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一章 信息欺诈

收敛情绪,我说道:“老爷子,不知道雪君跟你们说了没有。”
说话间,那个手机也打了电话来。
我不知道雪君姑娘是怎么把他弄醒的,但听到这还带着几分喘息的声音,眼圈就有一些红。
是宋恶宋老爷子。
我心中一阵拔凉,冷然说道:“小李,你觉得这事儿是我干的么?”
先打的是宋家这边。
我说这事儿来不及多做解释了,你爷爷在么?
我让老鬼与方志龙对话,记下安全屋的位置,然后接通了这边的电话。
“王明?”
老鬼说那怎么办,你准备按那地址过去?
我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现在就像是被蒙住了眼睛的瞎子,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也不知道谁对谁错,所以莽撞决定,实在是蠢,所以当务之急,我们得打几个电话,确定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
我本来想跟他聊起我们当下的处境,不过他既然提起另外的消息,便也让他先说。
他这边也是偶尔得到的线报。
所以我当下也是将目前的情况跟方志龙说了起来。
宋老爷子需要静养,我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跟他通话,只有先联络雪君姑娘。
老鬼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是想去?
我没有什么道德洁癖,接过电话来,毫不犹豫地就来到了附近无人的过道上,然后拨打了电话。
宋老爷子说事情我知道了,真的没想到黄门郎那老小子居然这么不要脸,这种手段都能够使出来。
峨眉金顶的黑和-图-书舍利被盗了。
我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说道:“然后就是慈元阁,我相信这边也没有问题。”
我们下了车,我顺手扔掉了手机碎片,老鬼觉察出不对了,说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把刚才的通话跟老鬼说起,他听了,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说这帮老龟孙,不要脸起来,当真是触目惊心,骇人听闻啊。
就在青城山破的几天之后,在峨眉金顶的大批高手配合西南局前去追杀邪灵教的时候,给人趁乱偷走了去。
弄完之后,我们出来,老鬼让我稍等。
我说关键是我根本弄不清楚朱副局长在这里面的立场到底是怎样的,这个搞不清楚,就很难作抉择。
分解完了手机,我对司机说靠停车。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给挂断了两次。
我们没有再停留,匆匆而走,来到了附近一处大商场的一楼洗手间里,然后将之前的人皮面具给戴上,改头换面,然后又换了一身寻常人的衣服。
这件事情峨眉金顶并不打算张扬,因为实在是太过于丢脸了,目前只有少数人知道。
电话一通,宋老爷子立刻开口说道:“老朱没有让人给你打电话,也没有叫你去那个地方,小李有问题,你们检查一下身上,看看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没……”
民顾委的大头目不是别人,正是那一位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老先生。
这件事情发生在民顾委的地盘上,那么民顾委自然就有了最好的插手借口,和_图_书可以绕开宗教总局单独行事。
出租车司机说咋了,离你们要去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呢。
我操……
听完小李的话语,我基本上明白了整件事情的轮廓,那就是黄门郎见与我达不成和解,立刻毫不犹豫地出手陷害,而且还是如此拙劣的苦肉计,简直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我在心中复述了一遍那地址,然后将手机给关机,随后将其拆解了去。
老鬼点头,说说得也是,倘若他两面三刀,跟民顾委做了秘密的肮脏交易,事儿可就麻烦了,我们这样过去,完全就是自投罗网。
当时若不是疯道人,也就是我师叔南海剑鬼在旁,只怕我现如今的坟头草已经长了一尺高了。
老鬼说对,毕竟合作了那么久。
没想到方志龙告诉了我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这事儿弄得我挺烦的,决定再打一次,如果还是挂了,估计肯定是有情况,赶忙换一个,不过最后一次终于接了,我听到了雪君姑娘柔柔的声音:“我不要保险,也不投资,你们这些人……”
宋老爷子说民顾委这边的运作程序,跟宗教总局截然不同,他们若是想要拿人,那你肯定是会有危险的,毕竟在京都这儿,到处都是他们的耳目——老朱的人给你打过电话了?
我说你应该知道荆门黄家的节操,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子必有一大帮无恶不作的烂手下……
呃……
我说哪儿来的?
不过虽说脸不要了,但http://m.hetushu.com效果却出奇的好。
现代科技如此发达,通过手机来定位我们的位置,寻常人办不到,但暴力机关却有着足够的技术支持。
我摇头,说不,我不想将自己的命运给别人去掌控,所以这种事情我不会做,至少是现在——我们先确定几件事情,首先,无论如何,宋老爷子是不会想着我死的,对吧?
我话还没有说完,雪君姑娘就开口说道:“难怪我看到外面有一些奇怪的人,问工作人员,又说与我们无关——你等等,我去叫爷爷。”
宋老爷子说我去核实一下,你先别着急。
这位老先生节操如何?
老鬼说刚才进门的时候就瞧见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一路上都在瞄别人的包,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所以我就顺手牵了羊。
听到这消息,我整个人的心情变得更加低落了。
我沉吟了一番,等她发泄完了火气,方才开口说道:“是我,雪君。”
瞧瞧,人家这态度,不愧是首善之地。
他这边挂了电话,我没有犹豫,抓起另外一个手机来,拨通了慈元阁的电话。
老鬼说可不,你是天池寨的希望,王宋两家的镇族之宝可都还在你这儿呢,你若是被人抓了,他去哪儿要回来?
那个电话是慈元阁大档头方志龙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所以他很快就接通了,在表明了身份之后,他与我们寒暄两句,然后说道:“对了,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们。”
方志http://m•hetushu.com龙仿佛在捂着肚子,笑了好一会儿,方才停歇,告诉我,说王明你够牛波伊的,弄得老谋深算的黄门郎居然得有这种拙劣的伎俩来办事儿,简直是太无语了——我跟你讲,这种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所以你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地方先藏起来,等到对方演不下去了,再露面;慈元阁在京都有好几个尚未启动的安全屋,你若需要,只管去就是了。
听到我的讲述,电话那头的方志龙忍不住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弄得我挺尴尬的,说你什么情况啊?
她说爷爷昨天夜里伤心过度,晕厥过一次,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呢。
我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然而恨归恨,我现在更加应该做的,就是解决目前的困局。
我本以为小李会跟我打一下官腔,没想到他当下就说道:“我怎么觉得并不重要,但是朱局却指出,这是彻彻底底的苦肉计,黄门郎身上的伤势或许是真的,但袭击一事,完全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丑剧,所以他让我打电话给你,让你马上把手机给关了,然后赶到如下地址……”
老鬼左右打量,说京都这边的摄像头挺多的,我们不要暴露在下面,天知道会不会被找到,先走。
我把小李跟我说起的事情与雪君说了一遍,然后说道:“雪君,是这样的,我在京都这里能够相信的人不多,你和你爷爷是少数一些人,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希望……”
我忍不住骂起了脏话和_图_书来,峨眉金顶的那帮秃驴,明明已经三番两次的警告过了你们,居然还这么不小心,你们的脑子到底是干嘛的啊?
大概停顿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喂?”
他匆匆说完,然后挂了电话。
我说对,告诉了我一个地址,让我直接过去。
我说不过他是王红旗的半个徒弟,应该没这么没节操吧?
这是我俩在前天夜里那次交谈之后的第一次对话,双方都有些尴尬和隔阂,不过雪君姑娘倒也是个挺冷静的女子,一下子就将情绪调整了过来,对我说道:“你怎么换了一个号码?”
噢,算了吧,这位老先生若是还有节操的话,就不会蒙着脸过来刺杀我了。
小米儿这边也进行了一定的改变,我弄了一套小男孩的衣服给她穿上,又弄了一棒球帽带着。
若是宗教总局,看在王红旗的面子上,或许会秉公办理,深入了解。
这师傅倒也不啰嗦,说好勒,前面路口前我靠边停,你们在那里下车了,往前走一百米,往左,那里就是地铁站,今天堵车,对不起您几位了……
但民顾委显然不会。
我说算了,这么堵,我们改坐地铁去。
他出去转悠了一圈,弄了两个手机过来,扔给了我,说去过道打电话吧。
反正通讯录里面的所有号码我都能够记住,倒也不会有太多麻烦。
他告诉了我一个地址,复述了两遍,然后说道:“民顾委的十三太保估计出动了,你们小心一点,别给人盯到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