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九章 龙脉如牢

我说我只是希望从你口中听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可以么?
宋老爷子看着我,说你父亲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终于,他抬起了头,打破了沉默:“我还是那一句话,如果你愿意成为天池寨的掌事人,成为王、宋两族族长的话,我愿意将一切资源都交给你,包括关于你父亲进入龙脉的具体经过!”
什么?
我没有再跟他扯皮,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方案,是扶持你儿子宋阙上来,你若是愿意,把这里面的事情跟我说起,而若是不愿,我转身就离开——就这两个选择,你决定吧。”
我说因为身处龙脉之中,吸收龙脉之气,事半功倍,一日千里,对么?
我盯着他,说这不一样,你知道的。
我摇了摇头,说您这个脑洞开得有点儿大,我有点儿接受不了,咱们聊一聊具体的东西可以么?
然而他到底还是没有睡着,只是在沉思。
我冷笑了一声,说你儿子本身就是天池寨中人,而且还是你的嫡子,在天池寨中也算是顶尖的几位人物之一,他若是资历不够,我这个外人又该如何论处?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对我说道:“你们王家,推出来的人是王蒙,他在王家之中还算是比较得势,而且好多人都挺支持他的。”
不愧是高科技。
我说还请赐教。
我笑了,说那你为什么要将我拖下水?
宋老爷子摇头,说他不行。
我说那么守住这地方的人,http://www.hetushu.com岂不就是活活坐牢了?
宋老爷子点头,说也对,也不对。
我却并没有答应,而是平静地说道:“我愿意支持您的儿子宋阙成为天池寨的寨主,并且在必要的时候,给他站台。”
我说原来老爷子您知道我父亲的下落啊,龙脉……那么,你能够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龙脉这事儿,完完整整地说给我听么?
两人握手之后,宋老爷子对我说道:“你推我去后院,我们单独说,法不传六耳,此事不能够说给第三人知道,这个你可以跟我保证么?”
宋老爷子盯着我,说难道王大蛮子也是不认识的人?
宋老爷子抬起头来,许久之后,方才说道:“据我所知,能够进入龙脉之中的,有两个人是可以的,一个是***,另外一个人,则是黄天望。”
宋老爷子抬起头来,说你这是来者不善啊。
我说谁有?
宋老爷子陷入了沉默之中,这沉默比以往要来得更久一些,久得我差点儿以为他都快要睡着了去。
宋老爷子闭上了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答应过一个人,不会将这里面的事情说出去的。”
啊?
宋老爷子没有再说话了。
宋老爷子被我直接的态度给弄得有些愤怒,盯着我,说为什么一定要将我儿子拖下水?
我说用自己的性命来请求,应该不算威胁吧?
宋老爷子得意地一笑,说m.hetushu.com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上,那东海蓬莱岛的人,便是当初战国时的几国龙脉守护,后来秦王一统天下,他们东渡而落脚于蓬莱岛,当初的徐福出海,一来是为了求仙丹,二来也有平定这些叛乱之人的意图,结果最终迷了路,流失到了东瀛日本去;而南海一脉的人,则是东晋、南北朝和隋唐等历朝流失的龙脉守护……
宋老爷子说天下间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修行之所无数,皆有仙脉传承,你若说这些地方比不过龙脉,实在有些勉强,不过龙脉集齐一国万民的信仰供奉,无数意志汇集,也的确有其独到之处,而龙脉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妙用,是寻常人所不能够理解的——比如将毕生修为和经验通过某种仪式,转移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去……
宋老爷子说好,所谓龙脉,具象来说,是那远古真龙之墓,融合山川地势,最终凝结而出的聚集地,但从玄学大义来说,却是影响一国一朝气势走向的地方,此事玄之又玄,很难细说,但你可知道为什么龙脉守护家族出来的修行者,会比寻常方士、道士要强上许多么?
我说为什么,为什么要有人守住龙脉?
后院,四下无人,我走到了宋老爷子对面来,在他对面的一木椅子前坐下。
啊?
简单的对话过后,宋老爷子又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我说对,请帮我。
我看着闭上眼睛,却显得无比痛www.hetushu•com苦的宋老爷子,说您不希望我出事吧?
他仅仅只是一个老人,尽管在许多人的眼中,他拥有着天池寨至高无上的地位。
宋老爷子摇头,说我不清楚,但据我所知,王家已经送了至少十人去见你大爷爷,但最终留下来的,只有你父亲,而这事儿也正是你父亲让我给他保密的。
他伸出了义肢来,与我相握,我伸手过去,感觉这玩意的触感有点儿像是硅胶,但里面自有骨骼,而且还挺有力的。
很显然,如果说以前的宋老爷子是条狡猾聪颖的老狐狸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再没有了之前的光环。
我浑身一僵,问道:“难道朱副局长也不可以?”
宋老爷子摇头,说我现在只是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而已,而即便是以前,也没有办法。
宋老爷子这两日显然不太清楚具体的细节问题经过,听到我的话语,顿时就是为之一愣,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在哪里?”
宋老爷子说道:“好,成交。”
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豁然开朗起来。
宋老爷子说道:“几年前的你,还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小树苗一棵;现如今的你,却已经成长成了参天大树。”
宋老爷子苦笑,说龙脉之中,并不仅仅只有无尽的力量,还有隐藏其间的黑暗,而这些是源源不断的,必须有人在里间镇守着,否则一旦生变,立刻就会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我说你放心http://m.hetushu.com,他们不会如愿的——他们最大的凭恃,就是王红旗,但如果王红旗占在另外一边,他们就全无胜算。
宋老爷子说你不同,你现如今的修为,据我估计,应该已经能够冠绝天池寨了,如果想为那些死难的人们报仇,振兴天池寨,就得选你这样的人。
宋老爷子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是龙脉守护家族的其中一员,不过因为生长于普通的家庭环境之中,所以有些东西可能并不太清楚;事实上,龙脉守护家族从东周列国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忠于王室、以及后来的皇室,受职而成供奉——你所为之自豪的南海一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也是龙脉守护家族的分支……”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老鬼和小米儿,点了点头。
我说人总是需要改变的,如果一味的天真活泼,或许我真的就活不长久,所以还是这样,会比较有自保能力一点儿。
但是在我眼里却没有那么多的计较。
宋老爷子惨然一笑,说你这架势,是准备威胁我咯?
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宋老爷子看着我,说你不是刚刚见了么,真的有那个必要?
宋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你变了。
我今天的表现再一次地震惊到了宋老爷子,他再一次地愣住了,好一会儿方才使劲儿摇头,说不行,宋阙他资历不够,坐这个位置,不合适。
宋老爷子说他不是终究没有做么?
宋老爷m•hetushu•com子睁开了眼睛来,说你什么意思?
我听到,忍不住说道:“这怎么可能?”
我耸了耸肩膀,说可是我并不打算为那些不认识的人,去杀了我弟弟。
我想起父亲临走之时的匆忙和紧张,心中的情绪十分低落,许久之后,我开口说道:“我想再见他一面,问清楚一些事情——你可以帮我见他么?”
我这话一出口,宋老爷子立刻明白我过来找他,并不是简单地来看他,而是另有深意。
我看着他,说你觉得我在哪里能够见到他?
我说事实上,王大蛮子曾经想把我给杀了。
我说我只是想知道父亲为何会变得如此,只需要一个答案就可以了,但如果您不能够给我,那我就自己去找——不过京城乃首善之地,藏龙卧虎,倘若我得罪了什么人,撞到了什么事,死掉了,也说不定,您做好宋家失去火焰狻猊的准备了么?
我笑了笑,说不,我看到了我父亲,很强,强到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几年前还在一个小县城里修自行车的下岗工人,怎么突然间就拥有了让人为之仰望的修为呢?老爷子,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儿解释啊?
我推着宋老爷子往后院走去,雪君姑娘在门口那儿瞧着我们,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担忧来,不过还是没有走过来。
他眯起了眼睛,然后说了两个字:“龙脉?”
我眯眼,说你的意思,是我父亲此刻表现出来的修为,并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灌输给他的——比如,王红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