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五十九章 山破

当初青城山与邪灵教的人列队而战,就是在这一片地方。
要知晓,这世间的洞天福地少之又少,像青城山这般的仙家圣地更是罕见,要不然也不可能挤进来这么多家的宗门来。
我们三人不敢在这里与人做正面冲突,一路沿着山边林子而走,走走停停,摸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方才来到了山门这边的林子来。
随后我看到了地魔,以及小佛爷。
我赶忙爬起来,放眼望去,却见从我们对面的林子处,冲出了十几人来,那为首的几人看着十分面熟,应该都是宗门的头面人物,在上清宫见过面的。
我们知道,这洞天福地,就仿佛纸面上的一个气泡,与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处于同一纬度的空间,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气泡与纸面那儿,有一个接触点,具体来说,也就是青城山的山门。
她开始了忙碌,而我打量了一会儿山门那边,然后盘腿坐下。
他藏身暗处,亲眼瞧见了邪灵教和青城山的交手,甚至还亲眼瞧见两位鬼仙落败的场面。
得到了小米儿的提醒,我的心中方才有了几分底气。
邪灵教所想要做的,就是将这气泡捅破了去,让整个青城山的洞天福地给直接轰塌了去,免去了四处找寻、搜索的痛苦。
我眯眼打量着那面古怪的旗帜,而老鬼则在旁边低声说道:“看到没有,就是这面旗帜,这玩意能够吸收所有非自然死亡的冤魂,抽取它们生前大部分的力量,从而http://m•hetushu•com进行转化,不但让邪灵教的人变得更加强大,而且还布下大阵,封锁山门。”
事实上,这两天来,老鬼也是躲在了这里,逃过了邪灵教一波又一波的追杀。
那旗帜宛如走马灯一般,凭空悬立,然后不停转动,每换了一面,空间之中的炁场之力就有另外一种性质的波动,让人感觉到十分恐怖。
但我却是能够肯定一点,这个人,很强。
我亲眼瞧见了他的手段,这人并不能够力敌,他那个恐怖的金蚕蛊能够吸食人的脑髓和神魂,甚至都没有抵御的办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拉了我一下,我睁开眼睛来,瞧见老鬼在我旁边严肃地说道:“你看那,有人在冲山门。”
我们便藏在了这里。
这林子里此刻其实都还存留着青城山遗留下来的大量陷阱和法阵,虽然经过邪灵教初略的清查,不过依旧有所存留,所以攻破了青城山大阵之后,除了最开始的追杀,罕有人会在这里停留。
我告诉老鬼,说小佛爷击杀梦回子和酒陵禅师的时候,我当时也在现场。
第二,用青城山的败亡,来给宗教局示威,以报邪灵总坛被破的仇怨。
除了列队的战阵,还有十几个风水先生一般的家伙,在那附近忙忙碌碌,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我综合了所有的信息,最终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邪灵教跟青城山的恩怨其实并不多,他们前来此处,最http://www.hetushu.com主要的目的,恐怕就只有两个。
心里有了底气,我匆匆下山,发现原来的山谷之处,不时有一队一队的人马在来往,个个精神焕发。
邪灵教就这般毁去了,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
唉……
刚刚准备冲出去的我们又退守了回来,一方面是那队人马败亡得实在太快了,让我们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而另外一方面,是刚才那个黑衣人的出现,将我们的信心给彻底打消了去。
有源源不断的气息从上面抽动出来,然后落在了下方邪灵教的教徒身上,让他们的精血保持旺盛。
只不过这样做起来,实在是太可恨了。
我和老鬼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天还没亮,属于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也是人最为困乏的时候,他们趁着这时间,从黑暗中冲出,然后瞬间就朝着山门那边冲去。
这修为一事,沉浸之后,不知时间。
那就是邪灵教准备将青城山后山给炸毁了去,一如那舟山群岛的海天佛国一般。
怎么办?
邪灵教在山外布下了迷阵,整个外青城山大雾迷绕,又有高人居中操持,即便是有外援,估计也只能在林中迷转,而找不到山门这儿来。
一旦冲出了山门,外面就是茫茫的山林,邪灵教首尾难顾,必然就有了一线生机。
然而这些人刚刚冲到了跟前来,那些战阵立刻启动,将人给团团围住。
我只感觉脚下一空,忍和-图-书不住抓紧了老鬼和小米儿,惊恐地说道:“这可怎么办,难道我们要死了?”
我找好位置,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对老鬼说道:“冲么?”
而又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力量,从青城山后院的四面八方,传递而来。
在赶往山下的时候,老鬼告诉我,说他几乎是跟在邪灵教的屁股后面过来的,好几次都险些被发现,好在他比较机灵,方才没有落入敌手。
这世间若说谁对于真龙之气还算了解,恐怕也就只有龙脉守护家族的人可以有这个自信了,而我修行的轩辕内经本来就是修行龙脉之气的,再加上龙脉社稷图中收集而来的气息,别的不说,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它属于躺枪的一方。
我在泰安古寺好歹也休息了一段时间,然而这些邪灵教的家伙却几乎是马不停蹄,这帮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那么强的动力,简直就是打了鸡血。
老鬼苦笑,说若是最开始兵荒马乱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够趁乱逃出,然而此时此刻,邪灵教将这儿当做了大本营,不但兵力雄厚,而且还有高手坐镇,只要是稍微拖延一些时间,在青城山后山之中到处搜寻的人还会继续杀将而来,哪里能够逃得过?
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之后,那小佛爷伸手一招,将半空中的旗帜给揽下来,抓紧之后,奋力扇了三下。
而他在路上的时候,还听到一个更加恐怖的消息。
然而在转眼之间,立刻就人仰马翻,在对方娴熟的绞杀之下和图书,没有一个存留。
他们陆陆续续地回返,然后聚集在了山门这儿。
什么仇、什么怨?
老鬼叹气,说对,我或许还能够化作蝙蝠逃散,但对于你们,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
第一,小佛爷的那本命金蚕蛊需要三位鬼仙的修为。
我舔了舔嘴唇,说那可该怎么办?
我问小米儿,说你呢,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法门。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一点一点地修行,在尽量不暴露出自己的行踪之下,尽快恢复自己的战斗力,让我能够在随后的突围战中,有着足够的实力。
老鬼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说你别莽撞,我知道逸仙刀攻无不克,但那玩意却是拥有着最为恐怖的力量,它不知道吸纳了多少的亡魂,你若斩去,它说不定就直接将逸仙刀给吸收进里面去,而且还将我们给暴露了。
这些人应该也是知道了消息,所以方才决议逃离此处。
一下颠,二下倒,第三下之后,突然间山崩地裂,整个空间为之破碎。
现如今还想逃遁而出,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了。
时间在继续推移,天色亮了,之后又陆续出现过几次冲关,规模多的十数人,少则几人,但最终的结果,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败亡得迅速而干脆。
而那半空中的大旗突然间一转,居然抖落出了数十团红色的雾气,落地之后,竟然化作了铁盔铁甲的鬼卒,加入了其中的围剿之中来。
我不敢去直视那黑袍人,因为高手对于目光的聚焦还是十分敏感和*图*书的。
我感觉山门方向的气场有一些古怪,下意识地望了过去,瞧见半空之中,竟然有一面古怪的旗帜,凭空悬立。
听到这话儿,小米儿轻轻拍了拍手,说那我布置一下,把我们的气息给收敛起来。
不用多想,这人也绝对是十二魔星之一。
说起来,青城山也十分冤枉。
随着白天的持续,陆陆续续有邪灵教的人返回而来,而之前那十几个风水先生打扮的人也开始发力了,他们在山门那儿布下法阵,开始吟唱。
我眯眼打量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如果走近一些,也许我能够射穿那旗帜。”
突围的这些人,看着其实都不弱——事实上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被清剿出来的人,应该都能够称得上是强者了。
小米儿说本命金蚕蛊幼虫时期,其实对于许多道家术法最为恐惧,对于深渊之物也有天然的畏惧感,然而一旦成年之后,本身就能够散发出仅次于真龙的恐怖威能,攀上了食物链的上游位置,这个时候若是想要摆脱它,恐怕就只有真龙之气了。
老鬼摆了摆手,说枪打出头鸟,我们在这里耐心等着——只有耐得住性子,方才能够找到那唯一的生机。
我们在林子里穿梭,一点一点地接近,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山门之处,发现那儿有重兵把守,列队而站,旌旗之下,竟然有凛冽的杀气透出来。
而在这些人倒下的五分钟之后,立刻就有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赶到,询问了这边几句,方才离开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