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二十四章 黑手双城请吃饭

我说这两帮人肯定都是有联系的,要不然怎么可能牙槽里面都有毒药胶囊?
他对我说道:“经查明,昨天袭击你们的人,并不是民顾委的人,而是分属于两个组织——之前的进攻方和楼顶上的枪手,属于东南亚一个叫做斯里兰卡猛虎的雇佣兵组织,而后来被你活捉了的那两个扮成小区保安的家伙,则是属于拳理会的人。”
不过虽说有女孩子,但主厨的人显然是黑手双城,林齐鸣在旁边帮忙打杂,而尹悦却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我扫量了一眼,发现她看得是江阴卫视的《非诚勿扰》,男嘉宾仿佛说错了什么话儿,台上二十四位“砰、砰、砰”,毫不留情地将人灭了去。
林齐鸣听到这话儿,有些震惊,说老大,这不可能吧,不是说我年龄太小、资历不够么?
尹悦拉着我聊了一会儿《非诚勿扰》,还谈起了这几期比较奇葩的男女嘉宾,可怜我这两年来一直都在东奔西跑,大部分时间都在逃命,哪里有时间看这综艺节目啊,我甚至连新闻都没时间关注,只有硬着头皮胡扯,结果旁边的黄胖子在梁溪闲了许久,除了这大半年时间,以前倒是都有了解,突然间就插上了话,还跟尹悦聊得火热起来。
我诧异,说也就是说,袭击我的人是邪灵教的?
黑手双城派了一个叫做赵兴瑞的助理过来接我们,见面的地点并不是在宗教总局的场子,又或者和图书别的地方,而是在二环内的一个四合院内。
我们这边刚一坐下,尹悦便问我道:“看过这节目没?”
我一愣,说拳理会是什么玩意?
当Carl Orff的背景音乐《O Fortuna》响起来的时候,尹悦转过身来,正好看到被赵兴瑞领进来的我们,伸长脖子朝里面喊道:“隔壁老王和老鬼来了,还带了一个胖子。”
大概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林齐鸣过来招呼我们开饭了。
在我的印象中,像黑手双城这样的大人物,不是应该每天都忧国忧民,脑子里都只有案子么,没想到私底下居然和我们普通人一般,也都有财迷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啊……
瞧人这领导说得,事实上他请我们来这家里吃一顿饭,而且还是亲自下厨,简直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我们几人哪里敢多说,慌忙举杯,将酒饮尽。
我此刻哪里有心思跟人聊这些综艺节目,满脑门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事儿,结果看着尹悦仿佛并不打算谈这个,也就忍了下来。
林齐鸣听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拿了张纸擦了擦手,说嗯。
林齐鸣看了一眼黑手双城,而黑手双城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还是我来说吧。”
林齐鸣说拳理会是津门一个比较神秘的国术修行组织,不过据我们了解,它跟邪灵教有着很密切的联系,可以视为邪灵教在津门的一个鸿庐。
尹悦http://m.hetushu.com白了他一眼,说胖子没人权,我管你叫什么?
我说他去中央电视台,说不定就可惜了。
黑手双城就笑了,说你有这个信心,那就好。
林齐鸣这个时候也表态了,说老大你放心,我绝对帮你看好东南局那一摊子。
黄胖子一脸郁闷,说尹大姐,我叫做黄小饼,不叫“一个胖子”好吧?
屋子里除了黑手双城和约我们的林齐鸣外,还有一个女孩儿,就是之前跟我们有过交集的尹悦。
来到了餐桌这边来,大家挤成一团,那铜火锅咕嘟嘟在冒气,旁边的小肥牛、小肥羊和各色涮菜、蘸料齐全,接着黑手双城又招呼尹悦拿了一坛粗瓷酒来,说这是九十年代的老酒,从茅台酒厂里弄来的原浆特供,别人送给我,却一直舍不得喝,今天人都齐了,就开了尝一尝。
前往这个四合院,需要走一个长长的胡同,胡同内狭窄而老旧,过往都是些普通人,等一直来到院子里前时,我方才发现,四合院只是经过最简单的改造,屋里屋外,风格都过于简朴,而那个被无数人为之敬仰、或者憎恶的黑手双城,则在房间里面给我们准备着一顿涮羊肉。
我说什么问题?
黑手双城很自信地笑了,说宗教局这边,是一个业务性极强的部门,不是论资排辈、吃果果的地方,能者上、庸者下,这是王红旗老局长在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你要和图书记住,我们是人民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们若是自身不硬,又如何保卫民众的安全呢?
就着这个话题,身为宗教总局高官的黑手双城还谈了一会儿房价虚高的问题。
他准备请我们吃一顿饭。
聊完了这事儿,众人举杯庆贺,黑手双城指着一桌子的菜,说别愣着了,都吃吧,边吃边聊——王明,尝一尝我的手艺,多提意见啊……
黄胖子一脑门的怨气,而这个时候穿着围裙的黑手双城走了过来,说你们来了?在沙发那儿稍坐,看会电视,等一会儿,马上就吃饭了。
酒斟满,黑手双城端起了酒杯来,说道:“今天之所以叫大家过来吃饭,喝杯酒,有三件事情,第一呢,是我与王明、闻铭相识也有一段日子了,一直都是工作上面的接触,今天私底下吃个饭,增进一下感情……”
黄胖子饮了酒,满眼热泪,说父亲离去之前,曾经跟我交代过,说他这人,一生不贪财不好色,唯独对于名,最是痴狂,说其原因,恐怕还是年轻时的经历太过于曲折,被人一直看不起,但他这辈子却有两个朋友,一个叫做刘老三,一个叫做陈黑手,这是平辈相交的兄弟……
我与他简单讲了两句,结果黑手双城又挽着袖子进了厨房里去,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跟老鬼、黄胖子和小米儿坐在了沙发这儿来。
林齐鸣有些激动,说老大,别说那么多,我知道,没有你的大力举荐,我怎么和_图_书表现,都不可能轮到我的。
这话儿说得动情,黑手双城神色有些哀伤,简单劝慰几句,黄胖子笑了,说这事儿都过去了,父亲走得壮烈,求仁得仁,也没有什么好悲伤的。
我也只是敷衍两句,没想到尹悦两眼放亮,说对啊,我也特别喜欢他,我觉得他的主持能力真的很棒呢,这样的人,不去中央电视台,真的可惜了。
酒复斟满,黑手双城又看向了黄胖子,说你父亲之事,很遗憾,这事儿怪我,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求仁得仁,一生无悔——这一杯,敬他。
林齐鸣点头,说只要等那两人一开了口,到底是谁在谋算你们,应该就会很清楚了,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
黑手双城说你的表现,上面都有目共睹,有没有我,你都能出头;不过我也说了,我们这里是一个业务性十分强的部门,你若是干不好,到时候我第一个把你赶下来,绝对不留情面。
我虽然路上的时候听赵助理说黑手双城要请我吃饭,但是我只以为是在某处会所或者茶楼之类的地方,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位传奇人物居然如此接地气,亲自下厨做饭,简直让人感动。
他看着我和老鬼,说是这样的,我在邪灵教那里有内线,收到消息,说邪灵教近期准备在京津冀一带地区搞事,但又有故布疑阵之嫌,我现在手下的顶尖高手不多,希望你们能够在近段时间留在京都,能够随时帮我和-图-书……
我哪里敢提意见,赶忙涮了几筷子,然后吃得肉汁满满,方才能够表达出我心中的激动来。
他开口说道:“小林子,昨天夜里的时候组织上面已经形成了决议,等到明年三月份,你应该就会去东南局,接替我,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你事儿得办漂亮了,不要给人有什么闲话好说。”
林齐鸣在旁边帮忙倒酒,除了小米儿之外,尹悦都分了一杯来。
随后黑手双城又举起了杯子来,对向了林齐鸣。
林齐鸣说目前还在继续审问,不排除有其他人的可能性;目前我做了几手准备,一是顺着猛虎组织的那条线查下去,看看到底谁是出钱的金主,再有一个,准备找不错的审讯大师,好好审一下那两个人。
吃了一会儿,闲聊几句,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我这才知道这里是黑手双城的住所,早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就已经买了下来,作为居所,结果没想到后来京都的房价涨疯了,弄得现在这四合院也水涨船高了去。
如此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黑手双城方才开口说道:“对了,小林,你给王明他们介绍一下昨天那事儿最后的结果。”
众人又举杯一口饮尽。
林齐鸣从厨房里探了头出来,也招呼了一声,然后继续忙碌。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聊天,颇有一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我说以前仿佛看过一些,两个光头都挺有才的,特别是孟非,控场的能力一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