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三章 来自隔壁老王的警告

而此刻,却成为了我们暂时的居住地。
女子浑身的骨骼一阵噼里啪啦响,却是双脚一软,直接倒了下来。
这个帅了我一脸的男子想让我跪,这是想要成为死人的节奏么?没得说,我满足你。
十三层大散手之中,仅次于开碑手的一招猛手。
随后它更是化身成了龙脉社稷图与我之间的桥梁,我天亮的时候曾经尝试过用那轩辕内经进行修行,发现事半功倍。
上车之后,我报了一个方志龙提供给我的安全屋附近地标。
而且还让我跪下。
黄若孜气红了脸,咬牙切齿地说道:“怎地不知?你就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大坏蛋,有着隔壁老王骂名的王明。”
十三太保,见面就倒了两人。
呃……
这是要索吻么?
这一记拳法冲上来,那家伙瞧见,脸色立刻就变得严肃,墨镜往旁边一扔,然后朝着我一记戳腿踹来。
在昨天夜里,我利用月光女神的诅咒,将龙脉社稷图之中大部分的西方龙气息,通过南海降魔录转化成了自己的修为力量,不但如此,而且还大大强化了自己的身体素质,让我此刻的身体强度,至少是之前的一至两倍以上,甚至更强。
但是他们却没有预料到一点,那就是站在他们面前的我,刚刚经历过了什么。
我哈哈一笑,说所以说黄天望和黄门郎是居心叵测,派你们这些小家伙过来,难道不是送死?
什么?
我忍不住笑了,说所谓十三太保,是特指你们和_图_书十三人,还是民顾委原本就有这么一个编制?
我这一出手,对方就顺着我的劲气游动,让我根本捉摸不到。
对方这一脚朴实工整,左右对称,气势连贯,突然使出来,那手、眼、身法与步调协调一致,又融内外两功于一体,却是正宗谭腿。
拳无高下,人却有。
拳头与鞋底陡然相撞,发出了一声结结实实的响声来。
我没有去顾及那两把倏然而至的飞刀,而是施展了小无相步,猛然一转,人便出现在了那女子的身边来。
说罢,我打了一个响指,老鬼明了,三两下将这女子给捆成了粽子。
小区属于闹中取静的一块地,而且是开放式的老小区,人员来往复杂。
三皇炮锤。
我们时间紧迫,后面的追并不确定什么时候会赶来,所以得赶紧走了。
黄若孜说道:“名头是一二十年前就已经喊响的,倒不是专门为我们给弄的。”
我嘿嘿而笑,说好不容易混了个二代,不用一下,我心里倒是有些空落落的。
我一句话憋得对方难受,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们昨天突入我民顾委的招待所,将我们常委会主席的亲人打得重伤,若不是当班人员及时阻止,你们就真的能杀人了。”
老鬼看着我,说你信得过他么?
在确定无人之后,我们又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公厕,然后脱光之后,搜寻了一番,方才敢离开。
跪下?
这玩意一来,就将长白山的黑龙之和-图-书灵给镇压了去。
我想了想,说倒不是信不信得过他的问题,关键是此人既然能够得到王红旗的信任,我们为什么要怀疑他呢?
我们尽量绕过门岗和监控器,然后来到了位于五楼楼道尽头的公寓门前。
我思索了一会儿,说跟朱副局长直接联系可以么?应该没人敢监听他的电话。
哦,错了,这么说当然不对,我上坟的时候,到底还是跪拜过的。
这简直就是在开挂,双倍经验卡一般的感觉。
打开冰箱,里面塞满了食物。
我挤眉说道:“那黄天望那老东西有没有跟你们说过,你们这一届十三太保,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
三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老鬼和小米儿则在打量身后的车流。
我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心灵交流,一把捉住了那妹子,然后平静地说道:“十三太保之一?”
小米儿那边也不甘示弱,将人也绑了起来。
慈元阁的方志龙十分聪明,他给了我们五个安全屋的地址,却并不问我们会不会去,会去哪一间。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老鬼将对方给扶了起来,他长得又高大又英俊,有点儿年轻版费翔的感觉,那女子一瞬间竟然眼神迷离,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去。
我们又跑出了一段距离,然后瞧见前方有出租车,赶忙叫停,然后上了车。
在角落的一棵盆栽泥土里,我们找到了开门的钥匙,开门而入之后,发现地方挺大的,而且视线也挺不错的。http://m.hetushu.com
这样子对他是一种解脱,对我们也是一种保护。
大三居,而且干净整洁,小米儿嚷着饿,我便下厨给她和我们做了一顿饭。
我伸出手去,拍了拍那女子的脸蛋,然后微微笑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女子听到我的话,这才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正是,我是旋风女黄若孜,你若是识趣,赶紧放了我……们!”
昨天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已经膨胀地想要找老鬼来练练手,而此刻我好不容易按耐住蓬勃到了极点的斗志,对方却是又冒了出来。
黄若孜脑子慢,思索了一会儿方才明白我在调侃她,顿时间脸憋得通红,指着我说道:“你不要看不起人,要不是你们突然袭击,现在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我惊讶,说我哪里臭名昭著了,你倒是说说看,我做了什么坏事儿?
说罢,我没有看这两人的表情,扬长而去。
这玩意,再加上我那满级的玄武金刚劫,可比那修行金钟罩、铁布衫硬派气功的顶尖者,还要强出许多。
车子汇入大街,众人才松了一口气下来,老鬼在旁边嘿然而笑,说老王,刚才挺牛波伊的,颇有一种“我爸是李刚”的慷慨之气……
吃饭的时候,老鬼说道:“宋老爷子和雪君姑娘的电话,有可能被监听了,得想办法探知一下具体的情况才行。”
而后我又在颐和园附近惊诧地与我父亲碰了面,老头儿虽然话没说清楚,但是却送了不少http://www•hetushu.com的东西。
而即便是走之前,我还是回过头来,对着黄若孜说道:“帮我跟黄公望说一下,正大光明的来,谁也不怕,但是搞些恶心人的阴谋诡计,就是在不太好。让他别太过分了,天池寨虽然倒了,但王红旗还活着,我父亲还在帮着看守龙脉呢,若是惹急了,对谁也没有好处……”
对方嚣张无比,显然是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作为天之骄子,能够让我们活下来,而不是一上来就开打,已经是对我们极大的仁慈了。
他送给了小米儿作为护身符的龙脉玉佩,而后送给了我一条小金龙的龙灵。
这也罢了,她居然还撅起了嘴巴来。
此刻的我,就算是有再好的心态,也不可抑制地在膨胀。
我伸手去拿对方,这才发现她却是一柔术高手,腰肢宛如面条,又或者那岸边杨柳,随风摇荡。
对方嚣张开场,不过却并没有能够保持这样的威风,给我一拳给轰击到了七八米开外的沟里去,而另外一个年轻女子瞧见这边同伴实力,没有任何犹豫,从怀里摸出了两把飞刀,朝着我的要害就射了过来。
我们选定的这个安全屋离下车的位置差不多有几里地,之前又绕了路,所以路程有点儿远,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倒也还算不错。
我停顿了一下,盯着那黄若孜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告诉黄天望,他老弟,邪灵教的左使黄公望,我在青城山差一点儿就将其弄死了,而他黄天望若是太过分了和图书,我回头也弄死他。”
所谓安全屋,就是跟慈元阁没有任何关系的屋子,这儿定期有专门的人过来清洁,并且填充新鲜的水果蔬菜,而那人却与慈元阁在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关系。
砰!
出租车上,来不及说太多,坐了二十多分钟,我们下车之后,又特地绕了几圈,确定身后十分有尾巴。
除了我师父南海剑妖,这些年我还跪过谁?
老鬼听到,点头说好,你等着,我去找电话。
当处于危机状态的时候,慈元阁的人可以随时启动安全屋,度过难关。
南拳北腿,此刻一并碰撞。
我哈哈大笑,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难怪江湖人提起宗教总局来,虽然不喜欢,但还是伸出一个大拇指,而提起你民顾委,除了不屑,还是不屑呢,到底是因为领头的人品太差的缘故——小妹妹,我不跟你解释这些泼脏水、构陷人的腌臜事情,就告诉你一句话,也麻烦你帮我转告给黄天望。
黄若孜有些激动地说道:“怎么可能,黄公望作为邪灵左使,乃江湖黑道上一等一的大人物,你怎么可能打败得了他?”
她话说到一半,瞧见给我一拳砸飞的那个年轻人给小米儿按倒在地,赶忙又加了一个字。
就是这样的感觉,让那女子在我的快攻之中秋毫无伤,然而这个时候老鬼却杀到了,伸手过来,宛如疾电一般,根本没有给她一点儿反应时间,将人的胳膊捉住,然后猛然一抖。
而三皇炮锤却又隶属八卦门的一种刚猛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