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八章 暂留京都

我说得了,这事儿虽然是差不多了,但我们还得留在京都,随时准备被传讯。
我心思一动,说你知道龙脉之事么?
林齐鸣已经起身了,哈哈一笑,说怎么着,你还准备真找人较量一回?
说罢,他对我说道:“民顾委不会再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但希望你在近日内暂时不要离开京都,随时等待查询,这段时间可能会有半个月左右,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
黄胖子问为什么?
听到我开玩笑,林齐鸣在旁边也笑了,说这家店跟两边都有关系,到时候跟店家说明一下,他们自己会把账单寄给民顾委的,这种事情我们可不用买单。
林齐鸣眉头一跳,苦笑道:“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这种高度机密的事情,怎么轮得到我来知晓?我就是下面办事儿的一普通工作人员,不过……”
说是你就是你,不是也是,反过来也是一样。
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随后问道:“怎么,这一次西行,可有什么收获?”
林齐鸣说我曾经瞧见过陈老大用过。
黄明烨不敢逗留,带着人匆匆而走。
对方能够找到王红旗么?
林齐鸣狡黠地一笑,然后说道:“这个算是额外送你的一个答案,不过别人问你的时候,我是不会承认的。”
一张嘴,上下两片唇,轻轻一碰,怎么说都行,这就是当前的情况,而我正是看清楚了这里面的曲折,方才在对方准备拿捏身价的时候,直接给他们来http://m.hetushu.com了一个釜底抽薪。
呃……
黄明烨从震惊之中回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里面或许的确是有误会,我这边需要回去禀报一下。”
挂了电话,我想了想,又给雪君姑娘那里拨了过去。
黄胖子说既然解决了,那就过来一趟,咱兄弟见个面,喝杯酒,好久没有瞧见你们了,怪想念的。
两帮人一走,茶室里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
活灵活现的小金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淡定了,众人睁着眼睛,打量着我指间的那金龙,黄明烨倒也是个有见识的人,惊声说道:“这、这可是龙脉灵意?”
那边显然也是得知了今天我们与民顾委见面的消息,电话一通,确定了身份之后,她立刻问起,我简单谈了几句,然后问起了宋老爷子的病情来。
黄胖子要过来,这事儿挺让人高兴的,我说对,你来了吱一声,我去接你。
那么他们如何求证呢?
林齐鸣与我们一起出了茶馆,说本来想请你们吃个便饭的,不过你们这边的事情既然已了,那么我还得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保持联系,遇事别冲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望着满地的碎木屑,我洒然一笑,说这帮人走得匆忙,不知道有没有把账单给结了,没事儿把人家的场子给砸了,这事儿若是追究到我们头上来,这可不划算。
我们的出现让老爷子十分高兴,与我和图书谈了一会儿这几日的事情,反复说朱逸此人不错,没有人走茶凉。
雪君姑娘告诉我,说爷爷好多了,现在也能够下床了,而且昨天还有人过来给他装假肢,据说是最新的设备,能够模拟人的一切行为,手术昨天结束了,今天爷爷起来还挺高兴的,就是一直在担心你,一天得提过十几次。
有一副对联是这样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用到这边也是合适的。
听到失联许久的黄胖子突然现身,我好是一番激动,说你丫还知道回来,怎么着,这一路西游,有没有轻上几斤?
我心中一软,说那老爷子现在方便么,我想过来看一看他。
老马摆了摆手,笑嘻嘻地说道:“我只不过是做点儿技术分析的活,并不是此间关键,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黄明烨摇头,苦笑道:“正如林处长所言,现如今的你都能够与邪灵左使黄公望五五开了,谁人还敢无事惹你?”
我说也就是说,你不知道,但你老大黑手双城却是知道的咯?
林齐鸣再三确定我们不需要送,方才开车离去,而我则回过头来,看着头顶上洒落的阳光,说难得的好天气,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我也不客气,接了过来,打量了一下,然后说就这样结束了?
这并不是我的威慑力有多大,事实上其实都只是上面的决定而已,想到这里,我看向了旁边的林齐鸣和老马,和_图_书拱手说道:“这一次的事情,多谢宗教总局出面帮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说对了,本案的受害者,就是那个颇有名望的黄门郎黄老先生,他现如今住在哪家医院?虽然我为了他而蒙冤,不过出于人道主义的目的,我还是想去探望他一下。
我说在哪里?
他是在适应这一对假肢。
我伸手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然后说道:“这一次还真得谢谢你,民顾委之所以前倨后恭,雷声大雨点小,我知道你和你身后的总局肯定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并不清楚别人对于这小金龙的称呼,也不在意,手腕一翻,将此物收将起来,然后平静地问道:“东西都给你看了,还有什么问题么?”
当下我们也是放松了心情,随意却逛,一直到了傍晚的时候,我方才拿出手机来,给慈元阁的方志龙挂了一个电话。
既然都已经决定草草了事了,又何必在这里给我装单纯?
不过没想到刚寒暄两句,电话就被抢了过去。
雪君姑娘十分高兴,说好啊,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到,我跟他说一声,也好有个准备,免得到时候太过于激动。
黄明烨像见鬼一样,连忙摆手,说不、不,他需要静养,暂时见不了任何人。
他指着我的指尖,说不过你刚才那东西,我却是曾经见过。
我说不用了,之前跟民顾委起了一些冲突,现在已经解决了。
黄明烨有些羞愧地说道:“不会。”
和-图-书我是一个能够明辨是非的人,所以别的不谈,对林齐鸣倒是挺有好感的。
黄明烨回转过身来,问何事?
电话那边传来了黄胖子的声音:“老王、老鬼,我回来了。”
我看了一下距离,说一个半小时吧,我们到时候见。
老鬼说我们去看看天安门。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用,我们自有去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的人或许能,但是民顾委的人却未必找得到。
我简单将情况跟他说明清楚,黄胖子听完之后,大骂了一声操,黄门郎这龟儿子还真的想得出来——这样子,你们不来,我过去找你们,这个电话能够联系到你对吧,我到了打给你们。
我说你确定不会再有人拿枪过来狙我们?
挂了电话,我们打车前往那疗养院,如期而至,赶到那房子前的时候,瞧见夜火阑珊,宋老爷子在院子里,坐着轮椅,正挥着手呢。
我说怎么?
我摇头,说不,只是感觉挺没意思的。
他是个聪明人,民顾委的一行人离开了,他也不再逗留,带着那个敬佩末座的女助手也告辞了去。
我说你最好确定了,因为上一次留手,不为别的,主要是有人想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我不想把事情搅浑而已;而如果这一次还来,我告诉你,谁来谁死,我正当防卫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需要思考的问题,因为我知道,从民顾委愿意坐下来谈,事情基本上就已经有和图书结果了,这里面有上层的博弈,下面的所谓证据啊什么的,其实反倒是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黄胖子说有倒是有,不过这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对了,我听志龙说你们这边有点儿麻烦,需要帮忙么?
这帮人前几天还追得我满世间乱窜,而此刻却像落荒之犬一样。
林齐鸣说你也别谢,这件事情陈老大和朱局固然出了一些力,但最重要的,还是你家老爷子和老局长王红旗的身份。
啊?
我们这一次得以解脱,虽然跟朱逸、黑手双城等上层的出手解围有关,但林齐鸣刚才的话语,也的确是帮我们许多。
谈到这里,我看着宋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宋老,我见到我父亲了。”
林齐鸣问我,说这几天的确还是得留在京都,毕竟虽然都已经知道你们没问题了,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得走,方方面面的情绪都需要照顾到,所以你们这几天需要安排么?
我耸了耸肩膀,说既然如此,那可真是遗憾啊,你帮我带个话给他,就说人在做,天在看,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林齐鸣打开随身携带的皮包,拿出了一台手机来,说我知道你的手机早就掉了,这里给你准备了一台,随时保持联系。
黄胖子痛苦地说道:“咱能不提这一茬么?”
说罢,他起身告辞,准备离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出声叫住了他。
小米儿举手,说我要去吃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