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二十八章 摆明车马

邱三刀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
这簪子又尖又锐,顶端还有寒光,显然是一件不错的法器,她紧握簪子,就准备冲将上来,气势汹汹,结果刚刚冲到了门口,一股巨大的压力便扑面而来,让她不得寸进。
妇人从那森寒的刀尖之上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气,下意识地停住了谩骂,不过却仍然硬着头皮说道:“你敢,你敢杀我?知道这是哪里不,信不信我叫我大伯过来,弄死你……”
这时从楼上跑下来两个戴着大金链子的中年妇女,大声嚷嚷道:“老五,到底怎么了,房子都要垮了……”
一开始还是书本、台灯等细小之物,等到了后来,就连书桌和沙发,以及书柜都开始瑟瑟发抖,朝着墙边移动了去。
邱三刀见我要走,下意识地又问了一句,说王明,你是不是准备推宋家的宋阙来当那个寨主?
众人瞧见,下意识地往外跑去,而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忍不住笑了。
一路无语,我回到了城南集训基地里来,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交谈的声音,不由得一愣,走进房间,却见有两个老道士正在里面,与老鬼相谈甚欢。
我转过身来,看着他,微微一笑,说是么?对了,忘了告诉你,王红旗召见你们的时候,我也会去,当时候我们当面对质,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欺负你。
结果她刚刚跑过来,便给那波动给触及到,一个踉跄,直接跌倒在了和_图_书地上去。
邱三刀身子一闪,却是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将人给扶住。
我也有些感慨,说王大蛮子这人其实挺不错的,修为也厉害,为什么膝下的几个子女,却是这般样子呢,实在奇葩。
书房之中,所有的摆设开始不断抖动。
恼怒在一瞬间生成,其中一个比较胖一些的妇人怒声喊道:“好个小贼,我们不去与你计较,你反倒是打上了门来,真当我王家是没人了么?”
邱三刀万万没想到我会谈及这个,愣了一下,方才尴尬地说道:“这个,喊惯了……”
她骂得痛快,酣畅淋漓,不觉得胸中闷气抒怀了许多,然而话语却是戛然而止。
他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这位是白云观主人,海常真人;而这一位,则是天仙宫的三绝真人——两位真人是过来找你的,等了你好一会儿……”
而不远处,刚才被我一刀拍飞的妇人则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嚎啕大哭道:“爹啊,你老人家尸骨未寒,就有人欺负上门了,你可知道啊,呜呜……”
我与邱三刀有并肩作战的情谊,尽管我心里对他多少有一些防备,但还是没有失礼,转过身来,问怎么了?
妇人破口大骂道:“扯犊子,这狗崽子跟他那个傻比弟弟一个德性,都是喂不熟的野狼,没一个好东西——不但是他,他那个瘸腿的老爹,还是那个偷东西的爷爷,都是什么玩意,一帮傻比东西http://m.hetushu.com……”
黄胖子说这并不奇怪,井底之蛙,眼里终究只有一片天空,我以前也是这般模样,所以特别理解。
邱三刀说他们都这么传,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
邱三刀不说话了,我等了他好一会儿,发现他并没有再说的心思,摇了摇头,然后离开。
与王蒙一般,黄胖子也是父亲死了去,头顶上面的那一片天没有了遮挡,只不过一字剑那点儿家产没有什么可争的,快剑马六也是仁义之人,而天池寨这边则是家大业大,而且还涉及到许多国家战略的东西,所以争抢得倒也热闹。
他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一阵炸响,仿佛放鞭炮一般。
他冲着我大喊道:“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想我大伯王红旗禀告,小子,你不要以为一时得势,就忘乎所以了……”
我与黄胖子走了百米,这个时候邱三刀追了上来,喊住了我。
我这边一进来,老鬼便站了起来,给我接受道:“老王,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
到了最后,整个房子都开始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来。
刀尖上移,刺入对方的皮肤之中,割裂的痛楚让妇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说为什么会这么问?
邱三刀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你、你有没有考虑过你来坐这位置?就我个人的想法,还是很欢迎的……”
说罢,三尖两刃刀猛然横拍,将这满嘴秽言的http://www.hetushu.com妇人给拍开了十几米去,而这个时候,整个房子都承受不住王蒙和逸仙刀较量时散发出来的力量,开始咔嚓作响,不断摇晃。
我盯着他,问为什么?
我则冷冷地说道:“骂我弟弟可以,他毕竟犯了事儿,骂我也可以,毕竟我是他大哥,这事儿我得扛着;但是骂我父亲、骂我爷爷,这件事情,若是再有下一次,我说杀你全家,绝对不会留半只活口!”
然后她们瞧见了坐在沙发前的我。
这哭声凄惨,让我听得满心不爽,再看到旁边那小姑娘仇恨的双眼,好像我变成了电影里面的反派角色一样。
再进一寸,血洒当场。
这般想着,我浑身都不自在,没有再留下,而是转身离开。
他的手指,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接近了那逸仙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逸仙刀身上散发出了一种无端恐怖的气息来。
邱三刀有些为难,低声说道:“他是五少爷请来的。”
王蒙听到,终于忍耐不住了,一口老血喷出,瘫坐在了地上。
我说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在我看来,宋阙远比王蒙合适许多。
刚才坐在客厅那里看电视的少女吓了一跳,跑到了门边来,大声喊道:“爸,怎么了?”
我说你不必担心我对黄金王家,以及王蒙有什么看法,我也知道,我那混账弟弟做的恶事,方才会导致如今的结果,所以我并不会放在心上;但说句实话,王蒙他本人的素质决和-图-书定了我不会推选他为天池寨的寨主,这不仅会害了天池寨,还会害了他自己。
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已经顶在了那妇人的脖子上。
王蒙开始发力了,作为王大蛮子最有作为的儿子,黄金王家中唯一能够站出来担当一切的男丁,他一旦发怒,那气势便与先前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来。
她大伯,也许便是我称之为大爷爷的王红旗,这话儿我也常说,经常拿来威胁别人,但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如今我再听到这一句话,却觉得脸都有些发热惭愧。
说罢,我转身准备离开,而王蒙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说你照顾好他们吧,我回去了——你应该有我的号码,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废墟之中,王蒙倒在了瓦砾堆中,而逸仙刀依然悬浮于半空之中,一动也不动。
邱三刀给我道歉,说陆兄,这件事情真对不起了,五少爷他因为师父的死,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还有几个姐姐也都是如此,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气息与王蒙的劲气产生了冲突,两者之间泛起无数涟漪,而这些涟漪则化作了无数的波纹,波纹又转化成了力量,朝着四周扩散了去。
半分钟之后,整栋别墅都垮塌了下来。
邱三刀说不管宋阙合适不合适,他宋家当了天池寨的寨主,必将是一场灾难……
我们乘坐出租车返回南城基地,路上的时候,黄胖子对我苦笑,说本以为过来能够混一顿饭吃呢,结果你们这和*图*书是一言不合就开打,倒是让我吃了不少的灰。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斩钉截铁,脸色扭曲,显得十分疯狂。
我摇头,说三刀,你我曾经并肩作战过,应该明白我的心思,我此身只在南海一脉,并无他途可为。
她也是彪悍,伸手一抓,却是从发髻上面摸下了一根簪子来。
王蒙整个人都在用劲,竭尽全力,脸色都有些狰狞,而我则显得很平静,与黄胖子坐在沙发前——整个书房之中,除了我们屁股下面这沙发,其余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乱成了一团。
他这般说,我倒是没有了言语。
她对于寻常人来说,倒也称得上是彪悍凶狠,但是在这样的较量之中,却到底还是欠了几分火候。
妇人冲不上来,却发现了旁边扶着少女的邱三刀,怒气冲冲地喊道:“你的狗眼瞎了啊,没看到五爷在那儿给人围殴啊,不知道上去帮忙?”
我收了三尖两刃刀,越过了黄胖子,走到了王蒙的跟前来,手一挥,逸仙刀回归到了我的剑眼之中去,而我则居高临下地说道:“王蒙,逸仙刀是黄金王家的,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否认,就我本人而言,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随时欢迎你过来降服逸仙刀,但如果你没有获得它的认可,那么我也无能为力——我还有事,告辞了。”
我没有谈及这个,而是说道:“三刀,你既然是王大蛮子的弟子,称呼王蒙一声师兄即可,何必说什么五少爷呢?你又不是他家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