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三十一章 南海一脉

我万万没有想到,昨夜我们还谈及了小玉儿,说没有能够一聚,颇为遗憾,结果她就跟心灵感应了一般,自己个儿找上了门来。
小玉儿。
不过想一想也难怪,这事儿搁谁都有些受不了。
只不过他并不晓得,我前来京都的这几天里,已经有了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此时的我,与之前的我有着截然不同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连我自己都始料未及的。
我睡得晚,于是就难得地偷了一回懒,一直到了中午方才起来,迷迷糊糊地睁眼,听到门外有人在讲话,忽远忽近,让人有些头疼。
在我看来,这位三绝真人的确是很强,但未必能够入选得了天下十大。
这地方可是国家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祖国的心脏,如果出了事儿,很多人可都是会遭殃的。
那三绝真人如果真的因此而怨恨我……
三人畅聊许久,一直到了凌晨四点多方才歇息。
他说在人家的剧本里面,你应该是竭尽全力,结果最终还是棋差一招,最终落败,然后三绝真人颇有风度地将你给扶起来,说年轻人,这个世界的未来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归到底还是你们的,不要丧气,总有一天,你会打败我的——这才是人家写好的剧本,没想到你根本就没有按照人家的来,能不气愤么?
众人坐在沙发前一阵畅聊,布鱼简单问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随后对我也谈起了黄胖子说过的话,那m•hetushu.com就是树大招风,过刚易折,昨天那事儿的确是有一些落人面子,以后还是得从长计议……
我也不在乎。
这些东西,后来快剑马六交给了黄胖子,但是却没有人知晓。
我与人激战,兴奋劲儿并未消退,三人在房间里一阵畅聊,谈及了南海一脉的诸多手段,又说起了自己的修行心得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却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切平静急了。
的确,估计三绝真人与我邀战的时候,大概就是想着这样的剧情发展。
所以我才会为了刚才那酣畅淋漓的战斗而兴奋,但三绝真人却不得不面临被我打败的结果。
即便是用上了三尖两刃刀和逸仙刀,也是如此。
怎么回事?
我慌忙摆手,说可使不得,这样的虚名,除了害我,又有何用——嗯?等等,昨日一战,十分保密,为何为传到了你的耳中?
黄胖子在旁边笑了,说原来我们家师姐,却是给你撬走了去。
呃?
现如今的南海一脉,说起来,除了远在舟山群岛的小玉儿之外,也就我们几个人了,或许还有其它,但我们却也并不知晓,黄胖子告诉我们,他父亲在离家前往邪灵总坛的时候,曾经给管家快剑马六留了一份东西,那里面是一字剑关于南海一脉的传承,以及他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感悟。
我心中其实也有了几分后悔,不过此事既然木已成舟,再多后悔也是http://www.hetushu.com于事无补,便当做一次教训便是。
身为天下十大,我感觉这位三绝真人的修为似乎还是差了一点儿。
老鬼笑了,说你刚才不在的时候,我已经和玉师姐盘过道了,确认过教我们的那人,便是南海一脉的南海剑魔,我们两个算是同同门师姐弟。
黄胖子说你别看三绝真人表面上装作没事人儿一样,但据我所知,他可是顶要面子的人物,你今天如此毫不留情面地将他给击败了,只怕他会怀恨在心,到时候少不得又横生波折。
聊了一会儿,我们又谈及了另外的一人,也就是白云观主人海常真人。
瞧见我走了出来,布鱼笑了,说说曹操曹操到,你倒是醒得及时,省得我动手叫你。
而最无辜的自然也是我,毕竟又不是我拉着别人去拼斗的,我其实也是受害者好吧?
结果反倒是布鱼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低下了头去。
布鱼点头,说见过了,这不是回来的时候,听说你们也在集训基地,就过来瞧你们一眼么?小玉儿可是整日跟我唠叨你们这些师兄弟呢……
而在他的身边,则有一个女子。
我将两人引进屋内稍坐,而自己则去匆忙洗漱,等回到客厅里面来的时候,老鬼和黄胖子却是已经坐在了沙发前来。
我这个时候终于相信了黄胖子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怕三绝真人对我恐怕不会有太多的友好了。
我还沉浸在刚才那酣畅http://www.hetushu.com淋漓的交手之中,听到这话儿,脑子有点儿没转过弯来,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我心思一动,果然听到布鱼吭哧地说道:“那个、什么,我这次过来,是带小玉儿过来见陈老大的——我自小没有‘父母’,师父又死得早,他算是我的兄长,所以有什么事情,都需要第一时间与他知晓……”
小玉儿突然间俏脸羞红,看了一眼布鱼。
老鬼很少有与人开玩笑,不过这话儿一说出来,我们几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不是这边的,而是宋老爷子那边通知我,说王红旗有消息了,他要见几个人。
我下了床,开门出去,结果瞧见了一个大光头,却是许久未见的布鱼余佳源。
对于这位,无论是老鬼,还是黄胖子,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只要这位海常真人出手的话,只怕我最终的下场,估计也就是三绝真人的结果。
我们三人罕有如此毫无遮拦的交流,没想到聊了一会儿,各自都有颇多感悟。
也许这里面有许多我们无法接触到的东西吧。
大战之后,我们与两位道长告辞,然后返回了房间,这个时候,黄胖子突然开口说道:“老王,你今天办的这事儿,实在是有点儿孟浪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大多数时间都聚在一起,修行讨论,并且还出席会议,其间也跟三绝真人有见过几面,不过老头儿再没有先和_图_书前的友好,对了面,也只是点头致意而已,并无过深的交谈。
哈、哈、哈。
我感觉他似乎比天魔、地魔都要弱。
小玉儿的情绪还不错,笑吟吟地对我说道:“都说现如今南海一脉出尽了风头,而这所有的风头都是你隔壁老王一个人给撑起来的,我这个当师姐的,还不得赶紧过来瞧一瞧,瞻仰一番啊?”
谈及了布鱼回京之事,他知道我们既然被弄到了这里来,肯定是知情的,于是告诉我们,最近这段时间京都不太平,所以陈老大开始四处抽调人手,开始拱卫京畿。
不过对于这些,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反而是对南海一脉能够汇聚于此,显得特别开心。
这个人,深沉如海,让人看一眼都感觉到了无边的恐惧。
就在我等得都有一些不耐烦的时候,终于来了消息。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也正因为如此,他也算是有了一些自己的理解来。
这一路西行,黄胖子日夜诵读,却是多出了许多的感悟来。
我说既然认识了,那就不多礼——师姐,你来这里到底有何事,给我们交一个底。
老鬼这个时候也笑了。
我招呼了他一声,又看行了旁边的小玉儿,高兴地说道:“师姐,你怎么来了?”
我瞧见布鱼跟两人聊着天,咳了咳,说需要给你们介绍一下么?
小玉儿娇羞地瞪了黄胖子一眼,说什么叫做撬走啊,说得那么难听,我m•hetushu•com和布鱼哥是情投意合,走到一起来的。
我苦笑,说师姐你这是笑话我吧……
呃,这是什么情况?
布鱼笑了,说你们比斗的场所就在训练场上,一切都处于监控之中,尽管上面严令不许扩散这消息,不过终究还是瞒不过别人的么……
我说其实这样挺好,布鱼兄的人品我是了解的,绝对是一等一的汉子,师姐能够与他结下良缘,也免去了孤独之苦——对了,布鱼兄,你见过你陈局长了么?
我有些诧异,说不会吧,这比斗可是他们先提出来的啊?
布鱼说谁人敢笑话你啊,你昨日与三绝真人一战,许多人都已经知晓了——没想到啊,现如今的你成长得竟然如此之快,竟然已经能够将天下十大都给击败了,下一届倘若是再评选这名头,只怕你应该也能够名列其中了吧?
我笑了笑,说布鱼兄你可别吃醋,我们南海一脉人丁稀薄,所以感情反倒要更浓烈一些。
这才是天下十大真正的风范。
天下十大,从字面上的理解来说,必然是这天下间最顶尖的十位高手之一,不过其实并非如此——它只是针对于正道的排名,对于邪门歪道则是不列其中,这是一点;再有一个,它产生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由全国道教学会和有关部门进行的评定,这里面因为评选人员的局限性,所以难免会有许多差池。
她性子爽朗坦诚,认为是对的事情,便坚持去做,所以倒也不觉得与布鱼之间的感情有什么不能说的。