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五章 邪灵消息

林齐鸣谦虚几句,然后低声说道:“我受朱副局长所托,过来找你,准备带你去一个地方,与民顾委的人见面。”
我说那你去不?
林齐鸣说强,当然强了,不但如此,天下十大之中的东彪禅师,还有茅山宗的传功长老尘清真人,都死于此役。
林齐鸣说你父亲跟着老局长在龙脉这件事情,很多人都不知晓,但总有人知道,而且都是说得上话的大佬,所以现在的风向开始变了,至于最终怎么解决,还是得到场了再说——宗教总局这边由我和两名技术人员陪你过去,而民顾委那边也有人会过来,算是做一场简单答辩吧。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是黑手双城麾下的七剑之一,而且还深得陈志程的器重。
林齐鸣说聊那天晚上的事情。
我点头,说对。
林齐鸣苦笑,说兄弟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好吧?
我有点儿弄不清楚这朝堂上面的事情,不过想着我家老头子还在帮忙看守龙脉呢,有他老人家在,对方再怎么样,也得给点面儿吧?
我说在附近呢,生怕是圈套,要是给一网打尽了,可就不好。
林齐鸣说朱局那边已经将抓捕令给顶下去了,还通知了公安那边暂停协查,理由是证据不够,另外他通过相关渠道,将这官司打到更上面一层去了,这几天,为这事儿好多人都睡不着觉呢;眼下已经不再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而是上升到了宗教总局和民顾委的对抗。
我瞧见hetushu.com他说得陈恳,方才松了口,说也就是你,当初你放我一马的恩情,我还记得,要不然我特么也去当邪灵教,搞点儿大事儿出来……
林齐鸣笑了笑,说倒也不会,那边的事情差不多落幕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相比之下,还是这边会比较有存在感一点儿。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说召集了无数高手,甚至还调来了臧边强者,结果最终还是让那小佛爷给逃走了去。
老鬼沉吟,说听黄胖子说黑手双城在宗教总局挺有势力的,据说你大爷爷王红旗挺看好他的,还准备让他来接班,当宗教总局的老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人应该可信——不管怎么说,黑手双城和黄天望是对手,这事情应该是没错的。
车子继续行驶,我想起来一事儿,说对了,你管我们这事儿,岂不是耽误围剿邪灵教了?
林齐鸣倒给我问着了,说你到底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不过我也不知道,别人都这么说呢。
林齐鸣一脸无语,说君子不立围墙之下,人家那级别,怎么可能跟你单挑?
我眯着眼睛,说见面没问题,但关键是聊什么?
我听了,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说那岂不是全面大败?
当时的战斗现场,正是在一众公共安全专家的眼皮之下,结果这事儿转到了宗教总局那儿,然后由林齐鸣来接手处理。
我冷笑,说大内第一高手?谁封的?
和_图_书顿时就来了兴趣,说对了,你说我若是向他提出挑战,两人单挑,生死勿论,你说他敢不敢接招?
他没有多说,不过看样子,估计也是打心底里看不上那位的为人。
来者不是旁人,却正是当初在高速路上拦下我的林齐鸣。
我说那现在呢,怎么弄?
一进门,我就瞧见那天被我揍了的一男一女,就在那儿等着,眼神不善。
我走到附近的一棵树边,拍了拍,老鬼从树上滑落下来,我把林齐鸣的身份和刚才所说的事情跟他提起,老鬼皱着眉头,说这人是跟着黑手双城的?
林齐鸣好奇,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当初在金陵郊外被人突袭的事情跟他讲起,他听了直摇头,说唉,这事儿,啧啧……
我说林领导你若是不相信,大可以去那天抓捕我们的商场看一下弹痕,一个照面不说,直接射杀,而且连我女儿都不放过,这样的组织,能够值得我信任?
一路闲聊,车子最终来到了西城的一处茶馆前。
林齐鸣正认真开着车,听到这话儿忍不住笑了。
与寻常的官员不同,这个林齐鸣的幽默感从来不缺,我听到了,不由得苦笑,说我还是当初的那个我,而阁下的官儿不知道升了多少级了。
林齐鸣知晓我有一肚子的火气,只有苦着脸任我抱怨,过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你看嘛,本来我只是回京来汇报和交接俘虏的,还要回返西南去追剿邪灵教呢,结果也给朱局抓m•hetushu.com壮丁,过来给你们调节斡旋,就已经足够有诚意了——你放心,你的安全,我们宗教总局来给你保证,如何?”
可以说,林齐鸣就是黑手双城的第一门徒。
我放松了一些,说他最好别来,要不然我若是忍不住,出手把他给宰了可怎么办?
谈起我与林齐鸣的交集,说来也是传奇,当初我被金镇信息事务所的龙泽乔一帮人追杀,堵门而战,那家伙是个血族,而当时的我不但身单力弱,而且还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米儿——那个时候的小米儿跟现在没法比,宛如婴儿一般,帮不上什么忙。
我说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林齐鸣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的停车场,他是一个人来的,开着一低调的黑色奥迪,上车之后,他给我们介绍起现在的情况来:“那天遭受袭击的黄门郎现在基本上已经抢救过来了,没有了生命危险,不过荆门黄家那边闹得厉害,而民顾委掌握了当天的监视记录,从画面上来看,的确是你们三人,所以立刻下达了抓捕令,并且通知了各个相关部门给予协助抓捕……”
尽管他说得乐观,但我却一直觉得,小佛爷不死,总会弄出点儿大事来的。
林齐鸣停好车,带着我们进了茶馆里去。
林齐鸣说这事儿其实也是积怨已久,民顾委一直仗着某些历史原因,对宗教总局挑三拣四,极尽苛责,拿着鸡毛当令箭,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宗教总局这边其实http://www.hetushu•com也是一直不喜。
我说黄天望会不会来?
老鬼说去啊,干嘛不去?既然宗教总局帮忙兜底担保,那剩下来的事儿就是吵架和扯皮了,我过去一是当证人,二是帮忙吵架站台,谁怕谁呢?
我说你稍等,我们去商量一下。
我忍不住呸了一口,说狗日的当初蒙面过来杀我的时候,可不这么说。
林齐鸣说那他们跟着去呢,还是留在这里?
仅仅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认可了我,没有与我计较,反而是把我给放走了去,使得我得以前往长白山的天池寨。
那家伙很快就找到了狂奔向东北的我,在路上堵住我之后,找我聊了一会儿。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小米儿还小,而现在一看模样,都已经是八九岁的小姑娘了,林齐鸣作为黑手双城的心腹,自然知道小米儿的来历,瞧见了,忍不住笑了两声,说光阴飞逝啊,一转眼你女儿都这么大了。
听到他诚恳的话语,我感觉到了对方散发出来的善意,说道:“你这样讲,我倒是有点儿受宠若惊了。”
林齐鸣连忙赔笑,说了好一会儿,然后问我,说你朋友老鬼和女儿呢?
当时的我也是被逼到了绝境,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将龙泽乔推到了那阳光之下,让太阳光将其灼烧了去。
小米儿倒是不太记得这个胖叔叔是谁了,睁着眼睛看他,也不说话。
听到林齐鸣说完这些,我的心情沉重无比。
我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是林齐鸣,本来和_图_书都打算见机不对就溜走的,这会儿心就宽了一半,与他挥手,寒暄两句。
我冷笑,说既然如此,那还谈什么?
我惊讶,说这家伙真的那么强么?
林齐鸣深谙我的心里,没有做出任何会引起误会的动作和话语,耸了耸肩膀,让我随意。
当初一别,也有两年时光,不过林齐鸣的变化却并不大,似乎有了一些发福,但又不明显,走上前来,与我聊了几句之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当初就觉得你非池中之物,却万万没有想到,王明你居然能够变得这般厉害,早知道那个时候找你要一张签名就好了。
我说如果是这样,那就免谈,我虽然不太清楚民顾委到底是一个什么机构,但是却知道一点,这帮人一见面就下死手,而且还是在案情并不确定的情况下,实在是有一些太恐怖了,当自己是什么,东厂还是西厂?
林齐鸣说倒也不是,萧克明你应该认识的,他与陆左将邪灵左使黄公望斩杀于金沙江畔,邪灵十二魔星之一的魅魔也投降了,还有许多损失,可以说经此一役,邪灵教基本上是元气大伤,再无折腾的余力了。
林齐鸣一愣,说按理说应该不会来吧?不过也不一定,上面的大佬谁知道?但我可以很负责的跟你说,他若是来,朱局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给你撑腰。
他说那一位可是大内第一高手呢,你怎么说宰就宰啊?
这般想着,我没有再多犹豫,便带着老鬼和小米儿来到了林齐鸣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