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二十一章 半夜横祸

就继续喝,而小龙虾则剥了一桌子,天色越暗。
我心中狂喊着,转身就走,结果那门口处却传来一声沉闷的爆声,整个门被炸药推动着,重重地砸在了我们的背上来。
我与小米儿也不再犹豫,在那门口响起几个手雷剧烈爆炸声的一瞬间,也各自翻窗离开。
回到了房间,我将黄胖子弄到了洗手间,用凉水将他给弄醒,让他早点洗洗睡。
这是准备讹诈我?
不好……
我脾气大,但不会针对普通人,赔笑说道:“各位兄弟,朋友喝多了,抱歉抱歉,理解一下。”
时间临近深夜,酒瓶子喝了一整桌,我买了单之后,众人打着饱嗝起身离开,我不敢喝多,老鬼千杯不醉,唯有黄胖子仿佛是敞开了心胸,结果喝得有点发飘,于是我们两人扶着他,让小米儿在前面带路。
老鬼早有准备,随手抄了那餐厅的餐桌冲了过来,然后朝着满是硝烟的门口砸了过去,我浑身用劲,启动玄武金刚劫,将刚才的痛苦给祛除,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结果就听到门洞子那边的硝烟之中,扔过来几个黑乎乎的东西来。
睡不着,便开始聊天,老鬼告诉我,说等情况稳定下来了,他想发展点后裔。
黄胖子脚步轻浮,人发飘,结果路过邻桌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家的桌子。
对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物,但又是烈性炸药,又是手雷,显然不是什么善茬,而且在这样的居民楼里如此http://m.hetushu.com火爆,是法律如无物,显然是极端凶悍的凶徒。
老鬼苦笑,说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是不想见我,我这辈子都未必能够见得着他,唯一报答他的机会,就是扬名立万,将咱南海一脉的名头在江湖上立起来。
瞎子阿怪?
老鬼摇头,说我那天瞧见了他,深思许久,自觉敌不过他,而你或许跟他能够交手,不过你也别太自信了,像这样的老家伙,哪个手上没有一点儿压箱底的手段,要不然怎么可能成就这一世不灭的名头?所以你还是得多加小心才是,不要膨胀了。
呃……
老鬼在我身后小声地说道:“不是刚刚达成和解协议么,民顾委的那帮人这是准备顶风作案?”
他身子宽,一下就带下了两空酒瓶,砸落在地上去。
我没有理会他们,准备离开,结果对方瞧见我要走,连忙伸手过来,想要抓我。
黄胖子两百多斤,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并不算什么,老鬼像背麻袋一般将人扛起,然后一路上摇摇晃晃,回到了安全屋来。
说罢,我又回过头来,对那帮人说道:“哥几个慢慢喝,我这哥们是武警总队的搏击教官,以前在亚马逊训练营的时候,单手杀了三个同期训练营的黑人雇佣兵,为国争过光,唯一一点不好,就是脾气不好,喝多了酒就喜欢杀人,为此我们还特地给他办了张精神病证明,抱歉哈,你们喝……”www•hetushu•com
我拍了拍老鬼,然后从床上起身,穿着拖鞋走出客厅来,瞧见小米儿也从房间里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而这时我却感觉到黄胖子的气势开始攀升起来。
所以我们得忍。
我们的目光在黑暗中对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地转向了大门处。
当然,他到底还是太胖,我说的不是外貌,而是气质。
我摇头,说不知道,也许未必是民顾委的人——小偷也不一定。
后来我之所以得以保存性命,却是因为人去追逐重瞳子了,并没有跟我一战到底。
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么,我倒是知道以前有一位拉二胡的瞎子阿炳,《二泉映月》拉得那叫一个走心,但瞎子阿怪又是什么人物?
时间教会了我们忍耐,而得罪我们的人,终究会受到惩罚的。
操……
我认真地审视自己,然后沉下心来,开始盘腿修行,将浑身的酒气给缓缓祛除,如此到了半夜,我周天行完,准备睡下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门外有点儿动静。
我不用想都知道是些什么玩意,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逸仙刀请了出来,往前飞掠,将这玩意给挡了回去。
我一脸无语地看了老鬼一眼,他也表示好多年没有碰到这事儿来,有点儿郁闷。
他们不在意无辜之人的死活,我们却不得不提防,而在这样的地方打斗,造成无辜人的伤亡,这得算在谁头上?
看看,京都人民的素质就是高,http://www.hetushu.com刚才还剑拔弩张,这会儿却开始嘘寒问暖,关心起了我们的安全来,真让我感动。
唯有一个学外国黑人留着一头脏辫的小年轻怒气冲冲地骂道:“走路不长眼啊?败了兄弟们的酒兴,就想走?”
我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脏辫说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我大开脑洞,说咱们去挑战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你说算不算轰动江湖?
不管怎么样,弄出十二门徒来,在国内建立一点儿势力,以后干嘛都不用身单影只,也不用这般东奔西跑。
等黄胖子折腾完,我又得哄小米儿睡觉,倒是颇为疲惫。
这么一胖子,弄出如此富有攻击性的高抬腿,这画面颇有观赏性。
老鬼懂了我的意思,冲到了黄胖子的房间里去,将他那两百多斤扛了起来,然后破窗而出。
整个空间都有些冷了,仿佛有无尽的冷风,从四面八方吹了过来,而黄胖子打着酒嗝,冷冷地瞧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想撒泼,就不怕死么?”
我示意他们不要动,而我则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走到了门口前,想要从猫眼处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结果刚刚走到门口,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惧感在心头浮现而出。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不过也越发愤怒了起来。
尽管不知道这一位到底是何方人物,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到黄胖子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以前在家中那种不自信的神态一扫而hetushu.com空,整个人隐隐约约之间,竟然有了几分当年一字剑的风范来。
安全屋是三室两厅的户型,本来我们三人一人一间,挺合适,黄胖子过来了,我不得不跟老鬼挤一间房间,让小米儿和黄胖子各自单独睡,不过我们两人一个牢房都住过,倒也不介意搁一块儿睡。
到底是谁呢?
我说你这会儿都尽跟我跑了,你师父到现在还没消息么?
若如此,将邪灵左使黄公望斩杀了的萧克明,岂不是可以上天了?
什么情况?
大家喝酒聊天,许久没有这般的畅快,不知不觉,便聊起了荆门黄家,和那民顾委的黄天望来。
与此同时,我拉了一把老鬼,说走。
精神病证明?
当得知我师父南海剑妖此刻很有可能就在黄门郎的手中时,黄胖子几乎是激动地想要拎着酒瓶子就打上门去,我和老鬼都拦住了他。
我瞧见好几人吓得双腿直哆嗦,而脏辫甚至裤裆里面都滴水了,赶忙拉住了黄胖子,说道:“你跟这一帮人计较什么?喝多了,回去睡觉就是了。”
我后背被那门重重砸到,还有烈性炸药的冲击波,将我给砸得气血翻涌,整个人一阵懵了去,跌落在地。
他的提醒让我冷静了许多,仔细回想起来,虽说我在别人面前夸口我与邪灵左使黄公望五五开,不过只是一开始的较量而已。
那帮人瞧见我这般和气,好几个满脸怒意的家伙缓了下来,连那个给酒洒到的汉子都没有多做计较,只是说了一声小心www•hetushu.com点。
脏辫说瞧你小子还像个人样,这样滴,你去把单买了,七爷我就原谅你了。
我往前快走两步,躲开了对方的拉扯,没想到有点儿上头的黄胖子这会儿却清醒了,回身过来,一脚踢出,差之毫厘地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来。
他目光锁定住这几人的气息,弄得这帮人全部都僵立在了当场。
这空的啤酒瓶并没碎,不过另外一瓶里面却还有小半瓶的啤酒,洒落到了一人的脚下,这邻桌是七八个身高体壮的大汉,一脸彪悍与不羁,给弄了这么一下,全部都霍然起了身子来,瞪着我们,说干哈呢?
但老鬼却也是摇了摇头。
我看了一眼老鬼,想着他闯荡江湖比我早一些,或许会知晓。
我们两个刚刚威胁了民顾委这样潜伏在阴影背后怪兽一般机构的家伙,此刻居然在街头上给一小混混给讹诈了,这事儿听起来怎么都有一些讽刺。
砰!
我张口便是满嘴的谎言,却吓得这帮人脸色都绿了去,慌忙拱手,说哥你慢走,路上小心点。
他一边伸手,一边还骂骂咧咧,说你特么的想跑?
此刻我们和荆门黄家的关系太明显了,他一出事,很有可能就被怀疑到了我们的身上来。
我一愣,说都已经该道歉了,你还想咋滴?
我眯起了眼睛来——这是电视剧《流星花园》里面的梗,不过此刻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并不好笑——我打量着这八个身高体壮、一脸青春不羁的壮汉,平静地说道:“说罢,想怎样,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