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五十四章 渡气

这情形看得让人心中难过。
我听到,忍不住笑了两声,不说话。
女尼听到,一琢磨,果然觉得不对劲儿,低下了头,说对哦,那叫什么来着呢?
我的心中一阵恼怒,你老人家好歹也是个神,不管是啥玩意儿,也不能这么毁孩子啊?
不行,我不能自乱阵脚,如果此刻在上前去,要是遇到高手,只怕自己自身难保,就连小米儿也得陪在这里。
通过嘴唇的接触,将空气吹进对方的口中,让她得到足够的氧气存活。
我打量了一下窗外的状况,叹了一口气,说蔡莹,可能你不用再想法号了,因为今日之后,青城山估计都没有了,你们那什么庵估计也会飞灰湮灭了去,如果你能够逃出去,还是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吧……
一想到她年纪还小,我就原谅了她咋咋呼呼的样子,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青城山上有尼姑庵啊?”
呃,你作为一个女尼,做这种打扮,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然而这临时抱佛脚的事情呢,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没过一会儿,她就开始喘不过气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懵了一下,下意识地吸吮了两秒钟,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吐出来,愤然说道:“你干嘛?”
出身南海一脉的我对于闭气之事最是擅长,早就开始了内循环,然后开始给蔡莹讲解起了闭气的法门来。
她年纪也不多,估计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我说就是在没有空气的情www.hetushu.com况下,你能够待多久?
女尼说我还没有点戒疤,受比丘尼戒,正式出家,所以暂时还没有法号,不过我师父已经帮我挑好了法号——我们这一辈叫做源字辈,所以我受比丘尼戒之后,应该会叫做源琳。
听到我的话,蔡莹并没有反驳,而是开始哭泣了起来。
女尼嘴巴一撅,说有好吧,我叫蔡莹,师父慧净,是落月庵的。
小米儿说你打得赢鹿婆婆么?
我说你师父有法号,你呢,为什么还是一个俗家名字?
我有一种上去,将这伙人给杀光了的冲动,不过到了最后,还是忍住了。
我忍住了心头的怒火,待在了原地,而那女尼则焦急万分,对我说道:“怎么办,一会儿这里变成了火场,我们可就都得烧死了……”
女尼说我师父没有教过这些……
女尼说别看我们落月庵名气不大,其实跟泰安古寺师出同源,都是璧天大师的传承,只不过我们宗门挑选的人比较严格,所以一直壮大不了而已……
呃?
那些人纵完了火,然后赶回广场前,在那里守株待兔,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说一两分钟这是普通人的程度,你是一修行者,自小修行练气,难道就连久一点儿,都不能坚持?
女尼一愣,说什么叫做闭气之法?
我没有再与她多说,而是吩咐小米儿道:“一会儿烈火起来了,你负责帮她渡气。”
和-图-书大火在持续蔓延着,不知道烧了多久,浓烟滚滚,热力冲天,连眼前的景物都为之扭曲了去,而在这样的场景之下,不时从火场之中冲出一个全身都是烈焰的火人来,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然后毫无目的的逃跑,一直到最后被火焰吞噬,跌倒在地。
女尼瞪了我一眼,说很可笑么?
于是我继续渡气,帮女尼蔡莹继续渡气,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嘴唇接触得有些多了,使得那女尼有些心神荡漾,有一回我刚刚准备渡气过去,结果一条灵活如小蛇一般的滑嫩舌头,居然就钻进了我的嘴里来。
小米儿噘嘴不干,说不行,鹿婆婆说女孩子的嘴唇,不能够随便给人碰,我给她渡气的话,难免会挨到,我才不愿呢。
我摸了摸鼻子,说难道不是没人愿意当尼姑的原因么?
而随着大火的持续,火焰将空气之中的氧气烧光了去,虽然有火焰狻猊在身边,帮我们维持着小楼的温度,让它不至于太过于灼热,但房间里面的空气开始渐渐地变得稀少起来。
我又不是她师父,何必去苛责这个呢?
小米儿嘿然笑了起来,说没事的,我爸爸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我的一口气,让徘徊于生死边缘的蔡莹得以生存下来,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对方的嘴唇之上,似乎抹了一点儿唇膏还是口红,有点儿油,不过却承托出了对方的嘴唇粉嫩柔滑,特别的性感。
这事儿对于火焰狻猊来说,是一件乐意之极的事情和_图_书,故而它东奔西走,倒也欢乐。
现如今的社会,许多和尚上班时间清规戒律,下班时间抽烟喝酒睡女人,都是寻常之事了,人小姑娘年纪又不大,有些爱美之心,抹点儿口红,打点儿香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呃……
小米儿说你来就你来,大不了我就叫她妈妈。
大火一直持续烧了一天,方才渐渐落下帷幕,因为害怕小楼独存而暴露行踪,我们中间转移了一次,找到一废墟待着,天色入夜的时候,我准备转移,然而刚刚走出火场,却有一排人在等待。
小米儿噗嗤一笑,说怨灵怨咒,听起来就有些瘆人呢……
所谓渡气,其实就是人工呼吸。
没多时,火焰在一瞬间就蹿了起来。
这畜生一出现,顿时就将蔡莹吓得浑身直哆嗦。
她躺倒在了床上,不断地使劲儿喘息,结果没有一丝空气进入肺中,这让她为之恐惧,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向我发出了求助。
我没有理会她的哭泣,而是打量着窗外的火势,此刻已经朝着这边蔓延而来,而在大火的逼迫下,我瞧见有许多人开始仓皇地往大雄宝殿那边的广场跑去。
我气了,说你不干,难道要我来?
这急促的声音吓得我的心都悬在了半空中,打着手势,让那女尼闭上嘴,然后躲在窗户后面打量,瞧见有好几人朝着我刚才出手的地方跑了过去。
尽管我内心之中,对小观音存在着守节的心思,但经历过现代教育的我并不是迂腐之人,还是分得www•hetushu.com清楚救人的道德界限的,所以在力劝小佛爷无果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给蔡莹渡气。
我气呼呼地说道:“回头我得真正说一下鹿婆婆了,整天教小孩儿这样的东西,简直是太过分了。”
我们两父女纠结了半天,这个时候火势已经冲到了跟前来,我没有再多犹豫,唤出了火焰狻猊来。
女尼白了我一眼,说怎么可能?
泰安古寺的建筑,但部分都是土木结构,而木结构的房子更多一些,所以一旦灼烧起来,立刻蔓延,将这一大片的寺院都给点燃了。
在现如今的情况之下,我也当不了济世救人的圣母,只能够尽己所能,保护自己最爱的亲人,所以我没有什么出头的想法,而是回过头来,问那女尼道:“你可曾学会闭气之法?”
我呸了她一口,说你妈妈只能有一个,以前是龙米儿,现在是小观音,别给我胡乱招桃花。
唉,素质啊!
女尼说那留在这里,一会儿火势蔓延过来,烈火、浓烟、窒息,哪一样都能够要了我们的性命的。
不过她倒也胆大,一会儿就适应了,追着我问东问西,我哪里来得及与她多聊,支使着火焰狻猊到处扑腾,将灼烧这小楼的烈焰给吞噬进肚子里去。
女尼一愣,认真地打量了一眼我,这才惊讶地说道:“我、我认识你,你就是前些天独闯上清宫,打败了伏羲堂胡堂主和铁冠道人的那个人。”
我心中这般想着,不过瞧见对方的模样,又忍住不说了。
听到小米儿的http://m.hetushu.com话语,我顿时就愣住了,倘若是之前,我不知道鹿婆婆的身份,倒也无妨,现如今知晓那鹿婆婆却是第一代苗疆万毒窟主人所养的那条聚血蛊,而且都已经成了神,在她面前,我还真没有说话的地方。
我皱着眉头说道:“落月庵?”
呃?
女尼蔡莹这个时候也是满脸红霞,头低得快到了地下去。
很快,他们找到了那两具尸体,大声叫嚷着,说要将这一片地方给烧了去。
女尼脸一红,说一两分钟吧?
我义正辞严地教训了她几句,发现她羞愧的模样,便不再多言,害怕伤了人家的自尊心。
邪灵教的人当真狠毒,泰安古寺这儿估计也有几千年的历史,每一处都是古董,然而在他们的眼里却如同狗屎垃圾一般,说纵火就纵火,没有一点儿犹豫,为的就是将人给逼出来,实在是太狠了。
随着时间的持续,蔡莹开始越来越难受了。
靠……
我这时才注意到对方,也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发现小尼姑虽然脑袋光溜溜的像颗卤蛋,不过眉清目秀,倒也算是一个小美人儿。
小米儿嘻嘻笑,说鹿婆婆说你们男人老不是东西了,表面上一心一意,其实心里面顶花儿的,就想着三妻四妾,这么好的机会,你难道就没想法?
她可怜地小声叫道:“救我,救救我,求你了……”
因为隔得太远,所以我也瞧不清楚广场的情形,不过却能够预料得到最终的结果。
我摇头,说别动,出去了,肯定有高手伏击,那个时候死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