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八章 更上一楼

他说的是事实,本来那血族的身体素质便远胜常人,而且老鬼的欧洲之旅,吸收了两位卡帕多西亚的精血,经过了好几次的进化,无论是身体强度,还是敏捷性,都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老鬼盯着我瞧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看起来那女人是给了你不少的好处啊?
我捏着拳头,突然间生出了几分止不住的壮志豪情来,浑身跃跃欲试,恨不得找人打一架,好发泄一下充沛到了极点的精力。
更何况这其中还有许多的损耗,使得我并不能够百分之百地发挥。
但是此刻却不同,它融入了我的身体里,我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处经脉、每一滴血液甚至每一颗细胞里面,不但如此,它还将我的身体铸就得无比的强横,在先前那极度的痛苦之中对我反复冲刷,让我获得了一种强悍无比的体格。
我满心思都是比斗,毫不犹豫地说好,那就走呗。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折回屋子前,拍了拍房门,喊他出来。
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没到五分钟,全程带着我们的小李就赶了过来,一脸睡眼惺忪地说道:“几位这大半夜的,是准备去哪儿?”
小李着急了,说到底什么事啊,非要这大半夜的出去?
两人交手一百个回合之后,我开始占了上风,而且是越打越顺,几乎是压着老鬼打。
老鬼吓了一跳,说不至于吧,我刚才诳你的呢,这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呢?
www•hetushu•com李给噎了一下,一脸尴尬,我叹了一口气,说这边的事情已了,我们不想再做停留,你帮我转告一下朱局长,说多谢他的款待,不过我们自有事情,就不叨扰了,回见。
他好几次差点儿将我给撂倒在地去。
这个样子,是否能够与黄门郎交手了呢?
我们说我们有事儿,出去一趟,白天的时候再回来。
老鬼笑了,说你若是不动刀兵,只怕会吃亏啊……
老鬼摆了摆手,一副“是男人都懂”的表情,说我知道,你也素了许久,偶尔发泄一下,也是正常的,而且还不是身体的接触……
我没有说,而是看着他,问道:“怎么,你是打算监禁我们么?”
我一想也是,说那怎么办?
两人在一瞬间,便如同流星一般,倏然撞到了一起来。
我摇头,说不动,就动拳脚。
呃……
老鬼说甭说是谁,我也不想仔细打听,不过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地方可是宗教总局的招待所,人这儿住着的都是各地来京办事儿的高手,我们两个在这里噼里啪啦打起来,你就真不怕别人过来围观,而且还带着瓜子和茶水?
这里面有诸多细节,不足外人道,我也不敢讲出来,只是一脸汗颜地说道:“你确定,我怎么可能……”
两人遥遥对立而战,而小米儿则在附近帮着我们放风。
我第一个就想到了老鬼,让他先给我试一试深浅。
我捂住了脸和_图_书,郁闷得不行。
老鬼并不是啰嗦之人,知道我做这些自有用意,于是不再交情,与我见礼之后,陡然而上。
然而这个时候,我开始逐渐地适应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体来,无论是行气还是用劲,又或者从意识到身体反应的传递,都开始慢慢变强。
老鬼嘿嘿一笑,然后告诉我,说他进去看小米儿了,小女孩子的心里若是留下创伤,这事儿可就不太好处理了。
不过天知道那什么卡帕多西亚的种族天赋里,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呢?
我曾经领教过老鬼凭借着血匙的手段,将我们从青城山后院大爆炸中幸存下来,说不定更加神奇的事情也有可能发生呢?
我捏着拳头,说来,我们打一架吧,看看谁厉害。
这使得昨夜之前的我,与此刻的我,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说罢,我们离开了招待所,而那小李最终也没有让门卫拦住我们。
若是我有那三尖两刃刀和逸仙刀为威慑,他未必能够近得了我的身,但如果我扬短避长,只怕会被他给活生生玩死。
小李连忙摆手,说怎么会,只不过我听说几位少来京都,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去处,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我一声——你们去哪儿,我这就去开车过来,送你们去。
这两者之间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
我喘着粗气,伸手扶住了一棵树木来,想起刚才与老鬼的交手,知道自己整hetushu•com体的实力,又上了很大的一级台阶。
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冷汗都流了下来。
即便不如那巨龙,但也有了某一程度的相似。
我忍不住在那如银的月光之下漫步而走,感受着月光之中散发出来的微微气息,这种气息曾经让我无比恐惧,害怕自己再一次变成野狗一般的怪物,然而此刻,就如同浸入温泉之中一般,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痛快。
老鬼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来,说那个啥,卡帕多西亚的种族天赋里,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小玩意儿,你懂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小观音,你在精神上对一位圣洁而崇高的女神,施加了一种违背她人意志的行为,并且以这样的行为,强行获得了那位犯贱而寂寞的女神好感……
龙脉社稷图虽然为我所用,但终究还是外物,是法器,我若是要使用其中的龙脉之气,必须将其从龙脉社稷图中提取,然后经过轩辕内经的转化,方才能够为我所用,而这一过程就算是在快捷,在生死对战之中,也还是有一些来不及。
我说不是,我就是想要找人验证一下自己的水平。
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了,说等等,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离开之后,我仰望着头顶星空,此刻月朗星稀,夜色静谧,不知不觉估计都得有三更天。
我不确定老鬼是否在诈我,按理说我内心世界的活动,意识之海之中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外泄的,因为就连进和-图-书入我意识之中的月光女神都我强大的意志给封锁了退路,最终不得不屈从,按道理说老鬼是不可能窥探到我的内心世界的。
在即将撞到的一瞬间,我们同时出手,手脚齐出,手法宛如幻影,交手的声音连绵不绝,噼里啪啦,在暗夜的林中炸响。
离开了招待所,我们步行了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附近的街上,半夜三更,出租车并不多,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来了一辆,还犹豫了一下,瞧见我们身边还有一小女孩儿,方才停了下来。
老鬼打着呵欠出来,问我怎么了?
昆明湖其实就是颐和园的内湖,这儿以前还有清朝水师练军呢,占地广阔,而我们所在的这座山并不知名,毕竟我们也不是这儿的地头蛇,不过听说附近有一个瓮山挺出名的。
老鬼的话语把我臊得满脸通红,仔细回想了一下,在意识之海之中的战斗,的确是另类了一点儿,我没想到自己的自控力居然如此不堪,而且还表现到了外在来。
两人在这儿也是没有什么牵挂,说走就走,当下也是带着小米儿,直奔招待所门口去。
经历过了这一次的生死之劫,我与之前又有了太多的不同。
我们两人师出同源,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和玄武金刚劫都是必修的基本手段,不过这些法门在手,还得看自己的融合情况,所以一时之间,倒也旗鼓相当,不过老鬼依靠着自己的身体天赋,一开始似乎占了上风。
不过这似乎与我的http://www•hetushu.com意志无关,而是我受在英吉利海峡时吸收过的那股西方龙气息的影响。
呼、呼……
砰!
我摇头,说不是那女人,是南海降魔录。
这儿说是招待所,其实也挺高档的,在这四九城中有那么一片别墅和大厦,证明实力挺强,而且门口还有哨岗,我们出来的时候,给门口的警卫拦住了,问清楚了我们的身份,人武警同志很客气地请我们稍等一下,然后打个电话询问。
两人对立,老鬼问我,说比什么,动刀兵不?
乘车前往昆明湖,下了车之后,我们在附近找寻,然后找到了一处无人的山林中,在附近搜寻了一番,并没有瞧见其他人,便折返了回来。
最大的不同,那就是我将龙脉社稷图之中存储的大部分龙脉气息,融练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从而成为了我能够使用的、实实在在的修为。
谁呢?
老鬼在旁边冷冷地说道:“你放心,我们不是去找荆门黄家的麻烦,用不着你相陪。”
老鬼思索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打听了一下,说玉泉山、香山、颐和园和昆明湖那一带的人不多,晚上的时候,找一处山上,打起来也痛快,咱们直接去那儿得了。
我心中沉思着,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耳边有人轻声说道:“别动,举起手来——咦,王明,怎么是你?”
又大战了两百个回合,浑身汗水淋漓的老鬼往后猛然跃去,然后出声喊道:“停,不打了;算你狠,再打下去,我忍不住放大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