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五十七章 恐怖

在我们左前方的十几米处,突然间犬声大沸,然后有紧急的脚步声,我从林间放眼望去,却瞧见有两条猛犬跌落在地,嗷呜的叫着,显得十分疼痛。
瞧见这些大火,我的心顿时就一阵刺痛,越发痛恨起那些不作为的家伙来——青城山遭此大劫,难道就没有人管这事儿?
当初我在青城山上扬名,与两人交手,前者伏羲堂的胡堂主已然身死魂消,而这位铁冠道人在青城山中的实力能排前十,没想到却出现在了这里。
我拿开了手掌,他喘着粗气问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条恶犬的被咬,以及随后中毒而亡,使得不远处搜查的队伍下意识地偏离了这一片地方,使得我们这边有了一点儿暂时的喘息之机。
对于我的情况,小米儿却是嘻嘻一笑,说爸爸没事的,我可以保护你。
另一人说道:“庐主,我们什么时候走啊,我听说山外已经有军队开来了?”
它们却是被长蛇给袭击了,而这一切,则都在小米儿的操纵之中。
紧接着我瞧见月光之下,有几条长蛇从黑暗中游了过来。
当然,刚才的一战也让我受益良多,最主要的就是融合了我师父当初传授我法门之时的那几十张画面,在那一刻融入进了我的脑海之中,让我从此之后,真正有了成为顶尖高手的感觉。
两人说着话,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们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http://m•hetushu•com然后躲到了一边去。
当一切都耗空之后,我再一次站在黄公望面前,估计又只有被砍瓜切菜的份了。
铁冠道人的脸一沉,痛苦地皱着眉头,不过话语却突然间变冷了,说都死了。
我说你带的人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勉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到自己此刻的状态,只怕是有些低谷,别说再迎战邪灵左使,就算是魅魔,或者更低级别的邪灵教徒,都未必能够战而胜之。
我瞧见他这般冲动,忍不住暗骂了一声,不过到底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随着小米儿的推拿,我全身的机能开始重新恢复,丹田之内又开始蓄气。
小米儿瞧见我的状态有些可怕,慌忙问怎么了?
有人兴奋莫名地吼道:“杀光青城山,杀光西南局……”
小米儿十分贴心,走上前来给我按摩。
他竟然不是邪灵教的人,而是天师洞的铁冠道人李复生。
就在我满心愤懑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身后一股阴风浮现,下意识地往后面拍去,结果一到劲风扑面而来。
她的这手法应该是传承自蛇婆婆那儿的,十分的专业,对于推拿和摸骨的法门掌握娴熟,各处要穴的刺激也让我有一种欲死欲仙的感觉。
我望着远处那熊熊燃烧的火场,说那里就是天师洞?
而这个时候我也借着火光打量到了对方。
而龙脉社稷图之中m.hetushu•com,也有气息缓缓流淌而出。
铁冠道人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不知道,应该是在找寻重瞳真人吧?”
如果说邪灵教中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恐怕就是那诛杀了两位鬼仙的小佛爷了,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还有拼命的希望,但若是碰到这人,恐怕就只有等死了。
我说地魔在这附近?
杀!
这个时候小米儿终于出手,抓住了他,将其紧紧抱住,不让他伤害到我。
而且还从暗处陡然蹿出,朝着我发动了攻击。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就好像从水里面捞出来一般,全身的肌肉酸疼,还不停的抽搐。
我不断地喘着粗气,然后告诉小米儿,说我需要休息一会儿,此刻的我因为耗力过度的缘故,有点儿走不动路了。
他像一头凶猛的猎豹,双脚一蹬,便朝着那一队人马冲了过去。
铁冠道人奋力挣脱了我和小米儿并不算用劲儿的束缚,爬了起来,一边抹着额头上面的汗水,一边说道:“大阵崩塌之后,大家各自逃散,我随着天师洞的同门折返回了天师洞中,准备依靠宗门积累的法阵继续抵御;如此坚持了这么久,还打退了几次邪灵教的进攻,结果地魔过来了,只几下,就突破了法阵,在我天师洞中大肆烧杀抢掠……”
铁冠道人点头,说对。
这事儿想想都有些难以置信,要晓得从人数上来说,青城山可是邪灵教的十倍以上。
特别是在青城山领和图书袖人物死去的情况下。
从而朝着南海一脉的巅峰攀登。
这都快过了一天两夜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前面那庐主说道:“等掌教元帅抓到了那重瞳子,我们就走,然后将这整个青城山,都给毁了他妈去。”
哈、哈、哈……
他哆嗦了一下,盯着我打量,几秒钟之后,方才呼了一口气。
这样子,或许在临死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会比较愉快一些。
女儿长大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往林子的深处摸去,不知不觉间,前面火光冲天。
接踵而来的高强度战斗,已经透支了我大部分的精力,特别是刚才与那邪灵左使的战斗之中,我几乎是竭尽全力,将自己所有潜能给燃烧殆尽。
熊熊大火映照在了我的脸上,我瞧不清楚那一大片的火场到底是什么来历,却晓得这人来人往的主道之上,遇见的都是邪灵教的人,而青城山的,除了林子里瞧见了几具尸体之外,还真的没有再见到一个。
我在小米儿拉住了对方之后,猛然翻过身来,将他死死压住,然后捂住了他的嘴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是我,我是王明,不是你的敌人,李亮、李复生,你怎么了?”
离开了泰安古寺,我们没有敢走大道,而是一路往那山林里面钻,结果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有狂躁的犬吠声传来。
我很难跟小米儿形容我与邪灵左使交战时的感受,在旁人看来,当时的我甚至有了能够与黄公望交http://m.hetushu.com战的资格,然而唯有我自己方才知道,那不过是各种各样资源堆砌在一起时,形成的结果。
我没有任何犹豫,朝地上滚落了去,随后伸脚一蹬,正踹中了那偷袭者。
铁冠道人说对,他刚才与我师兄交手,而我则带人杀出重围来……
青城山后院说大不大,说小其实还真不小,作为一个鬼仙,他倘若是想要真的躲起来的话,想要找寻到此人,还真的有一些难度。
所幸的一点,就是刚刚劈出惊天一剑的邪灵左使,似乎也没有追我的意图。
一行五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笑声来,有人冷哼道:“对,将这儿毁了去,谁也得不到——那帮蠢货坏了我们总坛风水,害得我们无家可归,现如今也要让他们瞧瞧我们的厉害……”
我已然没有再拼的资本,于是当小米儿接住我之后,我没有任何犹豫便将火焰狻猊给呼唤出来,夺路而逃。
这使得我们的撤离,没有太过于狼狈。
这些人都已经陷入极度的狂热之中,而就在此时,刚才还趴在我旁边的铁冠道人突然动了。
我说我躲在泰安古寺,结果给人发现了,逃了出来,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我放目过去,方才瞧见这林子的尽头处,也有一处宗门。
我在他耳边反复念了三遍,他那发红的双眼方才从那放空的状态回复过来,重新有了聚焦点。
我一愣,说重瞳真人还没死?
不过最终的胜利,却并不是以人数来定论的,邪灵教在青城山和图书这里投入了大量的高手,然后在这些高手的带领之下,轮番扫荡过去,实在是一件很难抵御的事情。
我当时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如果在接下里的时间里,给我一定的时间去思索和联系,应该能够将其真正掌握。
援兵怎么还没到?
那人哎哟一声,不过却并不退,反而是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将我扑倒在地,什么话语都不说,直接张口咬了过来。
他摇头,说没有,我听说是没有,不过谁知道呢?
我瞧见他双眼通红,叹息了一声,然后又问道:“知道小佛爷在哪里?”
小米儿的话语让我颇为窝心,而我们不敢在这儿多作停留,从先前邪灵教搜查的时候,用那罗盘来搜人,我便知道如果在一个地方长时间的停留,如果没有特别的准备,只怕被发现的可能性会很大。
这就是真正的修为,与“嗑药”而来的成功,两者之间的差距。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开始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快,快,刚才有个家伙逃入了林中,找到他。”
虽说江湖事江湖了,但是这已经明摆着是屠杀了,正在四处围剿邪灵教的官方,怎么就一点儿动作都没有呢?
她的口哨有点儿像是鸟类的叫声,几声之后,突然间不远处的丛林之中传来了一阵蠕动之声。
这个时候我已经缓过了一点儿气来,火焰狻猊因为太过于显眼的缘故,被我收了起来,而小米儿听到这犬吠之声,立刻将手指放在了唇间,然后开始吹起了口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