将面前这个高傲的邪灵左使给砸翻在地。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老者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黄左使?
然而此时此刻,他最终恢复原形,还是如此模样,只能够说明一点。
小米儿跟我解释,说降中飞头,蛊中金蚕,东南亚邪和-图-书术之中的飞头降,是降头术之中最为恐怖的存在,而与南洋降头术并且齐名的苗疆巫蛊术之中,最厉害的便要算是金蚕蛊了,此物可拟化人形,为顶尖的灵蛊。
什么?
所以他们几乎是选择一起成为了鬼仙。
他若是连一点儿痛都不能忍,就不可能成为鬼仙,而现在之所以变成如此模样,只是因为一件事情。
我放目瞧去,却见两军对垒的空地之前,本来还拼斗得十分激烈的三人之中,那酒陵禅师跪倒在了地上去,双手抱头,痛苦地大声喊叫着。
我心中这般想着,然而没过一会儿,无数璀璨绚烂的剑光陡然充斥在场间,然后那十几人,包括惠通禅师都捂住了脖子,跪倒在地。
双方交手越发激烈,而在无数劲气的切割之下,小佛爷身上的那件黑色斗篷给撕扯粉碎,露出了健硕而年轻的身体来。
这战斗方式,倒是有一些特别。
在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仰头看向了天空。
能成功么?
啊……
错!
难道,这个不是小佛爷?
梦回子猛然一蹬脚,整个人宛如一道利剑一般,冲向了身穿黑衣的小佛爷。
然而还没有等我想明白这一点,梦回子却是冲到了小佛爷的跟前来,两人竟然紧紧抱在了一起,然后朝着天空之上的云层顶端飞了去。
我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期待,想着如果梦回子能够将小佛爷给斩杀了去,那么青城山或许能够一m.hetushu.com鼓作气,将邪灵教给赶出山门,再配合西南宗教局的人手,以及军队,或许就可以化解了这一次的危机。
而在他的脑袋之上,凭空多出了一个古怪的东西,仿佛蠕动的虫子,将他的脑袋给死死罩住。
听到惠通禅师的话语,我一下子就醒悟过来,原来我一直恐惧的邪灵左使黄公望,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而随着邪灵教的溃败,久丹松嘉玛就没有了托付之人,肯定也会再一次回到了我们的手中来。
本命金蚕蛊一直在外围盘旋萦绕,找不到机会上前,而这个时候,小佛爷终于决定上前找寻机会了。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捂,都阻止不了血的流走,而就在此时,天空之上,突然跌落了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来,落到了地面之上。
既然如此,那么那个剑丸神秘人,不是黄门双杰的另外一位,民顾委的大佬黄天望,就是最为神秘低调的黄若望。
不过这本命金蚕蛊与金蚕蛊之间,又还是有一定区别的,金蚕蛊好炼,然而本命金蚕蛊整个世间都没有出现过几次,据说与金蚕蛊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酒陵禅师的叫声惨烈,梦回子自然是要回来救的,他一掌逼退了小佛爷,然后回过身来,双手在酒陵禅师的头上虚空一拍,仿佛想要将那虫子给弄死,然而不但没有起到效果,那酒陵禅师反而滚落在了地上,痛苦地大叫了起来。
他已经被那本命金蚕蛊吸走了m.hetushu.com本源。
不愧鬼仙。
我心中波澜翻涌,而那黄公望则平静地笑了笑,说不,各位,你们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一个战败者的遗物,而是自己的性命……
这时有人试图走到两人交战的地方,去把酒陵禅师留下的遗物拿走。
上面十分残破,斑痕累累。
酒陵大师真的没有什么忍耐力么?
惠通禅师恼怒地指着他说道:“黄左使,那是我师兄的遗物,我只不过是想拿回来而已。”
然而两人上去的时间似乎有一点儿久,即便是将脖子都抬得僵直,都不见人落下。
它宛如飞剑一般,加入了其中的战斗。
在十几个人的掩护下,我瞧见泰安古寺的惠通禅师开始冲向了场中去。
刚才我的确还是看到那梦回子主动出击的,难道他想用重力的作用,将小佛爷给摔死了去?
飕!
不对,不对,这应该就是小佛爷,要不然邪灵教的那帮人不可能像打了鸡血一般的亢奋。
眼看着两人攀升到了云层之上去,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是想要干什么。
有一个麻衣老者站了出来。
那痛苦,已经超出了他的忍耐极限了。
他这边只一人,而对方却是十几人,然而惠通禅师等人却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向前走出哪怕一步。
一道剑光飞过,拦住了这大群的人。
只是,有效果么?
邪灵教左使黄公望?
云端之上的战斗,也结束了。
看模样,小佛爷的年纪并不算大,给我的第一印象m•hetushu.com,甚至还没有超过二十。
啊!
老者长得普普通通,不过手中的一把剑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去。
一个能够成就鬼仙果位的人,相当于已经死过了一次,意志绝对是坚定无比的,然而听他这样的惨叫声,却感觉像个一岁小孩。
然而现如今,兄弟当着他的面,被人给斩杀了去,而且还是被吸走了一身鬼仙功力,这叫他如何能够忍耐?
不对,不对,那天在金陵郊外伏击我的剑丸神秘人,虽然跟他的气息很像,但绝对不是他。
而那根黄金禅杖,应该就是酒陵禅师的本体。
罩在他头上的,是什么?
脖子上面,有锋利的剑痕。
那么……
我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不过对方带着一青铜面具,面具是一个笑脸弥勒,莫名喜感的样子看得人一阵恐惧横生。
在旁边十几人的帮助下,他或许能够击杀那人呢?
只是,他为什么给人的感觉那么年轻呢?
酒陵禅师的逝去让梦回子有些疯狂,从我接触的印象之中,青城三老虽然来自于不同的宗门,但是共同走上了青城的巅峰位置,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是十分亲密的,是最好的朋友,宛如兄弟。
我看向了小米儿,她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看样子应该够是本命金蚕蛊。”
而我从人群的缝隙望了过去,却瞧见他已然消失不见了,而留在原地的,则是一根通体金黄的禅杖。
作为泰安古寺的下一任主持,三位守门人之中唯一一位清白者和*图*书,惠通禅师还是有着极强的战斗力。
我忍不住惊讶,说据说苗疆万毒窟的第一代主人,便是因为拥有了聚血蛊,方才开创了天下三圣地之一的苗疆万毒窟,那本命金蚕蛊,居然比聚血蛊还要厉害?
三位顶尖高手的神级对抗,并不是谁都能插手的,我与小米儿几句话都没有说完,突然间酒陵禅师停止了尖叫声。
这种威能,已经不是人类所能够弄出来的了。
惠通禅师被这人一激,顿时就是双目一红,提着手中的禅杖,朝着对方猛然一挥而去。
我有点儿弄不清巫蛊之道的门门道道,问什么是本命金蚕蛊。
那根黄金禅杖能够作为酒陵禅师寄托真身的法器,自然是极厉害的,而且如果能够在上面找回酒陵禅师的残魂,说不定能够将他复生。
然而此人的凶名,在江湖上都已经流传了二十多年。
在某一时刻,我甚至感觉他还将邪灵左使给压得死死。
至于第二、第三,则分别是聚血蛊与蛊胎。
梦回子亲眼瞧见这东西将酒陵禅师给吞噬了去,对它自然是无比防范,身上散发出黄金一般的金色光芒,光芒之中又有无数符箓旋绕。
青城三老是兵解成仙,就是将意识转移到了一件威能强大的法器之上去,抛开了身体的束缚。
小米儿点头,说据说当年的祖师爷推论过,那本命金蚕蛊只不过是一种代名而已,它本身应该是某种宇宙诞生之前的先天之物。
世间第一奇蛊。
双飞……呃,错了,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