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六章 铁证如山

这几个人里面,坐在上位的,是一个国字脸男人。
我没有说话。
我在对方的指控中,把握到了一个细节。
林齐鸣翻了一下白眼,说要不然怎么着,安排在看守所还是监狱?
双方各执一词,吵得激烈,而一直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我饮尽了杯中茶水,然后对那黄明烨缓缓说道:“让你们领导过来吧,你还不配跟我对话。”
马处长人长得胖,嘴却刁得很,一顿话语将这男子说得哑口无言,然后转过身来,笑吟吟地对我们说道:“地方安排好了,就在前面走廊拐角处,我领你们去。”
马处长答,说一个是招待所的服务员,还有一个是黄老先生的贴身保镖。
而在他旁边的,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技术官僚,一个浑身散发着煞气的疤脸汉子,一个头点戒疤的光头,和一个全身穿着黑色的女人。
说罢,他朝着旁边那黑框眼镜点了点头,说小纪,你来。
然而那人大概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居然语气很冲地说道:“这个点儿,不行的话就去坐地铁,你们宗教局到底是怎么办事儿的,就不知道变通么?”
从对方呈现出来的相关证据上来看,几乎做到了铁证如山的架势,如果不是那天我突然间听到了我父亲王洪武,只怕这事儿可就真的这般定论了。
死人了。
我们和老马握手寒暄,聊了两句,旁边那民顾委的男子冷着脸,说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http://www•hetushu•com笑着说道:“哎呀,有陈老大顶着,这事儿肯定跑不了,我哪里敢叫你小林啊,用不了几天,您估计就变成我顶头上司去了——哎呀,一方大局的扛把子,好多人熬了一辈子,也未必能够坐的上啊,如此一来,您可是当今最年轻的大局领导了……”
他刚才帮我教训了民顾委那个叫做洛峰的年轻人,那打着官腔的架势挺招我喜欢的,心里面也对他莫名亲近,如此又聊了两句,然后进了一间茶室里。
简单的介绍之后,众人开始落座。
反倒是林齐鸣显得比较礼貌,走到跟前来,询问道:“你们的人到了么?”
黑框眼镜点头,站了起来,手中抓着一个小巧的遥控器,走到了茶室中间来,抓着墙边说道:“大家请看投影幕布,如众位所知,在11月22日这一天夜里,民顾委的重要客人黄门郎黄老,在明澜小苑六号楼歇息,是夜凌晨三点,请看监控,出现了三个身影,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两个身高在一米八至一米九的男子,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出现,然后摸进了六号别墅里面去……”
那中年人体型有些肥胖,脸笑眯眯的,透着一股和善和慈祥。
林齐鸣之所以这般说,不过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而已。
他的功课做得十分细致,通过对监控录像的调取,然后局部放大,左右对比,最终显示出了我、老鬼和小米www.hetushu.com儿的模样来。
事实上我们这一路过来,除了红绿灯比较多一点儿,其它的时间倒也没有真堵。
有两个人在这一次的交火之中受到牵连,无辜死去。
他浓眉大眼,相貌堂堂,一看就像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样板戏里面的男主角,散发着一股正气凛然的气息来。
林齐鸣显然不愿意多谈,指着我们介绍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王明,这位老鬼,那个是王明女儿。”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能够和这位大内第一高手当面撕逼,我有点儿失望。
至于对面,则以黄明烨委员为主。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发现人和我们真的很像。
马处长在旁边解释,说这事儿呢,说起来有点儿复杂,上面的争论且不谈,安排在总局或者民顾委的办公场所,都有些不妥,借兄弟部门的场子更是不妥,这茶馆是几个大佬比较喜欢来的地方,跟系统上面也有联系,安全性和私密性都有照顾得到,所以就拍板这儿了,也不是什么特地的事情。
在那样的拍摄条件下,不可能做到太多的细节,但从那行走的动作和神韵来看,连我自己都感觉那三人仿佛是我们一般。
茶室的摆设中规中矩,两边对坐而立,我们进来的时候,瞧见里面已经有了六人,一边坐着五个,而另一边则有一个年轻妹子敬佩末座。
面对着这手下败将,我显得无比从容和淡定,与林齐鸣谈笑风生而走,http://m.hetushu.com压根都没有正眼瞧一下对方。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而马处长瞧见,站了起来,从末座那女孩子的手中拿出了一堆资料来,对比那监控器上面的图像,谈起了一大堆的科学术语,通过各种技术手段,为我们进行了辩护,力图证明那人并不是我们。
我很想问一下他,跟荆门黄家到底什么关系,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心中的好奇。
他不理那人,而是打起了电话,没一会儿,茶馆那边的巷子里就来了一个中年人,笑吟吟地伸手过来,说道:“林局,恭喜恭喜啊……”
沉默了许久,我转过头来,问旁边的马处长说道:“死的那两人,分别是?”
为了陷害我和老鬼,那家伙居然这么狠毒,不但连自己的贴身保镖都弄死了,而且还害了招待所一无辜的服务人员。
好狠的心思。
黄明烨待黑框眼镜说完,平静地说道:“王先生,对于小纪的指控,不知道你有什么可说的?”
说起来,此刻的林齐鸣也是身居高位,论级别,肯定比这男子要高出许多,不过他却显得十分平和,微微一笑,说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你也是知道的,京城的道路,一旦堵起来,简直是没法活。
我这才知道那个国字脸是民顾委下属第一监察室的委员黄明烨,是专门负责我这个案子的人员。
不过他懒得跟一个年轻人争吵,转过头来,拿起了手机,打起了电话来:“喂,马处,我们和*图*书的人到了没有?在哪里?”
男子用冷得宛如三九天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早就到了,你们到底什么情况,能不能有一点儿时间概念?”
我一扫眼,忽略掉那个妹子,而是将目光集中到了对面五人上来。
我们这边就六人,我坐主位,马处长挨着我,然后老鬼、小米儿、林齐鸣和那个总局的妹子都在旁边。
林齐鸣自恃身份,不想与这等小人物计较,而马处长却没有惯他这脾气,冷脸训斥道:“洛峰,怎么说话的呢?这是客人,对待客人,你就算是不热情,也不要摆着脸在这里唧唧歪歪,知道么?民顾委到底是怎么管理的?我知道,人王明那天的确是对你下了手,可人家是留了情的,要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够站在这里说三道四?”
马处长是个长袖善舞的角色,进来之后,给我介绍人员。
双方落座之后,服务员上了茶来,离开之后,马处长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今天大家坐到一起来呢,是谈一下那天发生的案子,双方这儿都有一些误会,希望能够求同存异,将这误会给消弭了去——黄委员,是你说,还是我说?”
他倒是十分谦虚,我有点儿搞不清楚总局那边的架构,不过如果按照对方所说的,是个处级干部,恐怕民顾委这边对应的人估计就不会是黄天望。
我们跟着往里走,瞧见这儿的景致,我忍不住问道:“这事儿,怎么安排在茶馆?”
随后图像继续,那六号楼发生了hetushu•com大火,然后瞧见这三人逃了出来,有保卫过来与其交手,然后双方大打出手……
啊?
我得有点儿城府,性格莫测,这样子才能够让对方琢磨不到我的底线。
黄明烨抬起手来,说我们这边作为检方,还是由我们先将事情的大概讲一遍吧。
说罢,他又给我们介绍,说这位是老马,马香河,总局第二技术处的处长。
听到这人的姓氏,我的眉头就忍不住一阵跳。
不过现如今弄出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答辩座谈会,很显然,上面有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林齐鸣与他握了一下手,说道:“上面的老大也只是提了一个想法,还没有通过呢,马处你别给我戴高帽子啊,叫我小林就好。”
对方这简直就是指着鼻子骂娘了,林齐鸣的脾气再好,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
说道最后,黑框眼镜满腹深情地说道:“就在那天夜里,两条无辜的生命被牵连,遗憾离世,而作为在社会上有着极高社会地位的黄家主,也被残忍追杀,最终身受重伤,心肺衰竭,在今天早上才终于抢救过来——这般狠毒的手段,实在是人神共愤,而据我们了解到,两位与黄家主似乎有着许多的私仇啊?”
老马摆着手说道:“是副的,副处长……”
我平静地望着对方的双眼,心中却在翻腾不休。
看完这些,黑框眼镜出示了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多达十二份,几乎每个人都签了字,一致指控与我们交过手,并且还谈及十分细节的地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