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章 苦肉之计

我不急着立刻过去,反正现在也快天亮了,瞧这周围左右一片狼藉,许多树木折断,都是我和老鬼刚才打斗的后果,赶忙逃离现场,然后晃晃悠悠,等到天亮,偌大的京都城苏醒过来,在附近吃了一个挺有特色的京都早餐,猪肉大葱包子加炒肝儿,填了下肚皮。
但老鬼和小米儿却吃得有滋有味的。
我老爹,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玩意儿?
老鬼说这很正常,龙脉这东西,并不仅仅关系到修行者的修行,而且还事关国运,关系到一朝一代的更替得失,要不然怎么会有龙脉守护呢?肯定是有法阵限制的,估计你老爹他们做的,就是这事儿。
它似乎在挑衅这小金龙,仿佛在声明着自己在龙脉社稷图之中的地位。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光芒收敛,我方才从那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体内有嗡嗡的鸣叫声。
这玩意我很难确定是什么,有点儿类似灵体,又仿佛一道光,不过在高速的旋转之后,它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从龙脉社稷图之中飞出了一点黑色光芒来,围绕着那小金龙不断旋绕。
我的天,身为龙脉守护家族的一员,尽管我并没有太多的认同感,但也不妨碍我知道一些常人所不了解的冷知识。
而下一秒之后,所有的感知全部消失了,唯有一点儿光芒悬停在了龙脉社稷图的上空。
我突然间想明白了,这玩意在我和龙脉社稷图之间搭起了一座桥和图书梁,使得我在调动龙脉之气的时候变得更有爆发性,也更加磅礴。
我从小就给父亲教训大的,对他的吩咐哪里敢不听,当下也是一动不动,瞧见那小金龙一般的光芒朝着我的脑门剑眼之中游来,而弄完这些的父亲出了一脑门的汗水,往后退了两步,随手一划,竟然凭空出现了一道光圈。
我点头,说我觉得也是,估计比我入得还晚。
那光圈宛如镜子一般,不断有愤怒的兽吼从中迸发而出。
而我则感觉到脑袋里仿佛装了一炸药包,陡然炸开,整个世界一片发亮,顿时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痛苦地捂住头,大声惨叫了起来。
老鬼参与过击杀黄溯的全过程,对那个家伙到底有多少本事,心中十分清楚。
小金龙。
给人封闭了。
我走我的路,闯我的名头。
老鬼脸色有点儿怪,说老王,请教一下,你父亲今年贵庚?
别看仅仅只是这一点儿功能,但是对于实战的增强,那可不是一点两点的。
老鬼哈哈一笑,将我也给扶了起来,说想不到啊,你老爹居然这么厉害,我看天下十大也莫过于此,你小子居然是个修二代,当初又何必冒充我们穷吊丝呢?
他退入了那镜面之中,下一秒,竟然凭空消失了去。
这小黑点我自然记得,它是我在白头山龙冢的时候,与宋加欢、郝晨一起遇到的,结果那两位都成了龙脉战士,而我则只是多了一项鸡肋的功和*图*书能,那就是能够听懂不同的语言,以及记忆力会增强许多。
我就是我,隔壁老王。
到时候卖苦力的事情让我去做,等真正让我说话的时候,却未必让我开口。
想到这里,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不过却并不急着立刻找过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来,瞧见老鬼跪倒在了地上,不由得一愣,说你干嘛啊?
我闭上眼睛,沉下心思,内视而望,却见脑海之中悬浮的龙脉社稷图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变得一阵翻涌,里面的万里河山不断发亮,而在我的脚下,仿佛有无数条真龙在嘶吼着。
电话是刚买不久的,而来电人则是总局的小李。
说罢,他双手在胸口结了一个法印,然后仿佛很痛苦一般地从身体里抽出了一道金光来。
说完这些,我对老鬼说道:“你想想,我父亲当初要有现在这般的厉害,像黄溯那样的家伙,需要躲避么?”
听到这声音,父亲脸色大变,对我说道:“来不及多解释了,你应该学了轩辕内经,对吧?这个给你……”
我父亲当初曾经去过天池寨,后来才来的京都,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宋老爷子最清楚不过。
要知道这修行者讲究一个根基,根基牢不牢,对以后能够走多远十分重要,所以从小修行,这事儿是最妥当的,年纪越大,接受能力和感知炁场的能力就越弱;像我们这样二十大几岁才踏入修行门槛的,已和-图-书经是够晚的了,我父亲这五十多岁才开始弄,的确是一场奇迹。
老鬼还让我尝试了一下那豆汁,不过那种有点儿像刷锅水一样的味道,让我着实有些受不住。
这一次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磅礴到我感受一下,就浑身发麻。
这个时候,我方才注意到一件事情。
五爪金龙。
这小金龙的爪子上,居然有五指。
老鬼说对于你老爹这样的人物,我只有献上我的膝盖,方才能够表达心中的崇敬。
那小金龙收服了真龙智慧之后,平静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我再一次尝试着调动起龙脉社稷图来,结果发现它陡然睁开了双眼,一股恐怖的龙脉之气瞬间就激发了出来。
我苦笑,把我父亲之前的情况跟老鬼一一说明,并且说起我当初失踪,父亲心交力瘁地跑到江城区,后来又受到骚扰,不得不拉下脸来,让我老弟回老家。
接通之后,他告诉了我一件事情,在昨天半夜,住在民顾委招待所的黄门郎遭受到神秘刺客的攻击,身受重伤,结果现在民顾委那边找到了总局这里来,询问我们的下落。
放大器?
我把这玩意称之为真龙智慧,但事实上它对于逻辑能力和思维扩展并无太多的用处。
我擦?
我摇了摇头,说被藏起来了。
这五爪金龙,可是龙族的王者,至高无上的存在。
我说可是我还想跟他多聊一下呢,至少把我老弟王钊出事的事情跟他讲一下,他就这么走了,www•hetushu.com我可怎么办?
我说谁是知情人?
我准备找宋老爷子询问一下关于我父亲的消息,没想到车行半路给堵住了,正郁闷的时候,突然间接到了一个电话。
天池寨以及王宋两家,与我并无太多的联系,我若强行空降,恐怕只会变成一个被架空、有名无实的家伙。
我推了他一把,没好气的笑,说你得了吧。
老鬼突然跳了起来,说难道我们脚下这附近,就是当今龙脉?
而是成倍增长。
然而最终那黑点并不如这小金龙,终究停了下来,成为了小金龙爪子之下的一颗小珠子。
啊?
一开始那金光将我的眼睛都刺得睁不开了,直流泪,而等我恢复视线的时候,却瞧见一条钢笔长、活灵活现的小金龙从他的双手之中飞出,朝着我的脑门里陡然射来。
老鬼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你老爹这是夕阳红啊,不过能够制造出这奇迹的人,我想天底下也应该不多吧?
王红旗。
我们一直磨蹭到了中午时分,方才打车前往南郊的那个疗养院去。
或许我能够凭着手腕扭转这情况,但我此刻事情那么多,何必跑过去那儿,跟人家玩一回《甄嬛传》?
老鬼伸出了两根手指来,说我能够确认的,一个是那个朱副局长,他是王红旗的半个弟子,对于这事儿肯定有所了解;再有一个,就是宋老爷子,他是龙脉守护家族宋家的掌门人,天池寨也是靠他和你二爷爷维持的,对于龙脉之事,www.hetushu•com他就算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也应该了解许多消息——至少知道你父亲的消息。
我听罢,当下立刻闭上了眼睛,开始试图用龙脉社稷图来找寻,结果刚才的时候还是一片绚烂,而这个时候却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瞧不见。
然而那小金龙根本不理会它,别看它屁眼儿大,却凶得很,张牙舞爪,冲着那黑色光芒一阵凶,两者开始厮打,一开始还算缓慢,结果到了后来,一金一黑,两者竟然混合在了一起,看不清模样。
他沉吟了一番,点头,说对,如果是当时的情形,别说一个黄溯,就算是来一百个,你家老爷子也都全部给秒杀了去,不应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老爹岂不是后来才入的这个行当?
听老鬼说完这个,我点了点头。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我父亲有一个领路人。
宋老爷子想让我成为天池寨的寨主,领导王宋两家走出困境,并且执掌天池寨这些年来布下的大部分产业和人脉,虽然我不确定他是否如同黄门郎所说的一般想法,但我思虑许久,还是不太愿意答应。
我说我爸今年因为五十四岁。
老鬼说你若真想见他,要么守株待兔,要么就另辟蹊径,找知情人了解。
我下意识地想要扭头避开,结果父亲大喊道:“蠢货,别动啊……”
在中国的历史上,五爪金龙是只有皇帝才能够使用的形象,至于其他的大臣或者藩王,即便是有用到龙的地方,也都是四爪、三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