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二十三章 暗夜已去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吞入腹中那致命的毒药也终于悉数吐了出来。
十几秒钟之后,两个装扮成小区保安的两个家伙先后摔倒在地,我将手中那人制服之后,快速地伸手过去,扶在了对方的下颚处,猛然一拉。
这儿有专门的武警看守,又毗邻宗教总局,安全上面倒也不是问题。
一击必杀。
不过对方显然也没有料到我不但躲开了防备,而且在一瞬间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林齐鸣找到了我,说在目前什么都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我建议你还是住我们总局的招待所,一来那里比较安全,再有一个,案子有任何进展,都能够及时地通知到你们。
我耸了耸肩膀,说还好。
而是顶尖的杀手。
我点头,然后说道:“带队警察是xxx派出所副所长,张华伟。”
我把目前的状况跟林齐鸣说了一遍,当得知我在刚才又抓到了两个俘虏,而且都还活着,他高兴极了,连忙招呼手下的人过去接管,然后又让我带着人去几处大楼那儿捡尸体。
这种杀意,不是两个普通小区保安所能够拥有的,它甚至比之前在楼顶狙击我们的枪手还要浓烈。
在楼上楼下,其实早就有住户在观望,听到这话儿,好多人都开始朝着楼道里一阵猛跑,而电梯在这个时候也开始运行了起来,基本上都直奔一楼去。
我拿开电话,回过脸来,说你们这儿谁是负责的头儿?
不但如此,和-图-书而且此刻还是我最为敏感的时候。
不过凡事都有相对,比如黄门郎,在民顾委的地盘上还不照样给坑了?虽说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的自导自演,但我们还是得保留几分警惕。
挂了电话,他让周围的干警都放下枪,然后对我敬了一个礼,说道:“王同志,我们局长让我全力配合你,有什么需要做的,请吩咐。”
我说有,怎么了?
他将肚子里一大堆的东西全部都给吐了出来,那恶心劲儿,可真的是臭气熏天,让人有些站立不住。
我打量一番,发现应该没错,然后说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们的人到了没。
说罢,我又拨通了林齐鸣的电话,问到哪里了。
我摆了摆手,说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你们这里有两件事情需要做——一个是保护现场,不要让人破坏了这里;再有一个,刚才的爆炸引起了附近居民的恐慌,你们派两个人下去,跟小区联系一下,让他们不要害怕……
我没有多做犹豫,捡起地上那根电棒,然后打开,朝着那家伙的身上戳了过去。
而且这状态好像磕了药一般,凶狠得一塌糊涂。
这时小米儿出手了,她冲到跟前,将那人的嘴给掰开,然后往里面撒了几滴液体去。
这两个老保安的演技真的可以参选奥斯卡影帝了,竟然能够将心底里的杀意藏得如此之好,让我根本就感觉得不出来,但是当对方动手的那一瞬http://www.hetushu•com间,却还是让我感应到了。
刚刚出了这么一场变故,我的警惕心不可能没有。
那人紧张兮兮地说道:“我们分局的人马上就到,你别耍什么花招啊……”
他们演了半天戏,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
这个我看起来仿佛只是淘宝上买来、并未达标的电棒,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电流来。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下意识地站在了一个比较容易躲子弹的位置,然后打量着这些人。
我心中思量着,而当黄胖子出声提示的时候,我已经动了手,身子猛然一扭,倒转了一个很奇怪的角度,然后避开了对方捅过来的电棒。
林齐鸣听到,赶紧说好嘞,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领导,你问一下是谁在带队。
不对,演员。
这边的取证工作办完之后,我们随着大部队返回了林齐鸣他们总部,我们几个作了一份笔录之后,被安排在了旁边的招待所里去。
我说附近派出所的警察到了,你跟他们领导有没有联系,让他们领导打个电话过来,跟他们说一声,免得哪个小哥儿手滑,把我给崩了。
是演员。
林齐鸣找到了我,说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这家伙后面的话,居然是开始大声嘶喊起来,挑拨着周遭的恐慌。
林齐鸣那边说好,然后挂了电话,紧接着过了大概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张华伟的手机响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拿起来接通,听和-图-书了一会儿,脸上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当快完的时候,他双脚并拢,身子挺直,大声喊道:“对,保证完成任务。”
这两人都是高手,而且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手。
他又是连忙点头。
这些人刚刚分散离去,没一会儿,林齐鸣便带着一票人赶到了现场,他们与张华伟等人亮明了身份之后,立刻接管了现场。
林齐鸣说已经进了小区,现在正赶过来。
旁边的黄胖子和小米儿也加入了战斗。
我指着旁边两个被制服、而且给弄晕了的杀手,说你们帮我看着这两人,他们是这次爆炸案中的重要参与者,别给跑了。
这家伙是准备将谁给搅浑了去。
林齐鸣说道:“陈老大要见你。”
这玩意别看卖相不怎么样,电流却十分恐怖,三两下,那人就给点得两眼发晕,口吐白沫,不过也终于算是消停了下来。
张华伟又敬了一个礼,然后吩咐身边的人照着去做,我又想起一事儿来,说这两个家伙扮成了小区保安,你们去核实一下,看看保安方面,有没有遇害的人。
跟我说话的那人开口说道:“我是xxx派出所副所长,张华伟。”
而这会儿,附近派出所的警察也终于赶到了。
他们对于时机的把握、气机的运用和幻术的迷惑,都有着超出常人的理解,倘若是我并无警觉,只怕早就躺倒在地了。
我将对方的下巴给拉脱了臼,然后吩咐黄胖子道:“别让他嚼毒药hetushu.com。”
我也是有些惊弓之鸟了,毕竟刚刚才被人给骗了一回。
我给人搜了身子之后,从对方的腰间将皮带抽了出来,将两人给捆得结结实实。
一直跟我对话的那老保安怒气冲冲地看着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快来人啊,救命啊,这里是杀人凶手啊,他们要杀光了整栋楼的人,你们快跑啊……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对他们说道:“谁出示一下证件,我需要看一下你们的真实身份。”
电流在黑暗中产生了大量的火花,绚烂至极。
这两人一左一右,呈夹击之势,迅雷不及掩耳,陡然而上,将我的行动死角都给堵住了去。
托了小米儿的福,对方瞧见我们的打扮,而且还有一小女孩儿,倒没有太多的戒备,而且人这儿的警察还是挺有法律意识的,听到我的话,有一个带头的人从怀里摸出了一本证件来,给我看了一眼。
而一直在跟我讲话的那个老保安也动了,他的袖子里滑落处了一把匕首来,这匕首造型奇特,有点儿像是三棱军刺,上面还浸泡了某种毒液,我隐隐能够闻到一股很浓烈刺鼻的腥臭气息来。
所以我让人安排了一个大套间,到时候有任何变故,都可以相互照应。
当那几个穿着制服的民警拿着枪,指着我们,激动地大喊不许动时,我举起了双手,然后看着这些满脸紧张的人,我平静地满嘴跑火车,说道:“自己人,宗教局的……”
事实上和*图*书,黄胖子还未有出声,我就已经感觉到了。
而后来当地公安分局也派了人过来,所有的事情虽然忙碌,倒也有条不紊。
当然,所谓的敏感,并不仅仅是针对于某个人而言,而是对于周遭的炁场感应,此刻我已经是小心翼翼,当旁边那个不说话的老保安不动声色地将电棍捅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丝并不算清晰,但格外精纯浓烈的杀意。
不过我的吩咐到底还是晚了一点儿,黄胖子的经验到底还是不足,我说话的时候,那人已经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那人被这般一弄,肚子里突然间发出了如雷鸣一般的声音,紧接着顿时口冒白沫,止都止不住,随后就是吐。
他后面的话语打动了我,于是我点头统一了。
因为是爆炸案,而且听说死了人,所以对方赶过来的时候,都是有发了枪。
如此折腾到了天亮,终于得以休息,而我中午的时候给电话吵醒了,接通了过来,林齐鸣在电话那头对我说道:“王明,你现在有没有空?”
黄胖子在旁边骂骂咧咧,叫苦连连。
这两人依旧还在挣扎,我居高临下地踩着他们,说道:“两位,连死都不怕,又何必害怕活着呢?”
双方在一瞬间交手,我先是避开了右边的电棒,然后身子诡异完全,又避过了那朝着心口处扎来的匕首,然后在这狭窄的楼道口处,我施展出了最为熟悉的十三层大散手和南海龟蛇技,与对方在电光火石之间噼里啪啦一阵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