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二十七章 纲理伦常

没人教……
呵呵……
他为之自豪的黄金王家,在我眼中什么也不算。
他说了,他想当天池寨的寨主,让我来支持。
又或许他对于亲戚啊、纲理伦常之内的东西太过于迷信了,觉得我既然是他的堂侄子,在立场上,应该是天然地站在了自己的一边。
不过是邱三刀瞧见刚才书房里的争吵太过于激烈,方才故意拖延住脚步,不想进来触霉头而已。
邱三刀倒好了茶,然后递到了我的面前来,和和气气地笑道:“喝茶,喝茶……”
我本以为王蒙是有求于我,态度方面肯定会低姿态一些,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陷入了自己的剧本里,把自个儿给摆得太高了,对我的想法也是有些想当然了,说话做事,完全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来,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不动声色地翘起了二郎腿来,然后说道:“我爷爷是被赶出黄金王家的,而不是自己离开的,这一点,你应该知晓。”
我将意志锁定在了王蒙的身上,他整个人都僵直住了。
这样强烈的反差,让王蒙一下子就恼怒了,提出要拿回逸仙刀来。
我不但不在乎他这个堂叔,我甚至都不在乎整个黄金王家。
我突然间想知道王蒙能够给我什么。
于是我问道:“王蒙先生,请问你想要我支持你什么?”
所以我在起身的那一瞬间,将自己的气势攀升到了我所能够达到的巅峰状态。
显然不是。
他显然是对我失望hetushu.com到了极点。
“什么?”
我盯着王蒙,瞧见他脸上的血色一点儿、一点儿的褪去。
我并不介意,而是平淡地说道:“我爷爷当年被逐出了天池寨,与黄金王家断绝了关系,从此之后再无关联,在法理意义上来说,我们这些后辈,与黄金王家也并无关系——至今我们这一脉,也没有说要回归你黄金王家,所以我叫你一声王蒙先生,并没有什么错误……”
那是逸仙刀,也是他的尊严。
他让我表态,这事儿是我来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想清楚了的,毕竟我与王蒙除了有那么一点儿极为靠不住的亲戚关系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交集,此前他也没有鸟我,突然间召我见面,不是为了这个事儿,难道是跟我叙一叙亲戚之间的情谊?
我的动作很缓慢,而站起来的时候,浑身肌肉开始绷紧,人的气势却在不断攀升。
王蒙心里清楚,但是却仍旧不甘心,对我说道:“这关系能说脱离就脱离的么,血脉相连啊?”
面对着王蒙的激动,我显得越发淡定了,看了旁边一脸错愕的黄胖子一眼,然后平静地说道:“我客气一点,叫你一声王蒙先生,不客气的话,阁下在我面前,算个吊?当初我与你爹王大蛮子见面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下,现在再一次跟你提起,我,王明,是南海一脉的人,我现如今的江湖地位,是我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我一身修www.hetushu•com为是南海一脉教出来的,在遇到我师父南海剑妖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我身上的标签,从以前到以后,都是南海一脉,而不是你黄金王家,也不是什么天池寨,懂?”
我愿意给面子,就给,不愿意给面子……
唰!
不过那又怎样,王红旗是王红旗,黄金王家是黄金王家,他们之间有关系,但跟我有毛关系?
这位五少爷王蒙,年纪不算小了,但却是少爷脾气十足。
泡壶茶需要这么久么?
本来他以为凭着自己王大蛮子儿子的身份,能够让我纳头便拜,毕竟从血脉上来说,他是我堂叔,地位上来说,他在黄金王家的位置远不是我一个游离其外的旁支所能够比拟的。
邱三刀下意识地拦在了我和王蒙之间,然后将手摸向了腰间去,随时准备抵抗。
王蒙还有些余怒未消,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王蒙霍然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道:“那你能够成就现如今的地位,还不是仗了我王家的势?”
一声破空之声,逸仙刀出现在了茶几的上方处,凭空而立,散发着隐隐的金光来,刀身之上的符文如流水一般荡漾。
但我的从容,却给我话语增添了许多的真实性。
其实我说这话很多地方并非那么理直气壮,因为我曾经无数次地搬出了王红旗这面大旗来。
呃?
我厚颜无耻地对人说过,王红旗是我大爷爷。
我说得平静,但语气之中,却带着m.hetushu.com凛冽的气息,而辞锋之锐利,让本以为能够有无数道理拿捏我的王蒙哑口无言。
我在青城山迎战邪灵左使的时候,在那生死边缘,就已经将南海一脉的诸多手段融汇于心了,而在京都遭遇的两场变故,却是将我修为底蕴的短板给补足了去。
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一低头,然后祭出了逸仙刀来。
难不成让我叫你“五少爷”?
我这是抛砖引玉的话儿,就是想要听一下王蒙对我的承诺,结果他听到了我的这个称呼,双眼一瞪,盯着我,说你叫我什么?
我没有听王蒙扯犊子的功夫,而他也不再绕着圈子攀交情,而是直接将问题给撂了出来,对我逼宫。
我也愣了一下,说王蒙先生啊,不是么?
我跟这位王蒙先生,又有毛关系?
但是对方却忘记了一件事情。
显然不会。
此刻的我,已经不畏惧这世间的任何一人。
我瞧见他的瞳孔开始微微的涣散,呼吸变得越发急促起来,身上的骨骼在咔咔作响,然而即便是如此,他还是强忍着所有的不适应,一点一点地伸手,摸向了悬浮于半空之中的逸仙刀。
这句话的潜台词,也就是没有教养咯?
没想到我根本就不理这茬。
这会儿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宋老爷子会支持自己的儿子,而不是让王大蛮子的儿子来继位了。
我将当初的事情如实讲来,临了,方才说道:“所以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件事情并非你天和图书池寨对我有所恩惠,恰恰相反,是我帮你王、宋两家,此事你父亲肯定有告诉过身边的人,而且宋老爷子也还活着,你问过他之后,就能够知道我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我这个时候却站了起来。
我看着他怒意勃发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言提醒道:“王蒙先生,有一件事情我想你有可能是忽略了。”
我心中暗自吐槽着,王蒙却是一下子恼怒了起来,气呼呼地说道:“你爷爷是我父亲最小的弟弟,你父亲比我大,但你可得叫我一声堂叔才行,纲理伦常不可废,这一点你难道不明白么?还是从小就没有人教你?”
听到我的解释,王蒙这才想起来,他面前的这一位并不是在黄金王家这庞大家族之下成长起来的,而是一个几乎不相干的江湖人物。
我若无其事地弹了弹指甲,然后说道:“所以我让你在说这句话之前,先问一问宋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逸仙刀,包括宋家的火焰狻猊,这两样物品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丢失了,是我在长白山的温泉坡之中将其找出来的,后来因为某种关系,温养这两件东西的法器破碎了,你父亲和宋老爷子央求我,先寄存于我这里,帮忙以身养着,否则这两件法器便会消失了去……”
我见过无数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物,这样的人其实本身并无过错,大概也就是因为身处的环境不同,对父辈的依靠太多,所以才会对这世间有一些错误的观感,从而导致www.hetushu.com了内心的盲目自大。
图穷匕见了么?
王蒙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给我们倒茶的邱三刀一眼,然后缓缓坐下,身子前倾,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好,我现在以王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你,将逸仙刀交给我保管——既然你说你不是黄金王家的人,那么这法器,你不配拥有它!”
这个时候邱三刀方才端着泡好了的茶进了书房,然后摆在了我们中间的茶几前。
我盯着脸色发白、满头虚汗的王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若觉得有能够降服住它的本事,自己拿。”
你特么的咬我啊?
不过我会支持王蒙么?
他可以帮我很多忙,包括带我进龙脉与我父亲见面,但王蒙呢?
过了许久,他的眼睛突然红了起来,指着我说道:“你既然说没有受到我黄金王家的恩惠,那为何逸仙刀又在你的手中?”
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
与王蒙的急赤白脸所不同,我平静地坐在了沙发前,平心静气地讲道理。
所以随着我的起身,房间里面的炁场开始变得无比凝重,到了最后,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我并不是两面三刀的人,之前的时候就已经答应了宋老爷子,会全力支持他儿子宋阙来出任天池寨的寨主,而且宋老爷子虽然受了重伤,双臂都没有了,还瞎了一只眼睛,但他的一身修为仍在,这些年来的人脉关系也还在。就目前而言,他是天池寨中德望最高的人,这是没有人可以否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