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六十三章 噩耗

黑手双城点头,说对,这一次邪灵教真的是触及到了所有人的底线,只要是心怀正义的江湖同道,几乎每个人都同仇敌忾,你放心,它们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
黑手双城微笑着说道:“我刚到,听说你在这里,就过来见你一面。”
听到我的提问,黑手双城回答我,说黄养神曾经是他的昔日好友,两人虽然处于竞争对手的位置,但却一直都是惺惺相惜,相互欣赏的,彼此也曾经有过很好的合作。
黑手双城说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地魔到底有多厉害,我并不清楚,但却心里有数,这样的人,你还能够与其力敌,并且在那么多的邪灵高手手中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王明,我没有看错你,现如今的你,已经能够扛起一字剑曾经的大旗,在江湖上,立起南海一脉的名头了。
王大蛮子死了?他龙精虎猛的样子,怎么就死了呢?
作为东南局的大佬,按理说这事儿发生在西南局,他是不会露面的,不过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王朋也告诉过我,说他已经向总局求援了,黑手双城赶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黑手双城盯着我,缓声说道:“你弟弟应该是被邪龙感染诱惑了,舍身成了魔,在闭关的时候,以身为引,引发了长白山地心之火,摧毁了天池寨,而你二爷爷王老爷子正是在阻拦他的过程中,受伤毙命的;随后你弟弟大肆屠杀,击伤击死多人之后,掳走和_图_书了离火宋家的雪见姑娘,逃到了长白山东边去……”
他谈及了邪灵教在这一次战斗中受到的损失,肯定了我们的付出,突然间却话音一转,说可是……
黑手双城说你别自责,邪灵教的剿灭,并非一人一派的事情,就算是宗教局,也没有能力将其敌住,在我来之前,局里就已经派人去各个宗门请求援助,不但茅山、龙虎等顶级道门派了人手,连平素与宗教局没有什么关联的藏区各教派也出了人,你认识的陆左、和我小师弟萧克明也来了,茅山派了大量的人手,就是为了将邪灵教给剿灭了去……
啊?
我听到,不由得一惊,说这么大的规模?
这东西我本应该带在身上的,如果凭着我的意志,即便是有问题,我也绝对能够将其镇压下去,但王钊却不行。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才会选择毫不保留的信任他。
我皱起了眉头来,说您不相信我们?
东南局局长、小组负责人……
我听完这消息,双手愤然砸向了那桌面,震得上面的东西一阵飞起。
说完这个,他将那信件放在了桌面上,轻轻一点,说这是他的字迹,确凿无疑。
旁边的尹悦解释道:“我大哥现在是中央邪灵教处理专案小组的负责人,专门负责协调和处置邪灵教的抓捕工作。”
黑手双城看信的时候,双手在颤抖。
听到这消息,我最为担心的不是旁人,而是我hetushu.com那个傻蛋儿弟弟王钊,当下赶忙问道:“陈局,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赶紧跟我说啊,别卖关子了——我弟弟他人呢,他怎么样了?”
我就好像被使了定身法,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好一会儿,脑子一片混乱的我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请您务必告诉我,不要有所隐瞒。”
黑手双城点头,说好,我这就给你办理手续,并且让人陪同你去京都。
黑手双城听得很认真,时不时还会提问,针对着某些细节反复讨论。
他来了?
我带着满满的疑惑,跟随着工作人员离开了寝室,来到了一楼的会客室里。
我这个傻弟弟没有走出过社会,出了学校,就一直在长白山天池寨那里待着,心智等各方面,根本都不成熟,很容易经受不住诱惑。
“陈局长,哪个陈局长?”
黑手双城摇头,说这事儿不怪你,我看过了当时的记录,你的,以及别人的,在当时的情况下,你能够活下来,已经足够不易了。
我这几天的交代和见闻都已经归档备案了,想要了解那天发生的事情,直接调用一下就好了啊,在现在这么紧张的追捕时期,有必要跟我见面么?
我尊敬他,如同尊敬自己的兄长。
他对于青城山中与邪灵教的战斗问得并不多,但是对久丹松嘉玛和黄养神之间的事情,却反复地询问,甚至还请我将黄养神给我写的信拿出来,给他查看。
黑手双城已m.hetushu.com经在这里等待了,而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子。
黑手双城沉吟了一番,似乎是在斟酌一些事情,并没有说话。
我从长白山龙窟之中带出来的龙珠,肯定是那玩意出了问题。
我听到,忍不住叹气,说对不起,如此说来,黄养鬼的死,的确唤醒了黄养神被抑制的真正意识,只可惜我最终没有能够看住他,如果能够将其交还给你们宗教局,说不定你们能够有办法将他的状况稳定下来。
黑手双城苦涩地笑了笑,最终还是开了口:“说起来,这件事情其实跟你弟弟有关。”
我有些讶异,说什么事?
所以在得知了他的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赶到了这边来。
我有些诧异,而那工作人员不由得笑了,说还能有哪个陈局?东南局的陈志程,黑手双城,你不认识么?
我终于明白了黑手双城为什么不让我参与追击邪灵教的事情,长吸了一口气,问道:“我想离开这里。”
我琢磨着这两个官职的大小,想着这到底是贬低呢,还是升官了,而这时黑手双城微微一笑,说时间紧张,而且咱们也是老熟人了,我也不多绕圈子,这次过来有两件事情——先说第一件,听说这一次的青城山事件,你有全程参与,我看过了你提交的报告记录,感觉似乎有一些欲言又止的东西,所以特地过来,亲自听你跟我说一说。
我说当初酒陵禅师将人亲手交给我,却给我弄丢了去,说m•hetushu.com到底还是我的责任。
我叹了一口气,说有什么用呢,终究什么都做不了。
我至今还记得他当初在一字剑坟头的时候,洒酒落泪的情形。
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猝不及防,愣了好一会儿,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对方如此热情,让我有些不适应,握过了手,寒暄两句,我坐在了黑手双城对面的座椅上,问道:“不知道陈局长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黄养神的失踪,是他长久以来的一块心病。
尹悦。
在黑手双城看信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说到底为什么。
听完他坦诚的话语,我思索了一会儿,决定不多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从头到尾地讲述起来。
黑手双城摇头,说不,我对你们的信任,就如同对左道、七剑的信任一般无二,之所以说可是,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
我说您不是东南局的么,怎么……
听到我的态度,黑手双城显得十分高兴,他对我说道:“虽然这一次的事情十分遗憾,但你在青城山一役的表现,却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若是没有你的奔走相告,没有你和老鬼的付出,邪灵教或许会更加容易,一点儿代价都没有付出——事实上,在这一次的战斗之中,邪灵教受创也不少,许多名震一时的凶徒都死于青城山,修为恐怖的天魔听说还被重瞳子给打落山崖,邪灵左使似乎也受了伤……”
黑手双城沉吟一番,然后说道:“我这次过hetushu.com来,除了找你了解青城山一战之事外,还有一事儿,就是通知你一件事——就在五天之前,长白山天池寨发生了一起变故,在这场变故之中,你的二爷爷王大蛮子身死,离火宋家的家主宋恶宋老爷子重伤,天池寨给大火毁去,无数人惨死其中……”
只不过他过来见我,是为什么呢?
操!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邪灵教乃江湖公害,它的存在已经干扰到了所有江湖同道的生存,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这里是责无旁贷的,随时等候召唤。”
(本卷完)
黑手双城说你若是不放心,也可以参与进来,我这边随时欢迎。
龙珠。
其实,黑手双城是一个情绪十分丰富的男人,只不过很多东西,他都藏在了内心深处,并不会轻易表达出来而已。
我这边懊恼不已,而黑手双城则在旁边劝解道:“我们这边已经联络了白头山的官方,希望他们能将人给交出来,不过显然对方并不听我们的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白头山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来骂娘的无赖性子,是骨子里就传下来的……”
去京都?
我说既然总局如此重视,而且还有你这样的领导参与,我也就放心了。
这是一个感情十分内敛的男人,我在第一次瞧见他的时候,甚至觉得他沉稳如山,仿佛没有任何外物能够打动他一般,然而此刻我却能够感觉到他澎湃的内心波动。
瞧见我走进了房间,黑手双城站了起来,伸手与我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