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六十章 血匙

老鬼摇头,又点头,然后才说道:“我不确定,因为我一直感觉到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如何去使用,我并没有一个太清楚的轮廓,但现在,我或许可以在青城山崩塌时那一瞬间,感受到这种空间与时间的底层规则力量,从而开启……”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不惧一战。
邪灵教这一回闹大了,玩过界了,如果众人不群起而攻之,最终危害的,还是自己。
我说留在这里,不也是等死?
我和老鬼霍然而起,他从容不迫地取出了蠡龙爪,而我则将三尖两刃刀给拔了出来。
这根本不是语言,而是一种深奥莫名的东西。
而与这猛犬一起的,则是二十来个身穿迷彩,端着自动步枪的军人,以及几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男人。
这个时候邪灵教的人已经撤出了山门,整个青城山一片剧烈晃动,天地都要崩塌了下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那我和小米儿的性命,就交到你的手上了——如果能成功,一切皆好;但若是不能成,你也别遗憾,这辈子能够有你这么一个兄弟,而且还能够死在一起,我已经是很满足了……
有人!
三人彼此的手掌相连,死死抓紧。
听到这里,我有些激动了,一把抓着他的手,说你是说,这玩意可以带着我们离开?
睁开眼,我发现自己是处于一片林子之中,周遭都是白色的迷雾,充斥在整个世间。
这是空间之力,http://m.hetushu.com也是天地之威。
青城山是一个坑,一个深坑,但它也是江湖豪门,顶尖的江湖道门,在江湖上的地位堪比茅山、龙虎。
同归于尽并不是邪灵教的作风,他们绝对还有后招。
毕竟邪灵教的左使,就是黄公望。
我松开了两人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长吸了一口气,竟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慨。
说是雷声,却没有瞧见闪电,而且那种沉闷的炸响,仿佛是高楼崩塌一般。
这事儿必将引起天下震惊。
那金属条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疯狂转动起来,眼看着那惊天的崩溃即将把我们给淹没的时候,它突然间散发出了一道古怪而扭曲的光芒来,将我们三人给覆盖了去。
“放下武器,抱头跪下!”
我说你有几成把握?
这种恐怖,根本不是凡人所能够比拟的,眼看着就如同巨浪狂潮一般,朝着我们拍打而来,仿佛要将我们给淹没一般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老鬼突然间开口说了一段古怪的话语来。
那根被称作血族十三圣器的血匙在我们三人之间,悬空而立。
此时的邪灵教绝对不敢在此地久留,他们一定会想办法突围,离开青城山。
尽管从青城山小镇一别之后,她就不再出现了,但我却还是能够在泰安古寺被堵的事情里面,感觉到那个家伙的影子。
这是青城山后院崩塌的声音。
怎么办?
我手hetushu.com里有黄养神写给黄门郎的信件,里面的内容是劝解黄门郎交出我师父,不过我现在却不敢用,因为我不确定写信状态时的黄养神,到底是不是假的。
老鬼听到这话儿,伸出手来,也抓住了我的胳膊,郑重其事地说道:“当我师父离开的时候,我曾经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但你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了不孤独,同生共死,这便是你我兄弟。”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血匙?
我觉得只要是有一些危机意识的宗门,都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因为今天灭绝的是青城山,明天也许就是茅山,后天也许就是崂山,在后天或许就是龙虎山天师道。
我感觉到耳边一阵炸响,天旋地转,整个人顿时就是双眼一黑,感觉灵魂好像离开了身体一般。
我丝毫不担心邪灵教的下场,但是却关注另外一件事情。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形势变了。
老鬼在旁边苦笑,说关键是现在我们上去,根本就逃不了,上去也是送死。
老鬼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说留在这里,却并不一定是等死——你还记得这东西么?
我一边喘息,一边飞速思索着这后面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间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猛犬的狂吠。
我们藏身的这片林子,离山门的方向有差不多几百米的距离,对于修行者来说,几乎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
所以它的嚣张,也只www•hetushu•com是一时的。
而如果能够得到国家的重视,那么正应了那一句话,叫做“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青城山是一个很大的洞天福地,崩溃不会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颇为漫长的过程,无数的空间破碎,远处的山峦倒塌,有的分裂,有的直接坍塌进了无尽的时空乱流之中去。
老鬼伸出了手来,在他的手掌之上,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根不规则的金属条儿来,这玩意十分古怪,以它为中心,散发出一种粼粼的波光,使得周遭的空间泛起了一阵涟漪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这山门之外,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久丹松嘉玛。
老鬼瞧见我眼中的决绝,说你这是准备牺牲自己,给我们换一条生路?
或许她已经跟邪灵教取得了联系,两边极有可能勾结在了一起。
唰……
如此昏昏沉沉,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天地一震,然后往着下面倏然而落。
崩溃在迅速蔓延,从很远的地方,一下子就临近到了我们跟前。
我下意识地死死抓紧两边的手掌,双脚乱蹬。
我爬起来,瞧见小米儿和老鬼都在身边,心安了一些,然后问起心头的疑问,老鬼左右打量一番,说这里应该还是青城山吧,不过应该在外围,你听……
好在这一段高度并不算高,四五米,当双脚踩到结结实实的泥土时,我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我的心中陷入了绝望之中,不过在这个时http://www.hetushu.com候,心底里却凭空生出了几分向死而生的勇气来,回过头来,对老鬼和小米儿说道:“一会儿我冲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们两个逃出去,不管能逃出几个,拼命走就是了,我一定帮你们拖住人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我师父在荆门黄家的黄门郎手中。
这样的地方,结果给邪灵教给攻占了,并且毁了去。
说句实话,这一次前来青城山,着实是有一些莽撞了,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我不知晓邪灵教居然会这般大胆,竟然敢拿拥有三位鬼仙的青城山开刀,使得自己深陷其中,差一点儿都走不出来了。
不过那坍塌也是在朝着这边迅速传递而来。
但现在不同了,到了青城山外,邪灵教不再是一家独大,我相信在迷雾之外,一定有了西南局的重重围堵。
我们这个时候冲过去,只能是一句话,叫做自投罗网。
老鬼苦笑,说我只有三成。
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这一生之中,所面对的最为恐怖的力量,这种力量,甚至比当初瞧见那清源妙道真君还要强大一万倍。
我说提议前来青城山,这是我的意见,现如今弄成这个样子,是我对不起大家,如果能够用性命换回大家的安全,我义无反顾。
先前冲关,是死;这个时候冲,就更是死。
这是……哪儿?
我侧耳倾听,感觉到有一阵阵的惊雷之声,从左前方的方位传递而来,轰隆隆的响。
老鬼点头,和-图-书说对,这玩意在我的这儿,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我其实一直都在想一件事儿,那就是传说中的血匙,能够开启地狱的大门,还能穿过时间的空隙,抵达拥有者所想要前往的地方去——它在我的手中,已经可以存储一部分东西了,但是开启时空之门,我却并无把握……
我和老鬼都拔出了武器,而小米儿也虎视眈眈,我们开始小心翼翼地朝着来人的方向摸去,而就在几秒钟之后,几条张着大嘴、露出舌头的猛犬便从林子里扑了出来。
出来了。
然而事情绝对不会是这般的简单。
啊!
那么我必须得去一趟荆门黄家。
因为山门那儿,虽然那扇古怪的旗帜给小佛爷收了去,而且战阵也在不断收拢,但问题在于邪灵教的全部人马,都已经集结在了那儿。
小米儿拉着我的胳膊,说爸爸,我不要……
小米儿伸手抱住了我和老鬼,说爸爸,老鬼叔叔,小米儿跟你们死在一块,也是很高兴的。
就好像是平静的湖水之中,投入了一颗石子。
我在长白山吞噬了真龙智慧之后,是能够听懂一切话语的,然而此刻,我却听得一阵莫名其妙。
在洞天福地之中,邪灵教把住了路口,我们任何的一场战斗,都将会面临源源不断的邪灵追兵,没有半点儿容错率,输不起,逃都逃不掉。
来人纷纷喊道,无端凶恶。
如果能够留得住一些邪灵教的人,必然能够给青城山那些死去的江湖同道,偿还一些血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