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章 天生影帝

我幻听了么?
追悼会之后,还有许多事情,众人忙忙碌碌,也不管我们,我们几人被小李给送到宗教总局的招待所里歇息,一天无事,到了夜里的时候,我走出了别墅院子前来,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直接跌倒在地去。
黄门郎听我说完,断然否决道:“不,没有的事——你应该知道,鬼鬼她已经被恶人控制了,根本就不是她自己了。”
黄门郎这个时候咳了咳,掏出一张手绢捂住了嘴,过了几秒种,方才拿来去,尽管他有意识地藏了一下,我还是看见了手绢里面有血迹。
说罢,我没有再理会他,转身就走。
听到了黄门郎的分析,我认真思索了一下,感觉一下子有些懵了,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明出来,而是问道:“你怎么会认为我不愿意呢?”
其实我也能够闻出一丝血腥味儿来。
啊?
黄门郎说我这次过来找你,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劝你能够答应下来,成为天池寨的新一任寨主,如果你能够答应的话,我愿意代表荆门黄家,与你达成和解,过往的一切恩怨,我们都一笔勾销,如何?
我伸出了手来,说离间计这种小把戏就别玩了,这事儿宋老爷子已经跟我亲口承认了。
两人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停了下来,我在黄门郎对面的长椅前坐下,身子往后仰,靠在了椅子上,平静地说道:“你找我,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但是我最终还是强行抑制住了这种冲动。www.hetushu.com
荆门黄家并不是良善之辈,手中无数血腥。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说是有如何,不是有如何?
因为理智告诉我,我面前的这一个人,是荆门黄家的家主,他极有可能是一个被太多人给低估了的角色。
我们两人之间,有着血海深仇,一时半会,都未必能够说清楚。
我和黄门郎上一次的对话,还是要追溯到我第一次去荆门黄家,这位老先生在密室之中,询问我是否愿意娶了黄养鬼。
黄门郎一脸错愕,说什么南海剑妖,你师父怎么会在我的手上?
然而他却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我虽然没受伤,但我很多在意的人,却都死在了荆门黄家的手里。
不知道为什么,当瞧见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在我面前露出意外的表情时,我的心中顿时就是满足了一下,说对,的确如此。
听到黄门郎的话语,我顿时就愣住了。
我心中嘶吼着,毫不犹豫地说道:“不,你错了,我其实在追悼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想清楚了,那就是不管怎么说,捣毁天池寨的人终归还是我弟弟,我对天池寨、对王宋两家还是有着责任的,所以我决定留下来,带领天池寨恢复往日的荣光。”
黄门郎点头,说对,真的不是。
他完全猜中了我心里的想法,这让我有一种被人看透了的不自在感。
我如果真的动了手,只怕最后吃亏的,是我自己。
我冷笑了一声,说你对天池http://m.hetushu.com寨倒是挺了解的。
不过……
我们没有带任何人,我与黄门郎走出了殡仪馆,来到了旁边一条绿草如茵的小道之上来。
黄门郎没想到我居然知道这件事情,不由得一愣,随后就笑了,说宋恶果然是个老狐狸,没想到他对你倒是挺坦诚的,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应该还求你来做那天池寨名不副实的寨主吧?
我说你不交出我师父的残魂来,咱们就没完。
我没有跟他假惺惺地绕圈子,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以你我之间的关系,有必要说这么虚伪的话么?”
我靠!
我现在开始有点儿害怕跟这个人讲话了,因为他是一个天生的演员,无论是说话还是干嘛,都有着极强的迷惑性,让我骤然之间,失去了判断。
我看着这个坐在轮椅之上的长者,感觉到对方跟普通人其实并无区别。
而在此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他。
我与黄门郎对视,他的目光真诚而坦荡,没有一点儿心虚的情绪,这让我反而多出了几分忐忑来,闭上了眼睛,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好。”
黄门郎伸出右手来,竖起了食指,一字一句地说道:“归属感,你并不是生长于门阀的王家子弟,从小对于龙脉守护家族都没有什么概念,甚至没有一点儿传统的荣誉感;你习惯了独来独往,在你看来,人多,反而是一种累赘;在你的心中,南海一脉方才是你最终的归属,至于黄金王家,只不过http://www•hetushu.com是讨厌的远房亲戚而已……”
黄门郎的分析让我心中骇然,因为他对于人性的分析和对我的考量,已经到了一个让我为之恐惧的程度。
啊?
收起了手绢,黄门郎方才说道:“宋恶是个老狐狸,一直想要爬到王大蛮子的头上来,只不过黄金王家出了一个王红旗,有这个红色土匪罩着,他一直都翻不过身去,一直等到了近年来王红旗不再出世,世间只有一两人知道他的消息,也不确定是否活着的时候,方才又生出几分心思来——他其实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宋阙来坐这个位置,你可知晓?”
真的是这样的么?
黄门郎突然笑了,说你能够这么做,倒是免去了我过多的唇舌。
黄门郎抬起头来,看着我,有些诧异地问道。
我愣了一下,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掏出了鲲鹏石,放在手掌上,然后说道:“我师父的神魂寄托于此,后来鲲鹏石交给了你的女儿黄养鬼,随后我与她在舟山碰面,她将鲲鹏石交还于我,里面却是空空如也——后来我在青城山再一次碰见了她,她告诉我,说我师父,在你的手上。”
我感觉到了无数的怀疑爬上心头,生怕继续这样下去,我会给对方洗脑,于是就赶紧离开。
他说得很简单,仿佛很有道理的样子,毕竟死人和蒙受重大损失的,一直以来,都是荆门黄家,而我却是越战越勇,一切的磨难都只不过是让我成长得更快。
黄门郎没有想到我竟然hetushu•com会这般说,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这笑容展开三秒钟,然后适时地收了起来,对我说道:“我是说,有一些事情,你可能未必清楚——这件事情并不是你弟弟入魔那般简单,事实上,此事最大的责任方,其实就是我们刚刚送行离开的王大蛮子,如果不是他……”
“归属感!”
他这话儿倒是让我有些震惊了,不过想起之前宋老爷子公开说起这事儿,难免不会传到他的耳朵里。
我抬起头来,对着黄门郎说道:“我答应你,不过在此之前,将我师父南海剑妖的残魂交出来。”
他智珠在握,顿了顿,然后笑道:“其实他早就知道,你绝对不会愿意担当这个责任,所以王家不愿,那么宋家上,也就理所应当了,那些有意见的人,只会将怨恨转移到你身上,对他倒不会有太多的苛责……”
我冷笑,说你想让久丹松嘉玛来背锅,不过问题在于,这件事情你难道毫不知情么?
“真的?”
不过我却无时无刻地感受着他的影响和压力,从此之后的时间里,我无数次的与他隔空交锋。
不谈蛇婆婆,光那个被荆门黄家害死的燕子,都让我至今都无法释怀。
黄门郎平静地说道:“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五百年前,黄家与王、宋两家都是同殿为臣的故友,世事变迁,不过是时代的过错,与人无关。现如今都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科技日新月异,又何必纠结于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呢?之前荆门黄家加诸于和图书你的种种,对你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因为最终蒙受损失的,还是我黄家,所以如果你答应,仇恨便从此终结,如何?”
这是一个绝对有自保能力的人。
我就算是再脑动大开,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跟我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到底是脑袋进水了,还是别的问题?
我甚至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如果我此刻出手迅疾,说不定能够用逸仙刀将此人给钉死在轮椅上,从而得报血仇。
然而此刻,他却来到了我的跟前,仿佛长辈一般,与我平静地说能谈谈么?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沉沉死气。
不……
之所以如此,是他显然在给了我一个提示,那就是让我将从肉体上消灭他的想法给收敛起来。
我的确也想跟这一位荆门黄家的家主聊聊。
黄门郎说世间事,逃不过孙子兵法的逻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王大蛮子本人修为精深,只可惜不会教徒弟,下一代的王家子弟里,没有人能够敌得过宋阙,按理说这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只不过王家习惯了当那天池寨的老大,而且王红旗的门生故吏又遍天下,他若强行推宋阙,只怕会有很多人不乐意,所以他便推了一个你出来。
黄门郎居然告诉我,说只要我能够成为天池寨的寨主,他就与我恩怨两消?
黄门郎说我听说了关于你弟弟的事情,很遗憾。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开口说道:“不错的交易,不过,为什么呢?”
他身后的那个小伙子也没有跟着,轮椅自己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